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过小米低价魔爪!揭秘科沃斯上市涨停背后

轩窗人工智能 头条2018/05/28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文 | 轩窗 今天上午9点半,随着上海交易所一阵锣声的响起,A股迎来了第一 […]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文 | 轩窗

今天上午9点半,随着上海交易所一阵锣声的响起,A股迎来了第一家上市的家用服务机器人公司——科沃斯机器人。科沃斯本次发行了4010万股,发行价为20.02元/股,计划筹集8.03亿元。上市第一天科沃斯的开盘价为24.02元,而在开盘不到5分钟,最新的股价就升为28.02元,涨幅达到了44%(新股上市首日最高涨幅),这一涨幅一直维持到收市。

20年前,科沃斯还只是一家为其他吸尘器品牌做代工的小厂,在经历了多年的坎坷的发展之后,终于伴随着2015年国内服务机器人市场爆发而一骑先行,趁着证监会开启IPO绿色通道的当下迅速推进上市,在今天正式迎来敲钟。智东西此前已经做过关于科沃斯招股书的深度解读(解密家用机器人第一股科沃斯!14个月神速过会)。

然而,上市对科沃斯来说只是一个新的开始,未来面临的将是更高的用户和资本期待、以及更加激烈的市场竞争在科沃斯上市敲钟仪式后,智东西和少数媒体一起,与科沃斯董事长钱东奇展开了深度对话,既复盘了科沃斯坎坷五年的艰辛上市历程、又探讨了科沃斯上市后的市场策略、竞争打法、以及未来的战略方向。

(科沃斯董事长钱东奇)

一、五年上市梦,终在A股实现

上市对于一家企业来说,意味着更多的资本流入和更高的关注度,在敲钟仪式后,当被问到现在的心情如何时,钱东奇说:“现在心情非常平静,但压力也非常大”。钱东奇之所以说感到平静,是因为,科沃斯的上市梦想并非一朝一夕,而是足足筹划了五年,其间还经历了一次上市流产。

早在2013年,科沃斯就开始勾画上市之梦。2013年,钱东奇就曾拟以2011年在开曼群岛设立的Ecovos Robotics为主体,以股权控制发行人的结构筹备在境外上市。

从2013年到2015年,科沃斯一直在境外上市上不断努力,通过股份拆分、境外融资、股份结构调整等安排,搭建了一个以Ecovacs Robotics、钱东奇、CVL、David Cheng Qian 以及 IDG1、 IDG2 为股东的股权架构。然而2015年11月,Ecovos Robotics董事会在董事会上一致决议放弃境外上市,开始启动中国境内A股上市计划。

在境外上市流产之后,科沃斯开始筹备在A股上市。2016年,随着人工智能被列入国家战略地位,中国政府在规范和扶植人工智能产业上下足了力度,政策、资金都在向着人工智能企业倾斜。这从仅在2017年11月,在人工智能政策的出炉后,A股中59只人工智能概念股中,有42股实现上涨,占比高达71.19%,就是最好的例证。此时,科沃斯也看准了上市时机,并正式向证监会递交了申请书。

今年3月21日,科沃斯正式获得证监会的上会审核,从2017年2月提交第一版招股书,到2017年12月提交第二版最新招股书,直至最终过审,科沃斯历时14个月,在A股上市企业来说,也算是神速了。

从今天科沃斯上市第一天开盘价为24.02元,并且在开盘不到5分钟,最新的股价就升为28.02元,涨幅达到了44%(新股上市首日最高涨幅)的表现来看,国内的资本市场,对这家国内最大的扫地机器人企业,给予了不少期待和厚望,钱东奇说到的“更大的压力”就源自于此。

二、在最好的时间上市,前路却隐忧重重

对于科沃斯而言,在今时今日的这个时间点上市,可能是它最好的选择。原因有二:

1)扫地机器人市场热潮,推动营收快速增长

根据科沃斯去年12月递交的上市招股书显示,从2014年到2017年1-6月,公司营业收入分别约为23.14亿、26.95亿、32.77亿、19.66亿。

而根据最新数据,2017年科沃斯实现营业收入为45.51亿元,同比增长38.89%;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为3.76亿元,同比增长636.48%;扣非归母净利润为3.48亿元,同比增长54.52%。2018年1-3月,实现营业收入为12.10亿元,同比增长27.92%;归母净利润0.92亿元,同比增长30.04%;扣非归母净利润为0.81亿元,同比增长33.63%。

由于扫地机器人技术相对成熟、落地场景明确、需求量大,因此其目前在全球范围内已进入大规模量产阶段,极大地推动了家庭服务机器人总销售额的迅速增长,并呈现出日益旺盛的市场需求。

根据中怡康估计,2016年国内机器人吸尘器零售数量也高达307万台(2014年这一数据仅为105万台),市场正处在高速增长期。而根据Tractica预测,2022年,以家庭服务机器人为主的家庭消费机器人全球市场规模将达到132亿美元。

对于科沃斯而言,扫地机机器人热潮快速推动公司销量增长,正是公司上市的绝好时机。

2)国家战略倾斜与IPO绿色通道的开启

除了市场需求与营收正处高点外,证监会为独角兽企业开通的“IPO绿色通道”也成了推动科沃斯上市的一大动力——日前证监会表示,将对包括互联网、人工智能、生态环保、生物科技这四大新经济领域的拟上市的“独角兽”企业放宽审批时间和盈利标准,走“即报即审”的特殊通道。

此外,科沃斯的上市自然也离不开国家对人工智能战略的倾斜。从2016年开始,人工智能开始逐渐升入国家战略地位,相关政策也相出台。科沃斯在招股书中也提到,根据《国务院关于印发“十三五”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规划的通知》,科沃斯属于战略性新兴产业中的人工智能(智能机器人及相关硬件)。

然而,这可能是最好的时代,却也可能是最坏的时代。

扫地机器人热潮推动的并不仅仅是科沃斯一家企业。在科沃斯之前,早已有iRobot、Neato、普桑尼克等老牌扫地机器人企业早已在这一领域深耕不辍。伴随着扫地机器人市场的逐渐打开,美的、海尔、松下、飞利浦等老牌家电巨头也纷纷入局。

此外,还有戴森、小米这类跨界玩家的加入。戴森作为英国科技家电品牌,一贯以其科技、强力、彻底而闻名,其产品主打高端市场。而小米则以凭借小米生态链对于性价比的强大把控、以及小米的品牌号召力,用主打中低端的米家扫地机器人打出一片天地。举个例子,2016年8月,米家扫地机器人正式发布,售价1699元,与此同时,在今年3月6日,小米生态链企业石头科技推出小瓦扫地机器人青春版,直接把众筹价拉到了999元。也正是在这两年,扫地机器人产业迎来了一次降价潮。

(小米生态链-小瓦扫地机器人青春版)

由于扫地机器人的落地场景明确——扫地——这样使得各品牌产品的产品逐渐趋于同质化,这也给科沃斯这类专业品牌提出了更多新型挑战。除了基本的清扫功能外,用户对于机器人的需求可能会逐渐提高到视觉避障、语音控制等方面。

三、从代工方到国内最大的扫地机器人品牌

说到科沃斯,大部分人脑子里会连锁蹦出一个词——“扫地机器人”。然而,科沃斯真正被认为是一家机器人公司,则是在2015年依靠扫地机器人闯出了名堂。

科沃斯成立于1998年,当时名为泰怡凯电器公司,最初为世界知名吸尘器品牌HOOVER等做代工起家。然而,代工厂只能靠着一单单的品牌商订单生存,且利润极低,即便是源源不断的订单保障着工厂的运转,企业的价值仍难以提升,离用户也非常远。钱东奇认为这段代工经历为科沃斯打下了良好的产品基础,对科沃斯今后的发展都至关重要。

2000年,钱东奇开始筹备研发机构,投入了研发力量,把研发工作作为企业最重要的工作。在最初进入OEM的吸尘器领域,科沃斯获得了130多项国内外专利专利,并通过欧盟最严格的RoHS 限制标准。

科沃斯机器人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会秘书马建军称,目前科沃斯也在海内外专利申请上努力,在一边进行技术研发投入的同时,一边找准相关的技术点进行专利申请。

=地宝

(科沃斯“地宝”扫地机器人)

2006年钱东奇推出自主研发的品牌“科沃斯”,推出首款扫地机器人“地宝”。从2011开始,科沃斯正式更名为“科沃斯机器人科技有限公司”,不过直到2014年,科沃斯的主要营收还来自于代工产品,占比达52.6%。随着互联网电商的兴起,科沃斯也走上了线上销售的道路,并凭借互联网的大面积品牌曝光性,以及在扫地机器人上的较早布局,从2015年开始科沃斯的销量开始了快速的增长,2015年机器人部分的营收接近14亿,成为科沃斯的第一大收入来源。

目前,科沃斯的主营业务为各类家庭服务机器人、清洁类小家电等智能家用设备及相关零部件的研发、设计、生产与销售。

四、上市Day 1:将面对更多挑战的新开始

1、扫地机器人市场的多元竞争

虽然科沃斯目前占据了国内扫地机器人市场50%以上的市场份额,但近年来,诸如戴森等国际高端品牌冲击扫地机器人的高端市场,而国内的的厂商小米、海尔等大型企业也在积极进行市场布局,面对着双重夹击,科沃斯该如何应对?

钱东奇认为,目前扫地机器人的市场渗透率都还比较低,中国市场的渗透率目前是单位数,即使在美国市场渗透率也只有16%到20%,而洗衣机的渗透率百分之九十几,钱东奇认为扫地机器人在解放人类家务劳动上的初衷是一样的,市场前景也应与洗衣机等传统家电一致。所以,在他看来有更多的厂商进入市场是好事,可以一起拓展市场,同时科沃斯将坚持家务机器人的行业定位,产品定位则沿着“工具”、“管家”、“伴侣”三个层级递进。

2、传统OEM业务自建品牌

近期,科沃斯也在大力推出泰怡凯(TEK)这一品牌,而这一名字正是科沃斯在进行机器人行业转型前的名字。对于智东西问到的是否将以多品牌形式进驻市场,钱东奇显得很兴奋,“我很乐意回答这个问题”,他说到。

“OEM是科沃斯的起家项目,机器人是从OEM里面逐步独立出来的业务,而这一业务的核心技术是科沃斯做了20年的吸尘器技术,与机器人无关,科沃斯也不愿意把它混到机器人业务中,而是希望作为独立的品牌模块来经营。”

同时,钱东奇也说到,科沃斯只是把这两块相对不同的业务分为两个品牌,在机器人业务中,暂没有实行多品牌的战略。

3、2018年积极拓展海外市场

科沃斯机器人副董事长、国际事业部总裁钱程介绍说,科沃斯目前也在积极拓展海外市场,如在欧洲、美国、中东等地区。在他看来,科沃斯进军海外新兴市场需要用最新的方式,目前看来线上销售将会更加重要。

针对国际不同地区的市场环境,科沃斯还采取了不同的市场策略。钱程介绍说,在亚太市场扫地机器人尚未兴起,因为对于科沃斯来说将有开拓市场的机会,而在竞争对手较多的美国,科沃斯并不会放弃,而是将寻找美国市场的机会。对于欧洲市场,钱程认为科沃斯有较好的市场前景,他也介绍了目前科沃斯在欧洲市场的情况:目前,科沃斯在德国的市场份额占到了30-40%。未来将德国作为核心辐射到欧洲的其他国家,之后再以欧洲为中心,扩展到中东地区。

4、人工智能投入

机器人被认为是人工智能技术一个重要的落地载体,这一观点也普遍被业内人士所接受。不过,在钱东奇看来,目前的人工智能技术发展相对初级,但科沃斯也在做将人工智能应用到机器人产品中的尝试。据我们所知的,科沃斯推出的公共服务机器人“旺宝”,搭载了国内人工智能创企竹间智能的智能语音系统,目前在建设银行、苏宁零售店等场景已进行了应用。

同时,对于人工智能与机器人结合的未来发展趋势,钱东奇认为芯片的运算能力、5G这样的技术来发展起来以后,更多人工智能的内容会被用到机器人领域里面去,“人不远虑必有近忧”,因此,在上市后,募集的8.03亿元中将有超过2亿的资金用在人工智能的研发投入上。

五、竞争日益激烈的服务机器人市场

服务机器人市场在经历了2015年的爆发后,在2017年已淘汰了一波企业,而其中最为重要的原因是,大部分的服务机器人产品能够实实在在“做”的事较少,尚未成为市场刚需。同时,由于方案标准未定,作出产品来的技术门槛并不高,因此玩家们推出的产品差异性非常小。

科沃斯想成为家用服务机器人第一股的梦想,也将遇到许多的障碍。仅是今年,互联网公司也在家用服务机器人上觉醒,如日前推出五款机器人产品的猎豹、语音巨头科大讯飞旗下星途科技推出的小途机器人。可以说,服务机器人市场现在的市场格局是上层是原机器人本体玩家、互联网巨头,下层则是纷繁错杂的小玩家。

另外,如小米、海尔、美的这样的企业,在以物联网为核心,进行场景化的建设,并通过统一的物联网协议,将家居场景下的产品进行串联。

以扫地机器人打开机器人市场的科沃斯,目前面对的是用户市场对其是扫地机器人厂商的定位。而对于科沃斯在产品定位将沿着“工具”、“管家”、“伴侣”三个层级递进,思路上无可厚非,但想要打开服务机器人新的品类,看来还需在许多方面进行努力。

结语:家用机器人第一股的诞生

毋庸置疑,科沃斯在今天正式成为了在A股上市的第一家家用服务机器人企业,一定程度上成为了国内服务机器人企业艳羡的典范。近年来,科沃斯在扫地机器人市场的崛起,也为中国的企业做了一个好的榜样。

不过,正如钱东奇自己所说的那样,上市对于科沃斯来说将面临着更多的挑战,无论是产线产能的扩展、还是走入国际市场拼杀,科沃斯在产品上面临着用户对产品性能要求不断提升的期待,以及来自股东对科沃斯营收的考验,可以说今天科沃斯只是翻开了日历的第一页。

作为国内服务机器人企业的代表,科沃斯面对的压力,也正是中国众多服务机器人企业所面对的挑战的一个集合,如何在软硬件能力上赶上世界先列,如何在各路人马俯冲的机器人行业突出重围,这是值得每一家服务机器人企业深思的问题。


 

每日一头条

趋势·深度·犀利·干货,最专业的行业解读

深喉爆料、投稿:guoren@zhidx.com

zhid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