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编 | 年年

导语:英国量子计算科学家们在硅谷成立的PsiQ公司致力于在5年内制造出商用量子计算机,这是一个雄心勃勃的计划,但同时也为欧洲科技发展敲响了警钟。

智东西7月2日消息,英国一群知名量子计算科学家前往硅谷创业,成立了名为PsiQ的量子计算机公司,他们的目标是在5年内制造出商用量子计算机。

这件事给欧洲科技界敲响了警钟,事实上,近几年有44%的欧洲初创公司被美国公司收购,这给本来就日渐式微的欧洲科技界又蒙上了一层阴影。

一、PsiQ横空出世,量子计算或迎变革

英国一群知名的量子科学家已经悄悄前往硅谷并开办了一家新公司名为PsiQ,这家公司的目标是在5年内制造出实际可商用的量子计算机。

PsiQ是由布里斯托大学物理学家Jeremy O’Brien和伦敦帝国理工学院教授Terry Rudolph联合创立。Jeremy O’Brien是布里斯托大学量子光子学实验室主任,他在光学量子计算方面的贡献是演示了第一个光学量子逻辑门;Terry Rudolph教授是伦敦帝国理工学院量子物理学教授,其在量子物理学领域有深入研究。

LinkedIn上来看,PsiQ目前有50名雇员。布里斯托大学和伦敦帝国理工学院实验室的几名博士生也已经跟随研究人员前往美国的帕洛阿尔托,PsiQ在那里设立了研究站。

目前PsiQ已经得到了ARM与Playground Global的投资,后者是一家是由安卓之父Andy Rubin成立的风险投资公司。

PsiQ的首席运营官Stu Aaron是硅谷知名投资公司Khosla Ventures的早期合伙人,他曾经服务过至少5家加利福尼亚的初创公司。

“目前公司正在增强自己的工程专业知识与能力,以开始构建一台可以进行工作的机器。”创始人Mr O’Brien说到。

“我们的员工来自于各式各样的行业——系统工程,半导体,光子学等”他说道,“我们正在尝试构建一台类似于普通计算机的量子计算机,而这正是位于硅谷的优势”。

如果量子计算机能够批量制造,那么它就能够发挥规模效应,从而为突破传统物理学边界提供指数增益。

波士顿咨询公司在2018年11月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量子计算的进步能够为密码学、化学、材料科学等领域带来巨变,也能够为物流业、制造业和金融能源等行业带来变革,更不用说人工智能和深度学习了。

不同于传统计算机的二进制和用0、1构成的比特,量子比特能够同时存在,通过将量子比特串联在一起,它们可以表示的状态数量呈指数增长,从而可以迅速计算出数百万种可能结果。

PsiQ对从事量子计算的每个团队采取了不同的科学方法,“当我们成立这家公司时,基于创始人60年的经验,我们对所有问题都采取了逆向的思考方式,我们决心将量子计算规模化、商业化,”Mr O’Brien说到。

PsiQ的量子计算机将用光子而不是电子编码信息。尽管IBM谷歌基于电子开发的小规模可运行量子计算机已经十分成功,但是这个方式其实从一开始就是有问题的,因为电子的特性将使得大规模的构建设备充满困难。

一位接近PsiQ的投资人说到,目前公司还有许多问题亟待解决。还存在“6、7个尖端科学问题需要攻克”,结果就是“他们可能比其他研究团队落后6到7年,这是一项很有希望的研究,他们研究的已经很早了。”

Mr Rudolph和Mr O’Brien已经研究光子几十年了,但是还在为创建一个最小的量子计算机双量子比特门而努力。

但Mr O’Brien说到,目前公司已经克服了一系列困难,“现在一切都处于最好的时候”。

“PsiQ有雄心发展基于光子量子比特的量子计算机,并计划在5年内推出第一批100万台量子比特产品,”BCG高级合伙人和前物理学家Philipp Gerbert写到。“当这个目标成为现实的时候,会是一个很大的突破。”

“我们没有成为企业家的雄心,我们之所以创办公司并搬到硅谷只是因为我们感到有责任把这项技术付诸现实,”Mr O’Brien说到,“这对于人类创建一个美好的未来来说是不可或缺的。”

二、PsiQ外流:敲响欧洲科技警钟

量子计算是目前最有可能带来里程碑式变革的高新技术,但是英国该领域知名科学家的离开还是引发了世界对该国发展量子计算能力的担忧。

这一消息是英国初创企业在科技周被表扬几周之后传出的,也正是在这个科技周期间英国总理特蕾莎梅承诺将提供1.5亿英镑专门用于开发量子计算的商业化应用。

这部分科学家前往硅谷的一个重要原因是需要资金。“故事就是英国最好的一部分东西正在向美国转移。”英国芯片设计公司ARM联合创始人Hermann Hauser说到,现在ARM公司已经被软银收购并成为了PsiQ的早期投资者。

“他们清楚的知道在欧洲他们很难拿到资金,所以他们去了硅谷,”他补充道。

但从Playground Global的投资记录来看,其最成功的两项投资最后都被出售给了亚马逊,所以PsiQ最后的命运也可能会成为某个大公司的一部分。

事实上,PsiQ不是第一个前往美国发展的欧洲公司,近几年许多欧洲初创公司都被美国尤其是硅谷的大型科技公司收购,英国的DeepMind公司、法国的Moodstocks公司和德国的Fayteq公司最后都被谷歌收购。

这样的事情每发生一起,欧洲在全球科技竞赛中的脚步就落后一步。根据咨询公司Mind the Bridge的数据,从2012-2016年间,有562家欧洲初创公司被美国公司收购,占到同期欧洲初创公司总数的44%。

欧洲的政府官员们却似乎不这么认为。法国政府官员们曾自豪地谈论谷歌和Facebook在巴黎的研究实验室,他们认为这些实验室帮助法国吸引了很多人才。法国数字经济会议副秘书长Cedric O曾表示,“只要不是关键技术,美国对法国创业公司的收购就‘没问题’”。

但是批评者认为,这样的观点是短视的,他们认为欧洲的工业政策制定者在考虑他们想要保护的行业时,仍在关注上个世纪的制造商,“相对于对机械工程公司的保护,法国和德国不如好好想想如果保护像DeepMind、Moodstocks和Fayteq这样的高科技企业”。

PsiQ代表一个潮流,那就是欧洲的人工智能、量子计算等高科技仍将向其他国家继续转移,直到欧洲的政策制定者们像对待传统制造业一样对待这些高科技。

如果他们不尽快醒悟,欧洲就会在科技竞争的道路上落后于世界前进的步伐。

结语:PsiQ是个例,也是趋势

一群英国科学家前往美国创业却引起如此大的关注,也从侧面说明了一些问题,缺乏资金和成长的土壤已经成为了欧洲科技发展过程中难以绕过的现实障碍。

如何留住自己的科学技术和人才,如何发展自己的高兴技术和产业,是摆在欧洲所有学者和政客面前的一道难题。

文章来源:Financial Times、Bloombe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