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文 | 轩窗

智东西11月12日报道,本月1日中国三大运营商正式上线5G流量套餐,标志着中国5G网络正式走向商用。今天世界移动通信协会GSMA在北京举办5G创新论坛,5G产业人士共聚一堂,共同探讨接下来5G产业发展趋势。

GSMA大中华区总裁斯寒在开场时说,全球5G市场正在面临着挑战和机遇。

展锐楚庆:基带芯片市场再无新席位!移动副总谈5G建设三大难

对于中国来说,据预测2025年将有6亿设备连接5G网络,占据全球40%以上,是全球最大的市场。

5G也带来了很多挑战。对于运营商来说,建设成本非常高,单个基站是4G基站成本的2-3倍,功耗则是4G基站的3-4倍。想要达到4G覆盖水平,需要的基站数量也是4G的2-3倍。此外,5G的商用,也给新业务带到了孵化阶段。

一、GMSA高级顾问王建宙:现在是操作系统超车的好机会

GMSA高级顾问王建宙进行了“5G创新与实践”的主题演讲。在演讲中,王建宙说,4G到5G主要是追求高的速率传输。通信应用领域的创新是典型的先有技术再有应用。

展锐楚庆:基带芯片市场再无新席位!移动副总谈5G建设三大难

5G有着强大的技术推进作用。5G时代需要提前搞清楚,新的无线通信技术能给消费者提供什么样的应用和规划。他也指出,“最近有不少地方政府发布了5G产业发展规划,调子比较高,但是内容有些空洞。拿5G究竟要干什么,这是5G产业工作者的责任。如何为消费者带来好处,既是责任也是机遇。”

王建宙提到,开放的生态系统是5G产业发展的基础。电信行业的价值链,长期以来以运营商为中心。在移动互联网出现的初期也是以运营商为中心的。但在3G之后,移动互联网大力发展,通信行业形成了完全开放的系统。

OTT成为移动互联网最大的推动者。虽然运营商拥有网络但是网络服务和数据不受控制和管理,整个应用市场得到前所未有的发展,催生了一大批公司。

王建宙预测未来5G产业会继续保持开放的生态系统,内容提供商也会参与进来,会催生出现新的独角兽公司。运营商也会在其中找到新的发展驱动力。

在创新应用方面,5G的到来,视频业务会得到更大的发展。他举了几个例子:1、现在就能实现的用5G传输电视台4K直播信号;2、直播视频,5G上行速率更高让直播视频有非常大的发展余地。3、小视频的社交网络,5G提供了更加大的通道,社交小视频预期有非常大的发展;4、ARVR,在5G网络下,产业会被进一步催化。

此外,在运营模式上行业也要创新。虽然5G建设速度很快,但与4G相比还有很大区别。现在中国4G基站有400万个,5G基站想要达到这个覆盖程度,路还很长。

在5G网络建设过程中,我们看到这样一个问题,尽管5G的应用前景广阔,但运营商建网处于亏损状态。在这种形势,我们也看到了运营模式上的创新。比如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的共享共建就是一个很好的典范。这将是全球无线网络系统的发展趋势。到了6G时代,这样的共享共建更会成为趋势。

最后,王建宙提到,5G到来后会重新定义手机形态。

他说到,每一次通信技术的升级都率先在手机上表现出来。3G之后出现了触摸屏的智能手机。虽然,现在5G手机形态没有什么变化,但根据通信行业每20年一个大变的规律,5G未来一定会给手机带来新的定义,会出现新的跨时代产品。

现在可以看到,智能手机很可能会和穿戴类产品融合起来。现在VR和AR设备也可以基于手机完成体验,手机正在被增加更多功能。预计未来手机形式上会发现很多变化,今年折叠手机的出现就代表了一种改变的趋势。

实质上,手机形态的改变根本是功能上的变化。5G时代,人与万物互联,实现的基础就是手机。这也要求操作系统向前演进,期待新的操作系统的诞生,现在是超车的很好机会。

二、云网一体化是运营商下一代基础设施竞争关键

GSMA大中华区战略合作总经理庞策介绍说,2018年中国数字经济占总GDP的35%,这样的比重中国实际上处于第二阵营的,和美国、德国还有差距。现在,中国5G已投入商用,会对数字经济产生怎样的推动作用呢?

展锐楚庆:基带芯片市场再无新席位!移动副总谈5G建设三大难

论坛现场,中国移动副总裁李正茂、宽带资本董事长田溯宁、汉能投资董事长陈宏以及紫光展锐CEO楚庆,就5G产业对数字经济的重大影响进行了深入的探讨。

李正茂首先介绍了中国移动5G网络商用后的最新进展,他总结说为“3个5”,即5G、50个城市、50000个基站。中国移动的50000个5G基站已经正式开通。每个月20号中国移动会公布最新的5G用户数据。

5G+的主要是4个东西。第一,5G+4G,5G会和4G长期共存。5G时代运营商不会轻言放弃4G,两者的融合发展很重要。第二,5G对各行各业的赋能,需要硬核的技术,所以提出了5G+AICDE(AI、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第三,5G+生态,不是简单的运营商+设备商+互联网企业的模式,生态很重要。第四,5G+X,目前就是5G融入垂直行业。

宽带资本董事长田溯宁说,云计算让互联网企业称为了领先者,但这场竞争远还没结束。公有云40%成本和网络有关系。所以在5G时代,云网一体化会带来了结构性变革,有些数据在公有云上,有的在网络上,有的则在企业内部。公有云从分布式走向中央再走向分布式。抓住云网一体化趋势,是运营商下一代基础设施竞争中的关键点。

紫光展锐CEO楚庆说,数字化是大势所趋,会比我们想象发展的最快。“5G是人类历史上最野心勃勃的连接计划,构成未来数字化的基础,将数字经济推向高潮。”

三、中国移动副总裁李正茂:5G建设中运营商的三大挑战

中国5G网络已经商用,那么现在5G产业还在面临着哪些挑战呢?

中国移动副总裁李正茂说道,现在政府和企业都在不遗余力推动5G产业发展。如果说有挑战的话,不妨将时间调到去年,看看大家最大的担忧是什么?

李正茂说,去年产业最大的忧虑可以总结为“3个三”。第一是5G基站的建设成本是4G的3倍;第二是

每个5G基站耗电量是4G的3倍;第三,每个基站的价格是4G基站的3倍。这是去年大家最关心的问题,被认为是产业最大的挑战,也代表着产业的技术成熟度。

对于上述问题,中国移动找了一些解决办法。首先是基站数,中国移动的频率采用的是2.4GHz(联通和电信是3.5GHz),这让移动的压力陡然释放(频率越高,传播距离越短,所需基站数量越多)。“我们也观察到友商,很有创意的方法,比如用低频段做上行。”

第二个问题的进展不大。带宽增加功耗提升,这是个客观规律,也就所说的“瓦特决定比特”。中国移动找到的解决办法是,考虑到不是每一个基站都需要多天线阵列,中国移动推出基站系列可以灵活配比天线,降低功耗。

还有一个就是推出O-RAN(开放式无线接入网),把无线网开放,做更轻巧灵活的小站来拉动生态建设,进一步降低基站能耗。

李正茂还提到,5G到来之后运营商电费成本高昂。他说,最近有些地方政府做了很好榜样,比如山西提供优惠电价,并希望这个势头可以形成燎原之势,让更多的地方政府给运营商提供优惠电价。

第三个问题则需要产业进一步成熟,也就是实现规模化,将造价降低。他说到,规模是通信行业很重要的规律。

四、紫光展锐CEO楚庆:基带芯片市场不会有新公司入局

在5G产业中,通信芯片作为上游基础模块,其成熟度决定着5G产业发展的速度。

紫光展锐CEO楚庆说,在5G产业中,资本是从下向上走,技术则是从上向下走。5G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上游资源紧张。比如5G终端芯片现在竞争很激烈,全球公开市场主要有三家(高通联发科、紫光展锐)。

楚庆5G芯片的研发实际上是很困难的。小小的5G芯片中包含了很多的制式,不仅有10种制式,还要对全球120家骨干网做测试。“啥都不干,做这个测试都要做7-8年。很多运营商测新的制式有兴趣,测试老的制式没人理你。”

“现在出现新的通信基带芯片厂商是不可能的。很多新出来的造芯企业还是值得鼓励的。但是从中可以看出我们的客户很恐慌。”从上游来看,5G已经和AI牵手。楚庆表示,紫光展锐也在坚持AI与5G并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