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当坏人也用上了无人机 牛津专家说这真心是太危险了

Fourteen车东西2016/01/19

牛津研究组Open Briefing的最新报告认为,无人机正在从小爱好演变为潜在的社会危险。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文 | 十四

无人机真的很好用,它可以帮助亚马逊建立快邮系统,可以让英特尔进行壮观的空中表演,可以通过航拍记录生活和赛事,乃至农业监察等等领域。

0

但是,商用无人机,比如说三千块就能买到的大疆,也可以被用于恐怖袭击,且效果颇佳。根据牛津研究组Open Briefing的最新报告认为,无人机正在从小爱好演变为潜在的社会危险。

商用无人机助长ISIS

4

Open Briefing报告显示,现在商用无人机还没有成为ISIS主要的恐袭工具,即便是14年他们自爆的Tabqa视频,主要目的也还是宣传。

Open Briefing创始人兼执行董事Chris Abbott认为:无人机真正构成的威胁有两种:情报搜集,比如15年4月袭击Baiji炼油厂,就是ISIS在无人机爱好者搜集情报的帮助系完成的;另外就是武装攻击。

去年三月,Pepperdine大学法律和公共政策副教授Gregory McNeal在国会听证会上提出,恐怖分子可以获得炸药和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如果配合商用无人机进行攻击,会使很可怕的手段。

有传言称,ISIS已经不满足于只把战场局限在叙利亚或伊拉克,这让西方国家的民众一时惶恐不已。无人机也许很无辜,但它的确在一定程度上助长了圣战组织。

媒体认为,哪怕武装无人机只造成一两个人的伤害,但在公共场合的这种恐怖袭击,已经是很可怕的心灵炸弹了。

武装无人机引担忧

3

事实上,武装无人机带不了多少炸药,杀伤力相对不高,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们就无效。比如,15年10月俄罗斯派出的自杀式无人机。处于成本考虑,他们技术含量较低,定位系统不佳,比不上精确制导。

兰德公司的副政治研究员Colin Clarke认为,放上炸药的武装无人机虽然粗糙,但它能在控制下避过轰击进入敌军“心脏”,会造成很大的压迫感和威胁。

除此之外,Clarke更担忧的是ISIS的创造力:“这是一个适应性很强的群体,他们能够相互学习,总结经验,从而(在战场上)表现的更猛。”

Abbott也认为,操控无人机并没那么容易,但叙利亚、伊拉克可能成为 ISIS学习熟练使用无人机造成暴击的试验场,应该早做准备,寻找像无线电频率干扰等措施,应对武装无人机。

据悉,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已经收到了专案组关于小型无人机的实名制建议,但这是针对无人机坠地问题提出的。

既笨拙又灵活的无人机

5

除了恐袭,无人机本身的不稳定性和脆弱性就已经在造成困扰:一年前,一台大疆迫降在美国白宫;去年秋,悉尼歌剧院惨遭无人机冲撞……

此外,最著名的可能就是去年4月,一无人机搭载了一瓶来自福岛的放射性(每小时1微希沃特)沙子,闯入日本东京首相办公室,表达对日本政府重启核电站计划的抗议。

总而言之,无人机这种既笨拙又灵活的存在让私人领地受到被闯的威胁。

对此,大疆发言人Adam Najberg表示,大疆将会确立空中禁飞区,比如白宫附近15.5英里范围内,设置相关应用程序。

但问题是,所有无人机,就算配备了安全程序,都是可以被篡改的。

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副教授Todd Humphreys在去年三月的国会听证会上指出,只要小小的更改一下无人机源代码,攻击者很容易禁用地理限制,设置无线控制指令。

zhidx1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