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编 | 韦世玮

导语:日韩双删“白名单国家”后,韩国终于决定要开始准备自给自足了。

智东西8月5日消息,据路透社报道,今天,韩国宣布将投入近65亿美元,用于研发国内零部件、半导体原材料和设备,以减轻对日本进口半导体材料等产品的依赖度。

自日本于7月1日宣布,将加强对出口到韩国的光刻胶、高纯度氟化氢和含氟聚酰亚胺三种半导体原材料的限制以来,日韩之间的贸易纠纷的发展一直受到全球范围内的关注。

此前7月,韩国曾宣布要将3000亿韩元纳入补充预算,以加快供应本地化的方式应对日本对半导体原材料的出口限制。

一、日韩双删“白名单国家”

随着日韩双方贸易纠纷愈演愈烈,8月2日,日本宣布决定把韩国剔除出“白名单国家”。

对韩国来说,将可能有超过1000种商品受到进口限制,涉及智能手机和汽车等多个领域。

针对日本的这一决定,韩国在当日下午以牙还牙,宣布也将把日本从”白名单国家“中剔除,对其强化出口管制。

这也意味着,韩国试图寻找相关代替品的进程受阻,预计在未来几个月内,韩国半导体行业将面临混乱。

韩国宣布将投入约65亿美元,计划7年实现半导体材料等自研

二、日本出口限制对韩国造成的影响

7月31日,三星公布2019年第二季度财报。财报表明,由于日本的出口限制,目前三星的事业环境前景仍不明朗。

该公司宣传负责人透露,日本提出的限制措施中并没有禁止相关材料的出口,但由于新的出货批准程序的负担,以及该程序将带来的不确定性,这对制造商和供应商们来说都带来不利影响。

另外,光刻胶的出口限制将影响那些采用极紫外光刻(Extreme Ultraviolet Lithography,简称EUV光刻)技术生产半导体的公司。

而三星正是利用这项技术,一直在芯片制程工艺方面与台积电展开激烈竞争。

针对这一问题,韩国证券公司Cape Investment & Securities分析师Park Sung-soon认为,如果日本的出口限制措施进一步发展,将对三星的EUV光刻业务的运营产生长期负面影响,并对半导体生产带来挑战,这些困难都是不可避免的。

据韩国贸易协会数据表明,去年从日本进口的产品中,半导体零部件和设备的进口金额以110亿美元位列第一,约占去年全国进口总金额的20%。

三、韩国尝试从购买代替品进程受阻

目前,日本正在考虑是否在出口到韩国的每笔交易中提供光刻胶、高纯度氟化氢和含氟聚酰亚胺三种半导体原材料。

据韩国几位业内人士称,自日本7月初实施出口限制措施以来,尚未有任何相关贸易申请得到批准许可。

虽然韩国制造商们正在计划应对方案,例如直接从日本供应商在中国创建的工厂购买产品,但韩国政府指出,这种采购方式十分困难。

据悉,日本企业有权拒绝从第三方国家向对象国家出货商品,如果企业做出违反日本政府规定的行为,半导体厂商和供应商都有可能受到更广泛的国际贸易制裁。

基于此,韩国战略物资管理院的一位高管说:“简单来说,这意味着我们不应该尝试从日本进口材料。”

实际上,在日本以外的国家寻找供应商也是十分困难。

一方面,虽然俄罗斯和中国的供应商均提出了发货申请,但韩国半导体厂商大部分都需要日本的高纯度氟化氢。

该材料对三星和SK海力士来说,是它们降低存储芯片的缺陷率,以占据全球一半以上市场份额、确保盈利的关键材料。

另一方面,一位韩国半导体制造商也表示,即使能够找到相关代替品,他们也需要几个月的时间才能确保那些材料适合自己的制造系统和性能。

四、韩将投入约65亿美元实现自研

对外寻求半导体原材料代替品受挫的韩国,对内制定了培养国内供应商的方针。

7月,韩国宣布将3000亿韩元纳入补充预算,通过加快供应本地化的方式来应对日本的出口限制。

其中,大约三分之一的预算将用于支持韩国半导体材料和设备制造商,帮助他们将产品推向市场。

今天,韩国正式宣布,将在未来7年内投资近7.8万亿韩元(约64.8亿美元),加大自研力度,实现芯片、显示器、电池,以及其他100种关键零部件、材料和设备的自给自足,以减少对日本进口产品的依赖。

同时,韩国还表示,这一目标将在未来5年内实现稳定供应。

此外,韩国在一份长达51页的声明中还提出一系列措施,包括为海外收购提供超过2.5万亿韩元(约20.59亿美元)的融资支持。

但一家供应商的高管表示:“除了韩国供应商的努力,目前国家也努力促进高科技材料的自产化。但想要生产所有的代替材料是不可能的,我们还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实现,因此我们有必要与日本保持合作。”

韩国宣布将投入约65亿美元,计划7年实现半导体材料等自研

结语:漫长而艰难的供应链自产之路

随着日韩之间贸易摩擦的愈演愈烈,两国间的贸易关系以双删“白名单国家”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

韩国在2004年加入日本“国家白名单”后,也成为了这15年来第一个被剔除出名单的国家。

这对韩国来说无疑是一场持久而深刻的供应链阵痛,而韩国在这段时间也一直在采取各种补救措施。

三星和SK海力士等高层赴日协商、国内制造商想方设法寻求材料代替品、政府投入大量财力扶持国内企业加大研发,都是韩国减轻出口贸易限制损失的一次又一次尝试。

韩国确实开始思考并实践国内的工业生态的转型,走上一条漫长而艰难的供应链自产之路。

但是在未来,它是否能实现真正的自给自足,摆脱对日本半导体原材料的依赖?这还是个未知数。

文章来源:Reu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