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0

凑齐俩Steve能再造苹果神话?起底让李嘉诚和腾讯解囊的Meta

小智虚拟现实2016/06/02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文 | 小智  昨天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独家披露了腾讯可能已 […]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文 | 小智 

昨天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独家披露了腾讯可能已经投资美国AR公司Meta的消息(可以点击这里复习一下),这让我们的注意力从Magic Leap中提了出来。BAT在VR/AR领域收割独角兽,这次腾讯看上的Meta,去年1月份就已经被李嘉诚投资过了。那么这家公司什么来头?核心团队从哪挖的?技术到底靠不靠谱?今天我们继续给大家起个底。

患有“分心症”的天才CEO

Meron-Gribetz-Meta-Augmented-Reality-Technology

Meta家的CEO Meron Gribetz今天才30岁,出生于以色列。走上创业道路之前在当地的许多创业公司甚至国防军工技术单位工作过。后来Meron Gribetz也飞到美国哥大(真是个人才辈出的地方~),哥伦比亚大学,学习计算机科学和神经科学。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做出这样的选择也是因为Gribetz想进一步了解自己ADHD的毛病。

科普一下,ADHD,attention 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注意力缺失症。很多拖延症患者其实就是这个情况,器质性疾病,所以你从此可以不必太过苛责自己了。前一阵两个老罗一起聊过这个事,推荐一本书《分心不是我的错》。

所以话说回来,就是Meta家的CEO当时想搞搞明白自己的“分心症”,于是就去美国深造了。然后在这里,Gribetz脑洞大开地想到可以用计算机科学拯救自己的“分心症”,这就是他开始做Meta公司的初心。(多么正能量的病友啊!)

找到了奋斗目标,Gribetz立马就从哥大辍!学!了!回想一下那些改变世界,同时辍学了的硅谷大佬们,莫非他们也都有“分心症”?

后来的Meta的故事就是从2012年的100万美刀的种子轮开始的,直到今天Meta团队的25个小伙伴在加州Los Altos “同吃同睡同劳动”,用AR技术将移动互联网当前的平台使劲拧到可穿戴设备上。具体做法呢,就是通过AR眼镜的虚拟屏幕和手势交互来实现目前笔记本电脑和智能手机的全部功能,从此能够甩开各平台的硬件,甩开键盘鼠标。

两个Steve的故事

可能你还记得当年苹果公司创立的时候,“两个Steve”的故事。而AR界的“两个Steve”大神,就是Meta的技术核心团队。

首席科学家:史蒂夫·曼恩(Steve Mann)

193px-SteveMann_SequantialWaveImprintingMachine

上面这位玩的很high的大叔就是Meta的技术大神啦,他也叫史蒂夫,1962年出生,今年50多了。早年求学于MIT,理学学士,工学硕士,1997年拿到了媒体艺术博士学位。现在在多伦多大学当教授,在电器与计算机工程系,艺术与科学系各种跨界地牛掰闪亮着。

别看他这么逗乐,其实人家被业界尊为“可穿戴技术之父”。上个世纪(1999年)就开始带着图中的EyeTap眼镜四处拉风。2012年吃麦当劳时,还因为带着这样酷炫的装备被人打过,在当时引起了全球范围的对于谷歌眼镜类型硬件的大讨论。

他在动图里晒的就是自己发明的三大神器:EyeTap眼镜,智能手表,和SWIM连续波形打印的AR技术。

曼恩主要的科技成就集中在计算机摄影技术方面:

1993年,曼恩就第一次提出了“视频轨道”算法;

曼恩还发明过使用高压液压流体发生的乐器(比如,你可以表演弹个“水”);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曼恩开发了CLI(命令行界面)和GUI(图形用户界面),均属于通过与现实世界的自然动作进行交互的方法。后来还开发了HCI基于声乐的人机交互技术。

还有Telepointer技术,这是一种由基于激光的无限深度焦点投影机和摄像头组成的可穿戴智能设备,还包含手势交互的计算系统。

以及Surveilluminescent wand,请允许我擅自称之为“可监测发光的神奇魔杖”。这是一种通过使时间反转光场摄影机或相似机器视觉传感器可视化的方式来实现视觉成像的设备,使用可监测发光的光线阵列的定时曝光来使得摄影图像可视化,能够被其他摄影机监测。

Surveilluminescent_Lights_in_Motion_handwash_faucets_03

其总体的开发思路也是很鲜明,瞄准人类的各种自然行为研发交互技术,并且越做越精细。

首席顾问:史蒂夫·费纳(Steve Feiner)

大神合影

如果说这是一个“抢大神,变身独角兽”的时代,那么上图左侧笑地低调的Steve Feiner也被Meta集齐了。

史蒂夫·费纳是哥大计算机系的教授,2014年获得了IEEE VGTC 电气电子工程师学会可视化和图形技术委员会会议评选的虚拟现实终身成就奖。

1996年他利用可穿透的显示屏创建第一个户外可移动增强现实系统。其设计的The Private Eye头部佩戴显示器利用一个可摆动的镜子,扫描虚拟场景里垂直的LED阵列。探测屏幕对角线长度为1.25英寸,不过图像会显示在18英寸距离远的15英寸屏幕上。

投资专家们早就动手了

上面的阵容说起来也算是豪华,所以成立不到一年,投资人们就已经盯上了Meta。

Meta至今共进行了3轮融资:

2013年5月进行了种子轮融资,金额总数未公开,投资方就是大名鼎鼎的YC和Zillionize天使基金,Meta当时还成为了YC的s13期孵化项目。

2014年也进行了一轮未公开金额的融资,投资方包括了丹华资本,Fenox创投和VTF资本。

2015年1月进行了A轮融资,募集资金2300万美元,领投方有李嘉诚旗下的维港投资(Horizons Venture),京东方旗下的BOEO,Tim Draper,同时也有YC;跟投方包括YC合伙人Garry Tan和Alexis Ohanian,美籍华人谢家华任CEO的服装电商Zappos,以及丹华资本。

还是来扒扒专利

Meta眼镜集成在额头处的两个手势传感器和两个前置摄像头,实现了可以满足我们在AR视场中对全息物体进行抓取等互动的界面。第一界面模块集成了第一计算媒介空间(如场景,主题等内容),用于在第一空间交换传感器信号与效应器信号;第二界面模块集成了第二计算媒介空间(如用户的本人在眼镜空间里或周边的视觉空间),用来在第二空间提供或交换效应器信号,在某些具体情形下,也会包含传感器信号(比如眼球轨迹追踪器之类) ,同时也会将效应器信号呈现在用户面前,或选择性地在取一个空间来呈现。

总原理

当然,Meta也有他的缺点,比如必须连接电脑使用,眼镜还得连着线等,这些都使得它离我们期待的移动化应用场景还离得较远。

我们生活的这一代,技术进步与交互变革之快,越来越超过自身的想象。用AR交互把生活变成随时处理事务的场景,恐怕是其改变我们生活的方式,这样的愿景大概就是Meta CEO Meron Gribetz最初想要实现自我救赎的方式。

P.S.扒专利这种事,AR界不能不提的Magic Leap,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也并没有放过他们。包括前两天撕起来的高管内斗,前世今生等等内容。

想看的话,下面是攻略:

在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分别回复关键词“专利上”和“专利下”,可以回顾智东西深度盘点的Magic Leap在中美积攒多年的专利情况和核心团队;

在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回复关键词“”,可以复习一下前两天的内斗惨案。

在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回复关键词“Meta专利”,上面的专利文件,您也可以自己下载下来研究。

 


 

每日一头条

趋势·深度·犀利·干货,最专业的行业解读

深喉爆料、投稿:guoren@zhidx.com

zhidx2016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