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编| 李水青

导语:工人Dualeh说:“但我们是人类,而不是机器人。”

智东西7月17日消息,美国当地时间7月15日,亚马逊位于美国明尼苏达和德国配送中心的大批员工进行罢工抗议,呼吁 “打倒机器”和“别再克扣我们的工资”。

彼时正值亚马逊年度促销日Prime Day,亚马逊今年促销日延长至两天且物流配送的要求变高,这成为工人罢工的导火索。

亚马逊发言人Ashley Robinson说:“Prime Day是个黄金时段,所以我们知道我们的批评者,包括工会和一些政治家会借此炒作。工会为了获得更多的会费,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Robinson还在声明中表示,“抗议者正在散步错误的信息,误导大众。我们已经给了他们行业领先的薪酬,起价达到每小时15美元,还提供了福利和员工的安全工作场所。”

但是亚马逊工人认为,薪酬和福利并不是工人罢工的主要原因,问题的关键是“工作指标”。亚马逊的每项工作,包括分拣、打包等都有一定的指标要求。而随着仓库自动化的进程,这个工作指标要求越来越超过了工人的承受范围。

三年前,当装载员Mohamed开始在Shakopee订单运营中心工作时,她的装载速度指标是120件/小时,现在却达到280件/小时。据称他们曾经被允许每1000件物品出现一次错误,现在他们每2,200件允许一个错误。当他们犯错时,他们必须工作两倍才能使“指标反馈情况”恢复良好。

“如果你正在做更多的工作,那就会让你疲惫不堪,而且你更有可能犯错误。”22岁的Tyler Hamilton说, “你的质量会很差。而且你更容易受伤。”他们甚至不敢喝水,因为上厕所会使他们的速度不达标。工人Hatfield在“每晚数千箱”的工作压力下,患上了重复性压力损伤,她失去了工作,并且无法获得工人赔偿。据称,该中心的工人都害怕访问亚马逊的内部诊所,因为它被视为“扫地出门“的第一步。”

如果一名工人落后,他们会收到警告。Shakopee等多名工人表示,身边有很多工人在被警告了四次之后就被解雇了,并且这个过程感觉是自动的。“你是一个机器人,因为你正在和一个机器人一起工作,”工人Dualeh说,“但我们是人类,而不是机器人。”

亚马逊工人的罢工运动还引起了一些政界人士的关注和支持。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伊丽莎白·沃伦在推特上发文表示支持亚马逊工人维权;另一位候选人伯尼·桑德斯表示:“我坚决支持那些勇敢的亚马逊工人在他们的仓库中停止工作,支持他们摆脱不合理工作条件。”

文章来源:The Ver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