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0202

硬创先锋叶晨光:谷歌眼镜没死 酷镜等待市场爆发

四月硬创先锋 虚拟现实2015/10/19

带着诸多疑问智东西记者来到帕罗奥图的北京总部,与其CEO叶晨光针对以上问题进行深入对话。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文 | 四月

自2012年年4月4日谷歌具有“增强现实”功能的Google Project Glass(以下简称Google Glass)问世以来,眼镜的拓展功能得到重新定义,同时AR技术也开始在全球范围内普及,从某种意义上说,Google Glass在教育AR市场方面起到先驱者的作用。但受到概念超前、价位过高等诸多因素影响,Google Glass并未赢得太多市场,并于今年年初宣布停止发售消费者版本。

在中国,一家成立于2013年名为帕罗奥图(Palo Alto)的科技公司却在今年9月推出了功能与外形与Google Glass较为相似的一款产品——Cool Glass ONE(酷镜),并于5月完成了A轮千万美金的融资,官网售价为2999元,约为Google Glass价格的三分之一。据奥图方面表示,出于产品定位、备货销售等原因的考虑,酷镜不计划参加京东众筹。

为何要重拾科技大佬的挫败项目,信心何在?被人称为“山寨”怎么看?对于这类新型态产品,研发过程中遇到了哪些难题?带着诸多疑问智东西记者来到帕罗奥图的北京总部,与其CEO叶晨光针对以上问题进行深入对话。

通过叶晨光的介绍及笔者整理,Cool Glass的研发过程大致可分为三个阶段:

启动:想清楚要为谁造东西

整个项目的立项时间可追溯到2013年5月份,即公司帕罗奥图科技成立前的2个月。据叶晨光介绍,当时关于具体要造一款什么样子的产品,我们认为还存在多种可能;但其受众群是首先瞄准的,产品的主要用户定位于潮酷人群——因为他们“更张扬的个性、更强的消费能力、更匹配的移动互联网社交属性”——这三点,构成了将来产品的最具潜力的核心消费群特征。

同时,这为团队日后对产品的整体定义、价位设定、工业设计等方面的确立提供了指引,进一步来说,将来Cool Glass想拓展为更大众的To C产品在哪些因素上需要提升也能够提供十分重要的参照意义。

推进:一次硬件大会之旅让项目明朗化

如果说曾在全球掀起头戴式AR设备热潮的谷歌眼镜是叶晨光想要造Cool Glass的契机,那么2014年5月份的一趟以色列智能硬件考察之旅,则是拨云见日,最终敲定AR眼镜项目的重要推手。

据叶晨光回忆,参加以色列的硬件考察本来就是奔着了解AR技术的目的去的,具体包括“AR技术究竟在眼镜中如何去实现、有哪些具体的交互场景、通过未来的3-5年内的发展AR技术在眼镜上究竟能够实现什么样的突破“等,把这些问题搞清楚了,回来才知道哪些是更实际的东西,然后将这些元素定位到产品中去,例如,将LBS(如高德地图)、O2O(大众点评)等数据接口在产品中呈现。

据悉,现阶段,以上功能已在Cool Glass ONE中实现,叶晨光还透露,未来产品还将加入通过眨眼等方式的眼控操作等新元素。

持续:大框架下的精工细作

在产品定位、形态及功能等大体框架架设好后,接下来涉及到的产品成型与功能实现等工作显然要繁锁和复杂得多。叶晨光针对产品如何规避Google Glass的原型设计、如何通过“大脑”的三次迭代解决散热和续航等两大核心难题作出了解答。

难题一:如何避开Google Glass原型

关于如何与Google Glass在形态上区别开来,叶晨光介绍,首先眼镜的光学呈像原理决定了它们基本的外形构造,同时,我们也邀请了Frog进行设计,从产品的可折叠性、按钮布设、设计理念等方面进行了重新设定。同时,在材质上也做了更精细的考良,使之重量较Google Glass更轻。

产品展示
图1 产品展示

5
图2 产品展示

难题二:如何解决散热实现低功耗

众所周知,可穿戴设备的续航问题常被人诟病,在Google Glass上也不例外,官方宣称待机时间1天,据用户反应实际续航时间为6小时左右;另一方面,由于人的头部较身体其它部分感触更灵敏,头戴式设备的散热性能自然相比普通可穿戴设备要求更严苛,而这两块技术难点都需通过低功耗芯片实现,于是最终问题落在了产品芯片的选取和优化上。

据叶晨光介绍,为此,Cool Glass前后共进行三次迭代:首先我们考虑过Google Glass的TI OMAP 4430处理器,但由于该型号正面临停产以及与国外厂商沟通障碍等问题;所以转向了台湾的MTK 6582,但即便是作为手机芯片中功耗最低的一款,对于Cool Glass而言,仍遇到了运行时发烫、功耗过高等问题;后续我们又同时对ARM、Intel、君正等芯片厂商在功耗、价格、安全、合作等多方面因素的综合比较,最终决定在第一代、二代产品中使用君正XBurst M200。虽然君正芯片是基 Linux的操作系统设计的,在安卓兼容与开发上工作量稍大一些,但就现阶段的功能应用需求而言,它是保证最低功耗的最佳选择。

观点:关于质疑的回应

问题一:【关于所谓的山寨指控……】

关于“Cool Glass无论从外形还是功能上都像是Google Glass的翻版和山寨”的质疑,叶晨光表达了自己的看法:“马云当年copy了eBay做了中国最大的电子商务网站,李彦宏copy了谷歌做了中国最大的搜索引擎,马化腾copy了以色列的ICQ做了中国最大的社交软件,古永锵copy了YouTube做了中国最大的视频网站,我们称为C2C(copy to China)。谷歌的确引领了人类发展,但发展方向和更多本地化创新才是酷镜核心价值”。

问题二:【关于重拾被“枪毙”的谷歌眼镜项目的信心……】

自今年1月19日,谷歌对外宣布停止Google Glass的“探索者”项目,并暂时不会推出消费类版本。媒体对Google Glass项目也多呈现“唱衰”的态度,而一家中国公司何来的信心做谷歌做不好的产品。

针对此,叶晨光首先解释,谷歌眼镜的工作仅是将被重新分配至托尼·法戴尔(Tony Fadell)领导的消费类硬件部门,而不是单方面的停止,并找到近期谷歌眼镜官网申明、Twitter更新等例证。

他同时透露,实际上在谷歌宣布暂停销售Google Glass项目的一段时间内,公司也曾遭遇过富士康、阿里、王力宏等投资方的撤资瓶颈,经过一轮洗牌,现在的融资方是以德丰杰DFJ为首的融资团队。叶晨光深有感慨地回忆道 ,如果当时我们放弃了,那么关于中国的Cool Glass的故事也就结束了,事实证明谷歌的故事也仍在继续;但就现阶段而言,我们想放缓步伐,因为有风声放出谷歌方面可能于年底推出新版的Google Glass,而那时,我们也将以硬实力的产品获得瞩目。

的确,对于硬件创业者而言,足够的资金支助是项目得以生存的必要条件,相信以上颇具说服力的言论叶总自然也是向不少投资人侃侃而谈。

6
图3 关于Google Glass项目谷歌眼镜官网及Twitter的最新申明

另外,叶晨光也从产业方面指出,就现阶段来看,以游戏产业领衔的VR的市场前景的确较AR更容易被大众和投资人接受,但我们也应该看到AR技术在警用、医疗、实时报道等领域的巨大潜力,同时也与我们分享了来自Dig-Capital一份关于2020VR、VR市场份额预测报告,指出至2020年秋季,AR市场份额将以4倍的比重领先于VR市场。

WeChat_1445220216
图4 2020VR、VR市场分额预测报告

据悉,奥科技已经完成A轮千万美金的融资,领投方为德丰杰龙脉中国基金,天星资本、北京新沃资本、及奋达科技跟投,正在积极筹备B轮。

总结:AR眼镜开拓之路任重道远

我们看到,作为一家成立两年多的初创公司,在并不被投资市场和媒体所看好的蓝海领域里,通过吸取前车之鉴:价格做减法,功能做加法,以及更精准的人群和产品定位作指引,现加上近乎执著的自信熬过了资本困境、跨越技术难点来坚守自己的项目。

另一方面,在如何为AR技术配备更容易被人接受的产品形态,如何通过其用户在功能和操作上的进一步优化从而与手机形成差异化竞争,以及配套的大数据平台跟进,在内容与服务上进一步吸引用户群等问题仍需新进者不断的试错和挑战。

Zhidx 智东西PC尾图 6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