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rg_1143_zuck_lead_04.0.0

扎克伯格谈FB未来10年,称AR技术落后VR 5-10年

Fourteen智能穿戴2016/07/23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文 | 十四 作为互联网社交的龙头老大,Facebook可以说是混的风生水 […]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文 | 十四

作为互联网社交的龙头老大,Facebook可以说是混的风生水起,全球每月活跃用户达16.5亿,广告业务也一直在急速扩张。同样,在新的科技趋势领域,如AI,虚拟现实等领域也有非常大的布局。

对于未来十年的Facebook,扎克伯格怎么看?小扎日前在接受科技媒体The Verge记者凯西·牛顿的采访中,对Facebook在接下来10年时间里的布局进行了展望。智东西摘取了无人机、人工智能、聊天机器人以及VR/AR方面的关键要点。而对于当前热闹的VR和AR,扎克伯格则表示AR技术落后VR技术5-10年。如下:

关于无人机

6月28日,无人机Aquila首次全尺寸的模型试飞成功了。这个过程被扎克伯格发布在了自己的Facebook页面上。Aquila是扎克伯格“全球联网”这一野心的产物,与之相类似的还有谷歌的Project Loon。

凯西·牛顿:你似乎正在计划实现全球联网,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扎克伯格:让世界变得更开放、互联,是我们的目标。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可以利用全球互联来实现这件事。Facebook从我大学到现在已经创业10年多了,我们让10多亿人连接到了一起,但我们已经意识到,我们不只是想要连接这个世界上七分之一的人,而是全部。我们已经拥有了一些资源,现在我们想发展一些基础技术,让世界上一大半还不能上网的人有网上。

那么对于现在40亿没网上的人来说,主要有三种情况:① 就算你有手机,也没网能连,处于这种境况的有16亿人;②网费太贵,负担不起,这个可以通过我们推出的Telecom Infra Project(TIP)服务来解决;③人们没有意识到上网能够带来的价值,所以有钱有设备也不上网,于是我们推出了Free Basics。

现在来说第一个问题,如果让电信运营商按照传统方法,让目前还无网可上的16亿人上网,那么成本就太高昂了。所有需要使用价格比较低廉的方法,比如建立空中基站,一次飞行几个月,不断向地面提供互联网接入服务。

早年你要是跟我说,让Facebook造飞机我肯定是懵的,不过你看,让世界上每个人都有网上,是我们的使命。可以说,这次Aquila试飞在空中停留一个半小时(96分钟),是一个里程碑。

凯西·牛顿:Aquila试飞的时候你也在场,当时什么感受?以后有什么打算?

扎克伯格:当时我就想,成功了?!你知道,第一次试飞可能会有很多状况,我去现场主要也是想给我的团队打打气,这是公司很重要的一个里程碑式的事情,我得亲自到。

它飞的真的很慢,因为我们不是要做飞机,把人或者物从一个地方运输到另一个地方,我们希望它越慢越好,而且消耗的能量也很少,当然,还不能掉下来。

接下来公司打算让Aquila试着搭载激光通信系统飞一次,一旦成功,就会进行量产,并与电信公司、政府部门合作,让偏远、灾害地区的人们能够上网。相信随着无人机制造成本的降低,预计未来城市上空将有上千架太阳能无人机盘旋着,让10多亿人能够免费上网。

关于人工智能

人工智能方面,Facebook最出名的案例可能就是使用深度学习算法来为盲人描述照片。你可能还不知道,Facebook的人工智能实验室主任可是深度算法大牛(一说“深度算法之父”)Yann LeCun。

凯西·牛顿:你早年好像有提到过要造一个AI来帮助家务?项目进行的怎么样?

扎克伯格:嗯,还不错,Demo都快出来了。现在它能帮我控制家居,开关灯,调空调,控制门锁等,哦,还有烤面包。具体也就是让智能家居产品联网,然后通过电力控制启动。比如它会关注我的邮件,看看我什么时候去健身,然后决定是否运行,让我及时的吃到热的吐司,跟我说接下来我还有什么工作要做。

哦,还有几个好玩的事情,我们在图像识别、人脸识别、物体识别、语音识别和语言理解上取得的进展。还有,Mesenger团队正在开发的聊天机器人框架,超酷。这些过程让我见识了好多代码,最让我激动的是,我终于从妻子那里夺回了家庭恒温器的控制权。

凯西·牛顿:你在F8上说过AI感知重建,这将比人类感知能力更佳。现在,Facebook已经可以描述照片中的内容、把用户帖子翻译成多种语言。接下来10年有什么进一步的打算呢?

扎克伯格:我觉得AI分两种:模式识别和其他,包括智能和自主学习。现在我们大部分的工作围绕着复杂模式识别系统。老实说,AI的发展对不对确实很有争议,但我认为,模式识别这个技术应该是好的,它能帮助,盲人识别图片,能用于病情诊断,更好更快的进行诊疗,还能用于安全驾驶,避免意外。

不要妖魔化AI,它只是数学和统计学,利用大量数据进行模式识别,这是能改善我们生活质量的。

我这两天最激动的事情在于,我们的一支团队在改善模型匹配系统上取得了进展,找到了在深度神经网络的37层上进行收敛的方法,这是首例,我们公开了论文,所以别的公司和团队也能利用这个技术。是的,我们能更高效的看病,能更安全的行车。当然,我们现在还在模式匹配阶段,我是说,大众没必要对AI感到恐慌。

凯西·牛顿:现在好像普遍认为聊天机器人的效率不高,你觉得呢?

扎克伯格:我们先说说为什么我们要做这个聊天机器人吧。你看,每个月上百万个人在Facebook的公司页面上提问,越来越多的企业也在进行咨询。联系一个公司可能就发个信息,但是等回复要花好久,几小时或者几天。所以我们就像,要不要开发一个AI系统,根据公司回复顾客的方式,预测出某些类型的问题应该给予怎样的回复。

我们发现这是可行的。然后我们又发现,你回复的快了,问问题的也快了,所以我们就像,能不能让这个AI系统具备聊天功能,把公司的人工回复变成自动回复,结果我们大大加快了回复的速度。

UI会不会更好呢?我当然不觉得聊天机器人能解决全部问题,但这比传统的对话形式要高效10倍甚至100倍。我知道很多人还是习惯对话,所以我们也在想是不是可以不只处理文字信息,也能回复语音信息。

关于虚拟现实

2014年,Facebook砸了20亿美刀收购VR设备初创公司Oculus。现在,几乎一提到VR,就不能绕开发展得越来越像VR界龙头老大的Oculus。哪怕是消费级产品明星三星Gear VR也是抱了Oculus的大腿。

凯西·牛顿:VR意味着什么?当然我是说解决分辨率和延迟问题的情况下。

扎克伯格:VR的重要性有几个方面。首先我们让每个人有能力提升自己的体验到最佳,帮助每个人了解这个世界正在发生着什么。经济在发展,科技也会随之进步的。想想10-15年前,我们上网的主要内容还是文本,后来有了图像,现在你上传视频花不了几分钟,观看一段视频不再需要30秒的加载时间了。视频体验越做越好,逐渐成为人们上网互动和消费的主要内容。

甚至,我们体验的视频不再是简单的2D画面了,而是3D的,用数字化的方式呈现出来,甚至在游戏中捕捉你的定位。这种体验,我觉得是更符合自然的人机交互模式。我相信在下一个阶段,人们会戴着VR头显在Facebook、Messenger和WhatsApp界面中表达自己、体验世界。就跟我们现在的全景视频似的,但远不止是这样。

另一个趋势是,每过10到15年,就会出现一个新的主流计算机样式。这往往取决于其交互模式。比如20世纪80年代的大型服务器、90年代的台式电脑、本世纪初的网络、以及现在的智能手机。我们现在很喜欢智能手机,但这并不是发展的终点。

我们现在打电话用手机很自然,我们以后用VR和AR会更自然,你出门都不需要有个口袋来装手机,可能戴个眼镜,甚至是隐形眼镜就可以了,你可以看到周围现实环境的同时与虚拟信息进行交互。我觉得这是很自然的一个发展趋势,我只是做了个推手。

凯西·牛顿:你好像说了很多VR的计划,但没怎么提AR。Facebook在这方面有什么打算呢?

扎克伯格:相对于AR,VR有着比较成熟的技术基础,因此更利于推进和普及,你可以推出一个价格亲民的产品,而且人们也已经开始接受和使用VR头显了。它可以和手机配套使用,即便是比较贵的Rift,也只是数百美元,不过千,不上万。而AR方面,我认为这一技术将在未来5-10年内发展到现在Oculus Rift的水平,这也是Facebook正在努力的方向,同时,Facebook也在非常认真地研究AR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