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东西(公众号:chedongxi)

文 | Origin

上市一个月,宁德时代的股价一度超过2000亿,较其上市市值翻涨250%,顺利成为创业板第一股。助推这一切的,除了股民们对宁德时代股票的热情态度,更大的决定性因素,是宁德时代的下游客户们,对它的认可。

7月19日,继宝马集团向宁德时代签出10亿欧元电池订单、华晨宝马宣布向宁德时代注资28亿元过后,广汽宣布将与宁德时代成立两家动力电池合资公司,总出资额11亿元。而在7月4日,宁德时代与东风汽车合资的东风时代“低调”建成投产。今年5月,奔驰母公司戴姆勒也与宁德时代签署订单协议。一时间,车企似乎纷纷“哄抢”宁德时代。

这其中,车企通过合资方式争抢宁德时代的方式,也吸引了车东西的注意。在竞争激烈、价格高度透明的动力电池市场,车企为何不直接采购而要采用多此一举的合资?强势的动力电池第一股宁德时代,在电池难求的卖方市场,为何又要接受合资的形式让客户来分走自己的利润?

一、合资合资合资,重要的事情干三次

有友人向笔者开玩笑表示,宁德时代应该正在步入合资时代。事实上,自去年以来,宁德时代先后与上汽、东风、广汽合资建设动力电池公司,是眼下最热衷于与车厂合资的动力电池厂商。

时间调回2017年5月,当时还没上市的宁德时代,悄悄地与上汽共同出资23亿元,成立了两家动力电池公司:时代上汽与上汽时代。其中前者注册资本20亿元,负责动力电池、超大容量储能电池的开发、生产和销售以及售后服务;后者注册资本3亿元,主要负责动力电池模块和系统的开发、生产及销售和动力电池专业技术领域内的技术开发、技术转让、技术咨询、技术服务。

两家公司的名字,是双方股权占比的反映。宁德时代名称在前的时代上汽,宁德时代持股51%,上汽持股49%;而上汽时代,则由上汽持股51%,宁德时代股份占比49%。

此前,上汽已有与动力电池厂商合资的先例——2010年,上汽就与万向的A123共同成立了上汽捷新,主营动力电池系统生产。不过电池电芯来源于A123的捷新,擅长的是能量密度较低的磷酸铁锂电池,难以满足乘用车对高续航里程的要求。而在三元锂方向跑在前列的宁德时代,能够满足上汽对高能量密度动力电池的需求——上汽与宁德时代合资的两家公司正是为此而生。

一个新娘三个郎!车企哄抢宁德时代背后

▲宁德时代与上汽合资动力电池工厂开工

同样,在7月19日,宁德时代与广汽共同出资11亿成立合资公司时,也复刻了与上汽合资的套路。在注册资本10亿的时代广汽,宁德时代占股51%,广汽占股49%;注册资本为1亿元的广汽时代,宁德时代股份为49%,广汽为51%。

为何要成立两个合资公司由宁德时代和车厂分别控股?一位新能源车工程师向车东西表示,主要还是产业分工的逻辑:

其中车企控股负责电池系统的合资公司,是因为电池包以及BMS等,会最终决定电动车的动力性能与续航,并且车企的不同车型需要开发多种电池系统进行适配。这部分工作车企更加了解自己的需求,也应该自己来抓。

而动力电池企业倚仗的核心产品是电池电芯,需要将资源投注在电芯的能量密度提升和生产上。电芯的开发本就是一个耗时耗力的活,不适合再抽调出大量人力去进行不同车型的电池系统适配工作。因此,宁德时代控股动力电池合资公司,把精力集中在薄利多销的电芯上。

这样的合资模式既形成了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间利润共享、风险共担的捆绑关系,又保证了双方各自的优势能够更好地发挥。

不过,宁德时代和车厂的合资形式也有例外,比如和东风合资的东风时代。车东西从国家企业信用信息系统公示系统查询到,注册资本1亿元主营业务为“开发、制造动力电池系统”的东风时代,其股权分配为宁德时代和东风各占50%。

一个新娘三个郎!车企哄抢宁德时代背后

事实上,宁德时代与东风在2016年就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不过当时东风集团对新能源车尤其是纯电动乘用车的兴趣还没有那么浓厚,一直到今年4月,这一合资公司才成立。

上述工程师表示,东风在负责动力电池系统的合资公司中未谋求控股,或许暗示了东风在这一领域会向宁德时代寻求更多帮助。

二、车厂拥抱宁德时代:电池焦虑依旧在

就在7月25日,江铃汽车又与宁德时代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加上戴姆勒、宝马、大众、东风、广汽,今年明确表示与宁德时代会有“深度合作”的,就有6家。车企哄抢宁德时代的隐含信息是,他们认为普通的采购关系,无法保证自身对动力电池的需求得到满足,尤其是对高端动力电池的需求。

一个新娘三个郎!车企哄抢宁德时代背后

▲图片来源:江铃集团公众号

今年,新能源车补贴新政对电池能量密度的要求进行了提升。以纯电动乘用车为例,电池系统能量密度140Wh/kg以上才能拿到足额补贴。这让高能量密度的动力电池愈发抢手。

而宁德时代的技术实力颇受认可,在今年第8批新能源车推广目录发布之前,动力电池系统能量密度超过150Wh/kg的乘用车中,宁德时代就配套了4款车型,排名行业第一。今年5月,宁德时代动力电池装机量1.96GWh,排名行业第一。

但电动汽车百人会理事长陈清泰今年发出预警,国内动力电池高端产能仍然处于紧缺状态。宁德时代自己也曾在招股意见书中表示,随着客户的拓展,产能不足是其竞争劣势之一。

而合资关系的建立,在近期意味着车企能更早拿到电池。去年在上汽与宁德时代合资公司建立后,上汽技术中心副主任朱军表示,上汽将享有宁德时代的优先供货权。而长远来看,与宁德时代合资的动力电池电芯与系统生产工厂建成之后,也有利于压低电池成本。

如今看来,是上汽的合资举动,开启了这一场哄抢宁德时代的抢电池竞赛——如果不采取措施与宁德时代深度合作,车企可能的遭遇便是排队等货。

当然,在这一场“宁德时代争夺战”中,车企们并未将所有动力电池相关的工作都交给了后者。控股负责电池系统的合资公司,就是车厂们的另一手准备——若由宁德时代提供电池系统,他们得到的电池包与BMS大概率是同质化的。而车企自己掌控电池系统的开发,则可以做出更多差异性、有竞争力的产品。

三、宁德时代绑定车企:动力电池龙头未雨绸缪

再看宁德时代这边,尽管一度身拥2000亿市值,但动力电池龙头现在还远未到可以躺着挣钱的时候。

虽然宁德时代市场占有率表现强势,但于内于外,这家新晋的行业巨头都将面对实力不容小觑的竞争对手。

首先在国内,比亚迪是电池界绕不开的存在。行业普遍认为,曾经的国内动力电池王者比亚迪被宁德时代超越的主要原因有两个:一是对内封闭的供货体系;二是对三元锂技术路线布局较晚。如今,比亚迪对这两个“错误”都进行了修正:

 在比亚迪的纯电动车上,高能量密度的三元锂电池成为标配。而在对外供货上,尽管动力电池业务还未拆分,比亚迪今年7月已经开始学习宁德时代的打法,和长安成立了动力电池合资公司。比亚迪董事长王传福也亲自前往长城保定总部面见魏建军“拉客户”。

一个新娘三个郎!车企哄抢宁德时代背后

根据第一电动的数据,比亚迪在今年4月以1.34GWh的动力电池装机量,实现了对宁德时代(当月装机量1.27Gwh)的反超。

除了国内对手制造的近忧,国外动力电池巨头还带来了远虑。

7月17日,LG化学与南京江宁滨江开发区签订协议,将投资20亿美元在当地建设动力电池生产工厂,今年开工,明年投产。项目于2023年全部建设完毕后,其年产能可达32GWh。

一个新娘三个郎!车企哄抢宁德时代背后

相较于比亚迪,LG或许是宁德时代更加关注的对手。

在软包动力电池方向(宁德时代电池封装的主要方向为方壳),LG目前尚无对手。而软包封装方式由于不采用钢制外壳包覆,整体重量更轻,更容易提升动力电池系统能量密度。

此外,在现代今年发布的Kona纯电动车上,LG实现了目前NCM811材料动力电池的首例商用,NCM811是目前动力电池高镍体系最先进的方向。而国内动力电池企业在NCM811上虽然集中研发,但对此仍无应用案例。

一个新娘三个郎!车企哄抢宁德时代背后

▲使用LG化学动力电池的Kona EV,续航470公里

事实上,上汽在选择宁德时代之前,其电芯供应商就是LG。后中韩关系变化,加之国内动力电池白名单将日韩企业拒之门外,双方合作关系中止。

此外,伴随特斯拉工厂入华,在圆柱动力电池方向一骑绝尘的松下,也可能是潜在的对手。

事实上,中国限制外资电池的政策,以及比亚迪的“错误”,给宁德时代制造了2-3年的时间差,依靠这段主要竞争对手几乎为零的黄金时间,宁德时代一飞冲天。但伴随比亚迪的醒悟以及中国汽车市场的进一步开放,宁德时代将面对真正严苛的竞争。

为了应对竞争,宁德时代一方面建立了专职研发人员超过3000人的庞大技术团队;另一方面,则是在商业策略上想办法。

宁德时代的商业策略中比较普惠的一招是降价销售,从2015年-2017年,宁德时代动力电池系统售价从1.9元/Wh落至1.4元/Wh。但这还不够,当年日韩电池企业为了争夺中国动力电池市场,曾经开出过1元/Wh的低价。

而宁德时代的升级版策略——与车厂合资,不仅能够压下动力电池的价格,还让车厂能够分享利润。

一位宁德时代市场方向的员工向车东西表示,至少在商务方向,宁德时代没有外界想象得那么强势,追着车厂客户签订单也是常事。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宁德时代比车厂更需要合资。

一方面,在产能竞赛仍然意义重大的眼下,通过合资引入车厂的资本,宁德时代可以以更低的资本代价,更快地扩产能——在宁德时代与上汽的合资中,双方计划投资200亿元,在2020年前形成36GWh。而宁德时代自己投资建设的湖西生产基地,总规划产能也不过24GWh。

另一方面,宁德时代与车企合资建厂,则意味着直接绑定了客户,订单得以保证。同时,合资关系也让其与车厂之间的信息隔阂更少,有助于借助车厂数据、针对需求优化动力电池的开发。

对宁德时代频频与车厂合资,一位动力电池行业人士向车东西评论,“在最风光的时候选择放低姿态的合资,还是想尽全力把护城河挖宽。”

四、宁德时代的价值捍卫战

就在昨天,宁德时代的股票遭遇上市后首个跌停。今天,宁德时代市值回落到1700亿。其中,中信上海分公司卖出了2亿元宁德时代股票。这意味着,资本市场开始真正严肃地审视宁德时代的壁垒。

伴随着比亚迪电池业务的开放,以及外资电池重回中国市场时间的临近,对宁德时代的质疑只会更多不会更少。

热情地与车厂合资,意味着宁德时代未来将分出一部分利润,在2-3年之后,这可能会反映为宁德时代的业务毛利率压缩。不过,这也意味着宁德时代对发展中的挑战看得很清楚,并未被短时间的股价起飞冲昏头脑,而是“高筑墙、广积粮”。

在车企哄抢宁德时代的同时,这家有近二十年电池制造背景的公司,在尽力推高自己的天花板。

一个新娘三个郎!车企哄抢宁德时代背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