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吉隆坡的车库到东南亚最具价值的科技公司——Grab的崛起之路

红波网约车 车东西2018/07/31

车东西(公众号:chedongxi) 编 | 红波 导语:Grab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Anthony Ta […]

车东西(公众号:chedongxi)
编 | 红波

导语:Grab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Anthony Tan是如何推动Grab从马来西亚的一个车库走向东南亚最有价值的科技公司。Anthony Tan又是如何构建出一个集汽车、自行车出行服务预订,甚至是送餐服务于一体的共享出行平台?

东南亚人口约6.6亿,长期以来一直被视为科技公司的下一个战场 。根据12月份由谷歌和淡马锡控股的东南亚网络经济报告,预计到2025年东南亚的乘车业务价值将超过200亿美元。如今,Grab在8个国家的225个城市开展业务,拥有超过1亿的应用下载量。

自6年前成立以来,Grab一直在移动出行领域与Uber展开竞争,试图在东南亚地区的出行服务市场占领主导地位。根据福布斯的数据显示,Grab已经成长为东南亚最有价值的科技初创企业,公司估值超过100亿美元(682亿人民币),Tan的个人财富将达到3亿美元(20.4亿人民币)左右。

Grab作为一款打车应用程序,从为司机和乘客搭载一个安全的出行平台,发展到包括私家车,自行车,接驳车和包裹和杂货等物流配送的一站式服务平台。为了将所有服务整合在一起,它还在2016年推出了移动支付服务GrabPay,使出行付款更加方便快捷,同时Grab激励用户进入商店内购买商品以换取奖励积分。该公司2018年的收入预计将达到10亿美元。

▲Grab的发展路程

身着黑色polo T恤和炭色的休闲裤,Grab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Anthony Tan给人一种温暖、平易近人的感觉,他的语言风格同时夹杂着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口音。然而,Tan的脚踏实地掩盖了他富裕的家庭背景——在创立Grab之前,他马来西亚优渥的后裔(这什么意思????)身份更为人所知。

Tan是Tan Heng Chew最小的儿子,曾在东南亚地区组装和分销日产汽车的Tan Chong Motor担任总裁一职。他的父亲一向对他要求严格,所以Tan在年轻的时候被安排在一条汽车装配线上工作,并陪伴他的父亲参加各种商业演出,这也为Tan日后的创业经历积累了社会经验。

新加坡东部亚洲最有价值的科技初创公司Grab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Anthony Tan(中文名:陈炳耀)打趣说道,在位于菲律宾的一次商务会议中,他被安排与出租车公司的高管见面,尽管马尼拉当时天气十分炎热,但身边的保镖仍然衣冠整齐地站立在两旁。Tan在那里与出租车公司的高管签署了汽车共享协议。在谈判的途中,突然发生了一声巨响,Tan在地板上看到了一把机枪。后来Tan才意识到坐在他对面的,是该地区最大的军火商之一。

在位于新加坡市中心商业区的Marina One West时髦的新总部中,Tan向南华早报讲述了Grab的早期故事。故事还要追溯到他与哈佛大学MBA同学Tan Hooi Ling在马来西亚吉隆坡的一个狭窄的车库中创立了现在科技出行公司Grab。

”Grab的联合创始人Foo Jixun说道,“我第一次见到Tan是在哈佛商学院的一次活动上,他的穿着非常讲究,周围几乎没有他不认识的人。起初她对Tan富家子弟的身份有一定的偏见,直至认识他,才发现含着金汤勺出生的Tan是她见过的最勤奋的人之一, 并被他专注的工作精神所折服 。”

▲领投Grab 1500万美元B轮融资的风险投资公司GGV的管理合伙人Foo Jixun

“Grab”(最初被称为MyTeksi)的最初成立是碰巧坐在一起的两个人在MBA的课堂上构想出来的。当像Uber和滴滴出行这样的叫车公司专注于提供更好的出行服务品质,Tan和Hooi Ling却对东南亚的出行市场有着不同的思考——提高出行服务的安全性。

当时马来西亚的出租车行业的安全性还有很多不足之处。个别出租车司机的恶劣服务对整个行业的声誉都带来了不好的影响。 “Hooi Ling对此深有体会:当她在在深夜完成工作之后,在搭乘出租车的路上必须假装与她的母亲打电话,以此来作为保障安全的防护措施。”

Tan与Foo Jixun凭借对该地区在出行过程中可能出现的危险因素的灵敏嗅觉,Grab采取了像允许乘客与其他人实时分享他们的用户体验等安全预防措施。不久之后,Grab跟随Uber的脚步,包括在驾驶员和乘客之间的设立屏蔽,以保护用户隐私。本月早些时候,在其重大业务的扩展过程中,Grab宣布将向第三方服务提供商开放旗下平台,旨在构建一个开放的第三方按需服务平台,向公众提供更加广泛出行服务。

为了建立更多的合作伙伴关系,Grab还成立了一个风险投资部门,努力加强金融服务产品的发展。它还试图进军人工智能领域,与新加坡国立大学合作分析用户数据并积极探索如何改善整个地区的交通流动性。今天,Grab更是得到了软银公司的孙正义、中国乘车巨头滴滴出行及Uber等出行巨头的投资。

Tan最近前往日本会见丰田汽车公司总裁丰田章男,后者向Grab投资了10亿美元(68.2亿人民币)。Grab早期的投资人还包括位于旧金山的500 Startups和新加坡淡马锡控股公司旗下的Vertex Ventures。

▲Grab的融资表

但这一切还离不开一位至关重要的人——Anthony Tan的母亲Khor Swee Wah。 Tan在创立Grab之前曾担任Tan Chong Motor的营销总监,他首先把创业想法告诉了他的父亲。然而他的父亲并不赞同,并且希望他能够继承家族产业。然而,是他的母亲投入数百万的资金帮助Tan度过了创业的瓶颈期,并在创业早期陪他参加众多的投资者会议。

值得注意的是,Tan在拥有亮眼的投资名单和巨大的发展前景之后,仍然保持谦逊谨慎的态度。Tan表示,要谨慎使用成功这个字眼,因为成功永远没有终点,创业过程中的难题总会发生。

当然,并非所有事情都是一帆风顺的,新加坡竞争和消费者委员会指责Grab在今年3月接管Uber的东南亚业务后,市场竞争明显减少。

对于未来的挑战,Tan表示,在出行领域他们还有不少的挑战。 例如由哈佛大学MBA的 Nadiem Makarim领导的印度尼西亚打车公司Go-Jek就是其中一位。Makarim表示已经计划将打车服务扩展到除本土市场以外的地区,试图与Grab在出行领域一较高下。随着Grab在东南亚市场的扩张,Go-Jek与Grab的竞争态势还将继续扩大。

这两家公司同样致力于开发客户与投资人。中国科技独角兽滴滴出行和美团点评纷纷也入局Grab和Go-Jek。 Go-Jek的最新一轮融资额约为50亿美元。对于竞争对手Go-Jek时,Tan表示:“我们欢迎并拥抱竞争,这让我们重新定位自己。”

Tan和Makarim相识于哈佛,关系一度曾经很亲密。据说,当Makarim在印度尼西亚创办公司时,Tan曾考虑收购Go-Jek的早期股份。由于彼此逐渐成为对方竞争对手,两人的关系逐渐疏远。

以往,Go-Jek只在印度尼西亚的本土市场上运营,但后来宣布计划在泰国和越南设立分支机构。尽管该公司的市场份额比Grab少,但Go-Jek提供的多方位服务,有望使这家初创公司成为逆袭的成功案例,即在进入不同市场之前构建服务平台是否更明智,或者在不同市场推送更多出行服务之前是否需要获得市场立足点。

Go-Jek今年表示已拨出5亿美元用于向越南,泰国,新加坡和菲律宾市场进行扩展。Go-Jek并没有就与Grab竞争的相关评论予以回应。不过,像其他已经达到一定发展阶段的初创企业一样,Go-Jek面临的最大挑战或许是如何保持最初的增长。

500 Startups的合伙人Khailee Ng(在2014年对Grab进行了早期投资)表示:“从Facebook、腾讯到阿里巴巴,每一家大型初创企业都在考虑是否要建立、购买、合作或投资,不断扩大自己的影响力。然而实现这一目标可能是一段相当长的旅程。”

“许多初创企业的创始人都无法做到这一点,但安东尼已经做到了,这是他的功劳,”蔡教授说。“他非常脚踏实地,真正想要帮助底层人民,

如今,这两位联合创始人都将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路上。 Anthony Tan经常访问印度尼西亚——一个拥有大约2.6亿潜在消费者的庞大群岛国家。最近这两位创始人在一天内访问了当地的18个购物中心,实地调研该公司移动支付钱包GrabPay的采用情况。

Anthony Tan表示,作为一个基督徒,个人信仰能够规范他的行为以及公司的运作方式。奉献式(servant leadership)领导理念是公司的核心影响力。Grab在与竞争对手打交道的时候常常抱有积极态度。首先是由Rocket Internet支持的EasyTaxi,然后是创始人Travis Kalanick领导的全球出行巨头Uber,

然而,Uber在除欧美市场之外的地区经常受挫。就像Grab的股东滴滴出行一样,该公司在中国市场与Uber展开了激烈的竞争,直至Uber退出了中国的出行市场。这里需要指出的是,今年早些时候,Grab与Uber在经历一场补贴大战后中达成协议——Grab在3月初接管了优步的东南亚业务。作为交换,Uber将获得Grab的27.5%的股份,而Uber的首席执行官Dara Khosrowshahi将加入Grab的董事会。

在此之前,Grab就与监管机构试图通过定期沟通的方式以建立良好的关系,并努力证明其对社会做出的贡献。Grab还根据当地市场推出了个性化产品服务。

然而,新加坡的竞争监管机构现在正在调查Grab的主导地位。一位Grab私家车司机在接受邮报采访时,他过去每月可以获得1000新元(约合5000人民币)的司机奖励,但现在已经缩减到约200新元(约合1000人民币),并且还有一些的附加条件。不过,他承认自己的工作还是归功于像Grab这样的科技公司。

如今,Tan和Hooi Ling受到科技行业媒体的热烈追捧。二人都被列入《财富》杂志2018年“40岁以下最具影响力的年轻人”名单,而Tan也跻身为快公司(Fast Company)“100位最具创造力的商界人士”之一。

所有这一切似乎离Tan在吉隆坡车库的创业初期已经很远了。 Tan回忆表示,他们早期创业的时候基本上是在乞讨,得一个个敲出租车窗户,试图说服那些出租车司机下载Grab的早期应用程序,10个人大概只有2个人会同意。当被问到他的退路是什么的时候,Tan表示没有Plan B,他拥有的一切都在这里。

文章来源:South China Morning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