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东西(公众号:chedongxi)
文 | Origin

11月1日,深圳,对轻型柴油车的国六排放标准正式生效,海南国六标准正式推行,地表最严苛的汽车排放法规降临了。

明年1月1日起,北京、成都、广州、天津等大城市,河南河北山东等省,国六标准也将正式实施。

原本,分为两个阶段的国六标准要2020年、2023年才开始实施,如今,排放法规生效时间大幅度提前,车企经销商甚至消费者,都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车东西回溯国六标准的制定历史以及实施提前的原因影响,发现国六标准的大范围提前实施,无异于又一阵政府吹响的新能源车发展的冲锋号。

一、提前4年杀至 史上最严排放法规到来!

2016年12月23日,环境保护部、国家质检总局联合发布红头文件《轻型汽车污染物排放限值及测量方法(中国第六阶段)》,给出了传说中的“国六”排放要求与实施时间。

国六提前5年生效!燃油车懵了,电动车起飞

在这份文件中,中国政府将汽车的国六排放法规分为a、b两个阶段,分别计划在2020年、2023年全面实施。其中,a阶段比b阶段的要求稍低,相当于是排放标准从国五走到“真国六”的过渡期标准。

不过,最终要实施的国六b,规定轻型汽油车的一氧化碳排放不高于0.5克,氮氢化物排放量不高于0.035克,颗粒物排放量不高于0.003克。而以严苛著称、把欧洲车企逼得不惜排放造假的“欧六”标准,规定家用轿车每公里一氧化碳排放不高于1克,氮氧化物不高于0.06克,颗粒物不高于0.005克。

国六提前5年生效!燃油车懵了,电动车起飞

国六的上述每项排放指标,比欧六足足严格了40%-50%。因此,国六收获了一项殊荣——史上最严汽车排放标准。

2017年,乘用车的国五标准开始在全国范围内正式实施,留给车企应对升级国六排放的缓冲期有三年。并且,由于国六a相较于国五在主要排放指标上只收紧了20%,普通乘用车主机厂的压力还不算大。

然而,在两年前的《轻型汽车污染物排放限值及测量方法(中国第六阶段)》中,主管部门埋了个伏笔,对大气环境管理有特殊需求的重点区域可以根据自身条件提前实施国六排放限值。”

进入2018年,对国六排放标准的推行时间表画风突变。

2018年3月,深圳政府放出风,希望提前到今年对轻型柴油车执行国六标准,并征求社会意见。有业内人士分析称,此举是“定向打击”高排放的柴油皮卡等车型。

其实,在深圳之前,曾有声音称北京市将绕过国六a阶段,直接在2020年让所有车辆直上国六b标准。

今年6月,海南政府趁着总书记宣布海南全面开放的热点,发文将国六实施时间提前到11月1日。

显然,三地政府对防污法规的消息很灵通,对地区承担的污染治理重任认识也很充分。

2018年7月3日,国务院颁布《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明确要求“重点区域、珠三角地区、成渝地区提前实施国六排放标准。”此前部委制定的2020年、2023年的国六时间表,对这些地区的适用性正式被国务院文件排除,一批“国六排头兵”被遴选出来。

被点名的地区随即行动。北京市委7月14日率先发文,确认2020年直接实施国六b。接着是成都、广州,两地分别明确将在明年1月1日、3月1日执行国六a、国六b标准。

国务院下属部委也立马制定新的文件。8月,生态环境部印发《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8-2019年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行动方案》(征求意见稿),表明“自2019年1月1日起,北京、天津、河北、山东、河南省(市)提前实施轻型汽车国六排放标准。”

各地文件齐飞,昭告国六时代将提前到来。

在所有城市中,政策激进的深圳显得尤为抢镜——深圳不仅在今年11月1日就推行柴油车国六b,而且更明确2019年1月1日所有轻型车辆都必须符合国六b标准。如果以所有轻型车辆都实施国六b标准的时间计算,深圳整整将下一代排放标准的实施时间提前了4年!从2017年开始在深圳推行的国五,则成了“国内最短命汽车排放标准”,仅仅在当地生效两年。

深圳的激进与当地推广新能源车的力度不无关系。比亚迪坐镇的深圳,在今年10月正式实现了出租车全面电动化。而深圳大力推广国六背后,比亚迪被认为将成为政策的大赢家。

国六提前5年生效!燃油车懵了,电动车起飞

二、燃油车再受重创 车企经销商消费者三方观望

在比亚迪得意之时,倚重燃油车的车企们似乎则迎来了一个至暗时刻。

各地的国六政策中,有一条致命的要求——国六正式实施之后,排放标准仅符合国五标准的车型将无法注册登记、转迁,这意味着国五及国四、国三车辆将无法进入新车市场,二手车交易也将遭受重创。在国六标准几乎全面提前的大背景下,车企如果不迅速转入对国六车型的生产,那不啻于自掘坟墓。

而环保部的公示信息显示,车企似乎还没有完全做好准备:

截至2018年11月08日,共有45家企业627个车型(940个信息公开编号)进行了国六环保信息公开,总计353093辆车。其中,国内生产企业34家、432个车型、300972辆,国外生产企业11家、195个车型、52121辆;轻型汽油车企业32家、595个车型、349939辆,轻型混合动力车企业13家、32个车型、3154辆。

尴尬的是,不少车企打榜冲销量的新车,比如捷豹E-Pace、雪铁龙云逸、名爵HS,目前的车型都是国五标准。国五标准的车,仍然是目前市场上的主流。国六提前5年生效!燃油车懵了,电动车起飞

传统车企的人士向车东西分析,除了此前国六2020年与2023年时间表带来的错误预判,车辆升级国六要付出的成本是让车企左右为难的重要原因。一辆轻型车要升级至国六标准,需要付出的成本从约1000元-4000元不等(汽油车比柴油车便宜、排量越小越便宜)。对薄利多销的车企来说,这不是一笔小钱。

此前据日经中文网的统计,国内以盈利能力著称的吉利,其每台车的利润在2017年也不过1万元左右。今年下半年,国内车市持续下行,车企盈利压力扩大,升级国六需要付出的额外成本更是让情况雪上加霜。自己先扛下这数千元成本还是产品涨价的形式转嫁给消费者(此举会影响产品市场竞争力),对车企来说是个艰难的抉择。

燃油车的经销商们,也陷入了焦虑。

多个省市明年初国五车辆便无法上牌,意味着今年底之前没有卖出的国五车辆只能转运到其他国六未实施的地区销售。而汽车经销商整体也已经在日趋惨淡的车市中利润下滑,国六标准对国五车市场的打击让他们焦头烂额。

为了清库存、保业绩,经销商对国五车型的优惠已经开启。

而消费者,也因为国六标准的提前,对燃油车的态度有所改变。

车东西询问多位准备购车的消费者得知,他们预判国六推行前夕国五车型将降价优惠,此时是入手车辆的好时机。然而,国六标准限制国五车型迁转的政策,意味着国五的二手车,在上述提及的城市中将无法交易。一位二手车交易平台的主管使用了“灾难”,来形容国五燃油车将面临的打击。 

而一名名爵HS的潜在车主得知车是国五排放标准,思前想后,放弃了即刻购车的计划,原因是“开两年发现没法卖出去,怎么换车?”他的备选计划是等国六车型上市,或者看一看新能源车。

国六之声甚嚣尘上之时,国内车市的“金九银十”以持续的销量下滑告终。今年1-10月,中国汽车产销分别完成2282.6万辆和2287.1万辆。同比下降0.4%、0.1%。自六月开始,国内汽车产销迎来四连跌,跌的全是燃油车。

在国内车市由增量市场进入更加残酷的存量市场竞争时,新能源车正在逐步蚕食燃油车的份额。而国六标准的提前推行,无疑是助长新能源车火热的一场东风。

三、国六再添一把火 新能源车月销量破13万台

与车市整体的下跌趋势形成鲜明对比,1-10月,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完成87.9万辆和86万辆,同比分别增长70%和75.6%。在10月,国内新能源车销量达到13.8万台,其中乘用车销量11.2万台,双双突破历史记录。国内新能源车2018全年销量超过100万辆的目标基本没有压力,有行业人士预计乐观数字甚至能达到120万台。

一位传统车企的产品规划经理向车东西表示,新能源车产销量的快速增长与排放法规的收紧不无关系。

一方面,国六带来的技术难度和成本的提升配合补贴政策,将一些车企早早推向新能源车尤其是纯电动车生产,纯电动车的产品力尤其是续航里程已经大大提升。

今年,国内的主流电动车型续航里程开始“300公里保底,400公里平均”,并且,一部分国产车型开始向特斯拉树立的500公里续航里程标杆发起冲击。广州车展上,将有“最大续航里程600公里”的车型出现。

国六提前5年生效!燃油车懵了,电动车起飞

比亚迪唐,其纯电版本NEDC续航将达到500公里

另一方面,国六对前代标准燃油车的种种限制,已经切实影响到了消费者对燃油车和新能源车的选择意愿。以国六政策最激进的深圳为例,比亚迪的纯电动小型SUV,比亚迪元EV,已经成为了比亚迪销量第二高的新能源车,从最初的月销量不过2000台,到10月销量超过5000台。其销量快速增长的时期,也是深圳表明国六排放政策将提前的时期。

事实上,国六确实是中国政府大力推动新能源车组合拳中的重要一招。在2016年的《轻型汽车污染物排放限值及测量方法(中国第六阶段)》中,白纸黑字写着,“(国六标准)在我国汽车产能过剩的背景下,可以起到淘汰落后产能、引领产业升级的作用。”

国六标准,不仅是保护环境的天然需求,也是中国政府给国内车企出的一道选择题——要么造出排放技术匹敌国外车企的车辆,要么换个赛道,造新能源车,尤其是电动车。

而国内代表新能源车主管部门的一位关键人物,全国清洁汽车行动协调领导小组专家组组长王禀刚,今年在杭州湾龙湾论坛上已经“预警”。在那场不怎么被业界重视的论坛上,他表示——

在经济上扶持退坡乃至消除后,治理大气污染的环保诉求将成为后补贴时代推广新能源车的重要推手。

国六提前5年生效!燃油车懵了,电动车起飞

王秉刚

最近,2019年新能源车补贴将退坡40%的消息传开,加之2020年补贴将全面退出,汽车圈对新能源车发展的内生动力产生了质疑,认为补贴退坡后,国内燃油车将“卷土重来”,压制新能源车的增长势头。

而提前了四年的国六标准,则赶在新能源车补贴退坡之前,给燃油车加了一道排放关,变相地提升了新能源车的市场竞争力。

就在上周,中国汽车产业的智库之一——中国汽车工程学会的年会在上海召开,会上发布了《汽车产业中长期发展规划》,明确到2025年,我国新能源汽车年销量要达到700万台。

而上述传统车企人士告诉车东西,据他所知,已经有多家车企调高了新能源车的排产计划。

结语:产业机遇倒向新能源车

在车东西看来,排放法规与新能源车补贴,都属于中国政府扶持国内新能源车产业发展政策工具箱的一部分。原本,国六排放标准与新能源车补贴政策是前后衔接——新能源车补贴退坡后国六跟上,为新能源车产业的发展形成持续的推动力。

但2016年敲定的国六政策时间表,在持续变动的产业大环境下不再适用。

如今,中国汽车产业进一步开放,国内车市进入存量市场,国内车企燃油车业务承压再度加重。国六标准的提前,形象的表述是,政府不仅向车企亮出了上书“新能源车”的路标,还收窄了通向燃油车的路,只留“高手”进入。

政策再向新能源车发展打上一剂强心针,产业机会全面向新能源车倾斜。此次国内大面积上国六,释放的信号已经很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