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硬创先锋吴伟:自招医生队伍的任性医疗硬件创业者

连然智能医疗 硬创先锋2015/12/22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文|连然 好的身体是一切的本钱,健康永远是大家所关注的话题,但在生病这件事 […]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文|连然

好的身体是一切的本钱,健康永远是大家所关注的话题,但在生病这件事上,“防”是要远远好过“治”的。治病的成本没有不大的,但是如果能提前检测到相关数据,预警病情,不仅会减轻花销,也会少受病痛之苦。目前市面上有不少手环有着心率监测功能,但是细究之下会发现,这个功能在生病预警上并没有什么效用,除了对“心脏跳动频率”即心率的检测,真正更有效地预警心脏疾病的是对“心脏跳动节律”即心律的检测,而这需要相对更为专业的心电检测仪。

本期智东西硬创先锋所对话的这位创业者吴伟,其创办的公司“东方泰华”正在做这样一件事,从2012年开始,先后研发了4款不同的医疗智能硬件,目的是让专业的医疗器械以更平易近人的价格走进普通用户家。其中主打的则是一款2导便携心电仪-泰控心仪,令我们感到意外的是,吴伟这四款智能医疗智能硬件居然都获得了二类医疗器械证,在普遍心态浮躁的智能医疗创业领域,不可多得。

细聊之后,让我们最感意外的则是,吴伟和其团队在创业4年的过程中,不仅仅是研发推出了这四款医疗智能硬件产品,同时还打造了两个医疗在线平台,一个做设备数据后端人工服务的“安心管家”,另一个则是已经签约了近400名知名医生的“医患直通车”在线问诊平台。在谈硬件必谈平台,谈硬件必谈服务的智能硬件创业故事中,吴伟是我们少见的已经将服务落地的创业者,而他在这前后几年的投入已经近7000万元,直到最近才真正开始在资本市场进行融资。

近日,智东西来到了泰华科技在双井的办公室,在和CEO吴伟两个小时的畅谈中,聊了他在这条创业路上的故事。

泰控

心电仪创业初衷:医疗进家庭

吴伟是湖南长沙人,属60后创业者,80年代大学生时就读于当时的武汉钢铁学院(现武汉科技大学)的工业电气自动化专业,毕业后分配到河南建材研究设计院的自动化室,做本专业的学术研究。主导的项目还获得过河南省的科技进步二等奖,在设计院做了六年后,吴伟选择了下海经商。尝试广告行业,也经历了一些成败,之后在1995年转而奔向深圳。

期间也曾在政府部门呆过,兜转之后,在1998年,吴伟转投富士康,这一干,就是十一年。吴伟在富士康从最小的部门员工,最终做到了总裁办,负责整个华北地区的投资地选址、投资条件谈判、建工业园、后期保障等等。曾先后参与富士康北京工业园、太原工业园、烟台工业园、天津工业园、廊坊工业园建设,2008年底吴伟选择辞职创业。

2

吴伟在2010年的9月份在北京成立了东方泰华投资有限公司,当时他的业务范围很广,涉及到血糖仪试纸、自动监测血糖等,还接触到了无创取血和激光取血,但由于前者的强烈疼痛感和后者的高昂成本,当时也就停留在了研发阶段。不过吴伟称泰控的研发中心在去年做出了无动力血压的设备,由于脉搏波血压是从动脉初始端和末梢端血流速度的倒推,需要严谨精确的计算公式和规范的检验标准,推出市场还需要时间。

在投资方面,吴伟称初始阶段都是自己投的钱,已投入有七千万元左右,而触发他这样做的,正是缘于对远方年迈父母的关心。2011年起,吴伟先后接触了心电、血压、体温、血氧饱和度等相关设备,然后到2012年4月份,吴伟逐渐将自己的目标定在了做医疗进家庭、医疗进社区上,致力于院前风险防范的智能医疗设备研发。从2010年至今,泰控在今年刚获得了第一次资本介入,融资了六千万元人民币。

四个二类医疗器械证 拿的太顺手?

111

2012年4月份到现在3年半的时间里,吴伟已有了100多人的团队,核心部门之一的研发中心就有31人,另一个核心部门则是包括医生团队在内的运维中心,现在有22名医生,全部是全职聘用,在泰控心仪的APP端,除了设备本身检测的心电数据,还会有24小时值守的医生队伍,反馈人工分析的结果。出于力求精准预测的目的,吴伟还在不断地招募医生。而与此同时,泰控也拿到了围绕心电和血压的四个专业医疗设备的产品注册证(二类医疗器械),包括泰控心仪、动态血压计和12导心电图机及配套的电极贴。

二类医疗器械注册证,很多智能医疗项目创业者很难拿到,而吴伟一口气拿到了四个医疗器械证,其中是否有什么样的技巧?对此吴伟否认到并不存在技巧,之所以能够如此顺利地拿到证书是因为自己取得了国家发明专利,认可度比较高,至于审批环节,泰控也是按部就班走过来的,注册证此类证件一般也要1年~1年半的时间,另外吴伟提到很重要的一点,注册二类医疗器械证首先需要有相关的认证法规,为什么很多手环没法注册,也有这方面原因。

让医疗落地的两个服务平台:

此外,吴伟还建了两个服务平台,这也是其最有价值的地方。

一个是提供免费人工售后服务的安心管家,服务平台的后台配有专业医生对用户上传的数据进行分析,并提供在线问答,上个星期吴伟向社会宣布这项服务将永久免费。不过后续的家庭医生式的针对性延伸服务则需要收费。另一个服务平台是医患直通车。医患直通车是建立诊疗互动的过程,是对术后随访的完善,可以通过设备、平台的联动远程完成用户和医生之间的诊疗通路。

在患者服务数据到了服务平台之后,服务平台的专业医生会履行过滤、跟催、跟踪、管理的职能,然后数据会到达负责诊治的大医生,大医生会通过平台向患者发出相应的医嘱,服务平台则会不定期以电子问卷方式去追踪患者的状况,管理相关信息。

服务平台的医师是吴伟投资最大的部分,目前已经签约将近400多名“大医生”,所谓大医生,就是真正在后方坐诊的医生,有专门的医生版客户端,据吴伟讲这部分医生百分之七十来自北京市的三甲医院,并且其中副主任医师占了90%。吴伟告诉我们,他们发布了“大医生”管理APP,让这些医生可以通过工作之余的碎片化时间处理数据,比如血压数据、12导心电数据、单道心电数据、动态血压数据等等。

医生一般本身就非常繁忙,而吴伟之所以能签下接近400名的医生,靠的是这套各方互利的模式:医生可以获得一定收入,有动力,患者能带来方便,泰控则扮演了搭平台的一方。同时,医生本身就负有术后随访的职责,泰控是给了医生一个便捷实现这份职责的平台。

泰控系列智能医疗硬件的核心玩法

444

吴伟在决心进入医疗器械这个圈子的时候就下决心要让产品进入家庭进入社区,以打破医院将医疗设备的高额成本转嫁到消费者的现状。泰控主要面向民间,力求让移动医疗方面的科技福利能够惠及老百姓,而在这其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要注重“防”,就生病这件事来说,防一定是比治重要的。

智东西到目前也接触了很多智能医疗相关的产品,血糖、血压和脉搏相关的产品都很常见,基于心率的也不少,但是关于心电和心律这一块就发现比较少。这一现状主要是受于技术所限。

在泰控的核心创始团队中,硬件人员主要负责的核心技术有数据分析的算法和采样率、设备的选型。在技术方面泰控心仪最大的突破是做成两点式或二导的,但比起医院的多触点,两个触点是如何保证准确性的?对此吴伟称泰控心仪的突破就在于算法精确度的提升和将两个电极信号变成可以监测心律异常的信号。

泰控心仪采纳的信号能够把信号真实还原成原有的心电图,并得到了医生的认可。比如频发交界性早搏是心律失常中的一种,这种模式的R波跟最标准的威尔逊中心的R波是不一样的,有的女孩子非常低,有的男孩子非常高,但是不影响对心脏节律发生变化各种形状的判断。这种形状出来了,就可以判断出心律失常的种类。

这几款产品看起来小巧价格却并不低,关于这点,吴伟解释到是由于前端初始硬件的设计上采用了能达到高采样率的东西,使得制造成本比较高。以动态血压仪为例,传统24小时心电holter少则万把块钱,多则两三万一台,相比之下泰控的价格便不算高,而且泰控的动态血压仪不仅可以代替它的功能,还伴随有终身的免费服务。

吴伟称泰控研发的动态血压计是全球首款可穿戴式动态血压计,并给我们介绍到血压计灰色的地方是测量的起点,白天需要半小时测一次,形成36组数据,晚上则需要一小时测一次,形成16组数据,白天和晚上必须保证80%以上的数据,间隔不能超过2小时,所以从专业的角度看这款血压计行程的趋势图是可以管控血压的。而且这款动态血压计的好处在于可以及时地发现高血压、靶器官改变、心脑血管疾病等的风险,并根据行程的趋势图为病人科学调药,而且较之去医院检测的高昂花费相比,省去了不少钱。

11

此款动态血压计已经做了小的改款,原来的动态血压计要分Android和苹果,要扫二维码。对于老人来说很不方便,而现在的动态血压计,即使老人用也没有问题。戴上后按一下按钮就可以测,连上手机就可以云端化。此外,规划中的二型的动态血压计在厚度和长度上也作出了改进,除了带语音功能,还可以远程操控,也就是子女可以远程了解到父母的情况。吴伟还设想未来将子女将能够通过手机下达动态监测的的命令。

在形态的设计和结构上,这几款产品都具有内置和外形的知识产权。尤其是泰控心仪完全打破了原有单道心电图分析的数学模型。原来的分析是威尔逊中心,相当于右肢导联、右肢导联、左下肢导联。胸导是跟威尔逊中心相比较而得到的结果,而泰控心仪打破了这个中心,获得了国家发明专利。不仅如此,泰控研发的电极贴也获得了专利,这款电极贴是按照人体工学作出的,不易于贴歪,而且还可以重复使用,成本很低。

吴伟称这几款产品的使用和风险监测过程都设置了相关条件,如果因为佩戴方式不正确而导致了检验数据的不稳定,服务后台会电话通知,而如果是因为医生的不负责出现了事故,这边也会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市场驱动:电商+微商

在产品的生产上,吴伟坦言自己找的是北京的公司代工,至于为什么没有选择与老东家富士康合作,一方面是由于现在自己的出货量太小达不到富士康的接单要求,另一方面是由于富士康本身不具有医疗器械生产许可证。

从10月22号上市到现在,泰控心仪已售出4000多台。吴伟对于这个数字,明显是不满意的,所以他也在做相应的调整,比如销售渠道的拓宽和利益模块的分配。他期待未来能实现上百万的年销量。在售卖渠道上,动力血压计和泰控心仪前期主要是京东淘宝进行发售,下一步则计划入住微商,吴伟认为微商目前是在利益分配上是最明晰、最快,也是传播最快的。这里的“微商”并不是我们通常所认为的朋友圈营销模式,而是针对精准人群的推广方式。

3

(泰控的“大医生”用的患者管理APP)

吴伟不仅是泰控的创始人还是公司的多面手,从硬件、软件、服务平台到生产、销售,吴伟都进行了深度参与,技术方案的最终确定和研发的角度都是要靠他来最终拍板的。讲到这里,吴伟感慨地说做事一定要胸怀千万里、心思细如丝,也一定要做到干一行、爱一行、专一行。自己在做的产品和服务的最终目的就是要让老百姓真正受益于医疗科技进步的好处,要实现产品和服务的真正的生命力。

医疗平台化的未来机会

吴伟对于医疗穿戴设备的期待有以下几点:准确、便捷、有用、发挥好风险防范作用。市场前景上,随着研发的人越来越多,参与教育的人越来越多,以及发挥作用的提升,在引起国家重视,国家参与教育之后,前景会非常大。而且随着中国国民生活水平的提高,老百姓在有了这样的便携设备之后,就能把健康的风险防范变成日常的习惯。

吴伟提到之前有和百度有签战略合作协议,但互联网公司的做法推进并没有那么块也没有硬件公司那么以真正的产品销量为导向,有些玩票的意思。吴伟认为BAT在健康发展上有偏颇的地方,他们有时候是在和医院抢食。但医疗离不开医院,离不开医生。阿里在这方面的现状和腾讯投资的挂号网的发展并不出彩。这也就说明中国有中国的国情特色,企业去和医院抢食是很不明智的做法。

结语:

1

(左为智东西总编国仁 右为东方泰华科技CEO吴伟)

泰控的这几款产品在便携医疗设备方面也许不是独创,但从医疗平台+硬件的推进进度上,却是走得很扎实。吴伟称下一步将把战略重点放在服务平台的建设上,尤其是医患直通车的发展,他也会积极探索家庭医生制度如何实现常态化,并为已知病患提供更有效的健康恢复途径。

从产品的研发、生产到销售、服务,吴伟做的事情贯穿了整个通路,接下来,他还将不断地去完善服务平台,加强服务平台的服务功能比例。对于生病这件事,如果真的能做到防范工作,带来的好处将是巨大的,不仅个人将免受治疗之苦,国家也将省去不少的医疗资源。

从2014年到2015年,医疗类智能硬件创业项目也出现了不少,但很少能大规模量产和实现服务落地,让用户大规模使用起来,吴伟团队目前所做的这一尝试投入了数千万元的资金,已经打造了一个相对靠谱的模式,接下来这个模式要按吴伟的想法在规模上形成突破,无论是硬件本身的销量还是医生队伍、平台服务的推进都会十分关键,而这些都少不了投入,所以对资本市场的需求依旧长期存在。

zhidx1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