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j

大众亚洲未来中心揭牌:在无人车里唱K只是前戏!

origin自动驾驶 车东西2018/01/24

车东西(公众号:chedognxi) 文 | Origin 车东西1月24日晚间消息,大众集团亚洲未来中心今天 […]

车东西(公众号:chedognxi)
文 | Origin

车东西1月24日晚间消息,大众集团亚洲未来中心今天在北京正式成立。

作为大众汽车数字化转型的重要机构,此前,大众在德国波茨坦和美国硅谷的未来中心已经先后建成,而未来中心在北京再落一子,主要目的在于弄明白中国这个大众汽车最大的单一市场中,消费者们到底有什么需求,从而对未来的出行进行前瞻性的设计,让大众在这一波汽车工业变革中领跑。

大众向参观者提到,这个未来中心要做的,是看到十年后的出行。

一、为什么选择了北京?

在大众对三个未来中心的地理位置安排中,可以看出其实是与汽车行业最大的三个细分市场——亚洲、欧洲、美洲一一对应的。不过为什么大众对亚洲未来中心的选址,没有选择汽车工业基础最好的上海而是选择了北京?

大众集团中国区总裁兼CEO海兹曼在发言中表明了这个原因——和其他发达国家的市场不同,中国的汽车消费者相当年轻,在网络上非常活跃,在生活上“更数字化导向”,而北京作为中国的互联网中心显然是最好的选择。

WechatIMG55.jpeg 拷贝

大众中国区CEO海兹曼博士

大众集团的首席数字官(CDO)Johann·Jungwirth(简称J·J)则讲得更具体,因为北京在鼓励创新的政策上、在自动驾驶发展、人工智能行业上,目前都处在国内的领先位置。在其背后,推动这些的高等教育资源和创业氛围,对建立一个面向未来的创造性机构,都是十分有利的。

WechatIMG54.jpeg 拷贝

大众首席数字官Johann·Jungwirth

不久前车东西曾受邀参观了大众德国生产工厂,发现大众在整车生产过程上的数字化转型已经走得相当远。未来中心的建立,则是大众在推动整车数字化以及出行数字化,打造更好的用户体验。在这个过程中,了解不同地区的人们不同的需求是对体验进行优化的前提。因此,大众在北京设未来中心的重要原因,就是弄明白这群离开网络就没法活的“网瘾青年”究竟在想什么,喜欢什么,从而设计出符合他们喜好的车型、车内交互体验乃至出行服务的体验。

二、未来中心在干啥?定义十年后的出行

通过与大众未来中心的数字用户体验总监交流,车东西了解到,北京的未来中心目前有30余人,并且队伍仍然在不断扩充中。这支队伍的人员构成比较多元,有来自大众集团内的,有从微软等互联网巨头来的,还有从乐视汽车和法拉第未来等新造车团队中过来的。至于人才的互联网背景和传统汽车背景分布,则是一半一半。

在北京的这个未来中心究竟在干些什么?简单来说:他们通过理解消费者的需求,在鼓捣人们未来十年的出行工具以及出行模式。

具体地讲,大众分了几个板块来介绍。

首先是车型的设计,未来中心内有数名车型设计师,他们会把头脑中的概念变成汽车的原型设计。在这个过程中,3D渲染建模、3D打印、VR这些技术都会被用上,好让其设计能够被直观地展现出来,以更好地评估设计的可行性。

WechatIMG63.jpeg 拷贝

VR验证设计结果

这些设计师还对大众去年推出的自动驾驶概念车Sedric进行了本土化的改造,比如用上熊猫、中国红的元素,分别打造了黑白配色和红黑配色的Sedric。不过大众未来中心的设计团队可能对北京的夜生活印象深刻,特别打造了一款“夜生活”版的Sedric。“夜生活”Sedric的理念是高度自动驾驶的共享出行交通工具,大众把各种关于未来交通出行的设想都堆在了它身上。

接下来的重点就是Sedric承载的人机交互和用户体验部分。

Sedric的内部拥有一套独特的娱乐信息系统。日前CES上露面的拜腾概念车屏幕有1.2米,而Sedric的屏幕同样也是横贯了整个车,而且还更高,坐在车里让人感觉有些像进了电影院。Sedric内还有人脸识别摄像头,能捕捉用户的情感,从而调节车内的灯光氛围和音乐风格来适应用户的需求。在后排处Sedric还安置了一个手势识别模块,支持乘客对车内的屏幕、音量、灯光进行手势操作。

WechatIMG61.jpeg 拷贝

而最让人惊奇的,是大众首席数字官 J·J直接从车内掏出了一个麦克风,现场请参观者唱K——这果然很夜生活。

WechatIMG62.jpeg 拷贝

李毓秀告诉车东西,大众的Sedric跟丰田最近亮相的E-Pelette有些像,都可以根据需求进行定制化的设计,从而实现不同的功能,比如在设想中,Sedric也可用于快递。他还表示,大众提出这一套的时间其实比丰田更早,因为Sedric是去年就诞生了。

大众的计划是,让这套完全自动驾驶的“生活空间”在2021年-2025年之间以共享出行车队的形式开始运营。

为了真正地理解用户想要啥,亚洲未来中心的设计师们还有一项活动,是扮演不同人群来体验其出行需求。比如他们会戴上眼罩来模拟盲人,从而找到盲人在出行中有哪些不便,以便在车型设计乃至出行平台的叫车流程设计上,针对盲人进行优化。

WechatIMG59.jpeg 拷贝

另外设计师们还有另外一项活动,玩乐高——划定一个目标群体,用乐高拼出这个群体可能需要的车内功能模块,再进行验证。

此外,亚洲未来中心还关注智慧城市,大众把AR的技术用在了其中,iPad扫一下大众未来中心的码,原来的桌子上就长出了一个包含了建筑、车辆、无人机的智慧城市出行系统。

WechatIMG60.jpeg 拷贝

三、亚洲未来中心关注弱势群体 大众暂不站队BAT

在参观结束后,车东西等少数媒体受邀对大众集团CDO J·J以及亚洲未来中心的总负责人Torsten、数字用户体验总监李毓秀进行了专访。

WechatIMG66.jpeg 拷贝

(图左为大众亚洲未来中心负责人Torsten 右为大众集团首席数字官Johann Jungwirth)

J·J首先解释了未来中心与大众其他设计部门的关系,未来中心非常有前瞻性,要看到未来十年的发展,而大众其他的概念车实现的是未来2-5年的需求。不过未来中心的成果是造福大众旗下所有品牌的。比如Sedric就是由波茨坦未来中心参与设计的,而未来Sedric将会由大众旗下多个品牌来进行商业化,各个品牌中都会有Sedric的影子。

那么大众的三个未来中心在工作中又会有什么不同?

J·J回答,三个中心除了最重要的本地化开发,硅谷的重心是用户界面软件开发,原来是JAVA、H5,现在正在开发基于QT的软件平台框架。在硅谷的未来中心,还在打造未来车载软件开发的工具链。

波茨坦的重心是原型车、模型的打造。针对概念车他们会打造外形、内饰,做出模型、实车,从而为其他两个未来中心的工作提供基础支持。

北京的亚洲未来中心的工作重点则是研究特殊群体(比如盲人)的出行需求,同时会注重打造智慧城市,强调移动出行即服务这一点。J·J这样比喻亚洲中心的使命:打造一个城市操作系统。

J·J和Torsten都表示,亚洲未来中心在大众集团的决策中会起到重要地位。首先它担负着把握中国客户需求的重任;其次,它还会负责新技术的发现发掘,为大众集团的并购决策提供辅助。亚洲未来中心的负责人可以直接向身为大众集团首席数字官的J·J汇报,与集团CEO穆勒的汇报层级只有两级。

不过在中国地区的自动驾驶上,未来中心不会深度参与。不过J·J也告诉我们,这个任务主要是大众集团中的奥迪在推动,他们和未来中心是沟通合作关系,已经找到数个不同的自动驾驶系统,来测试不同的自动驾驶方案。未来中心的工作不是针对量产车型的,核心任务是畅想十年。

这一年来,BAT在汽车行业上激烈争夺,而不久之前,福特刚刚与阿里巴巴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将在智能驾驶、车联网、汽车销售方面深度合作,开了国际大厂在华与BAT全面合作的头。大众对此有何态度?

从J·J的回答是,大众与BAT三方都在深度探讨中,希望最终能够获得一个双赢的结果。从这个回答也可以看出,大众目前面向BAT还是相对强势的,并不急于在三方的竞争中站队。

实际上,大众有一套自己的玩法——带初创公司们一起飞。去年,大众投资了国内的人工智能初创出门问问,双方又各自出资4000万美元,成立了一家合资公司。不过对于双方合作的节奏,大众则暂时保密。

上文中也提到了,亚洲未来中心的一个KPI,就是发掘这些掌握了先进技术的初创公司们。

结语:看向10年后 是大众在全力转型数字化

此前在与大众集团的交流中,车东西可以很明显地感受到大众集团当下的核心课题是全面转向数字化。之前参观大众德国的生产车间,我们已经感受过大众在汽车生产过程中的数字化,而大众在北京设立亚洲未来中心,则是要利用这个中国对数字化最热切的城市的资源,来加速其在车辆设计、车内交互体验以及提供出行服务上的数字化转型过程。

未来中心之所以要把设计任务看向十年之后,正是站在更长的时间尺度上用更颠覆的思维去进行创造。热热闹闹的各项展示背后,是大众为了掌控未来交通出行的话语权而约迈越快的转型脚步。

智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