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早教机器人今年要火!服务机器人将遭大清洗

轩窗人工智能 头条 机器人/无人机2018/04/11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文 | 轩窗 据工信部赛迪研究院2016年发布的《中国机器人产业发展白皮书 […]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文 | 轩窗

据工信部赛迪研究院2016年发布的《中国机器人产业发展白皮书》指出,中国机器人产业现已在环渤海、珠三角、长三角和中西部四大区域形成产业集群。在四大机器人产业集群里,珠三角地区作为改革开放特殊政策的受益者,历经30多年的发展,形成了相对完善的工业产业链。

4月9日—4月11日第六届中国电子信息博览会(简称CITE 2018)在珠三角核心城市深圳举行,智东西作为特邀媒体出席了本次博览会。经历了长达两天的逛展,智东西不仅亲眼目睹了深圳机器人产业目前的发展状况,也与产业人士进行了深入的行业交流。我们不仅发现深圳的工业机器人产业主要围绕“四大家族”提供方案集成,还发现早教机器人成为与智能音箱抢道的新风口,那么深圳的机器人产业格局到底如何?本文带你一文看清。

一、工业机器人:围绕“四大家族”提供方案集成

深圳的工业发展主要是在3C(计算机、通讯和电子产品)领域,深圳机器人协会2017年时还曾表示3C智能制造正面临转型以及3C产品也正面临着智能化升级,这两者成为了深圳机器人发展的两大引擎。因此,面向3C产业的场景创新将是深圳机器人产业的最大创新机遇。

在CITE的展会上,工业机器人以及智能制造占据了一个场馆,较大的参展商不到十家。据各家展台工作人员的介绍,深圳大部分的工业机器人企业以做系统集成和方案商为主。如一家名为世椿智能的公司做的就是ABB的系统集成方案,拓野机器人展示了一款以安川机电MOTOMAN系列机器人为本体的机器人去毛刺标准机,鸿柏科技在做发那科的系统集成。

除了一些企业在做四大家族的集成和代理外,有些企业在做单独的模组元件,比如一家名为利奥智能的企业就在做六轴模组、气动模组、视觉模组等模组的生产。

2

目前深圳做工业机器人的企业大部分在做四大的系统集成和方案,虽然国内自主研发的工业机器人也可在满足基本的工业生产,但在稳定性、精度、磨损率上都不如四大家族的工业机器人产品。工业机器人的生产是有相应的技术门槛的,同时投入多回报周期也较长,小型玩家是难以生存下来的,于是生产独立模组就成为了它们的第二选择。

二、服务机器人:同质化严重 急求应用落地

本次的CITE的展会上,服务机器人被放在了人工智能展馆,作为CITE的深度合作伙伴,科大讯飞包下了整个5号馆(即人工智能馆),并邀请了自家的合作伙伴入驻。同时,科大讯飞也占据了5号展馆最核心的位置。科大讯飞不仅搭建了AI+安防、AI+教育等多个展示区域,更是展示了自家的机器人公司——星途科技以及用于公共领域的引导型服务机器人——小途。

新松机器人总裁曲道奎曾说过,“中国3000多家机器人企业中,只有10%的机器人企业有竞争力,其余90%什么都不像,只是充一个概念”。举个例子,在2015年的服务机器人风口期,有一大批公司涌入这一行业,他们的产品大同小异。然而经历了两年的发展,服务机器人在落地应用上始终找不到大规模领域。据深圳机器人业内人士透露,年前深圳已有一批服务机器人公司死掉了,而这其中还包含两家相对大型的企业。据说,应应—雨恒矩阵、智能万事屋都在年前倒闭了,所以寻找落地应用或走定制化路线成为服务机器人玩家的当务之急。

4

在本次的CITE上,服务机器人厂商并不多,展出的有主打引导服务的康力优蓝机器人优友、做家庭陪伴的思依暄机器人小暄、主打公关场所服务的锐曼机器人的小曼以及中舟智航的晓伊以及在清扫、巡航和商业服务上多应用布局的艾娃机器人等。

仅从展会上看,展出的服务机器人产品的同质化非常严重,一方面是经历了2年来的融资和技术发展,在机器人本体研发上的差别不大,至少大家做出来的都能“人模人样”,配上屏幕、加入语音系统、灌入相应程序就成了机器人。然而在技术和产品性能上,仍参差不齐,有些机器人可以听懂并执行人类指令比如跳舞或打开相关应用,而一些机器人虽然也可说话,但仅是进行语音内容提示,在识别日常的同音词上也会出现问题。

三、智能音箱来抢道,早教机器人涌入新风口

在逛展的过程中,我们还发现机器人玩家的落地采取了多元化的方式,除了传统的导引导购、家庭陪伴机器人等,还出现了用于教学实训的教育机器人。比如越疆科技,就推出了一款高精度轻工业级别的教育机器人,他们还在现场演示机器人作画。

3

从展会上我们看到,更多的玩家在入局教育娱乐机器人,特别是针对4—7岁儿童的早教机器人。如公子小白、巴巴腾、亿家智宝 、勇艺达 、智伴等。去年被比特大陆收购的机器人公司萝卜科技也更名为新物种科技 ,虽然在展台上展示的仍是早教娱乐机器人萝小逗,但据工作人员介绍他们正在研发新的机器人,具体类别没有透露。

1

一位早教机器人展台的工作人员说,早教机器人市场今年非常火,仅他们家目前年销量就能达百万台,深圳做早教机器人的公司零零散散也有几十家。然而这些公司也并不是一直做机器人的企业,很多是从做智能音箱转型过来的公司,大部分出身于华强北这一神奇的地方。在深圳有一波以华强北为活动中心,围绕消费电子产品打游击战的企业,守着深圳这个消费电子产品产线的洞口“等风来”。

目前看来,早教娱乐机器人将持续收到市场的火热关注,并在今年迎来一个爆发高峰。在现场交流中,各个展商负责人告诉智东西,一方面的原因是,早教娱乐机器人的市场已成熟,据RFC预估这一市场的规模将超50亿,成为继扫地机器人后又一个爆发的机器人品类;二是这一品类的机器人入门门槛较低,有部分玩家是从智能音箱和服务机器人转行过来的。

四、机器人市场淘汰战开始

本次展会仍以深圳本土机器人企业为主,但像优必选这样的本土的业内头部玩家却没有来。整体上看,深圳的机器人产业虽涉及面非常广,但各个公司之间仍是以单打独斗的形式存在,以散点形式存在,头部玩家不多。

工业机器人主要以系统集成和方案商为主,主要在做四大家族的产品集成,部分厂商会选择做小型模组类突围。目前,被美的收购的库卡机器人分公司已在今年1月在深圳建场,而据一位业内人士预测,未来四大家族很有可能都会被国内企业收购,从而在国内市场前面铺开,加之中国的企业擅长模仿,中国的工业机器人产业规模将会快速拓开。

6

服务机器人方面,从今年市场的情况来看,头部玩家已开始了布局,而在这种情况下技术和能力上尚优的小型玩家可以通过与大公司品牌合作,成为其ODM提供商。技术和能力较弱的企业今年将面临淘汰的局面。以此看来,2018年服务机器人市场将会全面对2015年风口期的玩家进行全面筛选,BAT等互联网公司也将开始布局。目前业内人士认为,未来4-6年内服务机器人市场的格局将最终形成。

结语:2018年机器人行业将面临清洗大战

人工智能产业已进入落地期,过去一年我们看到了人工智能在智能音箱上的争夺战,但就在今年我们也看到了像猎豹这样的互联网公司在进行机器人产品的布局。机器人一直都是人类对人工智能落地形态的终极期待,因而激发了一大批研究学院与企业前赴后继地投入其中。作为AI能力的集大成者,它最终有望超越PC、超越手机,成为重要的人机交互中心,不过现在尚处发展早期。但目前来看,无论是BAT、猎豹这样的互联网公司还是美的、海尔等传统家电商都在入局这场交互中心争夺战。

头部玩家凭借在技术和营销上的优势,在寻求生态构建、寻求落地场景,而小玩家将面临一场更加残酷的竞速淘汰赛。不过,在整个机器人产业链上仍暗藏着许多的机会,比如针对机器人的专用芯片、专业操作系统的开发等。同时,机器人的生态建设已开始形成,机器人正与人工智能技术快速结合,但市场格局尚未形成。如果说未来4-6年内服务机器人市场的格局将最终形成,那现在可以看到的是2018年机器人行业将面临一场清洗大战。


每日一头条

趋势·深度·犀利·干货,最专业的行业解读

深喉爆料、投稿:guoren@zhidx.com

zhid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