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东西(公众号:chedongxi)
文 | Origin

上周,BAT三巨头齐聚山城,重庆智博会涌入数百万人参展,挤爆位于重庆渝北区的场馆。但重庆作为西南汽车重镇,始终缺乏自动驾驶方向的创业公司涌现出来。眼下,终于有一家重庆的自动驾驶创企被我们找到了。

随着GTIC 2018全球智能汽车供应链创新峰会重磅嘉宾对话系列报道启动,车东西与在重庆智博会上“邂逅”的重庆本土自动驾驶企业——驰知科技CEO王明彦进行了交流。驰知为何选择落地重庆,在自动驾驶上又有何过人之处?对这家“潜伏”在重庆的自动驾驶公司,车东西有了详细的了解。

办公室里开无人车 重庆自动驾驶公司现身!

智东西于9月20日在重庆举办GTIC 2018智能汽车产业链创新峰会之时,王明彦也将作为重庆本土创企的代表,以嘉宾身份出席大会。

一、 三个车圈老江湖的无人驾驶梦

驰知科技CEO王明彦在上海交大求学时曾参与中国早期无人车CyberC3研发,从上海交大毕业后,王明彦回到重庆,先后进入长安汽车、长安福特、小康集团,在新能源车研发上一干就是十多年。

办公室里开无人车 重庆自动驾驶公司现身!

▲驰知科技CEO王明彦

在长安汽车工作期间,王明彦与高锋同一部门共事多年。高锋从本科到博士,都在清华汽车工程系就读,是中国智能网联汽车领袖级专家李克强教授的弟子,与如今智行车CEO张德兆,以及小鹏汽车总裁夏珩、副总裁何涛为同门。

十几年一直主攻自动驾驶研发的高锋如今是重庆大学的研究员、博导,也是重庆大学智能车团队的负责人,带领着数位副教授以及一众重大的自动驾驶人才。同时,他还是中国汽研、中汽中心等国家汽车权威机构的智能网联特聘技术专家。

在长安的工作经历还使王明彦认识了另一位汽车圈的资深人士——出身于上汽通用泛亚的杨捷。王明彦告诉车东西,从泛亚走出来后,杨捷自己在上海成立了一家汽车设计公司,运营已有十年。在上汽荣威350、550、750,长安悦翔等多款畅销车型的外观设计以及底盘调教上,这家公司都发挥了重要作用。王明彦在长安任职期间,与杨捷合作开发了奔奔纯电动轿车、志翔燃料电池轿车在内的数款新能源车型。两人在车型开发合作中产生了深入的了解与信任。

随着自动驾驶的火热,渐渐地,三人也看到了组合成一个团队可能带来的机会。

因此,在2017年,驰知正式在上海成立,并于同年在重庆组建技术中心。目前驰知已经与重庆大学、上海交大、i-VISTA国家智能车测试区建立了战略合作关系。

在驰知科技的业务分工中,王明彦负责公司运营与车辆的纯电动力系统,高锋负责自动驾驶系统与感知、决策等核心算法,杨捷则在车辆工程与线控底盘开发调教上主要担纲。

王明彦告诉车东西,目前驰知科技团队主要分为两部分,在重庆的团队负责自动驾驶与三电系统,在上海的团队则主要负责车辆工程,

总共由40人左右的团队组成了一个全栈自动驾驶技术公司。

二、获自动驾驶挑战赛技术奖 仿真系统拿下订单

在智博会同期的i-VISTA智能汽车挑战赛上,驰知科技与重庆大学组建了联合车队参赛。尽管只准备了一个半月,但首次亮相的联合团队就参加了全部赛程的比赛,并在长安、吉利、清华等30多支参赛队伍中拿下了难度不小的开放道路创新应用挑战赛“最佳技术奖”。

办公室里开无人车 重庆自动驾驶公司现身!

▲驰知科技的自动驾驶车参加i-VISTA

王明彦告诉车东西,依托自动驾驶技术,驰知科技目前有三个方向的产品与服务——限定场景L4级自动驾驶系统解决方案咨询与开发、ADAS高级辅助驾驶解决方案以及自动驾驶虚拟仿真开发平台。

驰知科技参加i-VISTA自动驾驶汽车挑战赛,主要基于的便是其L4级自动驾驶方案与ADAS系统的技术成果。

但王明彦分析称,在ADAS方向目前主要有博世、大陆、德尔福等顶级Tier-1的为车厂提供成熟方案,行业壁垒较高,驰知主要考虑为新兴品牌主机厂提供开发服务,L4级自动驾驶与虚拟仿真开发平台是现阶段的驰知核心业务方向。

对于有无人驾驶应用需求的公司,驰知科技会根据其运行场景以及具体需求,给出一套定制化的无人驾驶系统解决方案。从传感器、计算单元等硬件的选择到自动驾驶算法的研发提供,都是驰知来负责。

王明彦向车东西透露,驰知科技正在与国内多家颇具实力的主机客户在深入洽谈自动驾驶开发服务业务,其中有传统乘用车客户,也不乏跨领域的轨道交通客户。

而自动驾驶虚拟仿真测试系统则是另外一个需求巨大的市场领域。传统上,大多自动驾驶公司的仿真系统是为了弥补车辆路测里程有限的问题,让自动驾驶算法在仿真环境中接受考验,学习如何更好地应对各种情况,解决各种“Corner Case”,从而使得自动驾驶算法通过虚拟的训练不断增强。

而驰知科技开发的仿真系统,除了有虚拟部分可以实现上述作用,还特别打造了一个模拟驾驶平台,配有油门、刹车、方向盘,可以将人为驾驶的因素直接输入仿真系统,从而制造更加多变的驾驶情景。通过这个仿真系统,驰知的员工也常常体验在办公室里开无人车的感觉。

办公室里开无人车 重庆自动驾驶公司现身!

▲驰知科技办公室内的“仿真系统驾驶舱”

此外,这个驾乘舱可以提供更直观的反馈,让人以车内乘客的视角体验、评判无人驾驶系统的算法好坏。而这种判断的结果,将被用于优化无人车控制算法以提供更好的乘坐体验。无人车日后要走向商业化,让乘客坐得舒服是一项重要但目前被轻视的标准。驰知科技研发的仿真系统,则提供了一条解决路径。

这套仿真系统目前以为重庆本地两个大客户提供了解决方案,也有多个外地主机客户产生了浓厚兴趣,正在深入洽谈。

三、下一步产品:打造L4级无人车

王明彦向车东西表示,通过目前的业务,驰知已经有了营收,但这家公司还想走得更远。

在驰知科技的展台上,车东西看到了驰知封装的自动驾驶核心计算单元,国内厂商的激光雷达以及轮毂电机。

办公室里开无人车 重庆自动驾驶公司现身!

▲驰知科技无人车的计算单元

王明彦告诉车东西,驰知科技目前在筹备自己研发设计的L4级无人驾驶车辆。这一次,驰知不再只是个技术咨询商。上述硬件,正是为驰知的“多米诺”无人车储备。

“多米诺”采用多传感器融合的技术路线,会在限定场景中率先投入使用。

事实上,“多米诺”有些类似丰田今年在CES上推出的E-Palette——它更趋近于一个无人驾驶车辆平台,而不是一台敲定方向的无人车,这意味着它或许会用于载人、也可能载物。

办公室里开无人车 重庆自动驾驶公司现身!

▲“多米诺”无人车概念图

眼下,驰知科技正在根据市场需求,定义“多米诺”平台上首款无人车的形态——园区观光车为代表的载人方向车辆与物流车位代表的载物方向车辆。

虽然眼下上述各个方向都已经有自动驾驶创业公司占好了坑,但王明彦认为驰知的几个优势,可以克服“入局晚”带来的麻烦。

他首先提到了三位领头人的汽车背景。一旦涉及到车的设计与生产,即使不自己造车,也需要对汽车行业供应链的理解。而三人都在行业里浸淫已久,具有十年以上的经验,同时积累了人脉。对商业的理解使驰知更加接地气,也更清楚量产之路要如何走。

其次,王明彦认为,许多自动驾驶公司是CV背景出身,这意味着他们在自动驾驶的感知端具备较强实力,但对车辆工程缺乏理解使得这些公司在车辆控制环节相对薄弱。然而,自动驾驶是一整个系统工程,不能有明显短板。

而驰知的团队构成则相对均衡。王明彦带队负责无人车的三电系统,定义出了采用VDA标准锂电池、续航可在100-200公里间调节的平台;高锋带领自动驾驶团队则负责无人驾驶的核心算法;杨捷带领的车辆工程团队一方面负责外观设计,保证“多米诺”有一张足够诱人的外形,另一方面负责车辆控制与底盘调教,保证无人车乘坐的舒适性。

在这样一个团队支持下,王明彦称,预计今年“多米诺”就可以正式推出。

结语:潜伏在西南的“水桶型”无人驾驶公司

由于教育、人才、市场等资源多分布在东部,车东西此前采访的自动驾驶公司大部分都处于沿海一带。地处内陆的重庆在自动驾驶上,除了长安这样的大车企与政府层面的推动,鲜有自动驾驶创业公司发声。

不过,也确实有低调的公司“潜伏”其中,“暗中观察”,比如驰知科技。

在车东西看来,驰知科技虽然资源不如北京、深圳等地的自动驾驶公司资源优厚,但从其团队配置以及目前拿到的订单来看,这是一家各方面力量较为均衡的“水桶型”自动驾驶创业公司。

自动驾驶的跨行业形态与系统工程属性,需要水桶型的技术公司的存在。

办公室里开无人车 重庆自动驾驶公司现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