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pic_hd_meitu_1

智东西对话六大投资机构:看透VR/AR的下一波投资机会

连然虚拟现实2016/06/01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编 | 连然 投资总是对行业冷暖最敏感的存在,而VR无疑是当下资本竞逐最热 […]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编 | 连然

投资总是对行业冷暖最敏感的存在,而VR无疑是当下资本竞逐最热的风口。下一个百亿级独角兽会是谁一手打造?哪个方向才是VR行业投资方向正确选择?日前,腾讯GAD全球游戏开发者峰会VR分会场邀请到了智东西联合创始人张国仁先生和高榕资本合伙人岳斌先生,云锋基金董事长总经理朱艺恺先生,达晨创投投资总监周光涛先生,和君创投投资高级投资经理胡卓恒先生,九鼎投资VC基金投资经理朱汉文先生,和Archiact中国区CEO黄治华先生,就VR行业的投资方向进行了深度探讨。

2.pic_meitu_2

(Digi-Capital最新AR/VR报告——截止2016年第一季度,过去12个月中AR/VR领域的投资总额达17亿美元。)

以下为主要观点:

1.投资前需长战线观察,出手需谨慎。

2.游戏确实更容易让人印象深刻。

3.过热or不够热?——目前VR行业确实存在急躁冒进的情况,但发展尚处在早期,需要热度来吸引人才进入,眩晕感、临场感等缺陷还亟待解决。从市场的大投入来看,热;从能否赚到钱,不够热。从短期看,增长速度快,活跃度高,热;从长期看,要根据未来十年的行业增长曲线来判断。

4.投资更偏爱形态成熟的东西——无论质量还是模式,国外都显然领先国内。

5.战略布局并非重点,团队本身实力才是关键。

6.投资人应以专业化心态去接触项目,项目的专业程度也很重要。

7.移动端VR必成市场主流,但还需打通软硬件以及平台。

8. VR在C端普及需要很长时间,目前2B和2C的机会众多。

9.硬件、内容和平台——VR硬件早期投资的机会已过,核心硬件尚有余地,平台存在可能性但并不好投,AR硬件和内容及线下平台还有机会。内容输入则看法不一——看好是出于构建全新世界的需要;不看好是对CP模式的不认可。

10.创业者和投资人都需要考虑金钱,关系,资源的匹配。

以下为圆桌论坛实录:

张国仁:大家好,我是张国仁,很高兴能够在今天腾讯游戏的开发者大会上,与几位投资界的朋友探讨一些内容。首先请几位简单介绍一下各自所在的投资机构,他们说请到在座的各位一定是在VR领域做了长久的观察或者已经出手投资了一些有代表性的企业,所以各位也给提一下所投的企业以及在看的方向。

胡卓恒:大家好,来自和君资本,我们成立了一个VR产业基金,跟上市公司一起,到现在为止已经看了一年多的VR,调研过500多家VR公司,到现在为止投资了10家VR、AR的企业。我们陆陆续续未来两个月内还会投资3到4家不同的VR、AR,我们看的方向,全部转向VR跟AI就是人工智能虚拟现实与人工领域。也希望未来更多跟大家交流,我们投资了乐客VR,指挥家VR,第十区VR、AR孵化器,等等项目,谢谢大家。

周光涛:大家好,我来自达晨创投,我们已经布局了6家企业,主要包括头显、交互还有内容输入,还有3家内容,包括两家游戏和一家影视IP转化的公司。

朱汉文:大家好,我来自九鼎投资的朱汉文,九鼎主要关注的是天使轮的VR项目,同时我们也会寻找一些较大一点的成熟一点的VR项目。

岳斌:大家好,我来自高榕资本,在2010年的时候,我们投资过小米,在小米B轮的时候,前两天大家看到的小米无人机还有小米手环,我们也参与。实际上小蚁这家公司我们也有参与,另外我的另外一个合伙人大家也投资了瑞泽,大家知道这些是在整个VR生态里面是有它的一席之地,我们近期在美国还投了一家公司,整体来说,我们看到这个行业有很多的机会,但同时我们也努力的克制自己,跟当年我们关注智能手机相比,现在到底处于什么样的阶段?也希望跟大家多多学习。

朱艺恺:我是云锋基金的,我们大概从去年的下半年开始看VR、AR,现在还没有投,可能准备会投,所以也是参加这个会看看有没有好的机会?谢谢大家。

黄治华:大家好,我是黄治华,我们是一家VR的创业公司,涉及到VR的发行的业务,在上海有20多人的运营团队,主办方把我安排到这个论坛上,是因为我创业之前是做投资的,三年多时间也参与了20多个项目,其中也涉及到游戏的项目。但是那时候VR还没有进入投资很火的项目,看了一些项目,但是没有投资,自己把自己投进来了。

张国仁:刚才胡总说了一个数据,你们看了至少500家的项目,其实我们做媒体看的项目也不少,但是跟你们相比还是不能比。你们一定也是体验过无数好的东西,所以我们从另一个角度说一下,你们所体验到的产品内容自己印象非常深刻的,一些经历可以跟我们简单的分享一下。

黄治华:是这样,其实现在市面上能玩到的体验,95%以上不会让你有惊讶的东西。两个方面吧,一个场景的震撼度,让你真正沉浸到场景世界的有5%,在这5%里让你长时间玩进去几个小时,这个又只有1%的游戏了。我个人其实真正玩一款游戏,其实就是DarkNet,那款已经不是一个行业研究者的角度了,我自己玩了10个小时,玩通关了,真正当成了一个跟普通游戏一样的游戏整个游戏非常非常赞。

张国仁:不是因为您是老板?

黄治华:不是,一开始是体验的心态,但是半个小时之后就变成玩家心态了,这是印象比较深的。

张国仁:好的,朱总虽然还没有投,但是相信体验也不少了。

朱艺恺:对,我个人感觉VR的感觉更好一点,对我体验的感觉更好。再一个我觉得游戏东西还是比较实用的,比如是健身,你戴了以后,对你健身过程中间可能会好一些。当然了,从我们自己投资的角度来讲,可能我们更看重于真正的技术,真正的技术如果有一些革命性的东西,这个是我们更加关注的东西。

胡卓恒:去年9月底,当时我是在洛杉矶参加了OC2那个会,实际上在那个会上,中国去的行业朋友并不是那么多,但是还是有一些。那是Oculus第一次对外去展示他们的消费者版,我认为那个产品其实是做得不错的,在那个上面有一些应用我认为是不错的,在HTC也有一些产品是做得不错的,比如说也是洛杉矶另外一家的公司像VVS做的一些内容,我认为在HTC上面做的内容都还是不错的。

张国仁:是游戏还是?

胡卓恒:其实很多时候很难分得清,人在其中是有参与的。我认为有一些AR的产品的用户体验也开始逐渐好起来了,除了视场角偏小,手势操作还是有难度的,对新手来说上手没有那么快,除此之外这个产品的体验也接近于用户可以去用的这种产品。我认为接下来还会有不好的产品,如果要看好的产品,我也真心希望大家去看世界级的产品,知道大概做到了一个什么样的水平。

周光涛:从我这边来看,其实我第一次印象最深刻的还是拿到Oculus Rift DK1之后,当时还在北京,然后在创客空间做了一个体验会,当时跟我们的一个朋友。因为其实VR不是一个很新的概念,历史上也失败过好几次。我对VR的理解,它是实现上了一个感官上的欺骗,在看到Oculus Rift DK1之前我甚至不相信这个东西,看到之后,当时没有看什么很花哨很复杂的,就看了一个过山车和海盗船这样的应用,给我一个非常强的印象,我感觉我也很强的临场感。当然眩晕这问题还没有解决,所以在这过程中实际上一个优秀的硬件平台再加上一个相对来说不错的一个,刚才提的小的DEMO已经足够震撼我了,我觉得这个事情有可能会成,那OK,我们进来吧。

张国仁:还是机会的大门还是打开了。

周光涛:我这边感觉好的体验,肯定是硬件和内容综合的配合,然后硬件上呢,感觉像HTC Vive 这种可走动的体验比较好。另外像GearVR 这种可携带的也比较不错的。内容这一块实际上我比较觉得震撼一点的像当时看到这种钢铁侠的宣传片,这种短片给我的一个震撼感比较强的。因为我觉得游戏现在的一些产品,可能更多的大家都还在尝试的过程中,我更关注的是这个新的玩法,比如说在VR设备里面的作画,原来我们是平面式的,现在是整个立体的方式,包括一些行业应用,主要是这些。

岳斌:内容方面有两个比较有意思的,一个是周总提到的,还有一个是国内的上海一家游戏公司叫做黑盾。硬件方面叫做Idealens那个老总叫做宋海涛因为它没有做任何公关,可能很多人不太知道。AR这块我也试过很多AR的眼镜,往往镜片都比较厚比较重。我们现在自己投资的那家公司,是把镜片做到了1.7毫米,比我现在戴的眼镜还薄。我觉得也是比较震撼的。

张国仁:好。刚才几位从软件硬件都聊了一些自己体验印象非常好的几个项目,几个点,一方面是谈各位的一些感受,其实对我们的开发者和创业者都是一个极大的参考。哪些方向是靠谱的?这是从大家的视角上来看的。

接下来我想问一个问题,其实今年上半年在北京,包括全国吧,VR相关的活动确实非常非常多,我记得3月份的时候,北京有过一场VR投资方面的对接会。当时我也在现场气氛非常火热,给我强烈的感受投资人太多了,创业者完全不够使,有这样的一种现象,我不知道几位怎么看?现在是不是VR投资过热的状态?从胡总这边说吧。

胡卓恒:从中央的角度肯定觉得过热,不然证监会也不会发一篇文章打压,但是我觉得这个冷潮更好一点,因为它可以让创业者冷静。我们可以持续地期待一下,这个论坛确实办得挺多的,像今天这样讨论技术的论坛,我觉得是非常有价值的。纯粹的项目对接的话,其实可以商榷。但是因为我们现在也在牵头,大家马上就会看到公关,我们希望帮创业者,创业公司解决真正的问题,让他们去成长,而不是单纯的坐在那个地方去讨论。

周光涛:我觉得上半年有点过热,它的驱动力更多是上市公司这种产业资金,真正落实投到VR的资金并不是特别多,这是第一个。第二个过热不过热,我觉得肯定有泡沫,但是泡沫这东西是好东西,能吸引资本资源人才进这个行业。然后主要看这个行业有没有足够高的成长性,而且是持续性,所以我觉得VR它不是说一个单点的投资,它是一个技术驱动型的一个行业,VR可能未来发展的方向是AR以及后面是AI这一块,所以这一块是足够支撑5年到10年的发展,这个行业我目前看偏早,但是还是需要热度把人才吸引进来。

朱汉文:我老喜欢举个例子,可能大家看过一本书,一个产业链为什么会热?大家为什么会追捧?第一个就是XP系统向Vista系统过渡的那几年,那几年看整个硬件软件的股价,其实基本上面打对手的,因为XP系统在过渡的过程中人们没有需求,整个市场整个消费者没有需求去买更好的硬件,买更大的内存,买更好的芯片,为什么?因为由于我们没有这样的平台。我没有一个很好的平台,所以我不需要更新我的硬件,不需要更新我的软件。所以当Vista出来以后,你看这些系统翻几番。为什么?可能要更好的显卡,支持更好的软件应用,更好的产品,能够满足更多的需求。我个人看这个产业链,为什么VR会热?原因就是在于有一些非常牛的,比如说类似于像HTC,大的这种硬件平台,它诞生之后,不单单只是说我诞生做了一个这样的硬件平台,而是打造了一个新的生态出来。围绕这个生态,不管所有的主机,类似于显卡,类似于引擎,过去好多东西我都被推翻掉了,过去所有的硬件可能刚刚入门,甚至连60分都达不到在VR世界里面,整个产业链从硬件从软件,从开发的基础设施,包括各个环节全部都被这个东西带动起来了,第一市场有这个需求。虚拟现实它已经失败过几次了, 为什么很多手机厂商也想进入,在这过程中2K屏这种手机在现有的应用里面已经是很无聊的了。

所以在这个过程中,所有的厂商,整个产业链所有的环节都被这一个新的市场被这个新的需求所激发,所带动起来了。那么现在我再反问各位一个问题,你们觉得这个产业链够热吗?我觉得还不够热,太冷了太早了,但是这个产业链要成功,必须有非常好的硬件平台,很多人喜欢拿智能手机,苹果一苹果二这个时代做对比。我觉得这不是一个苹果一苹果二的时代,这是一个完全新的产业链的时代,只不过这个产业链成败在于这个苹果一苹果二能不能变成杀手级的产品?能够把这个商业模式创造出来打造出来,在这个过程中,刚才我提到的一些比如类似于我要解决眩晕,解决临场感这些问题都是必须解决的,如果不能解决这个产业链还要失败一次。

热不热?当然热,我们还在等待一个真正的平台的出现,一个真正迅速扩张到每个消费者手中的平台。这过程中我们希望看到更多优秀的产业链,不管是软件硬件还是创业者出现在这个市场,因为这是一个高成长高爆发的市场。

岳斌:这个行业现在用直接的话说就是急热,我觉得过热了,所以会有很多人不管是做投资的,或者是创业的都会死得挺惨的,这就是很直接的观点,就好象在世界上这么多的大公司,然后很多招没打完之前,在国内就有这么多人跳出来说:我要做一体机,我要做平台,很多国内的小公司,做的底层优化基本上白干的。我有的时候也是很怀疑,大家是不是在自己创业的时候不去想整个行业的这些事情?从投资人的角度也是,我也的确听到很多朋友问我们,你们投几家?我们投了多少多少?我也不是太了解为什么大家会这么热情?基本上我觉得今天真的有那么多做的有价值的事情?其实包括从平台是一块,从内容上面也是。

2010年算是手游开始兴起的时候,但是2010年出来的手游公司,有的确实做到挺好,有的是做到了美榜的第一名,但是这些公司不见了,反而第二批第三批要好一些。今天有一部分创业者属于对这个VR特别的热情,今天就冲过来了,还有一部分实在是,在别的领域做不下去了,这又是一个新的平台来了,我是不是先试一下?我觉得今天绝对没有大家说的那么热的一个地步,从投资人的角度,大家一起来相当于把这个市场说得很热闹是有好处的,也能够促进更多的创业者愿意进来一起做,但是不管从创业者从投资者,从这个里面还是要保持信心,几年之后剩下的公司也是有限的。这是我的看法。

朱艺恺:我们是这么看关键的市场你看它热还是不热?有什么东西是真正应用的?是真正能赚钱的?现在我们能看到的,比如说在教育,在国外的一些影视,或者一些房地产这些应用,但是这些应用在国内可能还是非常薄的,你看不到真正的有大的流水进来这种模式。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这个市场这么多钱都已经投进去了,但是投进去了以后,可能短期内都没有回报,所以这个角度可能是热的。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我们这样的基金刚进来,很多人还不知道这能不能赚到钱?这个市场还没有到什么钱都拿进来的时候,从这角度可能还有一定的距离,当然无论从创业者还是从投资人的角度,可能你都得想一想,这个市场你现在进来你投的那些企业或者你做的那些事儿,能存活多长时间?这个可能是最关键的问题。就是说肯定在这个市场里面有先驱有人会牺牲,你做的事儿,如果要是正好在这个机会里面能抓住出来,当然就是一个很大的东西,但是出不来可能就是一个很快淘汰掉的东西。对创业者的要求同样也是很高,虽然大家看到BAT都在里面的,但是你看他们选择的方向,腾讯还是在走游戏,还是在走他的一条路,阿里还是走电商,实际上它的方向还是跟他今后的商业领域有关的。

所以你创业的这条路,依托于什么方向?我觉得还是很重要的,而不是盲目去追求,你做头盔就是做头盔,你做出来的质量可能还不如那三家做的好,所以这一点可能还得好好想一想。

黄治华:我觉得热不热要分长期和短期来看的,短期来看还是非常热的,它的增长速度,活跃度,真实玩的时间,回过来重新玩的比率,这时候把各大厂商数据来看是很不漂亮的,相比于媒体和资本方讲的东西。但是如果从长期来看,你把这个时间长度拉到10年,在这个时间点这么多资本进来,它是不是过热呢?这不好说,这完全取决于这10年行业增长的曲线。

我还记得2010年团购刚兴起,那会三千团大战的时候资本太多了,土豪老板的钱都在往里面投,这个是不是热?当时是热的。但是这几年随着O2O的增加,最后这个行业,大量的创业公司死掉了,最后只剩下几家巨头,所以我觉得关键还是取决于未来几年市场的增长趋势。

张国仁:好,谢谢。谈到了很多不同的角度,我觉得这是很有价值的一个回答。另外有这样的一个机会跟几位一起交流,我也是想有针对性的探讨一下。

黄治华:Archiact虽然是从温哥华那边起来的,包括温哥华很多影视公司,因为那边人才比较丰富。但是很有意思的是,很多老外在那边做工作,但是很多创始人、管理层都是中国人。因为是中国人所以对中国市场很感兴趣,也了解中国市场,拓展到中国业务,拿到中国资本的钱,我觉得这两个,一个是市场,一个是团队本身的精英。团队我们还是更关注于游戏的发行。

张国仁:好的。然后朱总这边,相对于在座的各位看得更后期一些,现在属于持续观望的态度,你觉你第一笔投资在哪?或者哪个方向?

朱艺恺:这个比较难回答,我们也在看,可能PE更加严格一些,我们更愿意看一些成熟的东西,国内这个市场刚刚起来,所以我们现在可能重点还是在看境外的东西,所以不知道最后会不会有国内的东西先跑出来,这个不知道。

张国仁:为什么会重点看国外的东西呢?

朱艺恺:国外一个是有比较成熟的模式,产品的质量也能看得到,也能体验得到,这个更容易做判断。

张国仁:OK。岳总,刚才您提到有几个点我很感兴趣,你提到有三家企业你们都投资了,这个投资的前提是怎样的?你们是在小米之前投的吗?还是跟小米同步的?还是在之后的环节?

岳斌:在之后,其实最主要的原因是2010年的时候我投过小米,那个时候大家有很好的互相的理解和合作。

张国仁:前一阵我跟刘德交流的时候,他说小米生态链他们的股份一般在40%以下,然后是不控股,但是从我们外界来看的话,其实很多品牌,很多生态链的品牌,他们小米品牌的这种加入还是很强烈的。那他对生态链企业未来的发展是一种什么样的态势?从你们的角度来看是怎么样的?

岳斌:其实大家会更多的看所谓的战略布局关系,但是我认为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团队本身的实力,这里面同样股东的公司最后发展出来的结果也是千差万别,比如我们参与手环那家公司,大家也知道在全球是一个什么样的江湖地位?这个团队是超一流的团队,非常强。说到我们,在可穿戴这个细分领域里面,其实我们投了三家公司都是非常的强,第一家就是刚才说的小米手环这家公司,乐心也是我们参与的公司,如果对这个行业有了解的人,就知道他们的发展是非常的好。去年双十一这两家公司销量分别是排在第一第二,远远领先于其他的公司。在美国我们还投了一家公司,也是非常的厉害,最近这家公司在我们投了之后又融了新一轮的钱,在全球是跟苹果合作,都有它的产品,三位创始人都是华人,公司总部在硅谷。其实即便在这样一个细分领域里面,全球目前最好的三家公司都是我们投的。

张国仁:我比较关心你前面又提到投了美国的一家公司是吧,这个是哪个领域?

岳斌:跟AR相关的,世界级的。

张国仁:好,朱总我看你们之前的对外发声不断提出对影视行业看好,这个是有过相关的一些布局了吗?

朱汉文:其实在影视行业比如说围绕IP,我们都投过一些企业,回过头来再看类似于VR或者AR这个产业链的时候,其实九鼎在做这个投资的角度的时候,可能更关注的是一个比如说它的专业程度,包括我们自已也是以专业化的,甚至行业专家的心态去跟项目接触,去聊。但是可能我不是VR行业的专家,但是我在VR行业前期的时候,我也去访谈过,因为VR是一个非常复杂和庞大的一个工程,可能涉及的不光是图像学,还包括IT技术,包括医学、心理学、伦理学。

举个最简单例子,眩晕这个问题,我访问了很多医学专家,人本身会晕的,而且每个人都是各异的,在这过程中都有一些方法,这些方法实际在我们今天在场的分享中,我看到了一些解决方案,包括有一些类似于加参照物的解决方案,包括各种方式,去解决一些这种行业里的问题。所以其实我先透露的一个观点在于九鼎是一家非常关注和非常重视这个价值投资,以及包括专业性的一个机构。我们在看一个项目或者在下手一个项目的时候,不单单从项目的本身价值,第二可能更多的我们会从产业链的角度去看,早期你在VR行业,从技术各个方面,你的团队有没有能力解决现在行业的痛点?因为这是全新的行业,跟过去我们PE资金的时候不一样,过去我们只是看提高行业的效率,降低行业的成本。但是VR领域我认为是全新的一个行业,那么在这个全新的行业里面一定是我们希望接触到的项目和团队,不管是包括你刚才提的影视和视频类直播类的VR,或者是其他这种类型的VR项目。

我们也希望它能够在成本可控的情况下,哪怕能够进行一个长时间的研究,因为在这个过程中刚才我已经提到,如果没有一个好的硬件平台出来的时候,其实很多的团队是施展不开的。而且现在底层的工具,包括UE4,在过程中很多问题没解决,都必须重新开始。在这个过程中,实际上资本的投入巨大的,感觉单靠单一资本的力量是绝对不够的,所有的硬件厂商和软件厂商也都在投入,顺势而为是一个很重要的过程,但是过程中的时候,包括我看过历年来国内VR的项目,有一些VR项目是有一定现金流的,它能养活自己,我可能在一些布点通过VR体验,实现现金流。另一个角度来讲我认为技术投入,包括一些真正专业的研发,可能是商业化过程中还真的需要很多的创业者和创业团队好好去思考的。今天我很欣喜的看到,所以一下子做到非常好的体验,我可以先舍弃掉,我先做最入门,最初级的,我通过比较好的,包括手机平台,我能够迅速在它发出来的时候,我能快速占据这个市场,然后我再通过其他的方式把这个市场战略住。

我们更希望有专业的技术,或者有一定商业模式的这种团队跟我们联系。如果你想突然一下把VR做到炫酷的什么样,我觉得是不可行的。但是属于我们这个方向的,有现金流又能够慢慢把它发展起来,然后再做到你想要的那个样子,我觉得这个过程应该是平滑的,而不是脸先着地。

张国仁:理解。我想问一下,你们投的这些公司都好像是侧重于移动,是不是你们的投资思维更看重于移动端的VR公司和内容公司?

周光涛:我觉得移动端肯定是主流,包括去年像蚁视、乐相包括国内大概20家都看过了,最后我们选了一家,实际上是它既做VR一体机,又做AR。包括我们布局的游戏,实际上要在手机端做这种比较重度的游戏,能跑起来的,而且是带IP的。所以我们觉得体验更好的肯定是在PC端,但是市场更大的应该在移动端。现在最初级的形式就是像暴风这种形式,但是我们觉得应该不是主流,主流应该是像华为像小米,未来能把底层打通的,包括谷歌推的平台这一块,软硬件打通的。

另外一个我们觉得虽然现在标准化慢慢要到来了,但实际上没那么快,这个就是创业者的一个战略窗口期。所以我觉得想清楚往哪个方向走,这个应该无论是投资人还是创业者都应该关注的。像主机端这种游戏,在中国更多是线下体验馆,它可能有两三年的市场,像那种移动端的话,实际上流水基本上做不上来。如果说在线下这种可移动式的打法的话,它应该有个5年的生存空间,但另外一个像主题公园布局的话,可能更长的时间,投资PC端这种爆发性可能不是我们关注的。所以移动这一块肯定是我们关注的重点。    

张国仁:理解,综合来看的话,在这一阶段更好的把机会凸显出来。OK,胡总我听了你前面提的一些投资项目,给我一个很大的感觉,确实和君在这边是广撒网的感觉,到底哪一块已经凸显出来了?有侧重的感觉吗?你们也有装修房子的,也有线下体验的。

胡卓恒:对,因为大家都知道,也不用我说,C端普及还需要很长时间,所以2B和2C是非常好的机会,我们投的是乐客,投的指挥家今年利润也会超过四千万。我是广撒网,但是也不是没有目的的广撒网。

第一要有现金流,帮它拿到几千万融资以后,可以让它自己形成很强的壁垒。包括人才各方面。

第二方面投一些底层技术,包括我们投了很多也是AR方面的技术,同时包括VR音频,因为大家知道VR除了视频之外音频也很关键,包括一些垂直的应用。指挥家也是垂直于房地产的,未来我们还会关注垂直医疗、教育。

但是你刚才说突出的,最近两三年还是2B2C的机会,包括线下场馆的影视内容的一些机会。

张国仁:好,了解,通过这一轮交流,大家应该很强烈的感觉到,各自的重点和操作方式有极大的不一样。硬件、内容和平台,针对这三个点,我想问一下三位 ,硬件投资机会是不是过去了?做平台,做内容的机会还有没有?这个我捆绑着问一下。

胡卓恒:硬件我觉得VR硬件投早期的机会已经过了,投AR硬件的机会还有,投内容AR还好,投平台的话,都不是很好投。因为巨头像腾讯进来了,但是线下还有平台的机会。

周光涛:我觉得这个问题分开看,硬件的话,一个是输出设备头显这一块,投创业机会基本上已经过去,投资的机会期你可以去加注。我去投的时候,达晨内部有很多反对的声音,大家都说这个硬件不要投,觉得这个太重,死得比较惨。我跟其他几位老总不一样,我们结合达晨自身的特点,我们也有同事在硅谷看,我们也投过像硅谷的团队,像苹果、谷歌出来的高大上的团队,但是我们更倾向于投资有国外技术带回来的在中国创业的。因为VR这个设备,跟手机不一样,手机我就一个四四方方的,VR这个设备里面实际上有太多定制化的空间,而且实际上里面虽然标准化已经开始来临,但我相信两年内,是逐渐落地下来的,要从芯片级别到OS,到中间层或者应用层要打通需要一个过程。

第三个,实际上我们觉得,就算标准化来临了,它还是有定制化的空间的。第二块硬件是交互这一起,交互这一块,实际上是VR2.0的关键,但是实际上有个问题,就是你这个技术必须得跑到全球领先,因为终端我是抓用户的,我通过好的技术,我可以把用户抓住以后,我好的交互相当于查检插件一样,谁好用谁的。但是这个交互技术做到第二第三意义不大。

另外一个内容输入这一块,我觉得可能是一个重点,包括实际上不仅仅是设备,包括后期的处理,算法这一块,因为你要构建一个全新的世界嘛,包括你要给UDC、PDC去服务,所以这一块应该是比较好的一个东西。

第二个内容投资这一块,现在最新起来的,肯定是游戏和影视。但实际上这两个领域的投资都是存在问题的,都是CP的模式,实际上达晨投这个游戏,或者投这个影视的公司,基本上不太愿意投,要投的话,我们现在内部有一个说法,达晨也拿出几千万来,我一个项目投个两三百万,我就投早期,我赌团队和创意,这也是可以的。但是我们更希望你做内容的公司怎么更多的去把这个壁垒给垒厚了现在很多创业者,新杀进来的话,有一定的先发优势,但实际上后面好的选手还没进场呢,怎么保证这个优势?

第三个平台这个事情,虽然巨头虎视眈眈,但是我们细想一下,未来VR内容是有可能变成一个APP下载的,它是有可能碎片化的,所以这边是存在可能性的。

朱汉文:我的观点跟达晨的观点有点类似,第一个VR是一个全新的东西,不只做一款眼镜,因为你要做感官欺骗的,不只是视觉,还有触觉啊,才能完全模拟一个VR的场景。所以这个过程中,可能作为一个重要视频的输入输出设备,眼镜是一个,可能未来还有一些比如类似于动作捕捉。其实现在的输入输出设备很多,就好象早期鼠标和键盘是强加给你的,但是后来在VR领域什么样的方式去输入呢?这个时候是需要我们去思考的。可能相比于这个电脑来说,可能是更复杂的一个东西,所以过程中的时候,到底是某一款杀手级的应用带动起了,比如说大家都做动作捕捉,还是输入输出设备,还是其他的方式去做?所以还是有机会的。

内容方面影视和游戏是最早的,相对来说这里面要去评估一些的因素也会更多,所以这个过程中到底是以硬件带动产业,还是以软件带动产业,我们还有待于去观察?我认为一个视频好的输入输出设备可能会给这个行业带来新的技术。

在短期我相信于做多平台部署的,因为你同时要在多个VR的输入输出设备,因为它在短期内占有一大部分市场,去部署,去协调,去实现它的功能,可能这样的话,包括一些内容分发都会有一些机会在里面。

岳斌:我觉得时间比较紧,从投资人的角度,投资人也是有理想的,就像创业者希望做最伟大的公司一样。具体来说,我觉得这个领域里面真的做到最后,肯定是有机会出不少十亿美金的公司,现在是从哪个点去出呢?大家都有自己的看法。有一点不变的就是投资这样里面最好的创业者。

朱艺恺:我同意岳斌的说法。

黄治华:我觉得A轮在平台方面没有机会了,但是我觉得可能在核心硬件上,还是有机会的。

第二个在CP这边,小的团队有创新能力的,我觉得会有投资价值,将来会在两到三年之后会成为好的标地。

张国仁:最后能够每位用一句话来说一下,因为大家都是投资人。投资公司、投资机构能够给VR这一拨创业者带来什么?你们一句话说一下。

朱艺恺:我们首先带来钱,除了钱就关系和资源。

岳斌:就是朱总他们的资源非常的强,阿里、腾讯相关的资源非常多,从我们这个团队,我就想说其实我们这个团队另外两个合伙人,从2002年就开始在中国做VC,投了一系列非常好的项目,我们团队2010年开始投小米,包括可穿戴设备好几家公司等等,也不谦虚地说一下,真的在这个领域里面可能跟硬件相关的,或者跟技术相关的投资标的比我们所投过的团队更好的是非常有限的。

朱汉文:其实一个好的VR行业的创业项目并不是说资本没有投你,你会感觉失落,实际上更多的匹配每一个资本的资源,很多时候我们看到很多项目,但是为什么没有投资?我后续的空间怎么帮你长足的发展?资源能不能匹配上你?大家都说我有钱和资源,但是能不能更好地匹配在一起,因为每个人的资源是不一样的,这个是创业者需要去选择的。除了给你资金之外,那么能够走到一起,一定是在资源上面能够很好地匹配,但是这个资源一定是跟资本去选择的,而不是背靠大树就没事了,希望大家在过程中能够更清楚的去认识到自己这个阶段到底要什么?

周光涛:我们这边第一就是产业跟布局,希望每一家VR公司协同作战。第二个达晨投了三、五家左右,所以这一块实际上,因为像VR+嘛,对每个行业的应用都是能带来相关的资源,主要是这两个。

胡卓恒:我们这边主要是三点,第一点做很强的投后管理,我们会帮他们引入很多的业务和资源。同时我们还会帮他做招聘,还会帮他做财务、法务,都是免费的服务,甚至帮他引进下一轮的投资。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跟创业者聊的时候,他们往往愿意砍一半的估值让我们进去的原因。

第二个,生态链投资,包括我们已经投了十家以上AR、VR企业,还有人工智能的企业,甚至他们之间会成立一些子公司进行合作,这个都是已经实现了。

第三个,就是钱。我们投资的风格叫做稳准狠,我们看中了一家公司一天之内跟他聊9个小时,把创业者搞到崩溃,第七天的时候钱到帐,我们现在都不出TS了,直接签投资协议,钱立马到帐。

张国仁:非常感谢几位。我们这个环节到此结束,接下来还有很精彩的分享跟论坛,感谢。

zhidx2016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