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东西(chedongxi)
编 | 六毛

导语:8月16日,奥利弗将接替科鲁格担任宝马新CEO。通过高层人员的调整,宝马希望能在自动驾驶、电动汽车的竞争中赶上它的对手。

车东西7月20日消息,根据彭博社报道,生产总监奥利弗将于 8月16日接任科鲁格担任宝马CEO一职。

按照合同,科鲁格本该任职到2020年4月。

10年来,宝马遭遇首次亏损,而提前上任的奥利弗即将面临的挑战之一就是如何整合宝马那暴躁的高层。以下是车东西对彭博社报道的编译。

一、宝马换帅 奥利弗提前接任科鲁格

生产总监奥利弗·齐普斯(Oliver Zipse)将接替科鲁格担任宝马的新CEO,通过高层人员的调整,宝马希望能在自动驾驶、电动汽车的竞争中赶上它的竞争对手。

2015年,49岁的哈尔罗德·科鲁格(Harald Krueger)出任宝马CEO一职。在为这家德国豪华车制造商努力掌舵四年后,科鲁格从宝马辞职。

在科鲁格任职期间,宝马的汽车销量一直被竞争对手奔驰甩在后面,而创新者的头衔也被迫让位给年轻的特斯拉

2019年8月16日,55岁的奥利弗将接管总部位于慕尼黑的宝马公司,接替本该任职到2020年4月的科鲁格。美国监事会会议召开后,宝马公司发言人选择对科鲁格的合同条款不予置评。

在一份声明中,董事长诺伯特·雷瑟夫(Norbert Reithofer)表示,奥利弗“随着奥是一位果断的战略性及分析型领导者,他成为宝马的首席执行官,将为宝马团队在重塑灵活性方面提供新鲜的动力。

二、老CEO加注燃油车 宝马丧失电动先发优势

宝马任命齐普斯,实际上是延续了选择领导者的一贯套路,即培养对大规模组装高档汽车的环节十分精通的领导者。此前,齐普斯的职位是宝马生产总监,科鲁格及董事长雷瑟夫也曾担任这一职位。

问题在于,在一直变化的技术及客户习惯不断重写汽车行业游戏规则的当下,高精度制造所必备的操作技能,能否对齐普斯有所帮助。宝马发家于高速公路驾驶领域,但随着交通变得越来越电动化、车主可选的替代方案成倍增加,宝马的未来还是充满挑战。

Evercore在一份研究报告中显示,齐普斯保持低调的公众形象,在宝马之外也并不出名,但他被提升首席执行似乎是宝马的一次谨慎的决定。“提名管理团队中一名久经考验的成员,说明宝马选择了稳定、连续的战略道路。在极度动荡和不可预测的世界里,这可能是一个明智的决定。”

在科鲁格担任CEO期间,宝马很大程度上坚持用常规方法提高新车销量,比如宝马推出了全新宝马x7和宝马8系车型,即使这些车依然受到消费者的追捧,但“油老虎”的配置使它们越来越难满足日益严格的环境法规。

在科鲁格领导下的宝马,对待电动车的态度也变得更加犹豫。它浪费了2013年就推出i3的先发优势,i3基于创新的碳纤维框架。它的下一款电动车将是Mini及宝马X3的变种版本。

即使采用了谨慎的做法,花费在研发上的支出也导致了宝马盈利能力的下降。

宝马公布全新CEO人选 提前4月上任 曾在宝马工作28年

▲ 齐普斯的个人经历

三、10年来首次亏损 齐普斯面临挑战

在汽车价格暴跌、贸易战余波和被指控存在法律问题的背景下,宝马于第一季度出现了10年来的首次亏损。今年5月,宝马公布了12亿欧元(135亿美元)的成本节约计划,并表示今年将不再增加员工的人数。

齐普斯曾任宝马的生产总监,是拥有28年的宝马工作经验的老手,他曾支持一款制造系统,该系统支持混种类车型的生产,也就是说,既能够生产电动、混合动力汽车,也能够生产传统的汽车。

允许电动、混合动力以及传统汽车能够使用相同的产品线,从而使生产在需求不确定的背景下更加具有灵活性。

2015年,齐普斯加入宝马最高管理层,接替科鲁格担任生产总监。在此之前,他负责宝马的产品战略以及监督该公司在牛津的Mini工厂。

和他在宝马高层的许多同行不一样,齐普斯在国外进行了自己的学业,上世纪80年代,齐普斯在犹他大学学习计算机科学及数学课程。1991年作为实习生加入宝马之前,齐普斯获得达姆施塔特技术大学的机械工程学位。

上任后,齐普斯面临的主要挑战之一,是如何整合宝马那暴躁的高层。尽管该公司近年来与竞争对手戴姆勒股份公司(Daimler AG)进行了更深入的合作,但董事会的紧张局势还是拖缓了决策过程,这也是克鲁格提前离职的一个因素。

文章来源:Bloombe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