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东西(公众号:chedongxi)
文 | Origin

无人驾驶的一个显著特点,就是贵。最著名的Velodyne64线激光雷达,一枚高达70万。而为无人驾驶服务的高精度地图,也以贵著称,一套采集设备数百万只是常事。

然而,前微软员工主导创办的DeepMotion,则主动带头,试图让高精度地图的价格降下来。

日前,随着GTIC 2018全球智能汽车供应链创新峰会重磅嘉宾对话系列报道启动,车东西也前往DeepMotion深动科技位于北京的办公室,与本次峰会嘉宾——DeepMotion CEO蔡锐,展开深度对话。DeepMotion这家在2017年才成立的公司,经过一年的发展,不仅在技术上取得了进展,并且已经在着手进行商业化的探索,在自动驾驶初创中可谓神速。

今年,DeepMotion的团队扩张了3分之1,并正式搭建起了一套高度自动化的高精地图制作流程,正与多家合作伙伴一起验证高精度地图在高级辅助驾驶、无人物流/配送、自主泊车等领域的应用。

一、掌握核心科技:制图自动化率95%

去年12月,车东西曾对DeepMotion有过一次专访(详见不做AR做“AV” Hololens工程师的自动驾驶之路)。出身于微软亚洲研究院,承担过微软Hololens AR眼镜的蔡锐、杨奎元和同样出自微软亚洲研究院的李志伟、张弛一道,在去年7月主导成立了DeepMotion。

蔡锐在HoloLens项目中负责场景重建,以深度摄像头对现实中的物体进行3D重建;李志伟则负责V-SLAM部分;而杨奎元、张弛虽然没有参与HoloLens项目,但也在微软亚洲研究院 从事AI、机器视觉方面的研发。

从自身的技术经验出发,DeepMotion切入高精度地图领域。

高精地图价格屠夫! 用几个摄像头帮无人车上路

DeepMotion办公室一角

一年过后,拿到了千万美元融资的DeepMotion,略微扩大了规模,30人的团队扩张到了近40人,不过仍是技术人员占了大头。

蔡锐告诉车东西,在新加入的员工中,DeepMotion又引入了几位传统地图的人才——DeepMotion团队手中掌握的AI、3D重建、V-SLAM定位技术,都是制作高精度地图不可或缺的存在,不过DeepMotion创始团队此前并非地图行业出身,找到行内人来解决地图制作流程、地图标准的know-how,可以少走很多弯路。

对这一年往高精度地图行业深入的结果,蔡锐也表示很“Lucky”。传统地图行业的势力格局已经稳固,初创公司基本没有空间。但高精度地图的形态是全新的,技术、标准、应用模式都还在成型的过程中,地图巨头们的优势并不明显,初创公司的起跑线与其相差其实不大。可以说,原有的图商,拥有的最大壁垒就是一整套地图的制作工艺与流程。

而技术出身的DeepMoiton这一年来,已经在高精地图产业中收获了众多的合作伙伴。通过合作对象提出的需求,引入的传统地图技术人员所具备的经验,再加上DeepMotion本身所具备的能力,DeepMotion目前已经开发出了一套高度自动化的高精度地图制作流程,对于高速公路或者快速路,其自动化程度可以达到95%以上。对应的地图定位精度则可以达到横向10cm级,纵向30-40cm。

对于路况更复杂的城区道路,由于会有大量的车流、道路旁物体遮挡,DeepMoiton会让人更多地参与到地图数据的验证中,但地图制作整体的自动率仍然能达到90%。

高精地图价格屠夫! 用几个摄像头帮无人车上路

DeepMotion城区高精地图样例

在技术上,DeepMotion已经拿到了在高精度地图市场上竞逐的敲门砖。

二、两套低成本产品 让高精地图价格亲民

作为一家初创公司,DeepMotion用于打开市场的武器不仅仅是AI加持的制图能力,还有成本上的考量。

为了降低高精度地图的制作、使用成本,DeepMotion推出了高精地图制作、使用两个流程的低成本硬件方案。

传统的制图模式应用到高精度地图领域,意味着更高的成本。某图商装备包括激光雷达、摄像头、高精度IMU、RTK等传感器方案的高精地图采集车,单台车价格达到800万元。

DeepMoiton走的则是性价比路线。在地图采集端,DeepMotion打造了一套主要基于立体视觉的硬件方案,搭载多目摄像头、GNSS/IMU作为核心传感器,以一块英伟达的TX 2作为核心计算单元,能够制作精度在20厘米以内的高精地图,而其价格仅为数万元,堪称高精度地图领域的“价格屠夫”了。

高精地图价格屠夫! 用几个摄像头帮无人车上路

DeepMotion此前的高精地图采集模块Demo

同时,由于制图工艺的自动化,DeepMotion现在已经不用向高精地图采集车派驻跟车人员,只需雇佣司机开上改装后的采集车上路行驶,进一步缩减了人力成本。

通过这样的方式,DeepMotion将高精地图的后端制图成本大大缩减。蔡锐还向车东西透露,DeepMotion正在观察,今年下半年计划采用算力更强、价格更低的NPU,来提升整套方案的性价比。

与此同时,为了让更多的车辆用上自家的高精度地图,DeepMotion在高精地图的前端——地图使用/服务端,推出了低成本的硬件参考设计,以单目方案为主,价格比后端的采集设备低一个数量级。

蔡锐告诉车东西,DeepMotion在发展的过程中,比较关注的一个问题是“数据的保值”。他认为目前高速公路和快速路的高精度地图制作已经不成问题,但是高精地图的应用案例仍然稀少。因此,DeepMotion希望以推出低成本模组的方式,推动行业先把高精地图用起来,一方面,这能够为DeepMotion提供营收;另一方面,下游客户的反馈,也是推动高精度地图进一步完善。

而在一定的精度范围内,DeepMotion的这一方案具有明显的成本优势,这也是高精地图图商乐于见到的。目前,已经有图商与DeepMotion达成了合作。一旦DeepMotion的方案被采用,那么它就成为了地图巨头们的高精地图技术供应商。

当然,DeepMotion对其他需求也会及时响应,比如,如果客户对传感器有冗余要求,DeepMotion的软硬件框架支持加装低线束的激光雷达,对提高地图精度和应对摄像头无法工作的场景,都有更好的效果。

三、高精地图落地,先瞄准四大领域

眼下,高精地图行业有两大趋势,一是应用AI,提高制图自动化水平;二是采用众包的模式,让大量的第三方汽车成为高精地图数据的采集车。而蔡锐认为,高精地图的众包模式需要的是一个数据闭环,车辆不仅要采集、上传数据,同时也要使用数据。

但如上文所述,一方面高精度地图应用的成本较高;另一方面,行业中一个根深蒂固的观点是——只有高等级自动驾驶的车辆,才对高精度地图有刚需。这两个难题,限制了高精度地图的普及。

DeepMotion此前着力打造的低成本方案,解决了第一个问题;而今年以来,DeepMotion则在解决第二个问题,让专业的高精度地图走向更多使用场景。

蔡锐告诉车东西,高精地图的用武之地远比预想中广阔。眼下,DeepMotion正在准备落地的,就有四大场景——AR导航、AVP自主泊车、无人商用车、高速路/快速路自动驾驶(High Way Pilot)。

首先,眼下开始出现的AR Driving,通常会在风挡或者液晶屏上显示出实时的道路景象,并在道路上叠加转向或者直行等箭头图案来导航。而传统的基于GPS的导航信息通常会有延迟,难以和实时的道路保持高度一致。而使用拥有高精度定位能力和高精度道路信息的高精地图后,AR导航只需要和高精地图进行比对,就能轻易获知车辆的准确位置和周边道路的详细信息,从而给出显示效果更完美的AR导航效果。

高精地图价格屠夫! 用几个摄像头帮无人车上路

AR导航,需要高精度地图配合才有更好体验

其次,自动驾驶中的AVP自主泊车功能,正在成为开发热点。自主泊车主要适用场景是停车场,环境复杂,离不开高精地图的辅助。而大图商对停车场尤其是地下停车场,并没有制作高精地图的计划。此时,DeepMoiton的高精度地图制作技术,在这里也有了用武之地。

同时,先于乘用车,当下有大量商用车开始配置园区或者低速物流的自动驾驶方案。这些车辆通常是无人驾驶,因此也离不开高精地图的支持。而DeepMotion,可以在其中提供一套低成本的高精地图采集使用方案。

最后,国内的多家整车厂,已经在规划像凯迪拉克CT6那样,借助高精度地图实现高速场景的自动驾驶,最早2021-2022年,就会投入使用。这一趋势,将创造大量的高精度地图需求,而目前车厂已经在测试各家的技术方案,DeepMotion也不例外。

高精地图价格屠夫! 用几个摄像头帮无人车上路

DeepMotion立交桥高精地图样例

蔡锐告诉车东西,在上述每个领域中,DeepMotion都选择了核心的合作伙伴,一同论证落地方案的细节。

结语:快速成长的高精地图新军

DeepMotion自去年7月成立以来,到现在也不过才1年2个月,但这家微软背景的高精地图公司,在地图这样一个“慢热”的行业中,展现出了极快的发展速度,不仅拿出了解决方案,而且已经逐渐走上了商业化的道路。

一方面,团队先天的技术背景带来的快速发展的基础;另一方面,DeepMotion也在积极寻找高精地图的落地机会。。而在他们眼前,价值百亿的高精度地图行业正在蓄势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