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东西(公众号:chedongxi
| 诺亚

在全球自动驾驶领域,谷歌及旗下子公司Waymo一直被认为是行业一哥,其一举一动都牵动着全球自动驾驶领域的神经。

7月份以来,Waymo入华的新闻和消息引起了业内人士的热议,甚至也有观点认为百度等国内自动驾驶公司将迎来严重挑战,行业格局或将重塑。

针对此事,在我们与多位业内人士的交流中,他们普遍认为,由于国情问题,Waymo想要在中国生根落地或是推出无人网约车服务,将面临着政策、路况、团队、文化差异等多方严峻挑战,短期内很难对国内自动驾驶行业产生明显影响。

同时,本次Waymo入华也意味着谷歌也又将与老对手百度正面交锋。

不过,百度的Apollo自动驾驶开放平台已经迭代到3.0版本,开放了22万+行代码,在全球拥有超过119个合作伙伴,并且已经实现了无人小巴,低速无人清扫车/配送车的小批量量产或商用,而Waymo还只是注册了个公司而已。

目前局势看来,李彦宏这次可能要再赢一次了。

一、无人车一哥悄然入华 估值已达1750亿美元

725日,美团在北京召开发布会,核心内容是推出无人配送开放平台,拉来智行者、Roadstar.aiAutoX等一众自动驾驶方案商前来站台,声势颇大。

作为国内最大的外卖等O2O平台,美团拉来一众业内公司前来捧场毫无意外,但中间特邀企业代表Waymo中国区负责人王敏的出现则令参会人士颇为意外。王敏当时在现场介绍了Waymo的发展理念与研发进展等信息,并透露其正在筹建中国办公室。

Waymo进了中国!但李彦宏可能要再赢一次

一个月之后的8月底,慧摩商务咨询(上海)有限公司的工商信息正式被曝光,唯一股东为WAYMO LLC,注册地为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主营业务分为两大块:

1、咨询,包括商务信息、企业管理、贸易信息、供应链管理、物流信息的咨询业务。

2、自动驾驶,包括自动驾驶汽车部件及产品的设计、测试、提供相关配套服务。

Waymo为谷歌旗下自动驾驶子公司,前身为谷歌X实验室的自动驾驶团队,由于美国斯坦福大学计算机系与AI实验室教授塞巴斯蒂·安特龙及其团队在2009年加入谷歌后创立,至今已有9年的历史。

Waymo官网数据显示,其目前在美国加州山景城、旧金山,亚利桑那州凤凰城、钱德勒,密歇根州底特律等共计6个州的26座城市/地区进行测试,累计完成了超过800万英里,约合1287万公里的实际路测。

而最为重要的则在于,其目前已经在凤凰城等地展开了早期商业化试运营项目,向部分居民开放了无人驾驶网约车服务,并且还拿掉了前排的安全员。

Waymo进了中国!但李彦宏可能要再赢一次

▲Waymo无人车全家福

此外,Waymo还在发力商用车自动驾驶业务,正在研发无人驾驶卡车。本月初,全球知名投行摩根士丹利向客户表示,Waymo的估值高达1750亿美元,其中无人出租车业务估值800亿美元、用于载货的无人驾驶商用车业务估值900亿美元,软件授权服务则在70亿美元左右。

二、在中国开公司容易 落地还将面临多方挑战

从前文可以看出,不管是研发历史、车队规模,还是测试里程、发展速度,以及公司估值,Waymo都是全球自动驾驶领域公认的一哥,但由于具体国情不同,Waymo想要在华落地生根发展壮大,甚至将其网约车业务和无人卡车业务大面积铺开还面临不少挑战。

1、政策挑战:外企或被限制从业

无人驾驶汽车普及后,存在着被黑客入侵后进行恐怖袭击的风险,因此这个行业也将与国家安全挂钩,业内有说法称我国政府未来会主动设置从业门槛,对外资企业进行一定程度、范围和方向上的限制。

以自动驾驶汽车必不可少的高精地图为例,国内法规对此类牌照进行了严格限制,谷歌这类外企几乎只能与国内图商合作。反观百度这类国内无人车公司,已经拥有超过30万公里道路的高精地图数据,明显更利于无人车技术研发。

与此同时,虽然目前自动驾驶领域相关的路测规定中并没有对外资企业做出明确限制,例如戴姆勒集团此前已经拿到北京地区的路测牌照。但是考虑到中美两国未来仍将长期处于经贸摩擦与对抗的大背景,Waymo等美资企业长期面临的政策压力定不会小。

所以跟当年搜索业务退出中国市场,以及安卓系统的原生服务在华缺席一样,政策限制将是Waymo入华的第一大门槛。

2、路况挑战:中美交通差异明显

自动驾驶技术在感知、决策等部分用到大量AI技术,而AI技术的成熟度又非常依赖相关数据。Waymo目前虽然坐拥800万英里,约合1287万公里的实际路测里程,但由于这些测试都是在美国本土进行,因此多数从业者都认为,在这些数据基础上培养的自动驾驶系统与决策系统并不适应中国的实际道路路况与交通状况。

Waymo进了中国!但李彦宏可能要再赢一次

▲Waymo的测试里程发展趋势

例如我国很多中小城市的车道线、道路标识、红绿灯等道路基础设施还不够完善与标准,道路上行驶着大量电动自行车、人力三轮车、老年代步车等非标准交通工具,并且最严重的还在于存在不少闯红灯、压线、逆行、强行并线、横穿马路等不按规则参与交通的情况等——这些都会是waymo在美国很少甚至没有遇到过的交通情况。

从这个角度来说,Waymo的无人网约车运到中国后并不能直接投入使用,其需要在中国的路况下进行大量的实际路测才能教会其在中国开车。

但是需要指出的是,Waymo在美国的技术已经相当成熟,其在中国未必还需要再跑800万英里(约合1287万公里)才能达到美国的水平。

多位自动驾驶从业者都认同这种观点,但同时也补充称Waymo虽然能用更少的测试里程解决中国路况下90%的问题,但剩下10%需要的测试里程与时间则要漫长的多。

3、团队挑战:国内企业抢人严重

出于政策和本土化运作考虑,谷歌必须在中国搭建一支无人车技术与路测团队才能开展后续业务。但一个现实情况是国内的自动驾驶人才,以及整个AI人才的争夺非常激烈。

随着国内自动驾驶公司的快速发展,百度、腾讯、阿里等大型公司、驭势科技、智行者等创业公司,以及长城、北汽等车企集团都在大肆招募人才,目前像是吴甘沙等知名的技术专家和大咖都已经自行创业或联合创业,有相关工作经验的人才则都被以合伙人,或者中高层职位吸走,各个公司已经开始从高校里开始抢人。

此外,也有业内人士向车东西评论称,在中小公司与大公司工作各有利弊,最后谁抢谁的人还说不定。此外,团队成立后的管理和跨区域协作等也是不小的挑战。

4、商业挑战:谷歌在中国成功案例较少

作为一家全球知名的科技公司,谷歌在全球科技圈的知名度、地位,以及商业成就不必多言,但具体到拥有特殊国情的我国,谷歌其实走的并不是一帆风顺。

先是赖以成名的搜索业务退出中国市场,此外像是谷歌地图、谷歌邮件、视频服务Youtube等互联网服务,以及Piexl智能手机、Chrombook笔记本、智能音箱等硬件产品同样缺席。

事实上,虽然安卓系统借着智能手机换机浪潮在国内拥有极大的保有量,但这些安卓系统也是经过华为、小米等国产厂商二次加工后才得以装机销售,况且安卓系统原版的地图、邮件、日历等谷歌服务都被阉割。

从这个角度来说,中国算得上是谷歌最熟悉的陌生人,推广无人驾驶业务仍得从头做起。

三、Waymo入华对国内行业格局影响不大

鉴于Waymo想要在华落地生根还将面临多重挑战,有业内人士认为Waymo并不会在一开始就将商业目标锁定在部署无人网约车方面,有可能从细分技术领域与合作角度逐步切入。例如为国内合作伙伴提供技术服务与支持,或是与国内公司合作推进无人驾驶技术在中国的落地应用等。

不过也有观点认为,以谷歌的地位和雄心,其未必会作为主机厂或垂直细分领域客户的技术许可方。由于国家政策整体趋势是越来越开放,Waymo在特定区域落地无人网约车服务也并非没有可能。

事实上,多位从业者都认同Waymo在全球自动驾驶领域的领先位置。不过考虑到Waymo入华还要面临的诸多挑战与中国极其复杂的交通路况,其并不认为Waymo入华短期内会对自家公司,或者是对国内自动驾驶行业格局产生影响。

所以,Waymo在上海注册一家公司容易,但想把无人网约车技术实际落地则要难得多。其入华之后,国内自动驾驶领域仍然将维持目前大公司一超多强,创业公司盯细分领域和市场的行业格局。

1、一超:国家队选手百度

在国内大型科技公司中,有“自动驾驶国家队”之称的百度是从事自动驾驶技术研发最早,同时决心最大、投入最多、规模最大、合作伙伴最多、落地最快的玩家,其推出了Apollo开放平台,定位自动驾驶领域的安卓,向全球合作伙伴提供开放自动驾驶软件技术、硬件选型支持,以及高精地图、云、虚拟测试等全套服务支持。

Waymo进了中国!但李彦宏可能要再赢一次

▲李彦宏介绍百度无人车量产情况

Apollo平台已经发展到到3.0版本,在开放了云、软件、硬件参考平台、车辆参考平台四大部分的全部能力单元的基础上,推出了车辆认证平台和硬件开发平台,方便开发者在软硬件两个层面上快速研发自动驾驶汽车。目前,百度Apollo与金龙客车合作的无人小巴阿波龙已经小规模量产,并将与北汽、江淮、奇瑞等自主品牌在20192020年量产自动驾驶乘用车。

2、多强:腾讯、阿里、滴滴、京东、美团快速发展

智能汽车与智慧交通是行业大势,也将改变整个交通产品。在这种背景下,阿里、腾讯、滴滴、京东、美团等拥有资金与技术实力和大量用户的互联网与科技公司也迅速组建团队,切入了自动驾驶领域,以求在网约车、物流、外卖等O2O配送领域实现部署。

不过需要指出的是,由于起步略晚,上述实力雄厚的大公司在自动驾驶领域的团队规模、发展进度都要较百度慢上一些,处于快速发展的追赶态势。

3、创业公司:盯细分领域抓细分市场

在百度的带动与大肆宣传下,国内从2016年左右起也掀起了自动驾驶创业浪潮,诞生了一系列优秀创业公司,但由于创业公司在资金、团队规模、社会影响力等层面的实力相对较弱,为了促进技术进步实现商业落地,其往往都会选择一个细分方向、市场或是领域进行单点突破。

例如驭势科技在全球排名前三的国际机场部署了低速电动物流拖车,智行者的低速无人环卫车、低速配送车即将实现商业化,奥特贝睿与乘用车企联合研发的L3级自动驾驶技术与其在2020年即可量产装车等。

结语:老对手狭路相逢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百度在国内搜索领域与谷歌交手之后,两者在自动驾驶这一革命性技术上又恐将坐上同一张牌桌。

然而时过境迁,近年来,百度这样的互联网科技巨头依托本土市场飞速发展,不管是团队规模、财务指标,还是技术实力与对未来方向的把控能力,都在迅速向着海外领头公司看齐。

在自动驾驶这一新战场上,百度Apollo已以其本土化的技术体系、海量数据积累、完善的高精地图体系等支撑,依托超过119家合作伙伴迅速走到了大规模量产落地的前夜,而谷歌无人车在中国,则只是刚刚开始。

从过去几十年来看,在新一轮技术变革中,中国市场一直保持了肥水不流外人田的传统:最大通信设备制造商、社交媒体公司、电商公司都是本土玩家,相信自动驾驶领域也不例外。

现在,百度已经拿到了种子选手的号牌。

Waymo进了中国!但李彦宏可能要再赢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