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业

技术正蚕食你的工作 比它创造工作的速度还快

TechCrunch创客开源2015/07/07

虽然技术也会创造新的工作。但是从目前来看,技术的发展速度要远远快于社会,因此技术消灭工作的速度很可能会比创造工作的速度更快。

智东西语(公众号:zhidxcom):

诸如机器人这样的技术革命在帮助人类的同时,也在对人类产生“负面”影响,比如抢走大量的工作机会。实际上,虽然技术也会创造新的工作。但是从目前来看,技术的发展速度要远远快于社会,因此技术消灭工作的速度很可能会比创造工作的速度更快。(诺瓦)

1024px-wrong_way

译 | 关嘉伟(TechCrunch中文版)

技术蚕食工作这个观点似乎非常有力,这种逻辑的产生也是必然的。按照 摩尔定律 ,硬件的密度每个 18 至 24 个月会翻一番,而且随着 软件不断吞噬世界 ,技术将会取代从快餐店员工到 诊断医生 的 大批工作 ,而其他由大量可替代工人完成的全职和临时工作也就会 被技术实现自动化 。简而言之,技术将会蚕食工作。

当然,技术也会创造新的工作,但是从目前来看,技术的发展速度要远远快于社会,因此技术消灭工作的速度很可能会比创造工作的速度更快。此外,技术创造的工作一般都会来自强调人类创造力的的领域——也就是那些 百里挑一 的“锦标赛”领域。

上面提到的情况其实是一件好事(因为 大部分的工作都是“垃圾工作”),只是我们的社会建设并非以出现越来越多的失业人口为目的。不过只要我们采用 基本 收入 这样的措施就可以避免这种情况。

无论如何,这就是争议的所在。过去几年我也一直在这里反复讨论这个问题。(明确来说我是在重申很多人的观点。)但是理智上的诚实促使我承认这一点:现有的证据完全不能支持“技术蚕食工作”这个观点。

假如美国是全球大煤矿的金丝雀——从它的高科技和自由劳工法律来看,这个比喻也是恰当的,那么世界各地的工人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也没有什么需要担心的。“机器人将会提升生产力,但不是以牺牲工作为代价。”《哈佛商业评论》指出 。现在的非农就业人口已经远远超出十年之前的数字。

即使是从年龄标化人口就业率来看,现在的就业率已经 恢复到大萧条之前的接近三分之二的水平 。这个 趋势 已经 非常明显 。的确,技术正在蚕食工作这个论调在逻辑上仍然站得住脚,而且这也有可能只是在迅速增长周期掩盖之下的逐渐结构性衰退。但是现在的证据表明“技术正在蚕食技术”充其量也只是一个雾件。观点可以是有趣的,但是证据才是重点所在。

我们现在看到的也许是糟糕的景象,但事实并非如此,因为技术蚕食工作其实是一个乐观的未来……假如我们想出了由技术驱动的社会经济新结构,它能够以去中心化的方式共享机器生产的财富,同时还可以激励生产力和创造力。但这从现实意义来讲也是一件好事,因为我们这个社会不太擅长进行这种重构的工作。

我们甚至不擅长理解这个问题。在《大西洋月刊》的长文《没有工作的世界》(A World Without Work)中,德里克·汤姆森(Derek Thompson)似乎没有理解基本收入的意义是作为工作的补充,同时用于帮助失业的人群度过难关,而不是要完全取代工作。迈克·康克泽尔(Mike Konczal)指出 汤姆森没有很好地解释这种扭曲的社会转变的原因,也没有提到这种转变可能会带来的严重不公平——而它们也许是这个话题最重要的两个问题。

也许我们将会面临以下五个未来的其中之一:

1. 技术完全吞噬掉许多/大部分的工作。如果我们通过改造使社会适应这种变革的话,我们将会面临《星际迷航》当中的未来。社会的结构也很有可能会变成这样——超级富有人群占据人口的极少数,中产阶级的人口只有轻微的增长,剩下的是大量贫穷的不确定阶层(precariat)。(美国人倾向于错误地认为,这样的社会将会非常不稳定,而且很快会被革命推翻。实际上,世界上的大部分地方在很多年之前已经形成了这样的结构。)

2. 技术使得自动化的工作变成临时的岗位,或者创造出一些锦标赛形式的“极端斯坦”(Extremistan)工作。这种情况与选项1没有根本上的区别。

3. 技术会为每个人创造良好的(至少是更好的)工作。这是一个非常乐观的未来。这不是说未来的人们只要愿意接受较低(但过得去)的生活标准就可以选择完全不工作,但这已经很不错了。现在世上只有少数人能够拥有既充满挑战,又可以获取理想报酬的工作。(我是其中之一。)那些高调的人,或者是站在高调讲台上的人将更有可能属于这个群体……因此我想他们会更倾向于认同这个未来,至少会认为它有可能发生。

4. 全球灾难或者奇点的出现,或者其他使得这些问题的讨论变得毫无意义的事件出现。

5. 一些人们更加意想不到的事情。

事实上,我认为第5个未知的情况是最有可能发生的,但这是一个没有价值的观点。让我感到意外的是,现有的证据指向的是第3中可能性。这不是我预料的结果,而且它也完全不是一件坏事。

不过在十年之后呢?甚至是五年之后呢?

没有人可以一口咬定未来,但是我认为我们都在面临一个“ 帕斯卡赌注 ”问题。我认为它将会为我们带来很多好处,而且不会伤害我们,它至少可以让我们为第1种和第2种情况做好准备——尤其是我们现在还有一些喘息的空间

这就是我对世界各地关于 基本收入 的 实验 如此感兴趣的原因。的确,如果工作的产生速度可以一直比技术消灭工作的速度更快,我们也许完全不需要这种措施。但是我们现在不应该将所有鸡蛋放到一个篮子里面。摩尔定律和人类创意是无情而坚定的推动力量。

(本文原载于TechCrunch中文版,原作者为Jon Evans,原标题为“谈谈技术蚕食工作这件事”)

zhid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