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编 | 韦世玮

导语:近日,韩国芯片制造商和供应商们正在努力规避日本政府的出口限制政策,以寻求代替品的方式将影响降低。

智东西7月9日消息,有韩国行业高管表示,由于韩国和日本双边外交纠纷的突然升级,韩国芯片制造商和日本化工供应商目前正忙于规避日本政府收紧的出口管制政策,以减轻该政策带来的影响。

自日本于7月1日宣布,将加强对出口到韩国用于制作芯片和智能手机等半导体材料的限制以来,日本与韩国之间的贸易纠纷持续引起了全球半导体等行业的关注。

目前,日韩两国的贸易纠纷仍在持续升级。

一、向日本之外寻求材料储备

上周,日本表示,将停止向韩国出口光刻胶、高纯度氟化氢和含氟聚酰亚胺三种原材料的优待,并要求出口商每次出货时都需向政府获取许可,其中获取许可时长大约需要90天。

值得一提的是,这三种材料在日本半导体材料市场中占主导地位。

其中,光刻胶主要用于将电路图案转移到半导体晶片上;高纯度氟化氢是芯片制造过程中的蚀刻气体;含氟聚酰亚胺则用于智能手机等显示屏的制造。

面对日本的这些限制,韩国半导体与显示技术协会负责人Park Jea-gun表示,三星和海力士正在寻求从中国内地或台湾等地,购买更多此类材料。

他还表示,这两个公司也将尝试寻找除了日本以外,是否还有其他国家公司的原材料有多余库存。

此外,SK证券(SK Securities)的分析师金永佑(Kim Young-woo)也表示,韩国芯片制造商已经向日本以外的工厂,以及供应商经营的合资企业派出销售团队,以保证原材料库存充足。

公司内部方面,三星目前正在评估一系列应急措施,以将日本限制措施对公司的影响降到最低。

据悉,三星母集团继承人、副董事长李在镕(Jay Y. Lee)将在这周日前往东京,但他将采取何种措施以及具体细节尚未得知。

目前,海力士拒绝置评。

二、短期内难以获取代替品

有专家分析称,其中一些材料,韩国最多仅拥有四个月的储备量。另外,在这三种材料中,高纯度氟化氢的毒性较高,光刻胶容易变质,这两类材料都十分不易储存。

虽然韩国的芯片制造商会从中国采购氢氟化物,可他们的大部份材料都依赖于日本进口。

尽管,目前尚未清楚日本究竟会在多大程度上减缓出口审批流程,以及是否会颁布全面禁令,但韩国芯片制造商们担心,这一局面可能会演变成一场全面爆发的危机。

面对这一事实,一位韩国芯片制造商的内部人士表示,他们无法在短时间内迅速从其他商店找到日本所限制的半导体材料,也很难获取购买渠道。

他还表示,即使他们找到了材料的代替品,也必须对代替品进行测试,以确保它的质量能够让芯片进行大量生产。

三、日本材料供应商的应急措施

上周,日本发出威胁,表示要将韩国从最低贸易限制国家”白名单“上除名,该举措可能会让韩国适用于芯片和智能手机等生产的材料受到限制。

在日本供应商中,JSR公司发言人表示,他认为公司可以从自己的比利时工厂中供应部分光刻胶。

东京Tokyo Ohka Kogyo的发言人表示,他们在韩国设有一家工厂,可以暂时向韩国客户供应光刻胶,但该工厂也必须从日本采购一些材料以生产光刻胶。因此,一旦该工厂目前的库存耗尽,出口限制的措施也将减缓它的供应。

此外,日本Stella Chemifa公司在韩国有一家合资工厂,能够向韩国客户提供高纯度氟化氢,但该公司在工厂能够满足多少客户需求的问题上拒绝置评。该公司估计,它目前控制着70%的高纯度氟化氢市场。

据日本媒体报道,日本生产的含氟聚酰亚胺约占世界总产量的90%。日本政府工作报告显示,日本生产的光刻胶也占据了全球光刻胶产量的90%。

韩国工业数据显示,今年1月至5月,韩国从日本总共进口了1.44亿美元的光刻胶、高纯度氟化氢和含氟聚酰亚胺。

四、先进芯片生产技术将受到阻碍

值得注意的是,日本对光刻胶的出口限制只针对一种高端光刻胶,它是极紫外光刻(EUV光刻)技术生产芯片时所需的。

对此,有分析师表示,这可能会阻碍三星利用这项芯片生产技术在制成工艺方面追赶它的竞争对手台积电。

韩国方面,该国正计划投资本国工业,实现自行开发光刻胶、高纯度氟化氢和含氟聚酰亚胺三种材料。但显而易见的是,在短期内除了日本的供应,韩国并没有那么容易找到其他的代替品。

野村证券(Nomura)分析师Shigeki Ozaki表示,对于这些高科技材料,韩国需要积累如何选择原材料,以适当的方式组合材料、控制温度等方面的知识。

结语:一场持久而深刻的供应链阵痛

日本此次针对半导体材料的出口限制,无疑会给韩国的半导体材料、芯片和智能手机等高科技产品的供应链带来不小打击。

在韩国公司和大多数供应商对这项限制措施采取各种缓解手段的同时,对韩国来说,这是一场持久而深刻的供应链阵痛,但也许也会为韩国国内工业生态的转向带来新的思考。

文章来源:路透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