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pic

离开百度创业一年,余凯真正想做的是这两件事

四月人工智能 头条2016/07/19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文 | 四月 导语:2015年 5月,曾一手创办百度深度学习研究院(IDL […]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文 | 四月

导语:2015年 5月,曾一手创办百度深度学习研究院(IDL,Institute of Deep Learning),并任职副院长(Acting Director)的余凯正式辞职;同年7月,由其发起创立的地平线机器人公司注册成立并获得融资。在百度期间,余凯不仅创立百度深度学习研究院,还主导了百度自动驾驶汽车项目。

上周,这位从百度出走的人工智能(AI)大佬创业恰逢一年之时,智东西来到丹棱街的地平线工作室,与其进行深入对话,对话内容从公司到行业,从融资到产品,从做成的事到想做的事。全面解读创业分子余凯的“地平线之梦”。

17.pic_hd

走进地平线,工作区由几间常规的办公室打通,满眼望去是密密麻麻的工位和伏案身影,余凯的工位就隐藏其中。

往里走,开放的工作区分布着独立房间,门牌被贴上“哥伦布”、“麦哲伦”等航海家名字。这里作为各小组密切讨论的聚集地,使用率之高,以至于我们的采访都无法排上期。还好员工休息室能见缝插针,智东西与余凯的采访就在这里开始。

一、谈进展:月初参加了CVPR 下周前往德国

一年前,在告别百度IDL副院长职务时,余凯谈要创业做“AI芯片”,受到了很多媒体的关注,但大部分人都一头雾水,对AI芯片是什么,能改变什么不得而知。时隔一年,我们试图寻找其中的答案,事实上此次智东西对话余凯也找到了解答。

本月初,余凯受邀参加IEEE举办的CVPR(Conference on Computer Vision and Pattern Recognition),作为计算机视觉和模式识别领域的重要学术会议。

在研讨会间,余凯分享了团队在智能交通领域的近期成果。其中,他最引以为傲的成绩是,基于DenseBox的算法在KITTI的全球排名中位列第一。“虽然中间被其他算法刷过去,但是我们马上又追回来了”,余凯补充。

这里需要解释KITTI数据集排名的意义,它由德国卡尔斯鲁厄理工学院和芝加哥丰田技术研究所联合创办,是国际上权威性较高的机动车辅助驾驶应用技术评估的算法评测平台。

12.pic

此外,余凯还看望了曾共同奋斗过六年的NEC研究院同事,以及办了场地平线主题的酒会,据余凯介绍,约有200多位计算机视觉方面的学者参加。在朋友圈,他也频繁晒出与NEC老同事、百度吴恩达、斯坦福大学执教期间老师同学间的寒暄和怀旧之语。不过,醉翁之意不在酒。为了能快速推动国内地平线的发展速度,这次紧凑的美国之行,余凯更多是冲着“揽人”去的。

回国后,他也没停下忙碌的脚步。据其介绍,在德国与宝马、大众等整车厂商、及国际知名Tier-1供应商等供应商沟通合作的行程也已经确认。地平线希望为其提供包括硬件、软件、传感器在内一套完整的辅助驾驶方案。

二、聊要做的事:“行”和“住”

2_558_370

现在,公司共发布了两套产品:其一是针对智能家居的“安徒生”系统,以及针对智能驾驶的“雨果”系统及芯片方案,开发者基于这些平台可以开发各种各样的应用,比如语音、图像等。

1、辅助驾驶:适应中国路况对标Mobileye

地平线提供的针对辅助驾驶方案包括芯片硬件、软件和算法。在性能层面,“部分指标较Mobileye更高”,余凯近一步解释,因为基于中国复杂多变的路况,一些识别算法需要特别优化。

“比如说,我中午下楼吃饭,在人群密集的中国马路上,看到带平板的三轮摩托很平常;但基于国外路况设计的Mobileye并不能识别到”。

具体而言,余凯将其中的挑战列为三类:

1)当有车从侧面超车过来,如何快速识别完全;
2)物体从远距离到近距离的变化过程中,尺度变化比较大,如何辨别清楚;
3)路况复杂时,物体前后遮挡情况比较严重,如何识别准确。

此外,中国的红绿灯形态多样,不同区域间缺乏统一的标准与样式也是计算机视觉识别的难点之一。

针对以上情况,要能达到实时准确识别的程度,需要更强大的数据处理能力。地平线的做法是基于卷积神经网络(CNN)框架的DenseBox整体方案。此外,“市面上的整套方案比较昂贵,如何降低成本也是重点方向”,余凯补充。

2、智能家庭:提供系统平台

在智能家居方面,余凯强调,需要赋予机器决策的能力。

具体而言,“比如,微波炉可识别到被放进去的是一碗面,还是一碗肉,然后自主制定加热方案;扫地机器人能够识别到厨房和客厅环境的差异,采用不同的清扫方式;空调能够感知用户的身体状态,调节温度”,余凯列举了以上使用场景和实例。

那么地平线究竟能够帮助厂商实现什么呢?他进一步解释,“地平线提供一个基于智能家居环境的操作系统的平台,商家或者我们自己基于这个平台针对不同产品做定制化的开发。”

他还透露,下月初将与国内的某大型家电品牌联合推出一款智能空调。

3、定位芯片 但不走Intel/高通的路

不同于Intel/高通等传统意义上的芯片,余凯强调,地平线要做的是“具有环境感知、人机交互和决策控制的能力”的NPU。他将其比喻为MTK型的AI解决方案。

地平线要做的CPU类似于更细分领域的处理器,基于深度神经网络的架构在任务选择上将更加明确,而不是去做所有的事情。

四、避不开的融资话题:激进和资源

技术型公司在前期发展阶段,离不开资本的大力支持。在融资需求方面,基于BAT背景的地平线团队似乎并未发过愁。

不到半年,两批大额资金的注入让这家创业公司在资本道路上显得有些“激进”。据资料显示,地平线的融资进度为:

1)2015年9月完成首轮融资,投资人包括晨兴资本、高瓴资本、红杉资本、金沙江创投、线性资本、创新工场及真格基金等机构。
2)2016年4月,获得风险投资家Yuri MilnerA轮投资。
3)2016年7月,获得来自双湖投资、青云创投和祥峰投资,晨兴、高瓴、金沙江、线性资本和真格基金等种子轮投资机构继续跟投。

地平线对于本月融资的轮次和数目均未对外公开。在此次采访中,余凯将7月份的融资定义为Closed A轮。

“公布融资的金额仅为震慑对手,但我们认为没有必要”,余凯表示,此外,他也对国内创业公司常虚报融资额的现象,表示出很大程度的不认可。

“我们更看重投资背后的资源”,余凯强调。实际上,双湖投资并不是一家单纯的基金,它是作为一家集合了多方资源的多基金和资产的管理平台,其中曾投资Uber、印象笔记等。

五、风口浪尖的自动驾驶

上周,特斯拉车主因使用自动驾驶功能而导致车祸身亡的事件,引起了大众对于“自动驾驶”话题的反思。

1、无人驾驶/自动驾驶是两个不同概念

“首先,我们要分清楚强调无人驾驶与自动驾驶的区别”,余凯强调。“现在很多人对于两者的概念存在错误认知”。

诚然,现在进行搜索,仍不乏将特斯拉定义为“无人驾驶”的新闻标题。

无人驾驶,顾名思义,是指汽车完全自主地行驶,它已经突破了人们对于车的定义,更像是一台自动完成任务的计算机,不需要人的介入完成驾驶任务。

自动驾驶,又称辅助驾驶,而非代替驾驶者,行驶过程中仍以人的操作为主,主动权在人的手中。

余凯表示,将AI技术引入汽车领域是为了让交通更安全,而不是像广告片里宣传的“舒适”。主要用于驾驶员疲劳或注意力分散时,机器帮助人驾驶一段时间;以及在紧急情况下,机器能够提前于人做出判断,使车的反应速度更快。

2、如何看待特斯拉车主身亡事故?

在谈及特斯拉车主身亡事故时,余凯表示,自已私下于部分车商也进行过类似的讨论,“普遍的观点会认为,特斯拉的企业风格仍属于较激进的一派,因为包括技术在内,整个行业并没有想象的那么成熟”。

此外,他补充,厂商与媒体的过度宣传和引导,也让消费者形成了认知偏差。“有些商业片里,驾驶员还可以在车里打瞌睡或是看视频,这完全是错误引导”。

3、从辅助驾驶到无人驾驶还要多久?

“现在已经基本实现了从感知到控制的跨越,包括AEB(自动制动系统)在内的自动驾驶功能可在三年内完全实现。”余凯表示,“但无人驾驶仍需一定时间,在高速公路的驾驶环境下可最先实现”。

六、结语:对于未来的判断

6d801fd0-eb2c-432d-8fc6-f0633f1f55a6

一年前,余凯从IDL出走时,很多人都对其后来的目标方向与选择猜测和质疑;一年后,时间和产品让疑惑逐步清晰。

从与余凯的对话中,我们了解到,这家基于百度、Facebook、Google等背景的团队在创业道路上已经勇敢地告别了互联网模式,而选择了一条更踏实的技术性to B路线。

公司围绕“芯片+算法”的产品形态和“车”、“住”重点领域进行了清晰定义,依靠团队本身丰富的学术和经验积累,在起跑速度和爆发力上异于普通创业公司。基于智能出行这条更贴近民生的方向,其需求和前景是毋庸置疑的。

换句话说,余凯团队目前在做的事情已经非常清晰,让人工智能在实体产业落地,首选了2个方向,汽车自动驾驶和家居的智能化方向,其中自动驾驶方向是现在的先头项目,从他的描述也可以看到,目标直接对标的是全球自动驾驶方案巨头Mobileye。

但不同于互联网的热闹和喧嚣,摆在地平线前方的是一条更加坎坷而孤独的道路,机遇和考验并存。

P.S.关于自动驾驶,智东西两篇高价值产业报告不可错过,在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回复对应关键词下载收藏。回“雷达”得“深度报告解密自动驾驶之眼”;回“自动驾驶”得“变革与监管 自动驾驶汽车的成败关键”。


 

每日一头条

趋势·深度·犀利·干货,最专业的行业解读

深喉爆料、投稿:guoren@zhidx.com

 

 

智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