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好莱坞与AMD相信VR会改变娱乐产业 所以它们走到了一起

海中天智能穿戴2016/08/10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文 | 海中天 最近,在洛杉矶杜莎夫人蜡像馆,导演伊万·雷特曼(Ivan […]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文 | 海中天

最近,在洛杉矶杜莎夫人蜡像馆,导演伊万·雷特曼(Ivan Reitman)谈到了VR技术。雷特曼说:“VR是值得注意的,它可以将你带到故事中去,如果你还没有尝试过,可以花10分钟试试,这种体验到底很迷人。”

雷特曼现年69岁,他是一名电影制作人,最开始时,他并不怎么看好VR。索尼制作《捉鬼敢死队:空间》(Ghostbusters:Dimension)时雷特曼参与了,他的态度发生了改变,雷特曼本来是传统娱乐产业的象征,现在他也开始涉足VR新产业。《捉鬼敢死队:空间》将动作喜剧电影和参与性VR体验融为一体。

在过去几年里,大型工作室、媒体企业冷眼旁观VR,Facebook Oculus、三星等科技企业一马当先,推动VR前进,VR很有可能会成为一种革命性媒体。现在主流的好莱坞企业开始拥抱VR,它们追加投资、招聘人才、购买内容。

3

VR将与电影电视剧并驾齐驱

在过去6周里,Comcast、福克斯、人力资源机构WME等公司通过投资部门向创业公司注入的资金超过4300万美元。最近,索尼影业还任命Jake Zim主管VR业务。

具体目标可能各有不同,但是总体使命却是一致的:从财务或者创意方面切入VR媒介的底层,某一天,VR可能会为娱乐带来巨大的营收。这些企业相信,VR内容将会与电影、电视剧并驾齐驱。

“关于VR,一直以来都有一个问题:为什么是现在?”Comcast Ventures主管迈克·杨(Michael Yang)表示。Comcast Ventures投资了许多VR公司,例如,它向Felix & Paul Studios投资了700万美元,向Baobab Studios投资了600万美元。

“我们一直在寻找下一个卓越的计算平台,VR是非常可疑的对象。”迈克·杨说。

曾经3D及其它一些技术备受期待,结果未能成功,VR能否避免同样的命运?这是一个问题。在拥抱新技术时,大型媒体企业一般速度缓慢,它们能在VR浪潮中领先吗?这也是一个问题。VR已经给游戏交互空间造成影响,它能在电影娱乐产业拥有相同的影响力吗?这个问题也没有答案。

虽然VR的未来命运并不确定,但是交易却频繁发生。

“现在的形势很有趣,媒体企业在VR领域投入了很多。”Within COO德鲁·蓝列尔(Drew Larner)表示,“一些公司可能会坐壁上观,但在我看来,还是有许多企业很明智,他们知道将会发生什么。VR是一个机会。”

上个月,Within融资1300万美元,投资者包括福克斯和WME。Within打算用融得的资金制作、分销VR短片。

到底好莱坞能从VR技术得到什么回报现在还不好说。

问题阻挡不了热情

在《捉鬼敢死队:空间》游戏中,玩家带上质子装备、枪、头盔,就可以穿越虚拟世界,里面有纽约摩天大楼。为项目提供指导的雷特曼说:“它和观看《捉鬼敢死队》电影不同,能够让玩家成为《捉鬼敢死队》的成员。”

尽管如此,《捉鬼敢死队:空间》项目更像是营销手段,并不是电影,它只是一种探索,能够告诉我们如果将VR创业公司、知名电影、资源丰富的工作室结合会带来何种可能。

一些机构自己掏钱向创业公司投资,比如CAA,UTA成立一个数字部门,与VR电影融合,比如与《最后的星空战士》整合。竞争对手WME Entertainment已经向创业公司投资,它将自己标榜为娱乐产业第一家专业VR人才代理机构。

为了促进行业的发展,人才代理机构希望能成为人才、VR企业的桥梁,让他们认识彼此。

WME VR经纪人杰弗里·盖勒(Jeffrey Greller)表示:“客户如果对VR感兴趣,我们就过去,帮助他们更好地理解技术,告诉他们应该往哪里走,这就是我们要做的事。我们完全有机会开发出《愤怒的小鸟》一样的产品,或者创造类似Uber、VR版Instagram之类的企业。”

虽然投资增加,一些人仍然保持谨慎和怀疑。企业们都知道,VR产业仍然处在发展初期,十分脆弱。制作人还没有搞清楚如何在沉浸式体验中讲故事,能否讲故事,即使做到了,如何让用户付费也是一个问题。《福克斯》制作了《火星救援》VR短片,它的收费是一次性的。

还有一个问题也是许多人担心的:HBO、福克斯等企业能否与VR企业共存,因为它们开发的产品从理论上讲是彼此竞争的。HBO投资了全息投影创业公司Otoy。

关于VR内容的长度和类型大家也存在争议,尤其是长度,因为我们还不知道消费者是否对15分钟以上的VR内容感兴趣。在很长一段时间内,VR主要还是应用在游戏平台上。

要区分创业公司也是一件困难的事,即使是专家也一样。WME Ventures管理合伙人贝丝·费雷拉(Beth Ferreira)表示:“在这个领域有许多的企业存在,当中的许多看起来相似。到底是什么因素让他们脱颖而出?他们制作的内容和处理技术到底有什么特殊的?”

普及头盔、获得收入同样很困难。最近几个月,HTC Vive和Oculus Rift已经出货了,索尼PlayStation VR也要上市了。Forrester Research VR分析师克莱尔(Craig Le Clair)表示:“专家认为会发生的事终会发生,只是需要的时间比人们预期的长。”

索尼VR负责人Jake Zim承认,什么内容和企业将会兴盛繁荣,这是一个大家都在问的问题。他说:“我们想尽可能多下赌注,当球掉下来时,我们希望自己站在正确的位置。”

1

VR内容如何赚钱?

上周末,VRLA(Virtual Reality LA)展会在旧金山会展中心举行,有几千人参加,对于大多的利益相关方来说,有一个大问题还没有答案:内容制作者如何通过VR赚钱?

AMD Radeon技术集团技术开发者内容联盟业务副总裁罗伊·泰勒(Roy Taylor)估计,目前企业正在开发的VR娱乐体验大约有500种,每个项目的成本介于10万至200万美元。他说:“每个人都想知道我们什么时候能销售产品赚到钱。”

在泰勒看来,当企业开始为公共场所付费内容掏钱时,问题的答案就浮出水面了。泰勒重点谈到了Awesome Rocketship,它是一家创业公司,在VRLA会议上,Awesome Rocketship透露了自己的计划:公司准备在影院、商城、其它公共场所安装“胶囊”,让用户观看VR内容。

Awesome Rocketship CEO斯特瓦森(Jim Stewartson)解释说,他们之所以这样做,主要是想从工作室、独立开发者手中获得VR授权,或者以伙伴、联合制作商的身份参与进去。在某些情况下,影院提供的VR内容还可以用来展示自己。AMD和Awesome Rocketship达成了技术合作关系,从今年秋天开始,Awesome Rocketship就会在美国、欧洲、亚洲推进自己的项目。

参与者还在展会上展示了一些与电影有关的内容,例如,Weta Digital的韦恩·斯特布尔斯(Wayne Stables)展示了全新的VR体验,与他合作的是CG行业领军企业Weta的特效团队,斯皮尔伯格新电影《The BFG》的特效就是Weta负责的。新VR体验可以让观众以电影主角的视角来观察世界。

8月12日,迪斯尼新电影《彼得的龙 》即将开映,一段VR体验提前出现在展会上。实景真人体验是在新西兰拍摄的,用诺基亚OZO VR相机拍摄,不久前,诺基亚曾与迪斯尼建立VR合作关系。

导演凯文·科尼什(Kevin Cornish)发现,企业品牌愿意向VR娱乐内容投资。在VRLA展会上,科尼什播放了科幻电影《Remember》预告片,他用影片来证明AMD VR技术的潜力。

Visionary VR是一家创业公司,它关注的是内容制作与分销。还有Mindshow 平台,消费者与专业人士都可以在平台上制作自己的VR体验。戴上VR头盔,用户就可以进入故事,变成角色,然后就可以知道自己开发的产品效果如何。

在早期阶段,故事的角色和地点受到限制,只能由Visionary VR提供,但是Visionary VR联合创始人Gil Barron吉尔·巴伦(Gil Barron)表示,未来公司会允许专业人士引入他们自己的角色(比如《The BFG》的角色)和地点。至于Mindshow ,在目前阶段,平台已经与HTC Vive展开合作。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平台将会支持其它一些系统。

卡尔·罗森戴尔(Carl Rosendahl)是前计算机动画工作室PDI的创始人,他也是Visionary VR的天使投资人。罗森戴尔称:“Visionary VR用VR技术来制作VR内容,今天,我们使用的工具大多是用来制作2D内容的。”他说自己对Visionary VR采用的方法很感兴趣。

1

对话AMD副总裁罗伊·泰勒

罗伊·泰勒(Roy Taylor)就AMD副总裁,最近,泰勒接受了媒体的采访,详细谈论了VR对娱乐产业的影响。泰勒表示,AMD对硬件和软件同样关心,VR应用将会提升显卡硬件的需求,比如AMD新的Radeon GPU。正因如此,泰勒才会积极与好莱坞娱乐企业、VR创业公司、游戏公司结盟。泰勒认为VR是新娱乐媒介的“黎明”。

AMD已经在好莱坞开设办事处,用来支持VR娱乐内容的制作。泰勒认为未来的VR技术将会为每只眼睛提供4K分辨率图像,比今天的头盔好很多,今天的头盔每只眼睛的图像分辨率只有1080p。

下面就来听听泰勒谈了一些什么:

问:能具体谈谈你的职业生涯吗?

泰勒:1998年,我成为Nvidia欧洲部门的创始人,在英国Northampton工作。2005年我来到美国,2010年离开Nvidia。随后我去了一家好莱坞创业公司,定居在洛杉矶。接下来我加入了AMD。今天,我与全球的内容制作商合作。

问:你在内容产业很有名气。最近,你还在Advanced Imaging Society和BAFTA获得了职位,它们是干什么的?你为什么加入这两个机构?

泰勒:当立体3D技术进入电影产业时,AIS成立了,因为我们担心一些3D内容良莠不齐可能会伤害产业。AIS将最好的支持者团结起来,比如梦工厂等企业。今天,我们在为VR产业做同样的事,要确保VR的质量。

问:能谈谈你对VR的看法吗?和实际销售头盔的企业相比,你显得更加激动?

泰勒:我的确很激动。我很幸运,赶上了GPU的发明。今天,每一个人都将GPU和3D当成标准,90年代可不是这么一回事。今天游戏产业带来巨大的财富,当时还不是这样的,但是我们能看到它正在崛起,可以看到未来。如果与内容制作商合作,就更能理解未来的美好,因为你可以提前看见。

1891年,爱迪生发明了电影放映机。4年之后,Lumiere兄弟制作了第一部电影。直到1907年,五分钱娱乐场(一种旧式自动点唱机)出现,此时电影产业才开始腾飞。我认为,我们现在的处境和1895年或者1896年差不多,同样的,我们可以看到产业的未来在哪里。

我很幸运,可以与这些人交流。昨天我去了拉斯维加斯的大学,与专业学者、学员有过交流,一些学生制作人拥有很好的VR创意,从中我看到了行业的发展方向,正如我之前说过的:VR不会成为大事物,而是成为一切。

问:第一代VR硬件已经推出,未来会怎样,你能谈谈吗?

泰勒:我很喜欢现在的硬件。如果没有Oculus,我就不会坐在这里。我真的为Oculus团队喝彩,他们的工作很了不起。头盔的好坏与屏幕-眼睛的距离有关,还与高分辨率有关。我们与纽约一家名叫Imagine的公司合作,它开发了4K头盔。4K很适合人眼观看。我不是否定Oculus、HTC的工作,只是说从目前的分辨率向4K前进是一个很大的跨越,这种跨越终会发生。

电影产业不希望用户因为像素而分心,他们希望产业能够快速进入4K时代,然后向更高分辨率迈进。最终分辨率会越来越高,价格也会不断下降。

问:怎样才能更便宜呢?

2

泰勒:我们要让产品便宜起来,这一点大家都知道。要降低价格,有一个重要的因素值得关注,这是一个很深层次的因素。今天,要制作一分钟的内容大约需要100万美元,不管是《战地风云4》(Battlefield 4)还是《捉鬼敢死队》都一样。一分钟一百万美元,如果无法给内容制作者带来价值,他们就不会制作。

照估计,将会有1200万人观看《捉鬼敢死队》,艺电《战地风云4》的销量已经接近1000万份。他们之所以制作VR内容,是因为有基础,有这么多的用户。我们必须让价格下降,让无数人拥有头盔,只有这样,花100万美元制作1分钟内容才会有价值,只有这样,才能制作出顶级内容,让产业真正繁荣起来。

问:最近你们在好莱坞开设了办事处,它重要吗?

泰勒:当然重要。VR对芯片的要求很高,不管是对我们还是对英特尔、Nvidia而言,VR都是一个机会。在内容制作过程中需要高性能处理能力,内容消费也一样。如果没有内容,市场就不会发展壮大。正因如此,内容的制作与消费与我们有直接的关系。

我可不想等12年或者16年才看到它发展起来,我们的竞争对手与其它人也不愿意。之所以在好莱坞开设办事处,是因为我们要支持内容制作者发展,幸运的是洛杉矶有许多制作人,现在是时候推动市场前进了。

问:最近常常听到你说“VR就是服务”,到底是什么意思?

泰勒:VR的使用方式是无法预测的,例如,波音用VR来进行逼真的安全训练。我们还看到VR应用于医疗领域。在SIGGRAPH,我们听了南加州大学(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 Skip Rizzo的介绍,他用VR治疗创伤后精神紧张性精神障碍。我们还看到VR用在房地产中,用在设计和制造中。

这一点很重要,VR应用的第一波是消费体验,上述体验可以将产业向前推进。即使我们要花很长的时间才能提供很有吸引力的体验,VR作为服务也会推动技术不断向前发展。

问:你考察过VR的上游和下游产业链,今天的VR投资主要集中在哪里?

泰勒:就目前来看,VR内容的投资主要集中在好莱坞。好莱坞开发了一些很庞大的体验,比如《火星救援》、《超自然活动》(Paranormal Activity),我们管它叫VRE(VR体验)。我们已经看到的体验超过160种,照估计,制作这些体验要花费7亿美元,还有200段体验正在制作。好莱坞不愿意等待,它们已经启动了,它们要用VR内容来宣传传统电影。

问:不久前,AMD推出了新的360度VR缝合剪辑解决方案,新方案与游戏VR有什么不同吗?我们应该关注哪种VR?

泰勒:当游戏引擎达到一定的质量等级,就可以用来制作电影了,这一时间点越来越接近。大多的娱乐企业喜欢360度VR,因为它们喜欢使用摄像机。质量很好,如果剪辑正确,质量会更加出色,以前剪辑缝合是一个问题。正因如此我们才会提供剪辑缝合方案。最理想的解决办法就是将360度高质量摄影与引擎互动结合起来。

我们相信二者最终会结合。问题不容易解决,但是我们相信通过光场捕捉、现代摄影技术(计算机比镜头更重要)可以将两个世界结合在一起。今天二者还是独立的,但最终会融为一体。

问:你对AR的谈论并不多,为什么?

泰勒:我喜欢AR,也有一点害怕,原因在于消费者需要时间习惯这种混合体。例如《口袋妖怪Go》,它让一些人失去了生活。有两个孩子跳下了悬崖,这可不怎么好笑。有人通过VR头盔上了几节烹饪课,结果切断了手指,这也不是好玩的事。我们需要时间来修正新技术。我们支持某些公司的发展,比如DAQRI,它将AR用于工业和汽车产业。还有OGS。我们需要时间来进化。

问:关于VR你有没有什么担心的,我们应该怎么处理这些担忧?

泰勒:如果杀手级应用不是应用可能会更好,它可以是社交。我的母亲曾经问我:“圣诞你会送我一个VR头盔吗?”她已经72岁,我反问她:“当然可以,你要VR头盔干什么?”她说:“在VR世界,我可以再一次年轻起来。”天啊,居然这样想。在VR世界,我自己可以有六块腹肌。随后我又意识到其它一些东西,即使有六块腹肌,如果没有人看到也是毫无意义的。因此,我们在使用VR的时候希望所有朋友都在身边,我想向他们展示新的自己。

我们可以创造一个环境,展示一个更好、更性感、更漂亮的自己。这个环境很有吸引力,可能会让人上瘾。如果替代性的生活比真实的生活更好,我们又应该怎么办,我现在还没有答案。

zhidx2016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