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044ad345982b2b747ddded837adcbef76099b68

硬创先锋黄锦锋:Sleepace靠这几点拿了4406万融资

晓生硬创先锋2015/07/20

“做睡眠监测应该是在不影响用户睡眠习惯的情况下实现,这个很重要。”

智东西 (公众号:zhidxcom)

文 | 晓生

7月20日,睡眠监测公司Sleepace舒派对外公布了其B轮融资情况。融资额是4406万元人民币,由罗莱家纺领投、京东跟投。Sleepace舒派此前推出的了一款铺在床铺下面、不用穿戴的长条形睡眠监测设备RestOn。此次领投Sleepace舒派的是1995年成立老牌家纺公司“罗莱家纺”,做床上用品的传统企业,也开始介入到智能硬件。这笔融资在整个智能硬件圈并不大,但确实是在睡眠监测领域确是一笔不小的融资额。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随后与Sleepace舒派 CEO 黄锦锋深度对话。在黄锦锋看来,目前智能硬件圈还没有特别标杆性的产品出现,而睡眠监测领域更是如此。在这个背景下,黄锦锋谈了一些自己的看法。

睡眠检测

问:罗莱家纺为什么急着入局睡眠监测领域?又为什么投资了Sleepace?

答:我们可以看到,非常非常多的传统企业要转型,他们都想和智能硬件搭上勾。有一些传统企业是真的想做的,有落实的。有一些不是,只是沾个边搞个概念——这在股票市场有很大的体现。传统企业转型是一个大的趋势,比如互联网金融、智能硬件,这些都是新的概念。在我看来,罗莱在智能硬件领域算是有布局的。他们希望利用自己几十年积累下来的客户资源、线下渠道资源、营销渠道,来实现更多的价值。毕竟他们有五千多家门店、几百万用户。
这次4400万的融资额不算太多,但也是个不错的结果。罗莱做了20年家纺了,他们希望在大电商领域有所作为,而我们算是国内最早的睡眠领域的公司了——4年多了。我们在国内外也有很多用户,也有很多核心的技术。用户积累、技术积累,这些可以和罗莱很好的融合。另一点是:卧室是一个很大的部分,罗莱也希望打造一个卧室的生态圈。

问:睡眠监测领域的产品怎么分类?

答:睡眠监测的话,我们能看到有三个层级。最精确的就是脑电波,医院会用。对于打鼾的人来说,这个就比较重要。第二个是手环、手机APP、放在床头之类的产品,他们的原理是用人的手、头、躯干的运动频率来判断。第三类,就是Sleepace这样的产品,介于穿戴脑电波监测产品和手环之间,更加靠近医学原理,可以实时的监测心跳、呼吸、翻身,离床,再通过心率变异性结合其他生理指标来分析睡眠。

问:很早就有很多睡眠监测产品了,比如09年的一款失败的穿戴睡眠监测设备ZEO、Kickstarter上众筹两百多万美元的球形睡眠监测设备Sense、方形的HugOne、圆片形的Lunar。您觉得您的产品差异在哪里?

答:除了ZEO,提到的这些都是在Sleepace之后出现的。我们2011年就开始做了,只是很少宣传,所以很少有人知道。在去年CES后慢慢热起来,今年开始火爆的。2009年的ZEO是测脑电波的穿戴式睡眠监测设备,因为是穿戴的,而且当时的人们对于睡眠和可穿戴设备的关注度没这么高,导致了它的失败。剩下这几款产品,和手环的物理原理类似。它们不能直接得到心跳和呼吸数据,而这两个数据可以成为数据入口,实现大数据的分析、二次营销。 Sleepace舒派的RestOn智能睡眠器和这些产品的差异就在于不用穿戴,并且监测精确度更高,达到了95%。

问:您刚才也提到,2009年火爆一时的ZEO基本死掉了,为什么?睡眠监测真的是刚需吗?

答:睡眠监测,分享几个数据。全世界有28%、中国有38%的人有睡眠障碍。为什么09年的头戴睡眠监测设备ZEO会死掉?一方面是那时候还没有智能硬件的概念。另一方面人们当初没有那么像现在这样关心睡眠情况。也越来越关注睡眠了,我们做过统计,人们希望在这方面的投入越来越多了。
当我们的数据达到一个层级的时候,可以帮助人们预防睡觉方面的疾病。我们中国2.5亿的老人,1.5亿老人是独居的。子女愿意给父母投资,老人一个人很危险。对于用户来说,数据监测是次要的,生命健康才是最重要的。 RestOn是对中间年龄段的人设计的。老人和婴儿的产品我们也都会有,毕竟这是更加刚性的需求。这个需求点在哪个位置?我们有经验,毕竟做了几年。坦白说,我还没有看到智能硬件圈一款标杆的产品。

问:可是就像安全和安全感是两码事一样,或许您想告诉用户一种概念,用户却并没有感受到。而且根据京东上半年的智能硬件电商数据显示,还是低价产品卖得好。这个您怎么看?

答:价值,给用户的价值。给用户创造安全感是营销层面上的事情,我们现在这个产品不是主打安全感的。
关于价格,我们希望做的有价值和有声誉的公司。我们在早期就和大的公司合作,比如联想,万达、京东等等。合作的公司都是一线品牌,比如和Medisina的合作也都有品牌露出。Sleepace的价格,对于智能硬件这个大的品类来说,零售价是很高的,但成本也高,不是暴利产品。做一个品牌,不能说为了追求一个销量,不要利润或者很微的利润,把价格做得很低。任何产品,我认为都有高中低端的产品。“高端产品做品牌,中端产品做利润,低端产品拉流量”。现在我们会把品牌做出来,牺牲一些销量。第二个就是和大品牌的合作,品牌露出。这一步达到了,我们就会推出老人小孩的产品了。

问:关于合作,您能否具体说下?

答:3月23日有开发布会,我们提出了“睡眠+”的一个概念。我们希望推出一个关于睡眠的小的生态圈子,提出了八个领域的合作:

1、智能家居,和美的、京东智能、海尔有合作。一方面,我们希望睡眠监测成为卧室的大脑,这就相当于之前用路由器占领客厅。另一方面希望发展有效的互联互通。比如和联想的合作是销售渠道,接下来还有产品开发、数据的合作。
2、家居家纺,罗莱是中国比较顶级的。
3、和保险公司的合作,比如和平安、法国安盛的合作。具体怎么做?比如用我们的产品,保险打折。
4、和高端酒店的合作,比如万达五星级酒店,天津的一个酒店,他们打算全部铺上相关的产品。
5、医疗健康的合作,比如和qq健康的合作。我们提供数据,实现二次盈利。
6、婴儿用品的合作,比如和强生的合作。未来要涉足小孩方面的卧室产品。
7、和研究机构的合作,比如和斯坦福睡眠研究中心、中国睡眠研究协会、哈工大、芬兰睡眠研究中心的合作。
8、社交方面的合作,比如和女性社区以及养老社区“枫网”平台的合作。

问:这次融资之后,您打算怎么规划?

答:下一步,一方面是婴儿老人的产品,我们已经计划在8月份或者9月份发布新的产品。另一方面,我们希望推出解决方案。比如人的生理数据,周边的光线、气味以及音乐等数据。我们希望帮助用户实现从安稳入睡到舒适醒来这样一个过程全程的睡眠健康解决方案。

睡眠监测4

问:这次融资之后,您打算怎么规划?

答:下一步,一方面是婴儿老人的产品,我们已经计划在8月份或者9月份发布新的产品。另一方面,我们希望推出解决方案。比如人的生理数据,周边的光线、气味以及音乐等数据。我们希望帮助用户实现从安稳入睡到舒适醒来这样一个过程全程的解决方案。

问:解决方案怎么实现?是打算合作,还是自己推出系列新品?

答:灯泡这样的产品当然不是我们做。我们只做监测,比如环境监测、睡眠监测部分,当然还会包括音乐之类的。但是我们不做其它互联互通的产品。我们之所以和京东合作,就是希望实现更多的互联互通,比如睡觉起床时空调、灯的控制。

问:智能硬件的融资动辄几千万,甚至几亿——您怎么看待这种情况?

答:我个人的一个看法,或许不全面:今年资本反而冷静了、投融资比去年少了——这是从我去谈VC的这个过程来看的。不过,每一个标杆的产品会得到一个比较好的投资。现在应该是一个精选阶段。

问:在智能硬件圈,您怎样看待没有标杆性产品这件事?

答:其实Nest会是一个比较好的产品,在中国可能没用,但他们把美国人的生活场景结合的比较好。互联互通是一个方面,美国特殊的居家环境和习惯造就了他们的成功。它从设计方面、互联互通方面都非常好。

问:您还有什么要补充的?

答:总结几点,我认为做睡眠监测的话,睡眠不穿戴很重要,手环的体验是很多人抗拒的。睡眠监测应该是在不影响用户睡眠习惯的情况下实现,这个很重要。我们接下来有一个布局,第一个是我们想做未来卧室的大脑;第二个是做更多的互联互通,为用户在卧室打造闭环的生态圈。

zhid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