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东西(公众号:chedongxi)
文 | Bear

车东西9月3日消息,刚刚,据法拉第未来官方消息,贾跃亭正式辞去法拉第未来CEO一职,原艾康尼克CEO毕福康成继任者,并将在全球范围内招募法拉第未来董事长。

从2017年年底以来,法拉第未来就成为了中外媒体的常客,但与之相关的消息没有一例是正面报道,出售工厂、抵押美国总部、与恒大分手等一系列负面消息将这家成立五年的新造车势力推向了生死边缘。

法拉第未来的“顶层架构优化”也正是在这一危急形势下,推出的紧急措施,但毕福康真的能救法拉第未来吗?法拉第未来巨大的资金漏洞靠什么填补?未来量产车型所需要的巨额资金又要从哪里来?

一、临危受命 毕福康接过贾跃亭CEO一职

据法拉第未来官方消息,贾跃亭已正式辞去法拉第未来CEO一职,出任CPUO,负责互联网生态系统战略的落实。而原艾康尼克CEO毕福康成为其继任者,将继续带领法拉第未来向着实现造车梦想这一目标前进。

 

法拉第未来换帅!贾跃亭辞任,毕福康接盘

▲法拉第未来官方消息

除此之外,法拉第未来还将公开招募全球CEO,构建一支拥有更强大产品技术以及全球协同能力的团队。

贾跃亭表示:“我之所以放弃一切,只为把FF做成,尽快彻底偿还余下的债务,实现变革汽车产业的梦想。”

法拉第未来换帅!贾跃亭辞任,毕福康接盘

▲贾跃亭微博

毕福康博士则指出:“我决定加入FF主要是出于以下三方面的原因:一是贾跃亭先生;二是FF行业领先的产品和技术;最后则是全球合伙人制度。”

法拉第未来换帅!贾跃亭辞任,毕福康接盘

▲毕福康

他还认为:“FF已经拥有了世界领先的产品技术及专利,在传统电动车、车联网、人工智能、出行生态等领域已经做出了令人惊叹的创新成果,在商业模式创新和用户生态创新上更具FF独有的竞争力。”

此前,法拉第未来官方曾在8月29日发布关于顶层治理架构变革的声明,并表示公司自从去年年底开始就着力于推动架构变革,并在近期进入了执行阶段。公告指出,最新的消息将于9月3日公布(即今天)。

公告显示,通过治理架构的变革,法拉第未来将会对外进行人才的招募,并提升全球一体化协同的能力,可见法拉第未来还未放弃海外市场。

公告中,法拉第未来也对贾跃亭对于公司的创建和经营理念的打造表示了感谢,并指出其已通过多种方式陆续偿还了国内超过210亿元人民币的债务。

事实上,在公告发布之前,就有中外媒体传出贾跃亭即将辞职,而毕福康会接盘的消息,车东西也曾就此事联系其本人,但截至发稿,我们并没有得到毕福康的回复。

二、第一批出海的新造车势力 CEO离任曝出公司没钱

法拉第未来是一家由乐视前CEO贾跃亭创建的一家电动汽车初创公司。

成立之初,该公司的发展可谓一帆风顺。2014年4月4日,其位于美国加州的总部拔地而起,并在两年之内将公司规模扩充至1000余人。

2015年11月,该公司宣布投资10亿美元建造该公司的第一家汽车生产工厂,并计划于2018年投产,并可为当地提供4500个工作岗位。

而美国当局也给足了法拉第未来面子,不仅为其提供215万美元的税收减免,还为其提供了一条长约6公里的铁路支线用于工厂物资的运输。对于美国当局而言,法拉第未来如果能够在美国顺利投产,那么公司的产品就将直接与特斯拉正面竞争。届时,该公司能解决的就不仅仅是当地的就业问题,美国本土的电动汽车产业也能够被进一步激活。

一年之后,法拉第未来顺利地推出了概念车型FF ZERO,并在2017年的CES展上秀出了自家的量产车型FF91,当时国内外媒体盛赞这款车型是一辆“来自未来的汽车”。

但后来事情的发展渐渐地偏离了所有人预设的剧本,不仅车型未能如期量产,法拉第未来还出现了新的危机。2017年底,时任法拉第未来CEO的Stefan Krause与CTO Ulrich Kranz同时离职,并曝出了法拉第未来一直隐瞒的资金危局。

危难之中,贾跃亭身为法拉第未来的创始人兼大股东理所应当地接过了公司CEO的职位。但情况并没有如众人设想的好转,贾老板在商业上的出色头脑,但其并没有帮助法拉第未来度过危机。

2018年,法拉第未来先后获得了超过30亿美元的融资。与此同时,恒大集团也对这家急需用钱的公司抛出了橄榄枝,但当恒大要求拥有对法拉第未来事务的决策权的时候,双方的合作走向了崩盘。

到目前为止,该公司已经数次对公司架构进行优化,根据媒体报道,法拉第未来的人员优化比例已经从巅峰时期的1000人优化到了目前的400人。

近期更是直接宣布对顶层架构进行优化,公司CEO贾跃亭辞任,原国内新造车公司艾康尼克CEO毕福康接任法拉第未来CEO一职。

三、宝马前副总裁出任法拉第未来CEO 曾主导插混超跑i8开发

那么毕福康又是何许人也呢?

在电动车领域,毕福康的影响力不亚于蔚来汽车CEO李斌。在来到中国之前,毕福康曾在宝马集团工作20年,并担任宝马集团副总裁领导了宝马旗舰插混车型i8的开发。

来到中国之后,毕福康又与前宝马高管、英菲尼迪中国总经理戴雷联合创办新造车公司拜腾,并成功推出了量产车型的原型车M-Byte。随后,在今年4月的上海车展上,毕福康离开拜腾选择加盟新造车公司艾康尼克。

无论是i8的推出还是拜腾首款量产车型的发布,都与毕福康优秀的领导力和执行力密切相关,法拉第选择毕福康来推动FF91的量产,想必也有这方面的原因。

目前来看,法拉第未来的大换血似乎为该公司注入了新的活力。

但长远来看,该公司已失去了在美国的工厂与总部大楼,新车型的量产遥遥无期,加之新能源市场洗牌加速,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即使有“i8之父”毕福康的加持,法拉第未来还能支撑多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