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试驾奥迪无人驾驶汽车:有点无聊 十分安全

海中天车东西2016/06/29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文 | 海中天 放弃汽车驾驶权原来如此简单,方向盘下有两个蓝绿色按钮,拇指 […]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文 | 海中天

放弃汽车驾驶权原来如此简单,方向盘下有两个蓝绿色按钮,拇指按一按就行了。优美的铃声响起,一排LED灯镶嵌在仪表板上,从红色变成黄色再变成水蓝色,方向盘缓缓收回,平静地离开出汗的手心。

在巴伐利亚Ingolstadt奥迪研发中心,有一辆汽车正在开发,它花费了几百万欧元,我驾驶汽车从研发中心开向高速公路,事实上,与“Jack”(根据奥迪A7改装的无人驾驶汽车)接管汽车相比,之前的驾驶过程更加让我紧张。

1

汽车的名字叫Jack

当汽车开始进入路面测试时,我先与奥迪签署了责任豁免协议,当我亲自驾驶汽车进入高速公路时必须承担风险,因为可能会造成伤亡。一旦“Jack”开始发号施令,它很快就习惯了自己的角色。汽车驶入车道正中央,继续向前行驶,整个旅程只有20分钟,汽车平稳行驶,与其它车辆保持安全距离。

汽车的方向盘向左移,第一次超过一辆更慢的汽车,感觉有点不真实,幸好我随时都可以控制车轮,踩下刹车,重新接管汽车,正是因为知道这些,我才会安心。操纵控制十分平稳,好像路上的汽车正在举行优雅的舞会,奥迪汽车只是参加舞会一样。

在出发之前,我看了一眼Jack的“大脑”,里面有几台电脑,控制汽车的一切,包括转向和刹车控制、道路规划、加速,它还控制3个摄像头、6个激光器、许多光探测单元的运行,这些组件安装在汽车上。

后排座位上坐着一名高级工程师,旁边还有一名“安全副驾驶”,整个旅程他基本上没有说话,如果出现明显的错误,安全副驾驶会干预驾驶,除了坐在座位上享受整个驾驶过程,我没有什么其它的事情需要做。

3

无人驾驶应该制止超速行为

事实上,整个驾驶过程有点无聊,当然咯,也有一些新奇的地方,比如,汽车穿过巴伐利亚Altmühl山谷自然保护区的时候,我们可以饱览一片翠绿,还可以在开车聊天的时候打开笔记本写写画画。

高速公路没有限速,汽车连200马力都不到,真让人沮丧,没有3D深度感知能力也会让驾驶者焦虑,但是坐在奥迪汽车里焦虑会消失得无影无踪。当我们的汽车开始超越一辆货车时,奔驰和宝马汽车尾随我们的汽车前进,直到我们让出道路。

奥迪工程师Klaus Verweyen说:“这种行为终会成为过去,因为在无人驾驶世界里,每个人的速度都差不多。”他认为汽车最终会以每小时130公里的速度行驶。对于某些人而言,它意味着索然无味,对于另一些人来说,意味着道路将会变得更安全。

Jack创造者认为,对于无人驾驶汽车而言,时速130公里是理想速度,因为这样的速度既可以维持车流效率,又可以给人足够的时间做出反应,在必要的时候及时接管汽车。

Verweyen说:“当汽车陷入车流无法前进时,司机会感到沮丧,这种沮丧派生了许多的侵略性行为,Jack试图终结这一问题,它可以让我们更好地利用时间,而不是盯着前方的路面。”他还认为,自动驾驶应该让“暴怒行为”(主要是指驾驶人因不耐前车或不满抢道而引起的愤怒)成为过去,还应该让德国人所谓的“司机自我意识”成为过去——某些人将强大的汽车作为自我个性的延伸。

2

群体智能让汽车越来越安全

奥迪工程师与一个团队密切合作,这个团队由心理学家、律师组成,他们将Jack视为进化的机器,他们想为用户提供一种体验:强大的操纵性、巡航控制、防抱死刹车、其它我们已经经常使用的辅助功能。

汽车行业媒体都在谈论德国、美国和亚洲汽车制造商的残酷竞争,看谁能率先推出真正的自动驾驶汽车,Ingolstadt工程师认为,健康的竞争精神对行业发展是有利的。副驾驶员亚历山大·弗赖尔(Alexander Freier)说:“每家企业都在关注自动驾驶汽车的不同方面。我们对自己的激光传感器深感自豪,其它人现在都开始抄袭我们了。”

安全是第一等大事,Jack编过程(行驶了几万公里),可以应对许多不同的情况,比如鹿跑向公路,钻进洞穴,卡车发生故障,冒烟了,出现了热霾。根据Jack创作者的设计,群体智能(公路上的汽车彼此分享数据)可以让汽车变得越来越安全,越来越智能。

支持自动模式的汽车越多,汽车就会越智能。93%的汽车事故是人为因素引起的。Jack制作者认为,大多的驾驶过程不需要人参与,自动驾驶汽车会让公路更加安全。当Jack与宝马汽车擦肩而过时,如果对方司机突然拿出手机,不再控制汽车,Jack的激光传感器必须知道。

汽车的一侧印有“piloted driving(自动驾驶)”标志,一位妇女看到之后兴奋得尖叫起来,汽车从车道中央与她擦身而过。2003年5月,在伊拉克南部,路人看到一位妇女驾驶陆地巡洋舰,他们指指点点,有的还笑了起来,要知道,伊拉克的公路基本上被男人统治着;自从那次之后,在我的驾驶经历中还没有过这么轰动的事情。

有时我会匆匆做一些笔记,或者抬起手,因为摄影师从前面的汽车探出身子来拍照,除此之外,我的眼睛基本上没有离开过路面,尽管奥迪工程师鼓励我这样做。

4

慢慢等吧!10年之内消费者用不上!

随着Jack的不断进化,方向盘右侧的小屏幕会变成触摸屏,可以用来收发邮件、文本、观看电影,最重要的是,通过同一个屏幕汽车可以持续与用户沟通——利用音频或者视觉警告信息沟通。Verweyen坚持认为:“我们不鼓励用户改造汽车,或者做其它一些复杂的事,这样可能会导致汽车难以与用户通信。”

开了2公里之后,高速公路之旅结束了,15秒之后汽车开始进入手动驾驶模式,一个美国女性声音通知我:自动驾驶功能关闭。LED灯再次变红,方向盘开始由我掌控。

如果驾驶员心脏病发作,或者出现阵痛,无法接管汽车怎么办?Verweyen认为:“如果司机无法回应,汽车程序会打开警示灯,然后自己驶入硬路肩。”

Verweyen还说,再过10年,Jack也不会提供给大众消费者使用。大众型Jack安装的是小电脑,这样就有更多的空间放置行旅。Jack的创造者还要解决一个大问题:让社会接受。调查显示,眼睛离开路面会让消费者过于紧张。现在消费者还无法信任无人驾驶汽车。还有一些人讨厌无人驾驶汽车,主要是因为他们不想失去汽车的控制权。

奥迪内部无人驾驶汽车顾问沃克尔·哈特曼(Volker Hartmann)认为,要赢得用户的支持还有许多工作要做,还有许多法律事务需要解决。

“当第一辆汽车开始上路时也有过相似的争论。”哈特曼说,“当电梯出现时,只有在电梯管理员的监督之下才能运行。20世纪50年代,第一个电子交通灯在德国亮相,有人跑到立宪法院起诉当局,他们认为电子交通灯侵犯了人权,强迫人向机器臣服。每当有新技术推出时,争论的基本框架大体相似。”

智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