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pros-nick-woodman-was-the-highest-paid-ceo-in-2014

对话GoPro CEO:不造无人机 不担心苹果竞争

福布斯杂志智能穿戴2015/07/09

在推出GoPro史上最小的防水运动摄像机后,CEO尼古拉斯·伍德曼谈及了新的产品、竞争对手、苹果,并回应了有关GoPro要造无人机的传闻。

智东西语(公众号:zhidxcom):

在推出GoPro史上最小的防水运动摄像机后,其CEO尼古拉斯·伍德曼接受了《华尔街日报》的专访。在专访中,他谈及了新的产品、竞争对手、苹果,并回应了媒体有关GoPro要造无人机的传闻。(诺瓦)

woodmanNOMZ-e1436213771911-1940x1088

译 | 何无鱼(福布斯中文网)

尼古拉斯·伍德曼(Nicholas Woodman)刚刚年满40岁,他仍然喜欢把相机塞进自己嘴里。2013年,我们在《福布斯》杂志报道了这位GoPro的首席执行官,并配上了他口衔自家开创性运动相机的照片。两年多后,伍德曼又玩起了这个把戏,尽管这次他嘴里的“咀嚼玩具”要小一些。

周一,GoPro发布了名为Hero4 Session的新款相机,跟之前的消费机型比起来,它在外形上有了很大的改变。Hero4 Session呈立方体形状,其尺寸只有GoPro目前主打机型Hero4 Black的一半。对这家位于加州圣马特奥市的公司来说,它代表了吸引新用户以及使自己产品阵容多样化的努力。尽管GoPro在上市后的头一年起起伏伏,但该公司希望Session能够重燃用户的兴趣,并展示GoPro在探索新业务(比如虚拟现实和无人机)的同时仍然能够进行创新。

在GoPro发布Session不久之后——这款产品将在下周开始发售,价格为400美元——福布斯记者对伍德曼进行了采访。我们进行了内容广泛的对话,这位亿万富豪科技高管谈到了新产品,为什么GoPro需要时间转型为一家媒体公司,以及为什么他不惧怕苹果(Apple)。

以下对话记录为表达明晰和结构清楚进行了修改:

福布斯:你们为什么决定要开发一款全新的相机产品呢?

尼古拉斯·伍德曼:(按下一个按钮启动相机,自拍了一段视频,然后把它放在桌上)像这样的易用性能够完全改变游戏规则。GoPro运动相机已经很方便了,但你仍然需要打开它,等它启动,然后按下快门键。但如果你是在追着孩子跑,或者是拍摄走走停停的视频,那你要么一直把相机开着(这会耗尽电量),要么不断开启和关闭相机(这很费事)。

我们能够感受到这种沮丧,感受到反复按压按键、进行摄录和保存的繁琐。这听起来十分简单,但当你花一下午时间使用它时,新产品会让你更频繁地使用GoPro相机,因为它移除了又一个痛点。

福布斯:但这会不会蚕食你们的其他产品线?

伍德曼:更多的是互补。我们的产品线是这样设置的,只要客户最后选择的是GoPro产品,我们就很高兴。因此,如果人们购买的Session数量超过了(Hero4)Black或者Silver,我们完全没意见。

我认为,Session也将吸引到一些之前不理解GoPro的用户——他们看着GoPro相机会说,“真的吗,我要把这个戴在身上?”也许相机的个头仍然有些大,或者也许是它还是太碍眼,又或者在佩戴Hero4 Black或Silver时可能让他们感觉有些不自在。而如果你还能意识到这些问题的存在,那你就没走进可穿戴相机的市场,因为你的产品难以做得更小和更不碍眼。

福布斯:所以,你把这看成对用户群体的开拓?

伍德曼:绝对的……对我们来说重要的是扩大自己的产品线,这样(我们的用户)就能拥有更多的选择。Hero 4 Black和Hero4 Silver,它们是同一款相机的不同配色版本。它们的身份或多或少是一致的,所以它们面向的——从设计的角度来看——是同样的用户。如果我们无法跟那些用户产生共鸣,那是因为我们没能向他们提供足够多的机型或足够多的选择。

福布斯:宝丽来(Polaroid)在一年前推出过一款外形类似的相机,(Session)有什么不同?

伍德曼:这是GoPro,它采用了跟Hero4 Black或Silver一样的工程技术,只不过外形不同罢了。(我们跟宝丽来)在质量上绝对没有可比性。

我们研发这款产品已经有三年多的时间,远在同类产品发布很久之前……这是我们推出的最好GoPro相机之一。我认为(宝丽来)Cube在减阻方面做得不是太好。

福布斯:我看过你们的产品,用户大概能够把一堆相机绑在一起使用,也许你们能够利用虚拟现实技术做很多事情?

伍德曼:(微笑)小嘛!

福布斯:或许甚至可以固定在一架无人机上面?

伍德曼:哦,那是当然。如果不把它送上天,那才可惜呢。

你已经从我们这里看到,我们在产品设计以及组合相机构成新的相机阵列方面非常具有创造力。如果你曾经想到过,那我们大概也已经想到过了。

woodmaneatcamera(1)

福布斯:而你仍然把这些东西衔在嘴里?

伍德曼:跟GoPro其他相机比起来,(Session)可以更容易放到你的嘴里。你还没有孩子!如果你当了爸爸,你就会明白的。如果你有两三个孩子跑来跑去,而其中一个马上要发生危险,你手上已经没地方放相机了,那你可以用牙齿咬住它,然后拍出一段非常棒的视频。

福布斯:说到孩子,这些相机的耐用性如何?

伍德曼:伙计,是的,我们制造的每一台GoPro相机都要经过相同的测试程序。价位并不跟产品的强度或耐用性挂钩。玻璃镜头是完全可拆卸的,所以如果你在拉古纳赛卡(Laguna Seca)的赛道上或者类似的地方撞碎了镜头,你可以换成新的。它标称的防水深度为10米,也就是33英尺。但它还可以进入更深的水下,不会漏水。可能会出现的故障是水压把按键挤进去,然后你的按键就被锁定了。你可以潜到100英尺的水下,相机仍然可以进行摄录,但你的按键被锁定住了,这在Session身上会导致相机关机。

一件不太明显的事情是,它的音质非常出色。不管你是在冲浪、划皮艇还是从事其他水上运动,它可以让你立刻消除杂音。

我们在相机前后都放置了麦克风,非常酷的事情是,它可以基于哪面风声较小(或者音质更好)来动态切换所使用的麦克风。那意味着,在你进行滑雪和山地自行车这些风声很大的运动或者把相机置于摩托车或头盔上时,它可以大幅提升视频的音质。

福布斯:让我们来谈谈GoPro对媒体业务的聚焦吧。这种对新产品的关注是否意味着你们正在从媒体业务上转向呢?

伍德曼:不,这使我们的媒体业务成为可能。我们经常说的是,它将在一系列事件中变成现实,我们的媒体机遇源于我们让人们能够创建和分享内容。

首先,我们搞定了摄录内容的问题,我们已经在那上面证明了自己。现在,我们正在开发自己的软件,让人们可以制作更多精彩的内容。再接着,当我们做得更好时,我们将能够把GoPro作为一项媒体业务进行扩张……我们只是需要让用户能够更方便地制作出5倍、10倍于如今数量的内容,那应该不会很难,因为这件工作在如今很不方便。我们的用户正在制作各种各样的内容,这个事实令人惊奇。

福布斯:在其他产品发布方面,我们有没有可以期待的东西?

伍德曼:你可以期待很多东西,我们还无法告诉你它们是什么!……我们将在明年上半年推出一款(四轴无人机)。

福布斯:我看到媒体在周一上午报道称,GoPro将推出内置相机的无人机?

伍德曼:哦,人们都在猜呢,我们没有对外公布那种消息。新闻炒作,伙计!炒作。

看一看我们目前正在做的事以及我们做成的事,那非常令人惊奇。三年前,GoPro有3个人在从事产品开发,我们正致力于搞清楚如何推出下一款相机产品。现在,我们正在同时研发多种类型的相机。我们正在进入球形相机阵列和飞行器的领域,同时作为一个全球媒体品牌不断成长(这得益于大家使用我们的技术)。

福布斯:那么,你们在招聘工程技术人才方面是否存在困难呢?

伍德曼:这件事正变得越来越容易。当然,这是因为我们上市了,因为其中存在财务机遇,但对很多入职的员工来说,这是因为他们希望从事一份对自己个人有意义的工作。你可以想象,GoPro在工程技术社区中也是一款受欢迎的产品。

福布斯:科技公司保留创始人担任首席执行官,让公司变得更具创造力以及对风险持更开放的态度,人们已经在这方面做了很多的论述。我认为,像谷歌(Google)、Facebook和亚马逊(Amazon)那样的公司,它们在聚焦新业务方面非常成功是首席执行官的功劳。

伍德曼:嗯,我觉得,比公司创始人担任首席执行官更重要的是激情,那种公司跟创始人的携手并进——因为公司是他(或她)的孩子。创始人拥有持续的激情和积极性,如果是引入职业经理人,你就会面临这样一种风险,即让激情不如你的人执掌公司。

你能想象有多少公司——我不会说出它们的名字,有些公司可能还是我们的竞争对手——员工到那里去只是做一份工作吗?

福布斯:在竞争这个话题上,你相信苹果正在开发一款相机产品吗?

伍德曼:不,一点儿也不信。他们有自己的愿景,他们有自己正在争夺的战场,我认为GoPro和苹果的业务是一种相互欣赏的关系,但我觉得他们会聚焦于让自己的智能手机拥有出色的摄录功能。

我认为,这一切都是专利事件引来的喧嚣,那项专利曾属于柯达(Kodak),后被苹果收归旗下。人们甚至不知道苹果购买那项专利,接着这件事曝光之后,突然就有了苹果正在研发GoPro竞品的议论。那项专利甚至都不是相机技术,它被应用在一款拥有按钮的手表上面,可以控制类似于GoPro的相机。这被臆测为了《苹果正在研发GoPro杀手》,纯属媒体炒作的无稽之谈。

即便如此,我可不知道苹果的产品路线图是什么。但我跟苹果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Tim Cook)有过交流,我没有理由认为他们正在开发一款GoPro竞品。

福布斯:那么有新闻报道称,你基于一份君子协议把公司的部分股权转让给了前室友,你对此有何评论?人们似乎因为这件事对你赞誉颇高啊。

伍德曼:在当前这个时代,你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却能得到很多赞誉。我的室友可是拼了命工作的,那并不是一种施舍。他是我的伙伴,我在聘请尼尔·达纳(Neil Dana)两年之前创立了GoPro……他当时正在找工作,我就说,“嘿,过来帮我参加一场展会吧。”因为我那时候是一个光杆司令。

他是非常出色的推销员,而且活力十足。我说,“嘿,尼尔,你为什么不来跟我一起工作呢,让我们一起做这件事。”我跟他达成了一份协议,不管我挣了多少,我要分给他10%。很多年以来,我们并未订立正式的文书,它就像一份君子协议。后来,等到三四年前有投资者入股,我们就正式签订了协议,并付诸实施。

所以,我没有把他告上法庭和试图把他挤兑出公司,人们因为这件事而表扬我,这有点像(点赞)——我很激赏这一点,非常不错。但我要告诉你,获得这种反馈的感觉可比另外一件事情好太多了,也就是我们成立吉尔和尼古拉斯·伍德曼基金会(Jill And Nicholas Woodman Foundation)并因此受到公开责难的时候(伍德曼将处于禁售期的公司股票赠予该基金会,致使GoPro股价大跌14%——译注)。所以,对此我感到很欣慰,但那是尼尔应得的。

(本文原载于福布斯中文网,原作者为Ryan Mac,原标题为“GoPro尼古拉斯·伍德曼访谈:我可不怕苹果”)

zhid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