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东西(公众号:chedongxi)
文 | Bear

近日,宝马戴姆勒福特日产、三菱等车企巨头纷纷公布了2019年最近一个季度的财报,传统车企巨头净利润均呈现断崖式下滑,福特、日产、三菱等公司净利润下滑超过80%,宝马与戴姆勒两家德系车企巨头更是出现近十年以来的首次亏损。这些传统车企在整个汽车市场都占有着巨大的份额,此次集体利润“跳水”,反映出汽车市场正在进入寒冬。

头部车企家大业大,尚且能够依靠调整利润结构、节省多余的开支来降低成本,度过“寒冬”。但对于没有自我造血能力的新造车公司来说,这一个“冬天”相对来说会难熬很多。市场环境的下行让投资环境进入冷却,众多依赖融资进行产品开发与制造的新造车公司出现了资金危机,情况最危急的新造车公司已经逐渐出现了裁员、欠薪、拖欠供应商货款等乱象。从今年1月开始,这股乱象就已经蔓延开来,长江拜腾前途云度、绿驰、金康、知豆、博郡等共计12家造车新势力都被卷入其中。

新造车公司洗牌加速!裁员、欠薪事件频发

▲动荡中的造车新势力一览表

然而将时间回拨几年,市场的情况却是大不相同的。2016年以来,汽车新四化的浪潮越发汹涌,国内掀起了一股新造车热潮,互联网公司、传统车企、通信集团纷纷涉足新能源汽车产业。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2019年期间,国内累计诞生了近500家造车新势力。车市的增长给了这些公司蒙眼狂奔的信心,到2018年底,国内所有造车新势力规划新能源汽车产能之和达到了2000万台。

但当市场出现下行,造车新势力与资本们回归理性,却发现国内的汽车市场完全无法消化这样庞大的新能源汽车产能。以这样的趋势发展,部分发展滞后,尚无自我造血能力的造车新势力将会很快被淘汰。

与此同时,随着国内自主品牌、国外豪华品牌以及合资品牌纯电动车的面世,许多新造车公司的产品还未上市就已落后于主流产品,再加上自燃等质量问题,投资机构对造车新势力的热情也已经逐渐冷却。蔚来与特斯拉的市值下跌已经佐证了这一点,而今年国内新能源产业风投融资的下降幅度也超过了85%。上述现象说明,新造车公司的洗牌之日,已经加速到来。

一、长江汽车欠薪 多家新造车公司发不出工资

造车新势力的洗牌从乱象开始,长江汽车的案例虽然不是此次造车新势力乱象的起源,但却是颇具代表性的一例。

根据第一财经报道,杭州长江汽车从今年2月起就出现了大面积欠薪的现象,当时受到影响的主要是办公室员工,而到三月份,车间制造工人的工资也出现了拖欠现象。

已经离职的杭州长江汽车工作人员向媒体透露,到其5月份离职时,杭州长江汽车已经拖欠了2、3、4三个月的工资与2018年的年终奖。

母公司资金链紧张,旗下子公司的日子自然也不好过。杭州长江汽车旗下的贵州长江汽车、成都长江汽车到今年7月为止,也拖欠了员工三个月的工资与2018年的年终奖。

新造车公司洗牌加速!裁员、欠薪事件频发

▲杭州长江汽车有限公司

在7月1日员工围堵公司之后,贵州长江汽车发放了拖欠员工的3-5月的工资,年终奖的消息依然没有。而到了7月发工资时,贵州长江汽车又拖欠了员工6月的工资。

对比杭州长江汽车与贵州长江汽车,长江汽车重庆创新中心似乎更“缺钱”。今年5月底,长江汽车重庆创新中心没有及时续交办公地点的租金,该公司通知员工回家办公,每天提交工作日志。

据了解,长江汽车重庆创新中心从今年3月开始也拖欠了员工的工资,不过在5月和6月,该研发中心分别向员工发放了4000元和2000元的生活补助金。

需要注意的是,虽然如今面临着资金的困境,但这家公司在转型之初曾经得到过香港首富李嘉诚的支持,一度风光无限。

2013年,五龙电动车注资重组了杭州长江客车有限公司,并将其更名为杭州长江汽车有限公司,为其规划了10万辆产能的新能源汽车生产车间。

而当时,五龙汽车的背后则有着香港首富李嘉诚的身影,他从2010年开始投资五龙电动车,以0.73港元的价格,将五龙电动车4亿股股份收入囊中。在随后的五年里,李嘉诚持续增持五龙电动车股份,2015年,他又以0.46港元每股的价格购入了7.43亿股五龙电动车股份。此时,李嘉诚已累计购入五龙电动车股份15.93亿股,占已发行股票总额的8%,成为了五龙电动车的第三大股东。

得到李嘉诚支持的五龙电动车在多地押注了电动汽车产业,杭州长江汽车有限公司、贵州长江汽车有限公司都是五龙电动车在这段时间内进行的布局。受到五龙电动车青睐的长江汽车在当时也确实争了口气,根据工信部公告,2017年12月,长江汽车正式获得了纯电动乘用车的生产资质,成为了继北汽新能源、云度新能源、江铃新能源、知豆电动之后的第五家获得双资质的新能源乘用车生产公司。

新造车公司洗牌加速!裁员、欠薪事件频发

▲长江EV车型

不过时过境迁,长江汽车如今的处境已经相当艰难,没有可以量产的车型的同时,代工订单大幅减少,资本退潮使得该公司的资金链也出现问题,发不出员工的工资意味着长江汽车已经来到了“生死边缘”。

但长江汽车并不是唯一一家今年陷入困境的造车新势力。

据第一财经报道,今年2月起,前途汽车有员工向政府人力社保的相关部门投诉公司拖欠员工工资,而根据机动车交强险的上牌数据,前途汽车前六个月的上牌量仅72辆。

而在今年5月份,疑似绿驰汽车员工的网友也在网上发帖,指责公司拖欠员工工资,且有员工被绿驰汽车CEO任亚辉移出了工作群。

新造车公司洗牌加速!裁员、欠薪事件频发

▲绿驰汽车被曝欠薪

今年看似有所起色的电咖汽车日子也并不好过,目前,该公司共完成天使轮与Pre-A轮两轮融资,共计融资25亿元,量产交付的车型也仅有EV10一款,而电咖汽车却在筹备三座工厂以及数款车型的研发。根据界面新闻报道,严重的入不敷出使得该公司在今年年初无法足额发出员工的年终奖。

除了上述提到的四家公司,博郡汽车、知豆电动、敏安新能源等造车新势力今年也被曝出拖欠员工工资,欠薪潮正在造车新势力中蔓延。

二、知豆电动进入失信名单 造车新势力欠款遭起诉

欠薪是造车新势力资金链紧张到一定程度才会体现出来的表层现象,一般来说,整车厂资金紧张时通常会先与供应商沟通,以借贷的方式来抵押部分货款。

但一些造车新势力拖欠供应商货款的时间与额度显然已经超过了供应商能够承受的范围,根据天眼查信息,今年1月,曾经在A00级电动车市场风光一时的知豆电动车被供应商联合起诉。6月审判结果出炉,知豆电动拖欠供应商货款逾2亿元,被判定为“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隐匿财产规避执行”,列入失信人名单。

新造车公司洗牌加速!裁员、欠薪事件频发

▲知豆汽车被列入失信名单

据了解,知豆电动曾经是国内A00级电动车市场的头部品牌之一,该公司成立于2006年,并于2015年完成了A轮10亿元融资,在2015年-2017年期间,该品牌电动汽车销量分别为2.53万辆、2.4万辆、4.3万辆,上涨趋势明显。

新造车公司洗牌加速!裁员、欠薪事件频发

▲知豆电动车

该公司高层曾在媒体采访时表示,2018年要达到8万销量,但到2018年年末,其销量仅为1.53万辆,与预期相去甚远。而今年前4个月,知豆电动车仅卖出了1555辆,销量已呈现断崖式下滑。与此同时,此前计划的B轮20亿元融资至今没有进展。

销量下滑加上没有新的融资进账,昔日A00电动车市场的头部公司如今处境令人唏嘘。

除了知豆电动车,此前“颇负盛名”的法拉第未来今年的情况也依旧没有好转。

新造车公司洗牌加速!裁员、欠薪事件频发

▲法拉第未来FF91

今年3月,外媒TheVerge曝出法拉第未来被11家供应商、承包商起诉,要求该公司赔偿共计8000万美元欠款、赔偿金与相关费用。

报道中指出,这11家供应商均指控法拉第未来在与其签订合同不久就对他们进行了欺诈。这11家公司中包括了德国的汽车承包商、美国的营销机构、设计公司以及多家人力资源公司。

此后不久,法拉第未来出售了该公司在美国的总部,以及位于拉斯维加斯用来建造工厂的土地。

不过在今年3月,法拉第又在国内获得了游戏公司第九城市的6亿美元融资。双方将共同建立合资公司,由法拉第未来授予该合资公司指定车型的独家生产、营销及销售权。合资公司预期年产量可达致30万辆,分两期实现。通过这笔融资,贾老板的造车梦似乎又可以延续一段时间了。

在上述的两家造车新势力之外,长江汽车也被曝出拖欠供应商货款的情况,根据启信宝信息,从2019年初至今,长江汽车已作为被告人收到开庭报告32次,其中大多数为拖欠供应商货款的诉讼,涉及范围包括汽车内饰、外观、空调、汽车电子等零部件,拖欠金额从十几万元到数百万元不等。

到目前为止,该公司已经被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法院第19次列为被执行人,被杭州铁路运输法院列入被执行人1次。

新造车公司洗牌加速!裁员、欠薪事件频发

▲杭州长江汽车被列入被执行人

除了上述提到的3家公司,前途汽车、绿驰汽车、敏安新能源等公司也被曝出拖欠供应商货款。

根据第一财经消息,有前途汽车前员工向媒体爆料,前途汽车从今年2月开始也出现了拖欠员工工资与供应商货款的现象,今年车展一些供应商的货款到现在也没有结清。随后又有媒体爆料称,前途汽车苏州工厂内,除了一些汽车外观内饰的生产线仍在运作,大部分生产线都陷入了停工状态。

盖世汽车数据显示,前途汽车今年上半年上牌量仅为72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前途汽车的状况并不乐观。

而据时代汽车网消息,去年日内瓦车展备受关注的绿驰汽车也被曝出拖欠意大利汽车设计公司I.DE.A2700万欧元货款,与此同时,还有员工在社交媒体上曝出绿驰汽车拖欠工资并将员工移出工作群的负面消息。

资金的吃紧使得新造车公司迟迟无法结算拖欠供应商的货款,最终造成了大规模拖欠供应商货款的情况。

三、造车新势力普遍产能过剩 需求危机初现

欠薪、拖欠供应商货款将造车新势力资金链上的问题暴露了出来,但造车新势力所面临的问题却远不止如此。

从2019年起,随着自主品牌、头部造车新势力、外资企业进军新能源市场,新能源汽车的品类和数量都有了大幅的增长。过去供不应求的新能源汽车如今却出现了需求危机,数家造车新势力月交付量出现了低于工厂产能的情况。

以头部造车新势力蔚来汽车举例,今年1-5月,蔚来汽车共计交付6000+台ES8,但在去年年底,蔚来ES8的产能已经爬坡到了每月3000辆以上。

以蔚来汽车按需生产的模式,这意味着今年上半年有超过一半的蔚来ES8生产线处于闲置状态。

新造车公司洗牌加速!裁员、欠薪事件频发

蔚来ES8

不止蔚来汽车一家造车新势力面临着这样的问题,在过去的三年里,头部三家造车新势力蔚来、威马、小鹏都已花费数十亿元人民币来兴建工厂。

据了解,蔚来汽车已经与江淮汽车达成合作,在合肥打造“世界级全铝车身工厂”,规划产能年产10万台;小鹏汽车与海马合作,新工厂地址选在广东肇庆,规划产能年产15万台;威马汽车则在温州瓯江口自建工厂,完全竣工后规划产能为年产20万台。但从今年上半年的上牌量来看,威马EX5上半年的销量为8548辆;小鹏G3上半年的销量为8494辆;而蔚来ES8上半年的销量则为7656辆。

新造车公司洗牌加速!裁员、欠薪事件频发

威马温州工厂

事实上,2018年,国内所有造车新势力规划产能之和已经超过了2000万台,而去年新能源汽车的销量仅为125.6万辆,国内的新能源市场显然无法消化规模如此之大的新能源汽车产能。

需求上升的速度跟不上产能爬坡的速度,这一点对于造车新势力伤害很大。

简单地说,订单不足,工厂就会减产。生产线出现闲置,而生产设备依然按时间折旧,人员成本、运营成本这些固定成本企业也无法避免。也就是说,只要仍在营业,这些造车新势力的亏损就在持续放大。

四、风投融资下降超85% 市场竞争加剧

在这一波造车新势力的乱象之下,“缺钱”是所有造车新势力共同面临的问题。欠薪、欠货款、裁员归根结底就是“钱不够了”。

仔细观察不难发现,国内大部分造车新势力的资产结构通常由政府背景投资平台出资+风险投资构成。

而在2019年上半年,这两大资金来源突然进入紧缺状态。根据新浪财经报道,今年年初,发改委对江西新能源产业政府投资过热的情况提出批评,江西省发改委当即收紧了对新能源投资项目与专项资金的审核。

新造车公司洗牌加速!裁员、欠薪事件频发

▲江西省发改委调整新能源政策

在此之前,江西省已有大量新能源项目陷入停摆,公开资料显示,2015年到2017年6月期间,江西省共计引进18项新能源投资计划,有7项在宣布签约后没有任何开工消息传出,而已开工的11项中,半数以上未按期完工。

随后,各地政府均开始对新能源项目提高审核标准。据了解,杭州长江汽车旗下贵州长江汽车公司的最大股东就是拥有国资背景的贵州贵安产业投资有限公司,占有股份达到49%。

而随着贵安新区开始对新能源项目进行审计,贵州长江汽车账户资金也被冻结。

除了政府政策收紧,来自外部的风投资金也逐渐陷入冷却。根据西雅图数据研究公司PitchBook今年6月发布的数据,截止至今年6月15日,今年中国新能源产业风投融资总金额仅为7.83亿美元,对比去年同期的60亿美元下滑幅度超过了85%。

在资本环境下行的同时,国内新能源市场的竞争也变得更加激烈。

今年上半年,国内自主品牌比亚迪、广汽新能源、吉利纷纷发布标配L2级自动驾驶系统与综合续航500+公里的车型。

新造车公司洗牌加速!裁员、欠薪事件频发

广汽新能源Aion S

整体来看,国产电动车的主流标准已经进入了500+公里与L2时代,产品力对比去年有了大幅提高。

而随着国内新能源汽车市场逐渐扩大,并在2018年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新能源汽车市场,合资车企也对这一市场越发重视起来。

此前,车东西曾对合资车企大局进军国内新能源市场有过报道,近10款纯电动车将会在未来一年进入国内市场,而这还仅仅是合资品牌入局新能源市场的排头兵。

但造车新势力们显然还没有准备好应对传统车企的新能源攻势,头部造车新势力蔚来、威马、小鹏目前已上市的标配车型并未达到500+公里综合续航这一主流标准,最高综合续航510公里的蔚来ES6还需选装84kWh的大电池组,而威马与小鹏的改款车型也还未开始交付。除了头部的三家,更多的造车新势力尚处于第一款量产车型的研发阶段,拿不出产品与传统车企的电动汽车竞争。

综合来看,国内的资本环境与市场环境已经双重收紧,造车新势力正在进入沉淀期,在这一时期内,没有“干货”(指产品力过关的量产车)的造车新势力将会被“市场”这张大网过滤掉。

曾有蔚来汽车的高层在媒体采访中表示,国内造车新势力能够真正活下去并且发展壮大的只有3家左右,而头部造车新势力能够活下去的概率也不到50%。

结语:造车新势力洗牌加速

欠薪、拖欠货款、裁员、工厂停工,今年上半年造车新势力乱象丛生,而这些乱象背后统一指向的,是这些企业资金链的紧张与市场环境的收紧。

据不完全统计,在前几年的资本热潮中,国内涌现的造车新势力超过了500家;但到目前为止,稍有出镜率的造车新势力已经不到50家;而携量产车进入新能源市场并且取得不错成绩的,两只手都可以数得过来;能够盈利的造车新势力,国内目前尚且没有。

目前所有的新造车公司都需要资本的扶持。但整个大环境已经进入了补贴退坡、政府政策收紧、资本冷却的阶段,目前仍然能够获得大额融资的,只有少数几家头部的造车新势力。在这样的危急关头,传统车企也吹响了进军新能源汽车市场的集结号,大举布局纯电动车,留给造车新势力的空间进一步压缩,造车新势力的洗牌正在加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