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222222222222222222

让手机变成Kinect 这家VR公司让你从此能徒手打枪

晓寒虚拟现实2016/07/14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文 | 晓寒 在用手机盒子以及一体机这种移动VR的时候,面临着一个天然的困 […]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文 | 晓寒

在用手机盒子以及一体机这种移动VR的时候,面临着一个天然的困境——交互性差。三星GearVR的解决办法是在盒子侧面设置了一个触摸板,不过当你用右手摸着太阳穴去“打飞机”(玩游戏)的时候,那画面也是像极了奥特曼在对着怪兽放激光。而移动领域的另外一个领袖——谷歌,则是在其白日梦方案里给配上遥控器来解决问题,不过遥控器们都有一个令人恼火的爱好,喜欢玩捉迷藏。

而这家叫做英梅吉科技的公司则推出了基于常见的单目摄像头来实现手势识别的解决方案,其实这套方案也没什么牛逼的,无外乎就是你用手机盒子玩射击游戏的时候用手比划成一个枪型就能啪啪啪了;无外乎就是你在用某某魔镜看片儿的时候用手在天上“拉一下”就能看重点内容了;无外乎就是你在看完了一部片儿后不用摘下头显就能看下一部了。

这就跟他们的网址imgnb.com一样,这并没有什么牛逼的。

本期智东西硬创先锋就走进了这家在高大上的“别野”中办公,却只用一个小风扇呼呼呼的英梅吉,与总是眯着眼坏笑的CEO朱郁丛进行了深入“沟流”,一探英梅吉背后的那些不为人知的创业故事。

小别墅222

让手枪变成“手”枪

英梅吉的这套交互方案名为Hand CV,基于最常见的单目摄像头,通过特定的算法来实现手势识别功能。据朱郁丛介绍,目前的手势交互系统大部分都需要基于微软的Kinect或者Realsense等深度摄像头来实现,然而即使是基于深度摄像头,“这些方案对于精确手势,如搓手指、捏手指等动作的识别也几乎无法实现。”朱郁丛说道。

不管怎样插科打诨,英梅吉的产品在移动VR领域都有着许多应用前景。他们的解决方案就是一套SDK,应用开发者将这套SDK嵌入到自己的程序之中,即可借由任何手机都带有的单目摄像头来实现手势交互的功能。

想想现在的手机盒子吧,你用三目猴VR、3D播播、UtoVR等内容分发平台观看全景视频的时候,必须得把盒子摘下来才能进行快进、调整音量、更换影片等操作,而在有了这套手势交互之后,你只需要用手在天上比划几下就能搞定这些操作,是不是有种宅男福音的感觉?

除了看全景视频之外,这套方案在游戏领域的应用才更是酷炫。目前除了GearVR之外,手机盒子类的产品在没有外接遥控器的情况下都无法实现控制与交互功能,而英梅吉的这套方案则为其提供了一个成本低廉、使用简单且便于部署的解决方案。

再设想一下用手势来玩射击游戏的场景:你左手的食指与中指比划成两条腿来控制前进与后退,右手比划成一只手枪来啪啪啪。这很酷,不是吗?

“目前第一版的Hand CV能够识别7种手势,主要是方便用户选择”在问及Hand CV支持多少种手势时,朱郁丛这样说道,“Hand CV其实可以识别更多的动作,下一版还支持自定义手势。”

上阵父子兵,创业好基友

俗语有云,上阵父子兵,而对于英梅吉来说,这场创业则更像是一场基情四射的二人转。英梅吉于2014年由CEO朱郁丛与CTO李小波联合发起,而在成立英梅吉之外,两人都正处于人生的最低谷。

1983年出生的朱郁丛最早在主营生活家居产品的日资公司FELISSLMO负责渠道与BD业务,2006年从FELISSLMO出来之后进了搜房,并逐渐干至搜房家居集团全国大区总经理,负责地方分公司的开设、人员招聘、业绩管理等事务。“那时候搜房经常开展活动,最厉害的时候1年就有2000多场。”一提到其在搜房的经历,朱郁丛奸笑着眨了下眼。

IMG朱总2222222

配图为英梅吉CEO朱郁丛

2010年9月搜房网纽交所上市,朱郁丛挣到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桶金。2011年,朱郁丛觉得移动互联网的浪潮已起,就拿着自己的第一桶金创办了关注蓝领招聘的APP——求职帮,并且拿下了114、116等查号台找工作栏目的北京运营权。“后面的结果就不用多说了,要不然怎么会有今天的英梅吉。”朱郁丛耸耸肩,苦笑道。

然而在2013年苦笑着的,不止是朱郁丛一个。1979年出生李小波,从北京科技大学计算机科学专业毕业之后进了一家由数名ATI的大牛工程师创办的引擎公司工作,随后自己捣鼓过小的工作室,并开发出了一个游戏引擎LUNA,“性能很厉害,部分功能能达到虚幻引擎的效果。”朱郁丛这样说道。李小波在做引擎的同时,还出任了亿德东方的总经理,运营着一家游戏门户,随后又创办了端游公司圣天龙,“结果亏了几千万,不过好在引擎天生与CV(计算机视觉)有很强的关联。”朱郁丛如是说。

李小波22222222222

配图为英梅吉CTO李小波

那时候的朱郁丛站在奥林匹克公园的路边狠狠地抽了一口黄鹤楼,而李小波则在夜市摊上一边撸着大腰子一边喝着青岛纯生,至于为什么是青岛纯生我也不知道。这俩老相好,哦不,是老相识,就这样机缘巧合的碰上了,互相诉苦之后,俩人就这样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抱在了一起,“我在技术上有短板,他在市场上有需求,”我从朱郁丛的言语之中听出了满满的基情,“于是我们就这样结合了。”

从虚拟试镜开始

俩人愉快地结合了之后想出的第一个方向是AR虚拟试衣,确切的说是虚拟试镜。“因为衣服是软体,会动来动去,想做好很难。”关于为何是试眼镜而不是试衣服,朱郁丛这样解释道。凭借这个虚拟试镜的AR应用,朱郁丛与李小波迅速成立了英梅吉,并拿到了一个百万级的种子轮融资。

当时在推广这个虚拟试镜项目的时候,他们发现基于Kinect的AR试镜方案在交互上有很大的短板,“就像你在XBOX上玩Kinect游戏那样,这套方案对于手势的识别率很低,还经常出错。”朱郁丛解释道,“所以在当时就对手势交互进行了一些研究。”

办公5111111111111

“在2014年FaceBook收购Oculus之前,我们就了解到了VR,进行了一些研究,甚至还给四川的剑门关景区做了一个游戏,”关于英梅吉与VR的邂逅,朱郁丛这样说道,“但是当我们用了Oculus Rift之后,发现Rift的交互也是很大的一个问题。”朱郁丛他们找了一个蓝牙遥控器来解决交互问题,但是跟其他遥控器一样,不是玩消失就是电量不足。

从那时候起,朱郁丛跟李小波就开始正视起交互问题。“PC或者主机VR的数据线会将你从虚拟中拉回现实,”至于为什么选择为移动VR提供交互方案,朱郁丛这样说道,“无线的移动VR才是潮流。”此外,再加上VR尚处于早期,一体机也为时尚早,朱郁丛跟李小波就这样想到了做基于手机摄像头的交互方案。

“在手势交互之外,还有一另外一个天生好方案,”朱郁丛补充道,“那就是语音,不过中国有一个现实状况,十里不同音,这做起来太复杂。”在选定了方向之后,英梅吉就迅速投入到产品的研发之中,于2015年申请了基于单目摄像头的交互专利。

免费开放SDK——让更多的人体会到手势交互的便利

第一版的Hand CV目前业已完工,并于6月底的TechCrunch上海会议上首次亮相。在TechCrunch上海亮相之后,“市场反应很不错,”朱郁丛表示,“优酷土豆的VR部门、几个内容厂商,还有一个想做VR一体机的某一线家电厂商都找上门来沟通合作事宜。”

“我们的策略很简单,现阶段就是将SDK免费提供给内容厂商使用,让更多的人体会到手势交互的便利,”关于Hand CV的推广策略,朱郁丛这样说道,“等用户量大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手势交互就会像镜片一样,成为移动VR的标配。”

未来:SLAM与深度摄像头方案都要做

目前英梅吉的团队有20多人,除了财务行政之外,都是拥有技术背景的研发人员,“大部分都是小波的学生或者徒弟,”关于人员构成,朱郁丛这样介绍道,“这种队伍非常稳定,并且几乎不存在磨合问题。”

办公122222

此前,英梅吉已经获得天使、Pre-A两轮融资,再加上朱郁丛与李小波个人投入的数百万元,累计投入资金已将近1000万元人民币,除了单目摄像之外,英梅吉在2016年下半年也将研发SLAM方案,2017年则会开始研发基于深度摄像头的重度交互解决方案。

“前期凭借单目摄像头迅速抢占市场,”朱郁丛这样描绘英梅吉的未来,“但是在SLAM与深度摄像头上也要做好布局,做好技术预研,得把握住时间节点。”

现在,英梅吉正在寻求A轮融资,资金主要将用于Hand CV的大规模推广工作。

结语

眼下,VR的浪潮越来越近,各路软硬人马纷纷上阵。这种硬件不断完善、内容不断丰富的大背景反而催生出了对于外设、交互方案等配套内容的大量需求。

虽然现在我们还无法判断英梅吉的产品是否能够成功,但是其选择利用手机自带的摄像头来解决移动VR交互难题的方向确实抓住了用户的痛点。至于谁能够踩着产品这支冲浪板,随潮而上,我想,很快也会见得分晓。

智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