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东西(公众号:chedongxi)
文 | Origin

如果不是先举牌万科、后增持格力,宝能集团今日在资本市场上仍会是一个低调的存在。这家由潮汕商人姚振华、姚建辉两兄弟创立起来的大型集团,虽然下辖宝能地产、前海人寿、钜盛华、深业物流等大型公司,涉足物业开发、金融、现代物流、文化旅游、民生产业五个板块,但一直都保持着静默,闷声发大财。

在万科一役中,宝能与王石为首的万科管理层大战数个回合,虽然最终在监管干涉下未能控股万科,但却通过增持万科股票,在其股价上涨后获得超过400亿浮盈。

而后擅长资本运作的宝能再想在格力集团上故技重施时,却被董明珠以“民族制造业”的盾牌反击,铩羽而归,宝能的形象也和“资本市场野蛮人”牢牢挂上了钩。

野蛮人造起车来是什么架势?宝能的回答是,钱砸够了再说。

新造车来了野蛮人:砸出500亿开道!

(宝能集团掌门人 姚振华)

一、“野蛮人”宝能的造车路:头年先砸500亿

曾经博弈过的姚振华与董明珠,如今再度在新能源车的赛道上相遇。比起董小姐为造车几乎ALL in的态势,宝能的缔造者也不遑多让,短短一年时间,开出500亿计划,收购一个整车品牌,新能源车产业的故事已绘出一个蓝图。

2017年3月20日,宝能汽车有限公司成立。公司法人陈琳是前海人寿监事会主席、姚振华的老部下、宝能潮汕帮中的“自己人”。

6月,奇瑞出售旗下汽车品牌观致的消息传出,买家被曝正是宝能集团。

10月19日,宝能集团与杭州富阳区政府签订项目合作框架协议,宝能集团年产30万辆新能源汽车项目拟由宝能投资集团投资建设,拟选址江南新区灵桥罗山区块,总用地面积约3000亩,总投资约140亿元,项目内容主要包括新能源汽车生产、测试、研发、总部楼宇及电机、电池、电控“三电”等配套核心零部件生产。

11月,宝能与再与昆明市政府签署协议,计划在昆明经开区和空港经济区,建设50万辆新能源汽车整车及零部件项目的大型产业园。

12月21日,宝能收购观致51%股权方案敲定,宝能为此付出65亿。

12月26日,宝能与广州签约的300亿新能源车产业园项目破土动工。而这是宝能目前在新能源车上最大的手笔,项目总投资额达到300亿元,首期规划年产能50万辆。

新造车来了野蛮人:砸出500亿开道!

一年之中,宝能为入局新能源整车制造承诺下超过500亿元投资,单一年份签约额度冠绝新造车玩家。如此神速、如此额度,像极了当年宝能旗下前海人寿杀入保险市场的态势。

二、主业生变 宝能转入汽车制造

有意思的是,宝能如今造车,和其保险业务有很大关系。一位保险行业人士告诉车东西,宝能转向汽车产业的选择,一个重要原因是作为其主力业务之一的保险业务因为监管收紧而受挫。

2016年,保险行业资金频繁参与举牌上市公司的行为惊动保监会、银监会、证监会,尤其是隶属于宝能系的前海人寿。这种打法前海人寿其实之前已经在南方玻璃集团身上用过,并成功逼走了南玻的管理团队。但到万科、格力时,宝能系遭到了激烈反抗,其先后试图举牌万科、格力两家明星公司的行为引发舆论关注,前海人寿及其背后的宝能集团也因此留下野蛮人的形象。枪打出头鸟,宝能成为监管层的优先整治对象。

2016年12月5日,保监会发函要求宝能旗下前海人寿停止开展万能险新业务,并派驻检查组进驻公司,而前海人寿当时占比超过90%的主力业务,就是万能险。此事发生2天前,时任证监会主席刘士余言辞激烈地奉劝部分公司,“希望资产管理人,不当奢淫无度的土豪、不做兴风作浪的妖精、不做坑民害民的害人精。”、“挑战刑法将开启牢狱大门”。这一次保监会与证监会的联合打击,将管理资产额度数年内增长了超十倍的前海人寿投入冰窖。

2017年2月,保监会宣布对前海人寿的处罚——姚振华的董事长席位被撤销,并在10年内不得进入保险业。

伴随着两次处罚的,是国家鼓励资本“脱虚入实”的政策气候。受罚一事展示了格力等制造业代表与宝能这类“资本大鳄”在国家金融政策风向中的地位差异。

被内部员工评价为“政策嗅觉敏锐”的姚振华在保险业折戟后,算是真正领会了国家鼓励实业的决心,业务重心也跟随这一历史行程。踩在政策风口上、如火如荼的新能源汽车成为宝能的新标的。当年3月20日,宝能汽车即在深圳工商局注册成立,宝能造车之路正式开始。于是便有了上文宝能密集砸钱的行动。

三、造车之前 宝能已布局汽车产业

在成立宝能汽车之前,宝能在汽车产业中也早已有所布局。

2015年中,宝能系通过前海人寿入股韶能股份15%,成为第一大机构股东。韶能股份旗下的宏大齿轮当时为比亚迪、广汽等车企的供应商。2016年,韶能向新能源车充电桩、动力总成业务方向拓展。一位投资该股的个人投资者对车东西透露,当时以为“宝能这样玩惯了资本的主,会在解禁后就撤走,没想到会一直持有。“到现在,前海人寿在韶能15%的持股比例仍然未变。

2016年7月成立的深圳前海联动云,则是宝能旗下深入到出行领域的公司,旗下经营业务包括汽车租赁、汽车金融、二手车交易以及汽车后市场服务。联动云租车业务遍布包括天津、成都在内的全国数十城。

对于2017年局整车制造的宝能来说,他们既不缺钱,也不太缺能形成协同效应的配套,最缺的是时间。宝能需要的是一个现成的品牌和团队来弥补其晚进场的时间劣势。

奇瑞与以色列量子公司合资创办十年、定位高端、有一定技术积累却始终处于亏损状态的观致,成为了宝能切入整车制造最好的目标。

宝能急于入场并且想控股,奇瑞虽想瘦身却依依不舍、对股权分配有疑虑。原本就形成牵扯的双方控股要变为三方控股,中间免不了扯皮。乃至在2017年6月,还闹出过奇瑞董事长尹同跃发朋友圈否认宝能将入主观致的新闻。

最终,这一2017年初开始接触的收购案在12月21日终于敲定,宝能出资65亿获得观致51%的股份,奇瑞占股25%,量子公司占股24%。观致正式归属于宝能。

新造车来了野蛮人:砸出500亿开道!

(联动云上销售的观致车型)

宝能将观致纳入自己的体系后,除了资金输血, 立即让其与旗下的联动云进行了联动。2017年11月-12月,观致汽车的单月销量迅速攀升,达到此前月均销量水平的2-3倍。熟悉内情的人士称,这是因为观致从联动云拿到了数量”上万辆“的订单。而在联动云的租车平台上,观致3两厢/三厢、观致5三款车也确实在列。

四、收购之后 引进外部人才

尽管宝能在收购公告中客气地表达了对观致团队的高度认可,但十年来没能作出盈利成绩,宝能并未对观致现有的团队表示信任。敲定入股事宜后, 宝能立即开始向造车团队内引入人才。

首先确定加盟观致的是原北汽总裁李峰。李峰自1996年加入北汽后,中途还有一段时间在奇瑞销售公司任职的经历,并一直升任到总经理,是奇瑞的老熟人。

李峰加入宝能造车团队的消息传出后一个星期,原北汽研究院院长、百度副总裁邬学斌也选择加入宝能出任宝能汽车副总裁兼研究院院长。邬学斌在接受车东西采访时称,作为一个汽车出身的人,他最终还是想造车。百度内部知悉情况的人士向车东西透露的信息也映证了这一点:研发出身的邬学斌虽然在推广百度Apollo自动驾驶平台时不遗余力,但业务拓展终不是其所好,最后离开加入宝能也是情理之中。

新造车来了野蛮人:砸出500亿开道!

(邬学斌)

为何宝能偏偏看上了北汽出身的两位高管?一位新能源汽车从业者认为,一方面李峰与邬学斌传统车企的出身能够更好地契合观致的团队,同时两人在北汽期间发展新能源汽车上的经验可以帮助宝能的新能源车整体布局。另一方面,如邬学斌在百度的任职经历,又能够带来宝能在智能驾驶上与百度的合作机会。

除了找来两位北汽系的高管,宝能汽车还在广州白云区建立了宝能汽车研究院,与广汽集团的广汽演技元隔珠江相望。业内人士透露,广汽的研发力量会是宝能汽车想要争取的对象。

结语:宝能的造车步伐迈出一半

作为撼动过万科、格力的资本大佬,宝能迈入新能源车制造,一口气排除500亿计划着实吸引了不少目光。并且还有望使观致这一沉寂多年的品牌借新能源车之势走向主流。

但虽然宝能不差钱、买下观致,但其入场时间点在众多新造车玩家中,已经属后来者。整合观致的研发、生产力量,则还将花费一段时间。相对于已经将造出量产车的蔚来、小鹏等新造车玩家,宝能的步调慢了不只一拍。

纯电动车用车生产资质上,也是宝能汽车尚缺失的一环。监管收紧+有实车才能申请资质,也将是对宝能的一个考验。

而最让人拿不定的,是各界仍然怀疑,惯于资本运作的宝能,在新能源车上的动作,究竟是一个资本故事,还是真正的脱虚入实。

从这些角度来讲,宝能的造车步伐,目前只迈出了一半。

新造车来了野蛮人:砸出500亿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