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0

联合国200页最新报告详解全球资本动向 中国吸金依然惊人!丨智能内参

小智头条 智能内参2016/07/02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编 | 小智 6月22日,联合国贸易发展组织(简称UNCTAD)发布了《2 […]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编 | 小智

6月22日,联合国贸易发展组织(简称UNCTAD)发布了《2016世界投资报告》,在这个每年发布的系列报告中,UNCTAD通过外商直接投资(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以下简称FDI)这一观察热钱流向的重要参数,详细分析了全球及地区的投资趋势,以及各区域及组织间的投资政策趋势。

FDI流入与流出,既反映了一地区的招商引资能力,也体现了投资出海的潜力。

本期只能内参就为大家推荐这篇新鲜出炉的全球级报告,想看懂投资风向,这是你一定要关注的内容。

比如经济低迷何时能过去?按照这份报告的数据,2016年FDI会有一个短暂的回落,然后2017会迅速回升,并在2018年达到新高。

全球投资趋势

1.总体上,2015年全球FDI复苏,但并不稳定。

2015年的FDI表现出强烈的复苏态势,总体上涨了38%,达到1.762万亿美元,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来的最高水平。这份由联合国贸易发展组织编撰的报告对发达经济体和发展中经济体数据进行了对比,绿色代表发达经济体,橘色代表发展中经济体。(在图1中,灰色代表了世界总量,浅绿色代表过渡经济体。)

从图表来看,2016年全球FDI流动率会下降10%至15%,2017年有望恢复增长,到2018年则会超过1.8万亿美元的历史最高水平。

1

2015年全球FDI高速增长一个很重要因素是由于跨境并购的增长。由于全球经济的复苏,企业跨境兼并与收购加速,交易额从2014年的4320亿美元增长至7210亿美元。这其中也包括了部分的企业重组及税收倒置所驱动的兼并。如果移除上述大规模公司内部重组及跨国并购带来巨额国际资金流动的影响,那么实际上2015年FDI增长为15%,处于比较稳健的增长水平。

2.FDI全球流入加速,发达经济体占比大。

从数据来看,2015年FDI更偏好发达经济体,这跟在发达经济体的跨境资产并购有较大关系。2015年,流向发达经济体的数额几乎翻了一倍(上涨84%),从2014年的5220亿美元增长至了9620亿美元。其中最强的增长发生在欧洲。而美国的FDI水平在2014年跌至历史最低水平后,2015年则一举翻了两番。在图1中,我们看到发达经济体占全球FDI的份额达到了55%,而这一数字在2014年时41%。这也是近五年来发达经济体首次超越发展中国家和过渡地区,成为全球FDI的主要接受者。

相对发达经济体,发展中经济体的FDI增速则缓慢不少。2015年,流向发展中经济体(不包括加勒比金融中心)的FDI也上涨了9%,达到7650亿美元的新高。其中,亚洲发展中国家的FDI流入超过5000亿美元,继续占据全球最大FDI流入地区的位置。同时,发展中经济体继续占据FDI流入主要经济体TOP 10 中一半的席位。

2

3

3.投资活跃,发达经济体FDI流出也显著增加。

在连续三年的下降之后,2015年发达经济体流出的FDI增长了33%,达到了1.1万亿美元,占比也达到了全球的72%,高于2014年的61%。这也是从2007年开始连续下滑至今首次实现的增长。不过尽管终于呈现了增长态势,但发达经济体流出的FDI距2007年巅峰时期的水平还是有40%的差距。其中,欧洲成为了2015年世界最大投资区域,FDI流出达到5760亿美元。相比之下,北美跨国公司外商投资则表现出持平态势,加拿大的显著增长被美国的缓步下降所抵消。然而,美国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投资者,紧随其后的是日本。

4

4.全球经济组织影响FDI的流入。

G20(20国集团)、TTIP(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APEC(亚洲太平洋经济合作组织)、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以及BRICS(金砖五国)占全球FDI流入的比例如图5所示。

从表中数据来看,G20、TTIP以及APEC等经济组织对FDI的流动有较大的影响,占比接近或超过50%。

对此,大多数外资企业高管表示,大型经济组织的出现影响了公司在未来几年内的投资决策。

5

5.从行业领域看,跨境制造业并购拉高FDI。

2015年跨境并购制造业金额创下历史新高,达到3880亿美元,超过了此前最高的2007年记录。这就使得制造业在2015年跨境并购的占比达到了50%以上。FDI的主要领域都受到了大宗商品价格疲软的影响,导致了资本支出计划的缩减以及再投资收益的大幅下降。在全球层面,采掘工业FDI的减少甚至对FDI的总额都产生了影响,尤其是在发展中国家。

6

6.跨国公司的分部扩张加速,促进FDI增长。

跨国公司国外分支的国际化生产活动在2015年扩张地较为明显。销量总体上升了7.4%,估值总体上升了6.5%。且跨国公司国外分支创造的就业价值达到了7950万美元。然而主要经济体跨国公司国外分支的FDI回报率正在恶化,从2014年的6.7%下降到了2015年的6.0%。

T1

区域投资趋势详解

2015年全球FDI流入总体上升,但不同区域则表现出相当大的差距。

亚洲发展中国家,总体FDI流入达到了5410亿美元,增长了16%,继续成为全球最大的FDI流入地区,这一数字也创造了历史新高。其中,主要的增长集中在东亚和南亚。东亚地区FDI增长了25%,达到3220亿美元,其中中国香港地区相关的投资以及中国大陆地区服务业板块流入的FDI为地区做出了较大贡献。印度和孟加拉国的FDI助推了整个南亚地区投资流入达到500亿美元,增长了22%。同时印度也成为了亚洲发展中国家第四大投资流入地,以及世界第十大投资流入地。

发达国家,由于跨国并购的活跃,总体FDI流入达到9620亿美元,几乎翻了一倍。欧洲FDI流入升至5040亿美元,占全球的29%。北美的FDI流入达到4290亿美元,超过了2000年时的最高纪录。

非洲地区,总体FDI降至540亿美元,较2014年减少了7%。而埃及北非的FDI流入则增长了9%,达到126亿美元。但这样的增长被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大宗商品价格低迷导致的FDI减少所抵消掉了。

拉美及加勒比地区,不包裹加勒比离岸金融中心,其FDI持平,为1680亿美元。中美洲上升了14%至420亿美元,而南美洲则缩减了6%至1210亿美元。

过渡经济体,总体FDI流入降低了38%至350亿美元。南欧-东欧FDI流入增长了6%至48亿美元,而独联体及格鲁吉亚则下降了42%至300亿美元。

T2

投资政策趋势:更趋投资自由化

联合国贸发会议的数据显示,2015年共有46个国家和经济体采取了至少96项影响外商投资的政策措施。其中有71项与促进投资自由化相关,只有13项制定了新的投资规则和限制,另外12项则为中性性质的措施。促进投资自由化政策的占比达到了85%,高于近五年来的平均水平。

7

在新增的31项国际投资协议(international investment agreements,IIAs)中,有20项是双边投资协定(bilateral investment treaties,BITs)以及11项投资条约规定(treaties with investment provisions,TIPs)。截止到2015年年底,全球累计的IIA达到了3304项(2946项BITs以及358项TIPs)。

8

尽管年度新增IIA的数量在持续减少,但是一些条款涉及到了大量的参与方从而产生了显著的经济和政治影响力。近期的IIA遵循了不同的协议模型,地区性协议常常不局限于现有双边权利内的条款,复杂性大大增强。

2015年,投资者根据IIA发起了70项“投资人—地主国争端处理机制”,Investor-StateDisputeSettlement,简称ISDS。这一数字是单年申请数量的最高纪录。

9

考虑到在某些情况下仲裁是保密的,所以近年来ISDS实际的申请量应该还要更高。截至2016年1月1日,已知的公开声明总数就达到了696项。共有107个国家涉及到一个或多个ISDS声明中。

综合来看这些政策条款,我们总结出的趋势是,大型跨国公司及诸多区域组织越来越倾向于打开国家间壁垒,充分进行自由贸易。这对我国来说既是需要注意的挑战,也是可以借鉴的思路。

投资者复杂所有权链条的挑战

通常情况下,跨国公司都通过分层的网络结构对其所有权实体实现控制。超过40%的跨国公司国外分支都有相当复杂的所有权链条,这样的跨国体系平均都会涉及到3个行政辖区。这就意味着投资者和所有者的国籍在国外分支会变得越来越模糊。

10

不匹配的情况涉及到了几乎一半的发达经济体跨国公司以及超过四分之一的发展中经济体跨国公司。大多数发生在发达国家的不匹配是由东道国多层次的所有权结构引起的,而在发展中国家,投资结果通过第三国过境的情况则更常见。

11

在国际层面上,政策制定者应该意识到,多边化正在从事实上对所有权的复杂性产生影响。投资条款中对投资和投资者的广义定义包括了大型跨国公司的广泛的海外分支且其在诸多行政辖区都较容易建立法人实体,这就显著地扩大了IIA的覆盖范围。这同样也与区域条款和条约谈判高度相关:TTIP中的七分之一以及TPP中三分之一的区域内跨国公司海外分支最终归属权都是该区域外的母公司,这也就放大了条款和谈判中涉及最终利益归属时的各种问题。

12

总体看来,投资政策的目标是使投资能够可持续发展,实现利益最大化并尽量减少其负面影响。复杂的所有权结构使得所有权政策工具被广泛地使用来有效地解决其所带来的问题,无论在国际上还是区域内都是这样操作的。然而在不同的目标下,尤其面对工具性质的政策条款,需要我们进行重新的评估。

据联合国贸发组织投资和企业司司长、《世界投资报告》主编詹晓宁从中国的发展视角介绍了其中的一些重要结论:

中国仍是全球最具投资吸引力的地区之一。整体FDI流入增长了6%,达到1365亿美元,这一数字实际上是全球第二(排除掉中国香港地区大量外资过境的水分)。

中国对外投资位居全球第三。2015年,中国对外投资增长了4%,达到1276亿美元,仅次于美国和日本。对外投资总体存量超过1万亿美元,排名全球第十。而“一带一路”带动的中资出海将会使得这一名次进一步上升至第六或第七位。

尽管我国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但在对外投资存量与美国的差距仍然很大,体量仅为其六分之一。同时作为新兴经济体,并面临自我转型,投资与引资都是我们需要做好的两个重点。所以在国内,以及各个区域组织关系复杂的国际两方面,都需要我国完善外资政策与法律体系。

本文为智东西整理呈现,文中所有数据结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可以在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回复关键词“联合国”下载232页的报告全文。

 


 

智能内参

权威数据·专业解读 读懂智能行业必看的报告

在智东西回复“智能内参”查看全部报告

智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