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东西(公众号:chedongxi
| 晓寒

119日,国内商用货车龙头企业一汽解放推出哥伦布智慧物流开放计划,将与自动驾驶公司、车联网公司、电商公司、Tier1等合作伙伴一道,打造由无人驾驶汽车、 智能仓储等关键系统构成的智慧物流体系。

在发布会现场,创立于美国的中国创企智加科技(Plus.aiCEO刘万千上场代表自动驾驶公司演讲,并在现场展示了其与一汽解放联手打造的L4级无人驾驶货车。

解密:三次创业成功的斯坦福学霸,如何帮一汽造无人卡车?

▲右为智加科技CEO刘万千

一汽解放是国内商用货车的龙头,占据国内商用车近四分之一的市场份额。能够成为一汽解放的首批合作伙伴,在一定程度上证明了智加科技在商用车自动驾驶领域的技术实力。

此外,智加科技还是首批获得硅谷无人驾驶牌照和首批获得国内商用车路测牌照的企业,并获得了红杉、金沙江等知名投资机构和企业的投资。

就在一汽解放的哥伦布计划发布之前,车东西与智加科技CEO刘万千进行了深入交流,就智加科技的创业故事、公司发展现状、未来发展规划等关键问题也有更深入的了解。

一、斯坦福学霸组队创业 曾三次成功退出

与刘万千见面的时候距离一汽解放哥伦布计划发布还有数小时,但这时的他已经西装革履充满自信。刘万千身形瘦高、动作利索,虽然是个70后,但看起来至少比实际年龄小上10岁。

解密:三次创业成功的斯坦福学霸,如何帮一汽造无人卡车?

事实上,刘万千不仅看起来小,他从上学起就一直是班上年纪最小的同学。

13岁就考入北京航空航天大学,16岁拿到美国俄勒冈大学计算机硕士学位,硕士毕业后进入Silicon Graphics、惠普等企业,从事微处理器设计工作,干了几年后又考入全球顶尖理工院校斯坦福,拿到电子工程博士学位。

从求学经历来看,刘万千是个不折不扣的顶尖学霸,但他其实还是一个连续创业者,三次创业都成功退出。

读博期间,刘万千创办了一家软件服务公司并以1000万美金的价格售出。拿到博士学位后,他又进入全球一流的咨询公司麦肯锡,为波音等巨型企业提供战略和技术咨询服务。

作为一个从小就一路开挂的学霸,刘万千在上班工作之外,自然也有更大的目标和野心。

他在麦肯锡仅工作了两年后就再次离职,以CTO的身份在美国联合创办了RMG公司,与其他创始人一起,将RMG做成了全美最大的户外数字媒体公司,并于2011年在纳斯达克上市。

RMG上市后刘万千获得了一笔收入,同时也看到了移动互联网浪潮的兴起。

有投资人告诉他此时应该更加关注中国市场,于是刘万千就在2012年回国创立了一家移动互联网公司开发移动端游戏。据刘万千介绍,该公司做出的一款名为三国来了的游戏,在2013年还成为该细分领域中国区收入最高的游戏。

2015年,刘万千又将这个移动互联网公司售出后返回硅谷,第三次创业再次成功退出。

回到硅谷后,刘万千与自己的同学们开始看新的创业方向,刚好本次以深度学习为主要推动力的新一轮AI浪潮开始兴起,刘万千判定这就是新机会所在。

“AI与其他技术不同,主要得看其在具体产业的应用情况。在研究了一段后,我们锁定在了出行运输产业。刘万千这样向车东西说道,这是未来10年最有影响力,最有意义的事儿。

二、研发L4级商用车无人驾驶技术 已获中美测试牌照

2016年,在确定AI+交通产业是未来方向后,刘万千与自己在斯坦福的同学、前雅虎中国研究院院长郑皓在美国硅谷联合创办了自动驾驶公司智加科技,英文名为Plus.ai。

解密:三次创业成功的斯坦福学霸,如何帮一汽造无人卡车?

▲智加科技北美公司

刘万千此前曾在麦肯锡工作,这让他养成了对某个行业和技术领域进行深入观察与思考的能力。

在他看来,乘用车和商用车的自动驾驶技术都有很好的前景,但相比之下,以商用货车为基础承担国家经济命脉的干线物流体系,则更需要自动驾驶技术。

刘万千分析认为,国内目前约有1000万商用货车在从事物流运输,车上还有3000万司机。由于需要长时间、长距离驾驶,货车司机是一份极其危险且辛苦的职业。

有调查数据显示,有近4成的司机寻求转行,且只有4%的司机表示愿意让其下一代从事相同的职业。

此前都说自动驾驶技术会抢了司机饭碗,刘万千说道,但其实压根就是有车但没人开的问题。

基于这种行业观察,刘万千和智加科技最终选择了为商用车研发仓库到仓库的L4级别的无人驾驶技术。

解密:三次创业成功的斯坦福学霸,如何帮一汽造无人卡车?

▲智加科技的测试车在北美路试

201611月,智加科技完成自动驾驶系统调试并开始进行封闭测试。在仅仅4个月后的20173月,其就拿到美国加州车管所(DMV)颁布的第25张自动驾驶路测牌照,其前面只有百度、FFAutoX等三家中方背景公司。

与其他成立于美国的中方背景自动驾驶公司一样,智加科技也获得了众多中方资本和企业的关注。

成立以来,智加科技先后获得天使、A轮、A+轮共计三次融资,投资方包括红杉资本、金沙江创投、满帮集团等。

随后,智加科技也回到中国在北京和苏州两地设立了研发中心和测试基地,在中美两地吸收人才和资源来推动自家自动驾驶技术的发展。

解密:三次创业成功的斯坦福学霸,如何帮一汽造无人卡车?

▲智加科技北京办公室

据刘万千介绍,智加科技目前总计有近100名研发人员,中美两地人员结构比例大概为四比六,中方规模更大一些。

201811月,智加科技又获得由苏州省工信厅、公安厅等部门联合颁发的国内首张营运货车自动驾驶路测牌照。

三、采用中融合感知世界 依靠产业化实现技术落地

2018515日,Roadstar.ai宣布获得1.28亿美元融资,一举成为当时国内单笔融资规模最高的自动驾驶创企,吸引了大波关注,其主打的传感器前融合技术起到重要作用,也成为2018年自动驾驶领域的一个热词。

那么智加科技是否采用了前融合技术呢?

刘万千告诉车东西,像素集的前融合技术确实有其技术优势,例如增加了感知精度,但也存在不少挑战,例如其需要让毫米波雷达也输出点云数据、需要极强的计算能力,对传感器的标定也提出了更多要求。

在这种背景下,智加科技选择整合前融合和后融合技术的优势使用中融合技术,即也会在像素层级进行融合,但是只融合部分关键像素,同时也整合目标集的数据,最终再对外界进行感知。

解密:三次创业成功的斯坦福学霸,如何帮一汽造无人卡车?

▲智加科技无人驾驶货车的传感器

解密:三次创业成功的斯坦福学霸,如何帮一汽造无人卡车?

▲智加科技的测试车在北美路试

据介绍,智加科技的中融合技术已经在自家的测试车队搭载。目前,其在中美两地总计有近20台测试车,其中中国5台,其余都在美国。

刘万千透露,智加科技2017年在美国的总路测里程位列前五,此前统计出来的脱离数据为每几十英里干预一次,与当时的百度、安波福、Drive.ai等公司差不多在同一水平。

解密:三次创业成功的斯坦福学霸,如何帮一汽造无人卡车?

▲智加科技的测试车进行夜间测试

刘万千告诉车东西,其在2016年底创办智加科技时就判定,L4级的无人驾驶卡车会在2021年落地。

因此智加科技并不急着做一些Demo性质的试运营项目,而是坚持走产业化落地的路子,要实现大规模量产落地。

刘万千认为,L4级无人卡车的量产落地不仅仅是改装一台车那么简单,其还需要可量产的传感器

、计算芯片、整车,以及物流与电商平台支持,是一个系统化工程。

为此,智加科技正在与一汽解放、满帮等企业深度合作,以尽快推动无人驾驶卡车的产业化进程。

一汽解放是国内做大的商用车企业,占据超过四分之一的商用货车市场份额。

在智加科技、Tie1企业威伯科等产业链公司的帮助下,一汽解放已经打造出了具备完整线控系统且搭载有摄像头、毫米波雷达等传感器的智能货车J7,进而让智加科技等自动驾驶公司能够打造出无人驾驶货车。

解密:三次创业成功的斯坦福学霸,如何帮一汽造无人卡车?

▲智加科技基于一汽解放打造的无人驾驶货车

而当自动驾驶公司的软硬件系统足够成熟后,一汽解放就可以直接按照标准生产出量产本的无人驾驶货车。

有了无人驾驶货车后,还得让其跑起来运货才行。在这个层面,智加科技的投资方与合作方满帮集团则会发挥关键作用。

满帮集团是国内最大的车货匹配平台,平台上有超过520万辆货车在线寻找货运业务。所以满帮集团拥有包括车辆、货主、货物种类、货物流向等众多关键物流数据。

而与满帮集团达成深度战略合作后,相当于智加科技能够切实了解到国内干线物流体系的营运模式,才能开发出更加符合干线物流运输需求的无人驾驶货车。

此外,英伟达、苏宁、上汽、斯坦福大学等企业与机构也是智加科技的合作伙伴,智加科技还与苏宁在上海进行了无人货车试运营(如下图)。

解密:三次创业成功的斯坦福学霸,如何帮一汽造无人卡车?

▲智加科技与苏宁展开测试运营

事实上,一汽解放发布的哥伦布开智慧放物流平台也是推进商用车无人驾驶技术的产业化尝试,智加科技、满帮、京东、华为、博泰、英伟达等一系列公司都是其参与成员。

结语:一家低调的商用车无人驾驶技术公司

从时间来看,智加科技属于较早成立的玩家之一。但从声量与动作来看,这家公司着实要低调不少。但低调并不意味着没有进展。

智加科技从成立以来已经完成三轮融资,在中美两地建立起百人规模的研发团队,拿到中美两地的测试牌照,与一汽解放合作开发无人驾驶货车、与苏宁进行无人货车试运营等动作,都是其认真推动技术进展的具体表现。

经过数年发展,自动驾驶公司们已经来到了最具挑战的一个时点,一方面是资本都捂紧了自己的口袋,不再疯狂投资。另一方面,自动驾驶技术离落地还有一段时间,但各家公司目前又造血能力不足。

能够获得一定的资源,并且沉稳推动技术进步的玩家,才能真正走到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