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梁军

对话乐视硬件三军总管梁军:全面解构乐视硬件玩法

国仁头条 智能家庭 硬创先锋2016/03/23

在乐视越来越长的硬件产品线中,作为乐视致新总裁的梁军扮演着三军统帅的职责。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文|国仁

在乐视越来越长的硬件产品线中,作为乐视致新总裁的梁军扮演着三军统帅的职责,主管乐视所有智能终端的生产、研发、供应链,其中最重头的是电视业务线。近日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独家对话梁军,聊到了包括电视、智能手机、车载硬件、VR产品等在内的乐视智能终端战略。

当我来到东四环外乐视大厦的5层梁军办公室时,整个五层办公区正忙碌得热火朝天,不亚于任何一家创业公司,不时有不同小组会议的员工在拥挤的办公区内穿梭;有乐视员工告诉我,这里是乐视硬件的研发团队办公区,不到半年时间,乐视员工数已经从7000多人扩充到1万多。

梁军的办公室就在这片办公区边上一个靠窗的区域,办公室不大,简单整洁,办公桌对面摆放了一台70英寸的乐视超级电视4,刚刚几名工程师给升级到最新测试版的系统,梁军正在试用,电视中播放的影片“超级战舰”配合低音声音浑厚的SoundBar,整个办公室仿佛变成了一个影厅。

9

(乐视致新总裁梁军 主管乐视全球终端的产研供)

据据乐视朋友讲,梁军每周三下午会和一位业内朋友交流,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希望通过这次对话揭开的正是乐视布局几大类智能终端背后的故事,尤其是已布局很久的VR领域。

一、谈目标:电视600万

前一阵,乐视公布了乐视生态全球CEO贾跃亭发出的高管任命决定,梁军负责乐视全球智能终端的产品研发及供应链的总体战略规划/落实,我们首先就聊到了今年的具体的目标,非常数据化:

1、电视业务突破6百万台,2017年则奔一千万台去。超过千万台是什么概念?基本就是国内第一了。“经过四五年的努力一举成为第一名,对整个智能电视超级电视业务来讲是决定性的”梁军说。要知道乐视2013年第一次推出电视产品,距今才不到4年。

2、乐视在汽车方面的智能终端(非整车),比如车机这部分也归在梁军管辖,这部分的进度,梁军称处在研发阶段,要跟整车一起上市。“现在属于产品和核心技术的研发,不只我们这个团队,所有团队一起在做。”梁军说。

16

(乐视公司大楼上之前的乐视TV已经更改为LeEco)

二、大屏生态与电视竞争局面

梁军认为,过去几年,电视市场的竞争是两大阵营,一大阵营是乐视,另外一大阵营是传统电视厂商,创维、TCL、长虹、海尔、海信、康佳等。现在变成了三大块,第三阵营就是新冒出的互联网品牌,竞争格局确立后,现阶段各电视厂商拼的就是谁的生态玩法能抓住更多用户。

“与传统六大不同,新的电视品牌一出生说是内容和硬件的整合,但他们的生态是拼凑的,拉几个合作伙伴找几个股东,那么攒起来的东西,能不能跑得成,要跑个一两年看。”梁军说。

即便如此,梁军也认为前面这些新老两派的竞争对手都是威胁,而且互联网派比传统派的威胁更大。为了解释和其它互联网电视的区别,梁军打了个比方,认为其它互联网电视品牌的做法像是搭积木,大大小小的东西拼在一起。乐视则是像和面饼,两个面团融合到一起。

其中也聊到友商的做法比如投资爱奇艺等,不过梁军认为友商的短板是没有视频网站业务,因此缺少平台运营。这样在电视端广告的运营等方面,会受到掣肘。

对电视厂商对硬件和配置的追逐,梁军的态度是要去追,但靠硬件没法打赢这场仗。他认为用户运营是极为重要的一方面,他给我举了几个例子,他现在所用的超级电视EUI操作系统是4月份即将正式推出的版本,增加了对用户更强的画像分析功能,针对不同的人群运营不同的内容,通过运营来创造新的价值、可以挣钱。比如:

1、 针对儿童,提供1-6岁儿童对应的内容,据说这个定位的用户已有100万;同时也有针对6-12岁儿童内容和用户的运营,通过培养用户,发现可以付费的需求。

2、针对45岁以上的女性用户以及年轻用户,运营有针对性的电视购物的内容,培养这方面用户需求。

对此,梁军总结说,“这是我们努力尝试未来如何赢得竞争,当大家还在拼硬件的时候我们拼用户,当大家都拼用户的时候我来拼谁的用户分得更细更精准,服务于分类用户。”

烧钱还是拼性价比?

虽然梁军也说友商等互联网品牌是在烧钱,但乐视其实在新品性价比上也没少强调。到底要不要烧钱?是不是亏本在卖?梁军给出的说法是“现在还是略微亏点钱,但是一定要让这个业务快速成熟。这不叫烧钱,亏损和烧钱不一样,我们要获得这些优质用户客户实际上钱是要挣在后面。”后面又是多久呢?梁军认为最近两年还是要保持激进的定价,2017年一定要做中国第一。“互联网业务的特点就是要么就是第一名,第二名活下来,第三名连活路都没有。

三、电视出海:先啃下美国市场

除了今年目标600万台销售目标,另一个乐视电视的关键词是“全球化元年”,要把电视卖到美国,和三星、LG这样的竞争对手直接竞争。这一关怎么打?

8

(梁军说这台超4 Max70的金属边框工艺不输苹果)

梁军说选择美国市场有两个好处,这是一个是标准的付费市场,第二是具有全球辐射力。但他也不否认,在美国最难的是内容,美国的电视内容体系非常成熟,是成熟得不能再成熟的市场,法律也很规范,乐视在这方面暂时缺乏内容竞争力,具体的做法则是在美国市场选择合作方来弥补。

乐视电视会在今年下半年进入美国市场,据说美国市场已有100多人的团队。对美国市场的目标则是,2016年进入美国市场,希望1-2年后,2018年有更多的销量。

如何对标三星,梁军举了几点:1、传统的电视机设计不能比三星差,质量要求、设计规范各方面在一开始要求更高。2、智能化的部分要比对手强。3、专利技术不回避,交钱。4、把最新的技术带到美国去。5、用在中国已经摸索出来的一套市场营销、推广的做法。

梁军总结为,“把思路带过去,具体产品会有一些优化,但是不会有根本性的太多的变化。”

四、VR:今年将推阶段性产品

当谈到VR的时候,梁军聊了很多对这个行业的看法,看得出,他对此已经做了很多研究,他举例称自己在去美国出差的时候,就在长途飞机上尝试沉浸在影音视听环境中的感受。他认为,VR跟智能手环、手表不一样,从内容端到设备端到体验端产业链很长,同时VR将是一个巨大的新市场。

“三四家公司一起攒出一个产品来,拼凑的痕迹很重,很难达到极致体验。我们做的VR是一个整合性的产品和硬件、云等等整合到一起。”这是梁军对VR行业现阶段的看法。

具体布局方面,梁军透露内容方面乐视去年已经开始布局,但仅限于尝试;未来头盔类产品和一体机产品都会做,但会阶段性地推出。目前看,乐视在VR方面的布局还主要是在技术研发和团队组建等方面。

切入VR市场,乐视也在通过投资等方面布局,梁军称乐视在VR方面的布局早六个月前已开始,全景直播、多机位直播、VR直播等很多工作室拍的VR视频有投资,还包括底层的优化技术,梁军称,在VR上方面,乐视是互联网公司里动手最早的。接下来会阶段性地推出产品,目前VR团队已经近百人,其中硬件团队五六十人,软件团队将近五十人,大部分在北京,美国也有团队。

VR现在越来越火,是否会有一个机会窗口期?梁军的观点是,第一波做VR的公司在中国的都会被拍在沙滩上。言下之意是,VR不是单打独斗小团队能够做得了的,还是需要大平台的支撑。

梁军认为,VR硬件的痛点和难点在这几方面:1、必须“轻如鸿毛”才行。2、戴眼镜以后怎么看头盔。另据称乐视已经在美国从大公司挖了不少技术人才,甚至从原来电视团队也调出核心人员来支持VR产品的研发。针对VR,梁军也在反复强调,和乐视生态的结合。

小鱼在家

(即将进入乐视生态合作的“小鱼在家”产品)

五、智能硬件:开始引入三方产品

配件和其它智能硬件也在梁军的范畴,之前乐视推出过乐小宝这样的儿童智能硬件产品,也推出过适配电视的体感游戏枪等硬件。

这次和梁军聊,得知一个不小的变化是,乐视将引入第三方智能硬件销售,在其办公司我们看到了小鱼在家的产品,据说这个产品很快会进入乐视平台,本月内即会推出。

为何开始考虑这种合作,会和小米的“生态链公司”玩法一样吗?梁军否认了这种说法,称是完全不一样的,乐视不一定对合作的智能硬件公司投资,更多的是一种合作,加入进来的公司,看重的是乐视的服务。

六、怎样“抢”在技术前面?

从一开始做电视和手机的时候,乐视经常将产品参数选择上很激进,一定用最新最高的配置,这是如何做到的?梁军给出的解释是:

管理团队要对新技术和设计理念有共识,大家原以为这种创新技术,创新代表着研发的时间周期比较长,意味着投入比较大,意味着产品出来之后可能故障更多等等一系列成本会更高,整个管理团队对这个事情大家达成高度共识,剩下就是团队怎么把这个事情落实。

据梁军提到,乐视电视的研发人员80%之前是做手机研发,另外20%则来自电视领域。

七、乐视的家底:研发规模和投入

对于如何管理多个产品线的产研供,梁军的回答是,每个研发团队的模式、团队、产品规划都是独立的。不同的是,电视是最早建立起来的乐视硬件线,是所有未来研发延伸出来的基础,在电视研发基础上再长出新平台。目前乐视致新研发相关人员已有1500人规模,软件和硬件及测试相关的比例约为2:1。

15

(乐视致新研发中心办公区一角)

具体到研发的投入,乐视目前占到销售额达6%左右,乐视致新去年的销售额为60多亿元,梁军说贾跃亭对此的要求是研发投入可以达到10%,主要投入在人员扩展和技术研发积累。

对于供应链对整个产品的影响,梁军认为,供应链的核心问题是,产品的最后的竞争力不会靠供应链赢,而靠产品和研发赢,只要供应链不拖后腿,能够驾驭,产量起来之后成本下降会非常快。

结语:从做硬件到运营硬件

聊到最后,梁军再次指出,大屏生态系统(即电视业)务能否成功是核心,这是支撑整个乐视生态最重要的部分。围绕这个大的方向,乐视致新设定了600万台的年销售目标,这也是梁军主要的KPI,在这个大框架下,每一个生态产品,不管是游戏还是购物,都有对应的团队来运营,而这些团队考核的指标则是用户量和收入,不同的业务有不同的指标,围绕这两方面展开。这也就是梁军所说的从“做硬件”到“运营硬件”的乐视玩法。

谈到2016年智能终端和智能硬件智能发展趋势,梁军首先提到了机器人,目前已有多家相关公司的产品在和乐视生态谈合作,就包括我们前面提到的小鱼在家。梁军认为,目前机器人还不能大批量销售,但这是方向,人工智能、深度学习背后是下一个互联网智能化的走向,短期内VR成为一个现实的潮流。

通过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和梁军的对话,已经很清晰地勾勒出乐视在智能终端上的打法、套路、目标、布局甚至优先层级的把握,整体看,乐视的生态玩法仍然是在快速的“摊大饼”阶段,而这其中,既有乐视电视产品这样的先头兵,要扩大规模,进入美国市场;也有在手机、车载产品和VR等新领域的提前布局,乐视这个局的威力恐怕会在2年左右正式爆发。

 


 

每日一头条

趋势·深度·犀利·干货,最专业的行业解读

深喉爆料、投稿:guoren@zhidx.com

智东西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