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其瑞2

把全景相机卖成服务 这家杭州公司让婚礼这样拍

四月硬创先锋 虚拟现实2016/08/09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文 | 四月 导语:全景相机,泛指能达到360度或近似360度的拍摄设备, […]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文 | 四月

导语:全景相机,泛指能达到360度或近似360度的拍摄设备,除拍照外,更多情况下应用于动态影像的拍摄。伴随着VR概念持续升温,集中于全景拍摄设备的硬件创业,在2015年下半年迅速蔓延。

而今天要介绍的这家公司,得图网络,三月前才首次正式对外推出其全景相机,一款定位于专业级拍摄的四目镜头方案DETU F4。

通过智东西与其联合创始人兼CTO孙其瑞的对话,我们了解到:这家公司实际上从2014年初就开始切入全景领域;并且基于更早的试水和积累,其对于市场的整体理解或许更能切中本质。

对话主要围绕四个核心问题进行探讨:

1、VR火了,全景相机的市场就一定能火吗?

2、针对B端/C端、海内/海外的不同需求特点,应该采取哪些打法?

3、一家杭州公司如何完成两月一款产品的迭代速度?

4、在产业初期,什么才是教育市场的正确姿势?

一、手中已握三款新品 分别的侧重点?

屏幕快照 2016-08-09 下午4.28.12

采访在智东西会议室进行,谈起这次北京之行,孙其瑞表示前期一直埋头做产品,借着这次新品推出的机会想让大众更加了解我们团队。

主要包括两类消费级新品,运动类Sphere、便携式Twin,以及一款专业级四目镜头的DETU F4。据孙其瑞介绍,Sphere S、Twin分别对标柯达SP360、理光THETA。

如其所述,前两款产品,如Sphere S的360°*236°视角、2880*2160 24fps拍摄,双目鱼眼Twin尺寸123*41*23mm,67g,3K 30fps拍摄,无论从外形设计、还是功能定位上确实都与柯达和理光的产品比较接近。

这大概是源于得图团队的传统软件行业背景,所以在市场初期选择了一条更为谨慎和经验主义的路。

实际上,在去年底得图就已经在京东众筹平台推出了其首款产品,单目镜头Sphere 800,即Sphere系列的一代产品,获得了百万元的支持;随后二代Sphere S也将在下月推出。“一代产品从研发到产品落地只花了60天就完成,但同时我们也看到了一些缺陷”,孙其瑞介绍,“所以很快推进了二代的优化,最大的改进在与视频质量从800万提升到1200万像素”。

此外,便携式的双目镜头Twin也已完成小批量生产,计划将于下月登陆美国众筹平台。“消费类的Twin预计将更偏向海外市场”。

DSC05590 2

作为专业级,面向B端市场的DETU F4则算得上是得图首次对外正式推出的新品,今年五月在杭州正式发布,受众群集中在婚庆、房产、公安安防、教育等行业应用领域;并且还与《中国日报》(CHINA DAILY)进行合作,对正在进行的里约奥运会进行了赛事录播。

融资方面,得图已于今年年初完成2500万元的Pre-B轮融资,投资方为浙江省经金控集团、恒励地产。现正在推进B轮。

二、从软件方到“硬+软”整体方案商

除去产品本身,得图现阶段的发力重点还在于B端市场的整体方案解决。这一点,也是得图区别于市场同类全景拍摄硬件的模式差异和优势所在。

面向行业用户,得图提供拍摄硬件DETU F4、后期制作、Sass云数据、系统接入、软件生成等定制化的解决方案。用孙其瑞的话说,“全景拍摄还是存在需求的,但如果只扔给用户一台相机远远不够,如何帮助他们把想法实现才是教育市场的关键”。

简单来说,公司架构也因服务内容不同被分为两大块:基于制作和服务的杭州软件团队,约90余人;去年新拓展出的深圳硬件研发与供应链团队,约30余人。其中,杭州的软件团队的背景还要从公司的四位联合创始人背景谈起。

得图网络的前身,是浙江瓯微软件旗下负责全景影像服务的一个部门,由于市场需求增大和业务拓展,在2014年初划分出独立公司。现得图CEO何胜、CTO孙其瑞、CPO谷伟波、COO戚晨四位联合创始人均为前公司同事,建立了长期项目合作的默契和信任。

基于早期针对行业用户,如博物馆、旅游景区等全景影像(多为静态图像)的服务经验,以及“转转鸟”手机应用的开发,得图在提供硬件后端的软件与数据服务时显得更游刃有余。随后,孙其瑞为我们介绍了得图在婚庆全景拍摄、医疗教学直播的两个典型案例。

1)在与婚庆公司合作的方案中,除去向其售卖全景相机DETU F4外,得图还为婚庆公司开通了后期制作的Sass云数据服务接口,包括提供视频的剪辑、字幕、音效等后期制作,以及提供交互内容环节、制作婚礼的定制化App服务。

“如果只是内容拍摄,那直接用手机就行;只有告诉用户全景拍摄有哪些特别服务才能让他们买单”,孙其瑞道出了硬件+软件+云数据服务模式的商业逻辑。

2)今年五月底,得图与上海瑞金医院微创外科临床医学中心合作,实现手术全景画面与腹腔镜画面的VR全程直播,用于手术室内外的学者指导交流和教学。

在此案例中,医方使用DETU F4全景相机进行手术过程的全景直播,为手术室外的专家与学者直播手术过程中,医师与护士的站位、手法等手术细节;同时,将腹腔镜画面与直播画面进行切换和衔接,并接入到医疗单位的教学系统。

在渠道分布上,孙其瑞介绍,“现在国内市场的B端/C端比重约为8:2,国内主要集中在B端应用;在国外,由于全景内容分享渠道更为完善,如Facebook、Youtube等,以及受到西方文化的影响,C端的需求更强”。

三、两个人 六十天 闯下深圳分部

据孙其瑞介绍,得图网络在2014年独立出来后,最初仍旧延续了全景软件+数据服务的原有模式,引入硬件业务的念头诞生于2015年中。“由于当时市场缺少针对性的硬件产品,我们平台上(得图网、转转鸟应用)的素材主要通过单反拍摄后期合成、拼接而成”,孙其瑞介绍,“这样的情况下,只做中间内容服务这一环太吃力”。

“没有米下锅,老在这烧火也没用”,孙其瑞这样比喻道。经过内部的多番讨论,在2015年8月左右团队决定开始自己做硬件。

首先,“由谁去做”和“在哪做”两个重要问题摆在了团队面前,善于提供软件和数据服务背景却缺少硬件资源,此外,浙江一带虽然电商与贸易发达,但供应链资源并不具优势。

综合以上考虑,团队推出了曾经从事过机顶盒生产与销售的侯钧。据孙其瑞介绍,侯钧在加入现有团队前,曾参与过电信办的机顶盒推广项目,在项目招投标、生产管理、供应链资源等方面具有较丰富的经验和人脉。

“最初的深圳市场只有侯总和周总两个人”,孙其瑞回忆,其中“周总”即周强,是侯钧早年在深圳进行机顶盒生产时认识的生意伙伴,后在侯钧的介绍下加入了得图项目的创业。

在深圳市场的开拓初期,无论是借用的办公场所,还是人力方面都比较艰辛;但同时早年积累的当地供应链资源和人脉,也为两人推进产品进度提供了有利条件。“因为他俩都是传统硬件行业出身,所以一旦上手,速度很快”,孙其瑞这里提及的“速度快”,具体指,其首款产品Sphere 800从研发到生产落地只用了近两个月时间,即到2015年年底,第一款单目的运动类相机便实现了量产水平。

“包括Sphere二代、专业级DETU F4等的产品都保持了这个速度”,孙其瑞强调。快节奏的硬件落地能力,是得图团队较为自豪的优势。一方面,实现量产后能先于对手更早一步进入市场,获得用户反馈;但一方面,过快的产品节奏也暴露了产品在早期的缺陷,如京东众筹用户反应的画面模糊、不稳定等问题。

不过,通过分析得图网近期的全景直播内容,我们看到现阶段产品的画质和图像效果已较为出色。

在产品定价方面,Sphere二代将沿用一代的899元价格,Twin系列初定为千元左右,DETU F4为9699元。

四、结语

与一般借VR概念造势的全景相机厂商不同,孙其瑞本人实际上并不认同将“全景”冠上VR的名义。在他看来,全景的拍摄方式更像是一种对传统拍摄方式的革新;而在教育消费者使用新方式时,就不能再仅仅只是提供产品本身,更多还需结合现有场景创造出新的使用价值。

虽然这更像是得图在面向B端用户时的商业逻辑,但在市场初期,或许同样适用于C端市场的普及和教育。

此外,在产品模式和市场策略方面,由于全景相机类的需求和用户群体还较模糊,B端/C端、国内/海外不同领域市场的结合打法能为团队赢得更多先机与反馈。

对于得图而言,硬件产品外的软件与数据服务是其早期积累的先天优势;但在C端市场,除去价格优势,更具差异化特点、更优质性能的产品本身也是不小的影响因素。


 

硬创先锋

挖掘全球最具潜力的硬件创业项目

项目投递:微信添加hawkren001

 

智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