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个机械臂开车,这家公司让压路机实现了自动驾驶

晓寒自动驾驶 车东西2018/01/22

车东西(公众号:chedongxi) 文 | 晓寒 跟舒亮见面的时候已是傍晚,他刚飞回北京就直接赶过来接受车东 […]

车东西(公众号:chedongxi
| 晓寒

跟舒亮见面的时候已是傍晚,他刚飞回北京就直接赶过来接受车东西的专访。

舒亮是辰韬资本的管理合伙人,一直在观察电动汽车与出行领域,在参与了对踏歌智行的投资后,舒亮觉得这家公司相当靠谱,就主动加入到了踏歌智行出任副董事长一职。

舒亮副本640

(舒亮)

踏歌智行这家公司非常有意思,他们是一家自动驾驶公司,但竟然研发出了一套“驾驶机器人”,通过让机器人直接控制汽车的方向盘、油门与刹车来帮助汽车实现自动驾驶。与常见的通过内嵌式电子系统(线控)来实现自动驾驶的技术相比,这套方法第一眼看上似乎有些“多次一举

机器人副本640

(踏歌智行的驾驶机器人)

但在与舒亮进行了深入交流后,车东西意外地发现,就是这套看起来“多此一举”的“驾驶机器人”,反而帮助踏歌智行打开了市场潜力不错的B端市场,国内最大的整车厂以及最大的工程机械公司徐工集团都已经是其客户。

一、北航系创业公司与驾驶机器人

北京踏歌智行科技有限公司由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交通科学与工程学院交通运输工程系的系主任,博士生导师余贵珍教授创办于201610月,团队目前共有40多人,完成了天使轮以及PreA轮两轮融资,金额为数百万以及数千万元。

据了解,余贵珍教授自大学起就一直在从事汽车、运载工具相关知识的学习与研究,在北航又在教授汽车电子、汽车控制以及智能交通领域课程,因此国内自2015年起兴起的自动驾驶创业浪潮自然也被他看在眼里。

在一次与国内最大的整车厂进行交流的活动中,余贵珍了解到整车厂在新车测试过程中存在极大的痛点——由于测试工作都是大量的重复行驶任务且部分测试恶劣,他们急需一套自动化设备来替代人类测试员。在看到这种需求后,余贵珍教授随即创办了踏歌智行,并带领团队研发出一套“驾驶机器人”。

从外观上来说,这套驾驶机器人并不像,而是一个机械臂类的控制器,能够控制车辆的方向盘、刹车/油门、以及档位(自动挡汽车的PRND等档位),再结合着感知与决策模块,这个“驾驶机器人”就能自己开车行驶了。

机器人 2 640

(踏歌智行的驾驶机器人)

201612月,在刚刚成立2个多月后,踏歌智行就带着这套“驾驶机器人”参加了CIVC 2016中国智能汽车大赛,并获得了最佳车道保持、最佳掉头和最佳智能三个奖项。

获奖640

(踏歌智行获奖)

虽然踏歌智行拿到了3个奖项,但是全球所有的自动驾驶公司都是直接用汽车自带的控制系统来控制的,用额外的控制器去控制汽车,这不就是“多此一举”吗?

我们的整体架构与普通的自动驾驶汽车是一样的,只不过执行器有区别罢了。舒亮向车东西解释道。

舒亮表示,踏歌智行的自动驾驶方案也是基于摄像头、毫米波雷达、激光雷达等多传感器来感知外部环境、通过AI算法来规划出合适的行驶路径,然后给控制器一个信号,让汽车实现转向或者加减速操作。

区别就在于,谷歌等自动驾驶公司的控制信号传给了汽车本身的控制器,由汽车自行执行。而踏歌智行则将信号传给了“驾驶机器人”,然后由“机器人”来控制方向盘与油门刹车踏板。

所以从本质上来说踏歌智行的感知部分与决策部分与其它自动驾驶公司是一样的,都是计算方向盘转动的角度,和行驶的目标速度,踏歌智行也可以接入具备线控系统的车辆,实现无需额外执行器的自动驾驶。

但是如果有了“驾驶机器人”,踏歌智行的自动驾驶方案就能够安装到任意自动挡汽车上并帮助其实现自动驾驶,从而就能解决整车厂研发新车时的痛点,并且还能接入没有线控系统的工程机械等大型车辆,帮助他们实现自动驾驶。

二、两大B端市场:汽车测试与工程机械

就像上一部分所说,踏歌智行这套“驾驶机器人”能够安装到任意自动挡汽车上并帮助其实现自动驾驶,因此其第一大市场就是整车厂的汽车测试市场。

据了解,一款新车在研发完成后,要进行数万到数百万公里的测试,涉及高速、低速、高温、低温、震动、颠簸、耐久、电磁等几十个细分类别。

测试640

(汽车的压井盖测试)

从上面的测试项目就能看出来,汽车测试的工作环境恶劣,工作强度高。人类驾驶员,很难高水平地保证测试质量和效率,进而会影响到车辆的研发进度。

汽车测试场640

(亚洲最大的汽车测试场)

因此整车厂或是第三方测试厂,就非常希望有一种“驾驶机器人”来代替人类完成测试。与此同时,由于汽车测试的环境也多为固定测试场地的重复式行驶,因此本身也比较适合自动驾驶技术的落地。

舒亮告诉车东西,国内最大的整车厂目前已经向其采购了数套设备进行测试,一旦通过,后续还将采购更多。而我国总计有数百家汽车公司以及数十家汽车测试场,目前都还处于人工测试阶段,这些都是踏歌的潜在客户。

踏歌智行的第二大市场则是工程机械领域,常见的包括压路机、自卸车、挖掘机、铺摊机等,这些设备有几个很明显的特点:

1、由于这是生产工具,因此舒适性不是这些设备的首要考量,没有家用车上那种电子转向助力、主动刹车等电子系统,都是传统的液压控制系统,无法直接接入车辆的控制器来实现自动驾驶。

与此同时,由于工程机械产业整体的发展水平滞后,因此其短期内也很难普及电子控制系统。

2、工程机械都用在修路架桥等施工环境,工况恶劣。例如振动压路机有些时候在压完路后还要在原地进行长时间震动将地面砸实,人类驾驶员往往工作10几分钟就要换人,效率较低且容易出现健康损伤。

3、工程机械都是在相对封闭的施工场地作业,交通环境要比城市路况简单的多,如振动压路机的作业模式就是在固定区域内往复碾压,保证压实度。

特点23就是说,工程机械的使用环境既适合自动驾驶技术落地,又急需自动驾驶技术来替代人工,提高效率。但特点1又决定了传统的线控技术无法控制车辆,所以踏歌智行的驾驶机器人就成了相对理想的解决方案。

据舒亮介绍,踏歌智行已经帮国内最大的工程机械公司徐工集团实现了压路机的自动驾驶,徐工集团在2017年就已经发布了具有自动驾驶功能的压路机。

震动压路机640

(踏歌智行与徐工合作的自动驾驶压路机)

此外需要注意的是,当工程机械实现了自动驾驶后,还能在使用方式上进行创新,例如帮其实现多设备集群作业,进一步提升工作效率。

所以总体来看,踏歌智行这套“驾驶机器人”的潜在市场规模确实不小,在工程机械领域的集群作业模式也颇具想象空间,但舒亮在第一次接触到踏歌智行及其“驾驶机器人”时,却并没有发现这些。

舒亮告诉车东西,在刚接触时,他也觉得“驾驶机器人”有些画蛇添足,但是在与踏歌的客户进行了大量的实际交流后,逐渐发现这套看似很笨的设备反而很有用武之地。所以在2017年10月,辰韬资本领投了踏歌智行的Pre-A轮融资,原投资方东方汇泉金融控股集团及柏溪创投继续跟投。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我国第一条无人驾驶地铁——北京地铁燕房线的障碍物识别系统(即无人设备的感知系统)也是由踏歌智行所提供。

结语:细分市场大有可为

在与舒亮进行了两个小时的交流后,车东西对踏歌智行这套看似很笨的设备有了一个更清晰的了解,也不由得开始感叹中国那句人有福的老话。

在感叹之余,车东西另外一个感触最深的点就是,自动驾驶创业公司确实应该多与细分市场与细分场景进行结合,总想着去给乘用车(普通家用车)研发通用的自动驾驶技术,不仅难度高时间长,还面临着博世、大陆、百度、谷歌、通用、大众等一众巨头的激烈竞争,成功机会要小很多。

但反观踏歌这类公司,找到工程机械与汽车测试这两个切入点,用一个看似笨拙但是却实际有用的设备率先将自动驾驶技术卖了出去,获得了收入。

ZDX-Card-for-PC-e146657869322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