对话大众中国CEO:在华工厂最先进 国人最爱智能车!

晓寒智慧交通 电动汽车 自动驾驶 车东西2017/12/10

车东西(公众号:chedongxi) 文 | 晓寒 近日,智东西/车东西等少数国内媒体受大众集团邀请,赴欧洲参 […]

车东西(公众号:chedongxi
| 晓寒

近日,智东西/车东西等少数国内媒体受大众集团邀请,赴欧洲参观了大众集团总部、部分研发中心与狼堡和斯洛伐克工厂,对大众集团在智能生产、工业4.0以及整个数字化转型方面的现状与未来发展规划有了一个深入的了解。

在大众总部期间,车东西听取了大众集团全球董事会成员、大众中国总裁兼CEO海兹曼教授对于数字化和工业4.0的看法,并与之进行了深入交流。

海兹曼

(海兹曼与车东西主编)

而非常有意思的是,在与海兹曼交流的一个多小时时间里,不管是提及生产、还是产品与服务,其都三句话不离AI、大数据、云计算、AR等数字化技术,可见其对于数字化技术的重视程度之高,下面直接上干货!

一、什么是工业4.0

在交流之前前,海兹曼首先阐释了一下他对数字化、工业4.0的看法。

海兹曼认为,数字化是一个涵盖多方面的话题,它不仅发生在汽车研发、生产、销售等环节,其还将与人类生活息息相关。

事实上,海兹曼的意思是说,数字化其实是现代社会正在发生的一个深刻变革,像是计算机、互联网、智能终端、移动互联网、AR/VR、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技术会在生产与生活方面的应用,都是整个社会数字化的一个体现。

而以上述各项技术为代表的数字化进程与工业领域结合后,就是所谓的工业4.0

在海兹曼看来,工业4.0涉及了产品研发、供应链管理、零部件采购、人员管理、产品销售等工业活动的全部环节,而如果单说生产制造部分,就是所谓的生产4.0

工业4.0是一个非常整合的概念,海兹曼介绍道,生产4.0从属于工业4.0这个整体概念。

对于企业来说,工业4.0或是生产4.0,其实就是将AR/VR、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人工智能等数字技术应用到企业所有流程中,从而帮助提升生产效率、提升生产的灵活度的一个过程。

二、中国市场是转型的重要支撑

我可以非常自豪的说,海兹曼在交流时说道,大众集团生产体系里最先进、生产力最高的工厂在中国,而不是狼堡总部。

haiziman 640

(中间为海兹曼)

据海兹曼介绍,大众集团目前正在全球各地推广数字化技术,但在全球的120家工厂中,以一汽大众的长春工厂、上汽大众的上海工厂为代表的中国工厂,是其数字化技术应用最广泛、生产效率和生产灵活度最高的工厂。

车东西在大众旗下多个研发中心观摩到的人机协同工作系统、自动化物流系统、人机交互系统等最新的生产技术已经或是即将在中国落地。

作为全球最大单一市场,中国对于大众集团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海兹曼认为,这些数字化生产技术在中国的应用有助于提升大众中国工厂的生产灵活度与客户响应速度。

这里的生产灵活性包括一个生产线可以生产多款车型(混线生产),同一个工厂的生产资源可以灵活调配等意思,而提高客户响应速度,则是说能够更快地生产出客户需要的车型与配置,能够更快地研发、生产出市场需要的新产品。

Volkswagen Werk Wolfsburg

(大众工厂内景)

而为了进一步满足中国市场日益增长的对车联网、智能系统等方面的需求,大众也在中国设立了一座未来中心,并即将于20181月投入使用。

2016年日内瓦车展期间,大众集团宣布将在德国波茨坦、美国硅谷以及中国北京设立三座全球性的未来中心,主要从事数字技术与汽车相融合技术的研发。

海兹曼并没有透露北京未来中心的更多细节,仅表示北京未来中心的办公设施非常好,目前正在积极招聘科技人才,尤其是科技与汽车圈的跨界人才。

例如大众集团之前就从苹果挖来了MAC电脑的硬件设计主管Johann Jungwirth出任CDO首席数字官,从整体上把控集团数字化转型的方向。据介绍,Johann Jungwirth之前还曾是奔驰北美公司研发部门的CEO,是一个典型的科技与汽车领域跨界人才。

JJ640

(中间为Johann Jungwirth)

最后,海兹曼还特意举例说明了一下为什么中国市场对车联网、智能系统等方面的需求非常旺盛。

在德国,我问学生们有多少人还在打字进行交流,大部分人都举手了。海兹曼举例道,但在中国,大部分人都是用微信语音交流。

所以同样的,中国的车主们也非常喜欢汽车中搭载有语音交互等智能技术,换句话说就是中国的消费者更加喜欢智能汽车!

正是有这种差异,大众中国也非常重视车内交互体系的构建,今年上半年,其重金投资了由原谷歌语音技术专家李志飞创办的出门问问,并与之成立了合资公司,一同从事将AI技术带入车内的研发工作。

出门问问640

三、3大转型的相互融合

虽然车东西本次参与的活动的主题是工业4.0,但需要指出的是,在进行数字化生产转型的同时,大众也面临着产品与服务的数字化,具体表现就是未来的汽车要变成智能汽车,而未来的汽车公司也将变成智能出行服务商。

在这种大背景下,大众将如何处理这三种数字化转型之间的关系,或者说将如何让这三种转型互相协作呢?

海兹曼告诉车东西,大众集团在产品、服务、生产同时进行的数字化转型是相互配合,相互支持的关系。

在产品(智能汽车)方面,大众集团计划在未来的3-5年内,实现旗下所有品牌所有车型的互联互通,并将引入语音交互、OTA升级、自动驾驶等更多数字化技术。

与此同时,大众也将加快电动化车型的规划与生产,仅是在中国,其就计划在未来7-8年内推出近40款新能源车,并在2020年和2025年分别实现40万辆新能源车和150万辆的销售目标,此外,大众也推出了一个全新的智能电动汽车子品牌I.D

ID640

(大众I.D. CROZZ II概念车)

在服务(智能出行)方面,大众在海外和中国分别有MOIAezia逸驾两个移动出行品牌,并在近期成立了大众集团(中国)智能出行服务公司,这些品牌与公司未来将承载网约车、分时租赁、电动车充电等移动出行服务。

EZIA640

按照车东西的理解,这三种转型有如下关系:

首先,智能生产(工业4.0)是生产智能汽车的关键支撑。

在未来,由于人们对汽车硬件的需求将更加个性化,对汽车功能的需求则更加偏向于软件部分,因此智能汽车的生产模式也会发生变化,个性化的硬件要求更加灵活的生产模式,更加偏重软件部分的功能则要求更多的数字化技术支持。

这正是大众对生产体系进行数字化转型的一个关键原因。

其次,智能汽车是智能出行体系的核心。

在未来出行体系中,网约车服务、分时租赁、即时充电、汽车共享等核心服务都将未来智能汽车展开。

例如车载系统可以直接与网约车系统打通,车主在驾车时可以直接拉上乘客赚取外快,又或者车载系统自带分享与支付能力,其他人想要用车时,无需钥匙用手机即可远程打开车门,结束用车后自行从绑定的支付宝中扣除费用等。

事实上,这三种转型对大众集团来说是相互融合的。

例如其生产体系的数字化转型就涉及到了车辆的设计与研发阶段,即与智能汽车是相互融合的。而在设计智能汽车时,又会考虑到自动驾驶、共享出行、网约车等出行服务,又与智能出行融合在了一起。

最后,研发出智能汽车后,又需要智能化的生产体系将智能汽车生产出来,从而形成一个三者互相融合的体系。

结语:下决心拥抱数字化的大众

近年来,随着自动驾驶、网约车、分时租赁、电动汽车等新技术新产品的不断涌现,汽车产业站到了百年来最重要的一次变革路口。

为了适应上述技术与产品革命代表的电动化、智能化、网联化、共享化趋势,大众、通用、宝马、福特等车企巨头纷纷抛出自己的数字化转型战略,生怕落后于时代。

在车东西与大众集团的最高决策者之一,大众集团全球董事会成员海兹曼的交流过程中,他几乎三句话不离人工智能、大数据、人机交互等技术名词,给人一种生怕外界不知道大众集团在应用这些数字技术的感觉。

而在跨越欧洲37城,参观了2座工厂、3个研发中心,观摩了11项生产技术,听取了8位大众集团中高层人员的演讲后,车东西深切地感受到了大众集团对于数字化转型的决心之强。

而最为重要的是,他们这种转型绝不是说说而已,在其拥有数千名IT工程师的IT中心、在充满了工业与货运机器人的生产工厂里,都能看到实际的研发与应用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