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chuandai_meitu_1

当可穿戴与慈善相遇 擦出的火花可不仅是商业利益那么简单

连然虚拟现实2015/12/01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文 | 连然 从苹果的ResearchKit到谷歌的Life Scienc […]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文 | 连然

从苹果的ResearchKit到谷歌的Life Sciences再到微软的HoloLens,——许多高科技公司正在将可穿戴设备项目推向市场。由于可穿戴设备有着强大又具体的功能,其对于非消费者的创新潜力是惊人的。

但是,比起在印度致力于拯救生命的NFC jewellery,人们更迷恋于基于云计算的能够推荐纽约餐馆的虚拟助理。那么,为什么高科技要进入慈善事业、基础设施、卫生和研究?这不是一个可以简单回答的问题,但这可能关乎使命和传统。

最近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有一个奖金为15000美元的可穿戴设备的挑战项目,包括培养和指导两个项目:病历存储项链Khushi Baby和可穿戴的肥皂蜡笔SoaPen。

Dominic Vergine,ARM可持续发展和企业社会责任部门负责人,认为大公司如ARM有责任去解决全球性问题,不过也承认其中有商业利益驱动。

不只是要创造好玩的东西 还应该是人们所需要的东西

1_meitu_2

“对于ARM来说,我们知道我们的技术可以应用在医疗保健、农业,教育等诸多领域来应对全球和地方的挑战,”他告诉我们,“但我们没有卫生工作者,农业专家和教育专家,所以我们与慈善机构,学术界和政府合作以了解需求,看看哪里我们能帮的上忙。”

解决越来越多的发展中国家的人们的问题。对于ARM来说,意味着什么?

“我们得到了彼此的专长”,Vergine解释说 “一个高科技公司要想理解新市场、顾客和慈善机构,就得去开发适合他们需求的新技术。”

对妇女和世界各地的孩子们来说,真正的需要是至关重要的。正如David Swann博士——就读于哈德斯菲尔德大学设计系并带着自己的 WAAA! 项目入围此次大赛决赛,所告诉我们的:“问题越复杂,解决方案的范围就越小。而如果问题难度很低,例如设计一个iPad,那解决方案的范围会很大。”

从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角度来看,像这样的合作伙伴关系是很需要的,但还有更多的工作要做。

“此次合作将使我们能够提供更快,更全面的帮助患儿应对大规模城市化和社会、经济鸿沟扩大的影响,”Katherine Crisp,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英国的负责人告诉我们。“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和ARM将会利用其影响力来鼓励科技业创新——创造人们需要的东西。”

迪士尼主题假肢即将上市

jiazhi_meitu_3

迪士尼曾与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合作,为孩子们设计钢铁侠和冷冻主题的开放式仿生假肢。这些项目不仅实现了盈利也担负了社会责任。

但是,利益驱动真能使世界变得更美好吗?

Kickstarter——资本主义的未来。

kivk_meitu_9

它的创造者刚刚将Kickstarter的重新定义为“公益企业”,这个变化意味着他们坚持严格的道德和环境政策,在经营业务上必须考虑公益,而不是纯粹的利润利益。创始人Perry Chen最近告诉告诉纽约时报它的使命是“帮助创意项目实现生命”,并且两位创始人正试图以身作则。

“作为年轻的企业,思考他们该如何运作如何整合结构,也许他们不会那么轻易在常用的选择中考虑”他说,“也许他们会从长远来考虑,想着如何才能照顾好他们所关心的事情。”

谷歌文化研究所——弥合高雅文化与通俗文化

guge1_meitu_6_meitu_7

另一个很好的例子是谷歌文化研究所(Google Cultural Institute),其在2011年推出,以帮助文化机构连接到数字技术。它最近在超过80间展厅的大英博物馆内试验伦敦室内街景功能——可用应用程序和Cardboard VR 眼镜来游览。

谈到项目的推出,Amit Sood,谷歌文化研究所所长说:“这是有关访问和保存的项目,是非常重要的。所里20%的项目都用作来弥合高雅文化与通俗文化之间的鸿沟。在2011年开始的时候我们是一个只有17个博物馆的小项目,不过当时我们并不知道我们在做什么。

这里又再一次连接到使命这个词的意义,这是谷歌的很多很多不同的项目之一。这份名单现在包括涉及到生命科学的可穿戴设备和高科技隐形眼镜——或许有一天可以改善和挽救数百万人的生命。

“谷歌创建之初是有着组织信息的使命的,现在我们已经作出了一定的进展。可怕的是很多对大家有用的信息是不可访问的,”马特·布莱丁,谷歌EMEA业务和运营总裁称 “我们在谷歌的一切工作都只能通过合作伙伴关系实现,无论是在网络上发布内容还是别的什么,而且人们通常都把视频上传到YouTube或文化部。”

VR要比智能手机好

zhengce_meitu_4

许多CEO和创始人试图效仿史蒂夫·乔布斯,看看他们是如何描述自己的手机或智能手表或曲面4K电视的。不过他们崇拜创造的积极性和绝对的自我信念,可能是留给人们真正改变世界,拯救生命或解决医疗和教育的全球性问题的最好的东西。

因此,这也难怪马克·扎克伯格(Facebook创始人)和谢尔盖·布林(谷歌联合创始人)抓住机遇,不只在发展中国家赚到了钱,并在世界其他地区创造了持久的社会影响。现在苹果拥有了更多的钱,于是开始花时间在高科技上有所作为。

Palmer Luckey发明了Oculus Rift——一个刺激的游戏配件,但他有更大的计划。“很多人都谈到了短缺经济,”他在 Web Summit 2015上说“虚拟现实说的是潜在的一个真实的世界。世界上的每个人都可以拥有一切(从身体体验上)——这需要巨大的资源来创建。

“每个人都可以在虚拟现实中不付出经济代价就拥有一切。亲身参观巴黎可能比用VR体验更好,但并不是所有人都有亲身体验的机会——真正重要的是每个人都可以体验到。”

zhidx1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