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文 | 轩窗

智东西10月24日报道。今天,智东西来到了联发科技北京总部,与联发科技瑞典籍技术专家,同时也是3GPP RAN2主席的Han Johansson进行了面对面的交流。

联发科从2009年投入到3GPP的标准化工作中,从4G到5G时代的技术文稿贡献数量已增加超过4倍。 2015年起,联发科担任3GPP技术议程的主持工作,2017年起获选为RAN2工作组副主席,此次又成功当选主席的职务。

Han Johansson来自瑞典,2010年作为标准制定专家加入联发科,已经在联发科供职9年。在通信行业,他有25年的从业经历,曾经在爱立信华为供职。2017年担任3GPP RAN2副主席。

在今天的活动中Han Johansson向智东西等少数媒体,详细介绍了3GPP移动通信标准组织在5G规范制定上的最新进展,以及在3GPP工作是怎样的一种体验。

一、神秘组织3GPP在做什么?

在通信领域,有着一个神秘的标准化组织——3GPP。

3GPP是全球最重要的移动通信技术标准化组织,成立于1998年,最初为了制定3G标准而成立。

不过,Han Johansson介绍说,3G并没有形成全球化的标准,直到4G才形成了全球化标准。3GPP由于在对全球通信规范统一有巨大推动工作,所以一路下来称为了通信行业非常重要的一个非赢利、非官方的行业组织。

对话3GPP RAN2主席:在5G规范制定神秘组织工作是怎样的体验?

3GPP的成员包括了非常多区域组织,比如中国通信标准化协会CCSA、日本的TTC等。需要强调的是,3GPP制定的是技术规范而不是标准。规范由3GPP制定,每个不同地区会在这个规范下,制定该地区的标准。在中国,通信标准就是由中国通信标准化协会CCSA制定的。

目前,3GPP成员已覆盖39个国家的400多个公司,参会人数超过5万人,已经制定了1200多个通信行业规范。3GPP作为非公立行业组织,在快速推动通信行业发展,每18个月就会公布一个release版本。5G到来之后,活动量更大了,需要实现什么功能、用什么技术,都需要一点点讨论。

自成立之后,3GPP在过去制定了GSM(2G)、WCDMA(3G)、LTE(4G)以及NR(5G)技术规范。

对话3GPP RAN2主席:在5G规范制定神秘组织工作是怎样的体验?

5G的技术规范被分成了R15、R16两大阶段。其中,R15阶段的标准制定又分为三部分:

1、R15 NR NSA(新空口非独立组网),对应4G核心网+4G基站为主+5G基站为辅,已于2017年12月完成。

2、R15 NR SA(新空口独立组网),对应5G核心网+5G基站,已于2018年6月完成。

3、R15 Late Drop,对应5G核心网+5G基站为主+4G基站为辅、5G核心网+4G基站为主+5G基站为辅,已于2019年6月份完成。

去年12月,R15 Late Drop曾延期冻结三个月,R16标准日期也随之后移,如果后续完成顺利,那完成的时间也要从原本的2019年12月延后到2020年3月,完含完整版R16 ASN.1代码的标准版本则要推出到2020年6月。

目前,3GPP也已经开始了R17版本的工作,并预期在2019年12月之前能对完成对该标准的特性描述。

在R16和R17规范的制定过程中,联发科在低功耗领域发挥着非常好的推动作用。

二、3GPP组织架构什么样?

对话3GPP RAN2主席:在5G规范制定神秘组织工作是怎样的体验?

3GPP的组织架构非常清晰,包括项目合作组(PCG,Project Cooperation Group)和技术规范组(TSG,Technology Standards Group)。

PCG负责3GPP总体管理、时间计划、工作分配、事务协调等。TSG负责技术方面的工作。TSG下面又分为多个工作组(WG,Work Group),负责具体任务,也就是规范制定。目前主要分RAN(即无线接入网)、CT(核心网络和终端)、SA(业务与系统)三个方向。

Johansson介绍说,其中RAN(即无线接入网)工作最为重要。3GPP共设有6个小组,其中RAN WG1小组负责物理层,RAN WG2小组负责基于物理层上层的标准,其它小组负责更高层的标准制定。Johansson目前担任的就是RAN WG2的主席。

根据3GPP规划,RAN2工作组明年的工作重点为R17版本的L2/L3协议标准化工作,预期所定制的后5G时代通讯技术将进一步完善eMMB(增强型移动宽带)的业务需求,并发展出更多功能以更好的支持5G另外二大场景mMTC(海量机器类通信)以及URLLC(极可靠低时延通信)的业务需求,坚固移动宽带市场的发展与新兴物联网市场的拓展。

三、神秘组织3GPP是如何工作的?

对话3GPP RAN2主席:在5G规范制定神秘组织工作是怎样的体验?

Johansson介绍说,3GPP的工作最主要的形式就是开会讨论,这些会议都是由提案推动的,如果没有提案,开会就是没必要的。在会场中,不同的公司会散落在会场中,由主席和秘书主持工作。

想要参加会议的公司,必须要有解决方案,并且将其拆解成一些提议,给出充分理由,为什么要这么做,表述自己的方案和观点。同时,接受其他公司代表的犀利质疑。

最后,3GPP规范的制定是基于公司之间的共识达成的。

对话3GPP RAN2主席:在5G规范制定神秘组织工作是怎样的体验?

由于3GPP制定的是面向全球化的规范,很多公司由自己的需求,比如定义了一个IPR内核,成为规范后是可以从中获得利益的,因此竞争非常激烈。

不过,想要获得不同公司对你的提案达成共识,也并不简单。现场其他代表需要很多犀利的问题,方案提出者要有非常合理的回答,才能经受住考验,甚至很多争吵都是面向细节的讨论。

作为3GPP会议的主席日常工作是怎样的呢?

对话3GPP RAN2主席:在5G规范制定神秘组织工作是怎样的体验?

Han Johansson介绍说,每次会议需要看很多的提案。多的时候有3000篇,少的时候也有1800篇。

主席的工作是要从中选择哪些去处理。主席会根据时间计划和优先级去选择和安排需要讨论的文档,工作量非常大。

在会场上,主席需要促进和推动有建设性的讨论和交流,阻止不合理的讨论和争论。

最终决定的时候,主席需要决定哪些需要现在决定,哪些之后决定。主席会推进决议的制定,决定决议被是谁和延期的时间,排除不能接受的提议,公司之间僵持不下的时候,主席还需要提出折中的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