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东西(公众号:chedongxi)

文 | Origin

这个2月,亚马逊在出行圈突然壕了起来。

2月7日,亚马逊领投硅谷自动驾驶初创公司Aurora 5.3亿美元,2月15日,亚马逊再度参投电动汽车初创公司Rivian8亿美元融资。

有全球首富贝索斯撑腰,亚马逊莫不是要将手从电商与云服务伸进出行行业?

车东西发现,实际上从2011年开始,贝索斯与他麾下的亚马逊,总共向交通出行领域10家公司进行了投资/收购,牵动的资本额度超过(包含其他投资方投资)20亿美元。

孙正义以千亿愿景基金支撑的出行梦早有耳闻,那么贝索斯构建的出行版图又如何?这位全球首富,在出行领域有着怎样的投资逻辑?

玩火箭投优步买无人车!贝索斯10年投出隐秘出行帝国

一、十年搞定十家公司 Uber首家获“提携”

2000年,贝索斯成立亚马逊。历经近20年,亚马逊成长为全球市值第二高的公司,市值一度突破万亿美元。

亚马逊也从一家纯粹的电商,变成了全球最大云服务商、全球第二大科技公司。

而贝索斯也凭借在亚马逊的大份额股权,成为了全球首富,身家一度高达1500亿美元。

亚马逊本身已经成为一个庞大的商业帝国,而在帝国版图中,如今成为所有企业追逐对象的交通出行行业,自然不可能被漏掉。

车东西查阅数据库发现,近十年来,贝索斯以亚马逊和其私人投资公司Bezos Expeditions为两大主体, 投资、收购了10家出行领域的公司。其中多数投资,是为了给亚马逊的业务提供助益,少数则似乎是贝索斯的个人兴趣使然。

2011年,卡兰尼克创办Uber势头正猛,势要改变传统的出租车行业。就在这一年,一家公司非公开地(后来被国外媒体披露)向Uber送去了3700万美元资金。此时的Uber还处在发展非常早期的阶段,融资刚刚到B轮,日后让卡兰尼克膨胀的谷歌3亿+美元融资,要到2013年才到来。

这家“秘密送钱”的公司,正是贝索斯名下的私人投资公司——Bezos Expeditions。以这次投资为肇始,未来的世界首富正式开始了他在交通出行领域的投资。

2012年,亚马逊收购3D地图制作服务商Upnext, 把手伸向了出行的基础工具,不仅为其快递网络提供支持,也为日后发展其他LBS(Location Based Service,基于地理位置的服务)业务打下了一些基础。

2014年3月,亚马逊在发展海外业务时,又向英国的快递配送服务商Yodel Delivery Network投资了1400万美元,获得了后者的小部分股权,以及与后者在英国进行业务合作的机会。

玩火箭投优步买无人车!贝索斯10年投出隐秘出行帝国

同年,亚马逊的投资脚步踏上欧洲大陆,收购了法国快递公司Colis Prive 25%股权(价格未披露),以利用法国本土公司的力量,来减少亚马逊在法国配送服务的成本。

2014年,亚马逊还干了另外一件事——推出了智能音箱echo。为了丰富echo的功能,打造一个智能生态,亚马逊还另外成立了一支投资基金,Alexa Fund,专门投资语音技术、服务方向的创业公司。

2015年3月,一家车联网公司Mojio获得了Alexa基金的投资。这家公司提供的服务是,通过后装设备,让一辆车快速获得联网能力,能够使用各种为汽车打造的软件和服务——其中就包括亚马逊专门开发的语音助手Alexa车载版本。

另一头,贝索斯的私人投资公司在2015年投资后来被成为“货运版Uber”的Convey—提供在线平台匹配货车司机与货主,相当于国内的满帮。Bezos Expeditions参与的这次融资还处在种子轮,加上其他投资者,一共只投了250万美元。但日后被苏斯又多次投资了这家公司,前景看好。

2017年,亚马逊又低调了收购了一家研发无人配送车的创业公司Dispatch,并在印度投资了一家共享巴士初创公司Shuttl。

加上今年2月投资的Aurora与Rivian,在交通出行领域,贝索斯和亚马逊的投资未尝败绩,6家被投公司全部成活。当然,亚马逊收购了10家公司中的4家,小样本量下,高成活率不足为奇。

但另外一方面这和贝索斯与亚马逊在出行领域的投资目的有着莫大的关系——在出行领域中,其投资举动通常为战略性的而非财务性的。用亚马逊的声誉与业务为被投公司背书乃至输血,保障了投资的成功率。

世界首富在出行领域的每一次投资,都是在为亚马逊扩大、夯实商业版图。

二、快递公司受宠 业务配合是关键

稍加观察便不难发现,贝索斯与亚马逊看上的这10家公司中,Yodel Delivery Network、Colis Prive、Dispatch3家公司的首要标签都是“快递”、“配送”。他们同亚马逊的电商业务直接构成了上下游的关系,有着紧密的配合。

这与阿里电商做大后,立马收购了一票快递公司的逻辑颇有些共通之处——进行垂直整合,优化配送服务,降低成本。

不过亚马逊作为一家更加国际化的公司,其投资活动中为“扩张海外业务”的目的更强。

比如亚马逊对法国快递公司Colis Prive的投资,背景就是当时法国的配送行业老大法国邮政(La Poste)是法国国有公司,而当时法国当局对亚马逊的“电商入侵”颇有微词,甚至有政府人士提议出台法律禁止在亚马逊上订货。

为了避免被国有背景的法国邮政卡脖子,亚马逊果断选择了投资民营背景的Colis Prive,利用后者在法国的快递渠道提供配送服务。事实证明,亚马逊与Colis Prive合作得很愉快。2016年,亚马逊在该公司的股权占比增至75%,成为大股东。

另外一方面,为了解决美国人力成本高企、末端配送繁琐的问题,亚马逊还直接买来了无人配送车的初创团队,这便是上文提到的Dispatch。

Dispatch原本是一家在加州的创业公司,创始人来自MIT等名校。这家2015年创办的公司早早打造出了一台半自动的物流配送车Carry,它长着三枚轮子,会自动避障,当时在美国引发了广泛关注。

但在2017年,这家公司却人间蒸发了,办公室搬空,公司被注销,高管不知去处。

后来,一名在Dispatch工作的工程师,在其领英账号中将其工作公司更新为亚马逊,人们才明白,原来是被亚马逊秘密收购了。

就在1个月前,亚马逊在美国西雅图的研究团队推出了无人配送车Scout,配有6个轮子,并且基本是全自动的。这意味着它和Dispatch的配送车有很大区别。

玩火箭投优步买无人车!贝索斯10年投出隐秘出行帝国

但根据外媒找到的相关文件,亚马逊其实在2015年就上马了无人配送车的项目,但一直不怎么受重视。但在Dispatch的团队加入亚马逊的时间点,无人配送车才真正被贝索斯认可。

因此,一定程度上可以认为,亚马逊对Dispatch的收购,加速了亚马逊无人配送车的到来。

如果把视野放宽一点,其实会发现亚马逊对非快递公司的投资/收购,也是为了和亚马逊的业务形成配合。

亚马逊Alexa基金2015年投资Mojio,实质就是希望借助后者在车联网端的业务,帮助Alexa语音助手进驻更多的汽车。

同年贝索斯投资Convoy,也是看到了货运版Uber,有补充亚马逊物流体系的可能性。

所以,亚马逊在出行圈的投资动作,基本是以亚马逊的自身电商、物流业务为圆心扩展开来,为打造一个更强的亚马逊电商而服务。

三、迎头赶上汽车电动化、自动化转型

而亚马逊最近在出行圈的投资活动,则是今年2月对Aurora与Rivian的投资了,两笔投资总计12.3亿美元,亚马逊在其中都是领投者。其中涉及的金额,超过了前8次投资活动的总和。

为何亚马逊突然之间手笔如此之大?

原因在于,汽车这一主要的交通工具,正在全面转型,其中,自动化与电动化的新技术趋势,有望大大降低让亚马逊颇为头疼的物流成本问题。

1、投资Aurora:用自动驾驶缓解司机少、司机贵难题

前面提到,亚马逊收购Dispatch过后,推出了用于末端无人配送的小车Scout。而在末端配送之前的物流,才是真正的成本大头。

美国由于公路发达,铁路系统发展相对滞后,因此绝大部分物流都依靠公路运输。

亚马逊由于自建物流体系,因此也拥有一支规模不小的物流车队,包括了长途运输车辆与派送车。

而在美国,一名卡车司机的平均薪资在4万美元左右。人力成本越高,建设一支自动驾驶物流车队的意愿就越强。对亚马逊来说,保有一支物流车队意味着高昂的人力成本。

根据亚马逊的财报,2018年其物流快递成本超过270亿美元。同时,亚马逊的车队还面临着美国职业司机人力短缺的问题。去年,为了应对超量的配送需求,亚马逊还聘请了数千名“临时司机”。

而自动驾驶技术逐渐走向商业化,给了亚马逊这一问题最优解。

2018年,多家自动驾驶公司的都开始了与传统的大型电商、零售企业进行合作,来打造自动驾驶物流体系。比如Waymo沃尔玛等等。

此前,亚马逊已经宣布了将打造几乎全程无人的智能供应系统,并组建了自己的自动驾驶研发团队。但亚马逊入局的动作显然有些晚,并且缺乏谷歌那样对自动驾驶研发十年的技术和经验积累。

而Aurora的三位联合创始人Chris Urmson、Sterling Anderson、Drew Bagnell曾经分别是谷歌、特斯拉、Uber自动驾驶项目的主要负责人,团队实力强大,此前直接拿下了大众的自动驾驶合作项目。

玩火箭投优步买无人车!贝索斯10年投出隐秘出行帝国

Aurora正在主攻的L4级自动驾驶,在技术成熟、成本降低后,可以移植到亚马逊物流车队的车辆上,帮助亚马逊解决司机人力成本高、人手不足的突出问题。

所以,亚马逊开年就急忙参与Aurora的5.3亿美元融资,其实是带着很强的战略需求。

2、投资Rivian:靠电动车降低物流成本

同样,上周末亚马逊参投电动汽车初创公司Rivian,也是带着同样的使命。

乍一看,Rivian的主力产品是偏向豪华的电动SUV与电动皮卡,看上去与亚马逊关系不大。

玩火箭投优步买无人车!贝索斯10年投出隐秘出行帝国

Rivian主力产品——电动皮卡

但是,如果看一下亚马逊用于配送的主力车型,便不难理解为何要投资这家公司。

去年,亚马逊为了应对增长的配送业务,宣布向奔驰购买2万辆V系列厢式车,主要用于城内配送。

玩火箭投优步买无人车!贝索斯10年投出隐秘出行帝国

这2万台车的零售价值一共为6.8亿美元(零售价3.4万美元一台,但亚马逊肯定能拿到较大折扣),更关键的是日后他们将产生高额的燃油以及保养、运营费用。

如果这些车全部是电动车的话,亚马逊日后保有车队的成本压力将得到缓解。因为电动车的电费与保养费用,相对燃油车(尤其是奔驰)来说要低一个数量级。

马斯克在宣传特斯拉的电动卡车时,就重点表示其产品在TCO(总拥有成本)表现要优于传统燃油车。

随着电池技术的进步与成本的降低,电动车在商用领域战胜燃油车的例子将更多。亚马逊显然看重了Rivian在这方面表现出来的潜力。

一种较为主流的分析是,亚马逊日后可以凭借对RIvian的投资,日后要求Rivian为其定制专用的电动物流车。

当然,亚马逊面对汽车新技术趋势的投资并不只落在自动化和电动化两个点上。对汽车的智能化,亚马逊就投资了Mojio来为Alexa上车、实现车内交互语音化。

对汽车的共享化,中美两大市场大局已定的情况下,亚马逊的目光瞄向了新兴市场——印度,在2018年领投了印度共享巴士服务商Shuttl 1100万美元。

只是亚马逊的投资逻辑还是很清楚——围绕电商这一主业,其投资才会产生最大的收益。

结语:另一种形态的出行布局

去年,车东西曾撰文起底了孙正义的出行帝国,现在再对比亚马逊的出行投资逻辑,可以发现两者有明显的不同。

软银作为一家投资机构化的企业,自身的电信业务其实算不得出色,有千亿美元愿景基金做底气的孙正义,无论是在投资额度还是在投资回报预期上,都相当大胆,动辄数十亿美元出色,赌的皆是“未来出行”。

亚马逊在出行领域上的投资,则几乎完全是服务于自身主业的,为的是解决电商业务发展中的成本、人力等问题,着眼于收购之后能与其业务配合,获得近期的收益。如此一看,孙正义在出行产业投资的格局确实比贝索斯更大。

但其实贝索斯对“出行”的探索早就“上了天”——迄今为止,贝索斯已经向其火箭(或者说太空旅行)初创公司蓝色起源注资超过5亿美元。全球首富管好自家公司的同时,也时刻关注着星辰大海。

玩火箭投优步买无人车!贝索斯10年投出隐秘出行帝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