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机1

飞“无人机”也要收费考驾照 是“审批癖”发作?

Selection车东西2015/07/23

尽管后者的监管职责无可厚非,但“逢规范必考证收费”的隐忧还是遭到了媒体的讨伐。对于无人机产业来说,政府到底应该扮演一个怎样的角色?

智东西语(公众号:zhidxcom):

伴随着无人机产业的壮大,其带来的一系列问题也让行政管理者头疼不已。尽管后者的监管职责无可厚非,但“逢规范必考证收费”的隐忧还是遭到了媒体的讨伐。对于中国刚刚崛起的无人机产业来说,政府到底应该扮演一个怎样的角色?(诺瓦)

无人机 行政

文 | 陈方(新京报)

飞个航模都要考驾照,既于法无据,这种“逢规范必考证收费”的作派,也跟当下改革态势相违。这样的规定一出,无疑将对风头正劲的国产无人机行业造成致命的打击。

日前有报道称,上海年内将牵头制订《上海市遥控航空模型飞行管理办法》。按照新规,凡是遥控航空模型在公开区域内飞行都要持证;非法驾驶还可能被处以5至10天的行政拘留。据了解,这种航模飞行执照将分为特级、中级、初级,每个级别的考务费为560元。

飞个四轴无人机也要“带证上岗”,没有执照无人机不得上天。听到这消息,歌手汪峰会不会暗自庆幸年初向章子怡求婚还没这规定,不然还得先备个驾照才能在求婚现场用上无人机?

这些年来,遥控航模、微型无人机不再是名人把玩的专属品,而已开始广泛用于婚庆、新闻、影视视频航拍领域。是的,随着其运用领域越来越广泛,操作者也从原来竞技者扩至消费者群体,因操作不当发生事故的概率在增加。虑及无人机在人员密集区坠毁的风险,还有可能被用于窥探隐私、测绘泄密,从安全角度对该领域进行规范,有其必要性。

但规范就一定要“收费考证”吗?显然不是。一者,当下那些遥控多轴飞行器操作难度不断降低,从技术掌握上讲,要求考驾照有些多余;二者,以空中安全、维护公共治安等为由要求持证飞行,也有些“用力过猛”,这类风险大可用技术限制、拥有者登记注册等方式规避。现实中,玩航模的通常也不会玩到威胁空中安全的地步。

根据我国《民用无人驾驶航空器系统驾驶员管理暂行规定》,机身净重低于7千克的无人机是微型无人机。在室内运行的无人机、在视距内运行的微型无人机,和在人烟稀少、空旷的非人口稠密区进行试验的无人机,由操控者自行管理。按照“法无授权不可为”原则,要求这些情况下也要考驾照于法无据。不然,中小学生以后参加个航模大赛也要考证,何其荒唐?

如果是简单的安全规范引导也罢了,但“规范”后还连着“收费考证”,这难免触碰到公众敏感神经:很长时间里,“人在证途”饱受诟病,一些权力部门、行业协会与社会培训机构,以考证之名行收费之实,既加重社会负担又易滋生腐败。正因如此,去年起,国家开始为“考证族”松绑,如国务院取消了房地产经纪人、注册税务师等11项职业资格许可和认定事项。

职业资格认证和“航模驾照”虽然不完全是一回事,但“逢规范必考证收费”显然与此改革方向相悖。所以该规定激起强烈反弹,并不意外。单单“每个级别考务费560元”这一条,就令人诟病。

无人机飞行带来的安全问题,可以通过加强技术监管等途径来解决,而没有必要再搞一个考驾照的程序。而且这样的规定一出,无疑将对风头正劲的国产无人机行业造成致命打击。用行政管理把自己的市场做死了,中国的无人机企业也就失去了一个天然的竞争优势。这岂不正是为渊驱鱼。

迷恋“以证治理”,本质上就是“审批癖”发作。在减少资质证明成改革态势的背景下,“无人机驾照”有无存在的必要,确实存疑。

(本文原载于新京报,作者为媒体人陈方,原标题为“飞无人机要考驾照,是审批癖发作”)

zhid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