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文 | 季瑜生

4月2日,基于支付宝刷脸支付技术的12台“蜻蜓”,悄然飞进香港,不仅在瞬间刮起了一阵行业的飓风,当晚#香港也能刷脸购物了#甚至一度爬上新浪微博热搜榜,热度超越了钢铁侠和美国队长。

对于行业而言,支付宝“蜻蜓”率先飞抵香港,不仅意味着刷脸支付在中国内地以外的商用落地,同时说明中国“智造”的刷脸支付技术也能“出境游”了。

在这场由刷脸技术引发的新一轮全球化移动支付前沿性新变革里,每快一步就多一分先机。支付宝刷脸支付入“港”,不仅在全球移动支付市场本就涟漪不断的水面上投下了一枚巨石,比老对手微信快人一步到达战争腹地,于支付宝而言,其重要意义不亚于一场诺曼底登陆。

拼技术、拼落地、拼推广,大战的气氛弥漫各处,在这场无声的战争中,技术是弹药,产品化能力是单兵素质,推广速度则考验着集群作战的综合能力,而刷脸支付入港,正是这场战争中诺曼底登陆的一役。

而透过这一角,我们看到的是一场关于线下支付,关于AI技术落地以及关于市场推广的生死竞速,以及一幕在国内两大互联网巨头之间延续近十年的奇袭与复仇。

一、刷脸支付入港记升级内地游客体验、提升商家收银效率

4月2日,一台名叫“蜻蜓”的支付宝刷脸机器飞入香港,立刻引发围观,甚至在国内冲上了微博的热搜,关于人工智能、关于移动支付,这些或新或老的名词,再一次随着产品的落地冲入人们的眼前。

从外观上看,这台机器不过iPad大小,似乎平平无奇,但实际使用起来却异常轻松。在香港国际机场1号客运大厅Duty Zero免税店里,智东西记者看到:顾客只要把脸对准摄像头,再输入手机号码就能立刻完成刷脸支付,全程不必掏出手机,更不必输入密码,即使老年人也不必担心学不会。

刷脸支付入港记:从马云开始的支付宝五年刷脸历史

据支付宝表示,此次共计有12台“蜻蜓”率先飞赴香港国际机场,在众多免税店中开启正式商用。

刷脸支付入港记:从马云开始的支付宝五年刷脸历史

在人流穿梭的香港国际机场1号客运大厅Duty Zero免税店,智东西看到收银台上就摆放着这样刷脸设备“蜻蜓”。

“连手机都不用拿出来,更加不担心没电!”首次在港尝鲜的武汉游客孙小姐说,自己在武汉曾在饮料机上体验过刷脸买水,但没想到今天在香港也能用刷脸支付,感到又酷又亲切。

而另一位初次体验刷脸支付的内地游客霍阿姨说:“来香港没想到到处都能用支付宝,根本不需要兑港币!临回去了又在机场尝鲜了一把刷脸付,也不怕忘记密码,回去也想多刷刷!”

而Duty Zero的收银员Amy则对“蜻蜓”带来的效率提升大为赞叹。“刷脸支付让顾客觉得很新鲜,我们也觉得速度超快!”

刷脸支付入港记:从马云开始的支付宝五年刷脸历史

作为一个的收银员,她基本可以做到将收银速度根据商品数量精确到秒级时速。她算了算,从前仅仅是支付这一环节,顾客从拿出手机、打开App、点到二维码差不多需要三十秒的时间,如果来免税店的进店人流量大时,经常会出现收银台前排起长队的情况,不仅收银员任务加重,对顾客的耐心也是一大挑战。

现在使用刷脸支付,用户只需对准屏幕看一眼再输手机号即可,环节从三个变成了两个,时间上则缩短了一半有余,无论是效率还是业绩都得到了很大提升。

刷脸支付入港记:从马云开始的支付宝五年刷脸历史

但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看似只是十二台机器被放到了香港,背后的软件普及度,技术成熟度,全球化竞争象征意味都是潜藏在这十二台小小机器水面之下的巨大冰山。

去年十一黄金周,“全球境外首批不带钱包出游地”排行榜出炉,作为国际客运吞吐量排前三的香港国际机场,在“全球十大移动支付机场”里则排到第一,这里热门商户里有九成都接入了支付宝。香港机场管理局零售体验总经理卢洁仪表示: “为了优化旅客的机场体验,我们一直致力采用不同的创新科技,打造香港国际机场成为智慧机场。”

而支付宝港澳台总经理李咏诗则认为:“支付宝一直致力于把香港打造成一座便捷的智慧城市,现在内地游客来香港就和平日在家出门一样,搭车购物都可以用支付宝付款、吃饭可以用扫码点餐,走到哪里只需一部手机。今天起,刷脸支付又先从机场开始,未来还会落地香港更多的其他场景。”

于行业而言,身处大湾区的香港一方面紧靠微信大本营却被支付宝抢了先,另一方面香港一般是诸多企业软件与产品出海时选择的首站,产品在香港落地,也就意味着全球化竞争被按下快进键。

二、“蜻蜓”五年始长成,最早做刷脸的支付宝,第一张就是马云脸

我们总是能很快的接受科技带来的巨变,以至于忘记了它背后漫长的进化史诗,对于刷脸支付这一技术来说,其实它的落地历史也不过短短一两年,但是许多身处大城市的用户就已经对它非常熟悉。

据2018年“双11购物狂欢节”的数据显示:“双11”当天消费者通过支付宝走指纹、刷脸完成支付的比例达到60.3%,相当于每10笔支付就有6笔。

另据中国支付清算协会的统计:2018年以来,人脸识别在手机解锁、身份验证、支付等方面广泛应用,并已成为国内主流趋势,目前85%的用户愿意使用刷脸支付等生物识别技术进行支付。尤其刷脸支付更是让支付方式又一次实现了“颠覆”,未来被业内普遍预测会呈现井喷式的增长。

但于支付宝而言,这项技术从筹备到飞抵香港,中间却是一段漫长的五年进化史诗。

早在2014年,在拥有了五年的眼纹、声纹、指纹等生物识别技术研发的基础上,支付宝内部正式开启了对刷脸支付背后最重要的人脸识别技术的探索。

到了2015年,支付宝的刷脸技术就在全球率先展开了商用,在德国汉诺威,借着马云的“面子“首次面世。在当年的德国汉诺威消费电子展上,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当着德国总理默克尔的面,首次用支付宝刷脸支付,花了20欧元上淘宝“淘”到一张老汉诺威的邮票送给组委会。这是人类历史上的首次“看脸买单”。

刷脸支付入港记:从马云开始的支付宝五年刷脸历史

与此同时,自2015年起,支付宝就率先将人脸识别技术应用于用户登录,这一技术先后用于实名认证、找回密码、支付风险校验等场景,据悉迄今已服务过数亿用户。

不过,期间尽管人脸识别已经有较多的公用应用场景,但刷脸支付一直迟迟未能投入商用,其难点在于支付环节的应用安全性要求更高、线下场景比线上场景更为复杂,以及公开环境、公共设备的挑战更大。

2017年9月1日,支付宝终于实现全球首次刷脸支付的商用,从杭州肯德基的KPro餐厅上线刷脸支付开始,打响了刷脸支付进入线下场景的第一枪。截至目前,全国已经有11个城市的23家肯德基门店支持刷脸支付。

不仅是在肯德基。如今在药店、超市、便利店等众多的线下零售场景,在全国有超过300个城市的超过百万消费者已经率先体验了支付宝刷脸支付的便捷,包括味多美、卜蜂莲花、红旗连锁、张仲景大药房、江西省人民医院等。

在粤港澳大湾区里,广深的卜蜂莲花等连锁超市里,刷脸已是日常支付方式之一。

刷脸支付入港记:从马云开始的支付宝五年刷脸历史

到2018年底,在京开业了20多年、拥有300多家门店的老牌面包房味多美也接入了支付宝刷脸支付,不过这次的硬件“主角”,已经变成了支付宝最新刷脸机具“蜻蜓”。

和之前的大型的饮料机刷脸、中型的点菜机刷脸相比,“蜻蜓”刷脸不过iPad大小,和让刷脸支付的设备成本降低了80%,让刷脸支付真正可以进入到面包房、菜市场、烟杂店等更小商户场景,大大提升了刷脸支付的普遍性。

从味多美门店实际使用效率看,“蜻蜓”让收银效率提升了60%,避免了高峰期用户排长队的老问题;而且由于这种体验效果本身比较炫酷高科技,也吸引年轻顾客群体增长了50%-60%。

相比前代刷脸设备,“蜻蜓”完成了更小巧、更便宜、即插即用三大进化,也正是因为这些特性,蜻蜓正式开启了人脸识别落地的新纪元。

三、刷脸支付进入起跑冲刺,这是微信与支付宝之间的奇袭与复仇

人脸识别到人脸支付为什么这么难?

据蚂蚁金服资深算法专家李亮透露,最开始支付宝想做刷脸技术还是因为世界网上业务需求。比如,作为中国的首家“云”上银行,网商银行在用户开户问题上,因为没有线下实体网点来当面核实,就必须得想出一个办法来解决线上身份核验的问题,当时在对市面上主流的未来生物识别技术几乎全都试过一遍后,最后人脸识别胜出。从2014年开始,支付宝开启了与旷视科技的前期合作,搭建起了中国最初的人脸识别的产品形态。

但后来到了线下时代,更大挑战来了,因为线下与线上的区别不仅仅是场景的不同,这中间的技术难点、产品逻辑几乎也是天差地别。简单来说,在线上核身时,在用户已经登录的情况下,人脸比对所使用的技术是1:1,算法只需判断镜头前的人脸是不是账号对应的人脸。但是到了线下,算法则要根据镜头前的人脸来猜他在茫茫十几亿人脸库中对应的是谁。

为了避免“撞脸”,就需要进一步缩小比对范围,所以在目前的刷脸支付中,在刷脸的同时还会请用户配合上输入手机号码,相当于从大海捞针变成了江河捞针。与此同时,从我是否是我,到我到底是谁,还需要镜头够捕捉更多的人脸细节,让算法对更多的特征进行识别。

当前,支付宝的刷脸支付具备金融级的安全性。与市面上众多采用2D人脸识别技术的应用不同,支付宝的“刷脸支付”采用的是3D人脸识别技术,通过软硬件的结合,由智能算法与风控体系来综合保证准确性和安全性,目前识别的准确率高达99.99%。

因此在线下刷脸中,最直观的硬件变化就是在刷脸设备当中引入了3D摄像头,不仅可以捕捉平面的特征点,还可以对面部纵深信息形成捕捉,避免了浓妆、微整形对识别效果的影响,以及用照片、视频“骗照”的情况,这比市面上不少用2D摄像头也号称“刷脸”的技术强太多了。此外,到了最新一代刷脸小设备 “蜻蜓”里,还用上了活体识别等多个识别因素叠加,为支付提供多重保险。

而如果仔细思考刷脸支付的推出推出,你会发现刷脸支付的竞争不仅是持续多年的二维码大战的升级版,而且于支付宝而言率先推出可商用的产品不仅是宣告技术的成熟与产品化能力,落地香港更是对老对手微信的一次奇袭。

曾几何时,微信支付凭借着春节红包攻势以及微信的高频特性在移动支付市场在一两年而定事件中完成了从零星市场份额到市场老二的飞跃,甚至一度紧追支付宝。

据最新易观报告显示,在刚刚过去的2018年第四季度,中国第三方支付移动支付市场交易规模达47.2万亿元人民币,环比升高7.78%,支付宝与腾讯金融两家独大,占据了92.65%的市场份额。其中,支付宝遥遥领先占到53.78%,腾讯金融(含微信支付)占到38.87%,其他百度钱包、苏宁金融等则合计不过7.35%。

刷脸支付入港记:从马云开始的支付宝五年刷脸历史

但是刷脸支付的推出不仅不依靠任何高频软件的打开,甚至不需要用户拿出手机,而当手机都不再需要,高频也就无从谈起。

不过作为移动支付市场上一块不可多得的肥肉,入局者当然不止支付宝一家。而随着刷脸成为潮流,市面上号称能做刷脸的就多起来了,不过在纷繁的真假跟风背后,最有看点的还是两家老对手的竞争。

在支付宝推出“蜻蜓”仅仅四个月后,微信就紧随之后推出了自家的刷脸产品——青蛙。巧合的是,两个老对头之间的产品,无论是从定价、技术还是外形都十分酷似。价格上,“蜻蜓”先出了2688元的市场指导价,“青蛙”一分不差;外形上,差不多两者都是iPad大小;名字上,微信玩起了取名梗,“青蛙”不仅与微信一贯的图标颜色相同,野心看起来也似乎不小,想要直接吃掉“蜻蜓”。

刷脸支付入港记:从马云开始的支付宝五年刷脸历史

而从外形、技术基础各方面来看,两家的产品也几乎相差无几。从技术储备看, “蜻蜓”背靠拥有多年生物识别经验的支付宝,“青蛙”则有擅长图像识别与技术的腾讯优图——即插即用,利用深度学习能力,可以让高频用户不输手机号码就能刷脸支付,这点上两家大同小异。

刷脸支付入港记:从马云开始的支付宝五年刷脸历史

在旷日持久的移动支付大战中,尤其进入新的技术周期中,抢先比金子还可贵,毕竟补贴、快速迭代、先入为主,一向是互联网大战中永恒的真理;而产品落地、技术储备、产业结盟则决定了生态稳固程度。

在产业结盟上,3D光技术都是两家最新刷脸产品中的主打概念,在和上游核心的3D摄像头厂家合作中,支付宝的伙伴是奥比中光(研发出了国内首颗3D感知芯片MX400),微信合作的是华捷艾米(据称正在紧密筹备登录科创板)。尤其前者还有技术迭代的过程:2017年支付宝在杭州肯德基KPRO餐厅的支付宝刷脸支付机具上,配备的是3D红外深度摄像头;到了去年12月支付宝发布“蜻蜓”时,就已经升级搭配业界领先的3D结构光摄像头。

更关键的是到市场覆盖上,支付宝的先发优势越发明显。一方面,“蜻蜓”们的“圈地运动”已经形成,从大型的饮料机刷脸、中型的点菜机,小到烟杂店、小菜场也能用的“蜻蜓”,支付宝的刷脸支付超过内地300个城市,刷脸办事覆盖超过170个城市,大小产业链已经形成。而微信刷脸支付方面还没有切实的数据公布。

结语:刷脸支付飞入香港,巨头的全球化竞争按下加速键

纵观全程,我们不难发现,于支付宝而言,“蜻蜓”落地香港不亚于一场诺曼底登陆。而在历经五年技术研发以及市场抢滩之后,产品落地香港,这无论于支付宝本身还是行业内竞争对手与上下游伙伴而言都意味非凡。

而随着刷脸支付全球化大战开启,对手们与伙伴们是都否准备好了?

最后,我们借用一张信息图来简要回顾支付宝刷脸支付功能5年进阶史:

刷脸支付入港记:从马云开始的支付宝五年刷脸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