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东西(公众号:chedongxi)
文 | Origin

此前,车东西曾有文章介绍国外高精地图创业的文章,指出创业公司普遍采用了众包模式来切入自动驾驶的高精地图领域。

在而在国内,也有一家公司同样在用众包的模式,向四维图新、高德地图、百度地图等高精地图大玩家发起冲击,乃至于想进一步变革地图行业。这家公司叫做极奥科技。

近日,车东西与极奥科技CTO王雪坤详聊了一番其创业的经历以及规划。

一、搞定众包数据源:睡80一晚的工棚 说服深圳后装厂商

王雪坤出身四维图新,是一名有十余年经验的老地图人,曾经负责过四维图新导航产品FunDrive和车联网产品WeDrive的产品,同时还曾负责宝马、沃尔沃、马自达等车厂的项目工作。

软银投资千万 500万辆车提供数据 这家公司凭啥叫板地图巨头

(极奥科技CTO王雪坤)

极奥科技CEO王东明,则出身汽车后市场,此前主要进行产品营销,也是有十余年经验的老江湖。

软银投资千万 500万辆车提供数据 这家公司凭啥叫板地图巨头

(极奥科技CEO 王东明)

2014年末,王东明注意到车载后装硬件特别是行车记录仪开始装入SIM卡,它主要为用户下载、更新数据服务,但同时也意味着,行车记录仪们可以实时上传数据了。这意味着创业的机会。

王雪坤在投身车载导航电子地图业务的过程中,一直对地图的更新速度耿耿于怀——在真实世界中,地图信息每天都在发生变化,然而地图的更新速度却是以月乃至以季度为周期的。传统图商虽然专业且规模庞大,但对硕大的真实世界来说,千人的队伍仍然显得捉襟见肘。要让地图更新速度快起来,只能发动群众的力量,以众包的模式,解决地图基础数据采集的难题。

众包的基础条件已经成熟,因此当王东明找到王雪坤时,王雪坤爽快答应。定下数据众包的方向后,核心的问题是,数据要从谁手上来?

车厂的封闭性太高,数据难以拿到;BAT同样强势,且手上的数据基于手机APP采集精度不高;两人的眼光自然瞄向了汽车后装市场。集中于深圳的这批后装硬件厂商,此时对其产品产生的数据还没有培养起应用的意识。于是二人风尘仆仆前往深圳,在一个月时间内一家一家拜访,走遍了70余家厂商。由于创业早期资金有限,为了节约成本, 二人睡的是80元一晚的“工棚”——按铺位计价的那种。不过由于王东明早前在汽车后市场积累不少人脉,口碑不错,与他们达成了初步口头协议的厂商就有50余家。

但这只是建立起了初步的信任,深圳的厂家有一个特点——对现金流卡得很紧,没有兴趣也没有太多的余钱投入到对数据价值的开发中,他们必须要看到眼前的收益,才肯将数据拿出来。于是极奥直接免费为厂商们搭建了一个数据平台,根据厂家提供的数据,为其做客户管理等功能。在获得数家规模较大的厂家认可后,极奥在深圳厂商中的口碑随之建立,后续厂商陆续跟进。就这样,通过“技术换数据”的方式,极奥拿到了第一批数据。

软银投资千万 500万辆车提供数据 这家公司凭啥叫板地图巨头

二、从GPS到摄像头 众包搭起三层地图

拿到数据之后,极奥拥有了建立地图的基础。极奥的第一步计划是,通过后装硬件GPS定位数据指示的车辆移动轨迹,来绘出城市中的拓扑路网结构。虽然有大量的数据,但其生成模式与传统地图的线下采集、制作毕竟并不相同,不能够到实际道路,要用轨迹进一步给出道路曲率、斜率等信息,对生成算法的要求就更高。为此,王雪坤带领技术团队,把自己关进“小黑屋”进行了三个月的技术攻关,搞定了制作道路模型的数学方法和流程。王雪坤称,那三个月几乎都不回家,回家主要做的事儿就两件:洗澡,以及带怀孕的老婆产检。2016年10月,极奥用行车轨迹生成车道模型的技术正式跑通,下一阶段的工作随之展开。

软银投资千万 500万辆车提供数据 这家公司凭啥叫板地图巨头

(极奥的路演PPT,图为上海地区拓扑路网)

对GPS数据的利用搞定后,极奥将重点又放到了摄像头图像数据之上。相较于维度单一的GPS提供的轨迹,摄像头提供的图像数据信息明显要丰富得多:除了各种静态的交通标志,还包括实时的交通状况。乃至于像路灯这类传统地图上可能被忽略的交通基础设施,在王雪坤眼里也是有价值的——自动驾驶的摄像头图像算法,针对不同光照有不同的模型,路灯在哪儿将成为一个重要的参考信息。

但海量的图像数据随之带来另一个问题——什么样的数据才是有用的?将数十万台行车记录仪采集的数据全盘处理,显然不是成立不久的极奥可以承受的,也不符合经济的原则。面对众包模式如何进行数据清洗的难题,王雪坤提出了一个“两级大脑”的运算结构。

极奥的“两极大脑”分为云端与本地端;在云端,极奥通过道路热度图加电子围栏的形式,来判别在某条道路上众包车辆采集的视频图像是否需要收集;而在本地端,也就是各种行车记录仪上,极奥则在不影响设备使用的前提下,利用设备的剩余算力来就地完成车道线和交通标志等的识别。也就是说,极奥不仅在数据收集上使用众包模式,在数据处理上也应用了众包的理念,这大大降低了极奥自身的计算负担,也是极奥以数十人团队撬动百万量级数据的秘密武器。

GPS、摄像头之外,其他设备传感器的数据也被极奥陆续开发,乃至于车内空气净化器PM2.5的检测数据,也被收集——根据车厂的反馈,PM2.5对汽车数个关键零部件都有影响。

在海量数据基础之上,极奥最终搭建起了自己的地图产品——时空智能地图,目前主要面向智能驾驶市场。时空智能地图主要分为三个层级:

最底层的是交通设施层,包括路网、车道线、交通标志等。

这一层之上,极奥在空间信息维度上叠加了时间维度,构成了环境层,比如某处的某一盏路灯何时开闭。这使得其地图信息的价值更加容易发挥。

第三层则是行为层,其反映的信息完全跳脱了传统地图的关注范围,将目光放到了车辆驾驶行为上——自车驾驶行为、周围车辆驾驶行为,以及两者相互之间的行为影响,都被纳入了极奥的反映范围。在自动驾驶语境中,这些数据集合起来,被称为驾驶行为库与驾驶场景库,在自动驾驶的决策模型建立和评测中,它们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软银投资千万 500万辆车提供数据 这家公司凭啥叫板地图巨头

三、极奥的壁垒:数据众包+“地图老炮”

到2017年10月,极奥的众包车辆已经超过了500万辆,其中有50多万有视频搜集能力。极奥的最终目标是实现其地图的日更乃至小时级更新,这预计需要1000万台车以及200万个视频设备。

如果能够实现,这同高德宣布导航电子地图免费一样,将会对地图行业的盈利模式带来颠覆性的影响,只不过高德颠覆的是消费者导航电子地图市场,而极奥将颠覆的是车载导航地图市场:以传统图商和车厂的合作为例,双方的商业模式是整车厂在车辆出厂预装地图后,按汽车销量向图商付费,车辆售出后开到4S店更新地图数据,则再向图商付费。

但在地图数据高频更新的情况下,这样的商业模式很难再成立——按小时更新的地图显然不可能一天收24次费用。极奥的身份也会从图商成为地图服务提供商,其商业模式是向使用其云端数据服务的Tier-1、整车厂、自动驾驶公司来收取费用。而具体的收费模式,极奥还在与后者探索中。

在采访中,王雪坤透露着一股创新者的自信,面对四维图新、高德、百度等中国高精地图大玩家的竞争并不怯场。而许多自动驾驶公司自身也在研发高精地图,王雪坤也并不怕被他们抢了生意。那么极奥在竞争中能立足的点是什么?王雪坤的答案是“跨界”。

面对四维图新与高德等公司,极奥打出的王牌是众包。传统图商虽然也提到要发挥众包的作用,但其高精地图制作目前仍然主要靠自有队伍开着作业车外出采集数据、生成地图,在数据量以及数据更新频率上面对采用众包模式的极奥并不占优势,并且其作业队伍庞大、作业车还价格高昂(800万美元),明显拉升了高精地图的制作成本。

众包模式的则是发挥了广大人民群众的力量,在数据量、数据更新频率、成本上均有优势。

面对自行开发高精地图的自动驾驶公司,极奥的优势则是地图科班出身,团队都是”老地图人“。王雪坤是83年生人,在大学四年级时就开始进行电子导航地图的开发,已经做了十余年地图。极奥30余人的团队中,大部分也都是85前的。地图行业的工程应用属性使得地图人才对经验依赖较高,成长周期较长,不比互联网等行业可以快速培养出一个编程人员(此前在与Deepmap交流时,车东西也关注到这一现象)。而一批经验丰富的地图老炮,可以使得整个团队少走很多弯路,加速产品开发。意思就是,虽然高精地图是个新事物,但它仍然是地图,制作时依照的也是地图行业的规律。相对于平均年龄偏年轻的自动驾驶创业者们,极奥更加清楚高精地图应该怎么做。

极奥像是处在一个中间状态,一方面他们打破了传统地图人主要依赖专业队伍采集、制图的模式;另一方面,他们又继承了地图行业科班出身的技术、经验。

不过极奥的众包也不是全然完美的,地图毕竟是对真实世界的映射,最终无论如何都需要其到现实世界中一寸一寸地验证。而体量较小的极奥对此则不太擅长,目前完成了上海道路的验证工作,王雪坤提出的对应方法是,未来可以将此任务外包,将外包团队收集到的真实数据与其地图进行比对、修正。

极奥的对手们显然也在采取各种方式补足其短板。去年4月,高德、百度、四维与博世达成了合作,由博世牵头开展同样采用众包模式的高精度地图采集与定位服务BSR,博世声称未来将有数百万辆汽车成为这一服务的数据采集终端。2017年末,这一合作服务也完成了初步验证,将在今年推开。

软银投资千万 500万辆车提供数据 这家公司凭啥叫板地图巨头

(博世联合四维、百度、高德进行的BSR)

除此之外,高精地图的战场中还突然杀出了程咬金,2016年开始,滴滴不断从四维图新和高德地图挖角地图工程师。而在去年下半年,滴滴拿到电子导航地图甲级测绘资质,正式拥有了高精地图的采集、制作资质。而与极奥相同,滴滴的模式决定其天生适合众包打法。

对此,业内普遍认为,滴滴形成的出行生态是封闭的,其共享出行模式与极奥将服务的车企等客户是对立关系。因此王雪坤认为,滴滴拿牌,反倒显示了极奥的价值。而极奥由于地图还未正式对外发布商用,暂时不受影响(我国地图政策是”可采集不可表达“,不对外发布并不涉风险),自身对牌照也在积极申请中。

四、拿到软银投资 走出自动驾驶

就在2017年12月时,在资本市场上持续保持低调的极奥拿到了来自软银的Pre-A轮融资,金额达到了数千万元人民币。

王雪坤表明了接受软银投资的逻辑——借助软银的IOT布局,开拓极奥在IOT领域的业务。在王雪坤看来,正如导航电子地图上诞生了各种各样的LBS(Localization Based Service)服务一样,极奥的智能时空地图在未来也可以服务于各种各样的领域,之所以选择以自动驾驶的高精地图作为切入点,一方面是趋势大火,另一方面是因为它足够难——极奥的合作对象不断在开发过程中向他们提出各种各样的需求,这可以锤炼极奥的技术实力。

步入2018年后,极奥科技的发展方向是”深耕自动驾驶基础之上,离开自动驾驶“。目前,极奥已经开始在物流方面进行一些新的尝试,和物流公司达成合作,一方面物流车为极奥提供数据,另一方面极奥为物流公司提供更加高效的智能配送路线。另外智慧城市也会成为极奥科技将要开拓的业务方向。

王雪坤的话也表明了极奥略带野心的发展计划:”用其能力对各个行业进行技术输出“。

结语:众包成为地图格局新变量

在采访中,王雪坤引用了鲁迅的一句话来说明极奥的路径“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鲁迅在百年之前的话,意外成为了如今地图行业变革趋势的真实写照。不过,从人类文明诞生以来就存在的地图行业,在制作模式的内核上仍然相当传统。互联网早已经完成了内容由专业机构生产转向大众生成的变革。如今自动驾驶时代+IOT时代临近之时,地图行业也正在经历这种剧变。

极奥发挥了其小体量的灵活优势,在国内的地图众包中赶在潮头。拿到软银投资,也说明了其选择的方向与自身实力都获得了认可。极奥的兴起与发展也说明了,在国内相对稳固而传统的地图格局中,众包正在成为新的变量。

软银投资千万 500万辆车提供数据 这家公司凭啥叫板地图巨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