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pic

花2000到看脱衣舞女郎 深扒烧了1.5亿元的“钢铁侠AR头盔”Skully是咋黄的

旖媛虚拟现实2016/08/10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文 | 旖媛 曾经创造了Indiegogo最快筹款神话的AR智能头盔Sku […]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文 | 旖媛

曾经创造了Indiegogo最快筹款神话的AR智能头盔Skully昨日正式宣布破产,这意味着曾经花1399美元众筹购买的3000多名用户既拿不到产品,也拿不到退款。就在今年CES展上,智东西(zhidx.com)还看到了Skully带了最新的AR—1 demo参加了展示,4月7日又一次开启预定,一片叫好声。

201601270957098450

                                                             Skully在CES展上

这刚过去4个月,产品还没出来,怎么说黄就黄了?

其实Skully的问题存在不是一天两天了。今年4月,Skully的核心工程师之一 Milan Kovac被马斯克挖到了特斯拉做抬头显示屏,这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Skully后续的产品改进和完善。两周之前,董事会勒令创始人Marcus和Mitch Weller离开公司,在线销售渠道也遭到关闭。

screen-shot-2016-07-26-at-12-28-38-pm

然而新品研发烧钱的速度远远超过他们的意料。尽管他们众筹金额达到280万美元,加上天使轮超过580万美元,并在2015年3月拿到了由 Intel、Riverwood、EastLink等多家投资机构投资的1100万美元,但还是抵不住烧三年。

Skully也为挽救情况做过不少努力。在致用户的邮件中Skully表示:“过去的几周内我们竭力筹集资金,然而不可预见的困难和突发状况超出了我们的控制,我们对此已无能为力。”

640-3

据外媒透露,创始人曾一度打算将公司卖给乐视,但由于以往积累的财务销售报告和制造产能问题,造成并购谈判破裂。团队高管也曾经收集到了600万美元去挽救濒临破产的局面,但最后却在财务核算中发现资金缺口远超他们预期,想要补救已经为时已晚。据TechCrunch报道,关门前Intel之前还在与Skully谈判,企图通过新一轮的融资将公司保留下来。

Skully目前已经申请破产程序,所有受担保债权人拥有 Skully 的资产清算优先权。

到底是什么头盔能吸引这么多投资?

Skully自2013年创立就在研发一款摩托车头盔AR-1,准确来说是一个摩托车头盔和谷歌眼镜的结合,附带分段行进式导航功能,通过蓝牙和手机相连可实现语音操控和声音指令,能够在距离车手约3米远的位置播报建议路线。

29_1jS3BqmFk

头盔内部的传感器和微处理器能将这些信息投射到头盔上。这套系统采用了自动无级变焦显示技术,这意味着无论车手以什么角度观察,地图在头盔上的呈现都是最清晰的。

AR-1还有后视摄像头,功能类似于汽车的倒车影像,不过它的后视摄像头是实时无死角全景式捕捉,影像就显示在抬头信息的正下方,易于观察。这款头盔通过蓝牙和手机相连,充满电能使用9个小时,对摩托车骑行已经足够了。

640

根据创始人Weller的说法,Skully是迄今为止研发出的最智能的摩托车头盔。它采用了最先进的视频系统,并配置了功能强大的内置计算机以及植入面罩的平视显示器,简言之,这款AR-1智能头盔基本上能够确保驾驶人拥有360°视野,不留盲区。

打造这样一款头盔一直是Marcus Weller的心愿。他自己因为看路标和车后方的情况导致视线转移而经历多起摩托车事故,希望有一个头盔能全方位显示车身周边的情况,安全并线。

屏幕快照-2016-08-08-下午6.56.26

这款产品的最初构想在2013年就已经提出并计划在2014年春天上市销售,但发售日期一直在推后,直到2016年4月7日又开放预订,月底又宣布推迟,正是核心工程师Milan Kovac被挖到特斯拉后不久。

什么技术难题花1.5亿人民币还造不出来?

对于新技术初创团队来说,有很多难题会在生产中出现,产品不能按时发货很常见。比如智东西之前报道过的Virtuix Omni跑步机,也推迟了两年直到今年才开始量产,后续的产品也还在改进当中。研发的过程中或许会导致资金短缺,但量产之后可以产品售卖来补回前期的亏空。

skully

据外媒报道,Skully AR-1直到今年4月才产出20台,远远无法满足3000多台众筹订单。当一个产品不能批量生产时,意味着里面的某些组件过于复杂或过于昂贵而不适合大量生产。这也通常是一个信号,即产品还没有真正越过其原型阶段变成成熟的稳定的产品。无论如何,这意味着Skully的电子元件都需要经过重新的测试才能够通过FCC认证。

4月底,就在核心工程师离开时候,发售日期又推迟了。这次他们给出的理由是:无法按时提供电路板中心的电子元件。而之前的两次推迟甚至没有给出一个原因。上一次推迟到12月的时候,Skully发邮件告知客户,他们正在进行一次市场营销活动,12月正好赶上圣诞节,所有客户可以另外收到一张贺卡和一个狗牌。(这都是什么借口…)

外媒Asphalt & Rubber对Skully有很深的质疑。他们认为,2013年Skully宣布半年之内就可以拿到产品是一个不诚实的举动,那个时候他们只有六个人,挤在一个孵化器里办公。媒体对Skully的过分夸耀似乎导致消费者的盲目投资。

而首先生产的十几台拿给媒体做测试的样品似乎也不是成品。记者们与Skully签署了保密协议,只能在室内使用,而不是真正带上去野外骑车测试。

Skully还坚持说它们的头盔是自己开模生产的。而据Asphalt & Rubber报道,大多数的头盔品牌自己并不生产头盔,而是交给中国的代工厂进行加工,如江门的鹏程头盔公司,不仅有自己的品牌LS2和MHR,还代工很多欧洲的品牌。Asphalt & Rubber发现,Skully的外形与LS2非常像,但是Skully否认了这一点。随后其头盔的生产视频显示生产工人全部为亚裔,Asphalt & Rubber证实Skully的头盔确实是在中国生产,在美国装配。而一些消费者表示并不想要一个中国生产的头盔,这看上去和他们已经有的会很相像。

20130318164125_5588

                                                                          鹏程生产的LS2

还有消息说,Skully没有通过欧洲ECE 22.05标准测试,原因是该标准不允许在眼睛附近有任何装置。

团队散伙剧情狗血?

被董事会赶走的两名创始人Marcus Weller和Mitch Weller是亲兄弟,在2015年《纽约时报》对他俩的采访视频中可以看出两个人的感情非常好。Marcus Weller曾经在明尼苏达大学研究智能交通系统,一直沉迷于设计出这样的头盔。

屏幕快照-2016-08-10-下午3.15.54

Marcus创业需要人帮助,想召唤Mitch去旧金山。那时Marcus对Mitch说,“现在来看失败的可能性将远远超过成功的可能性,但我们还有机会。可能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无法支付你的薪水,但是你可以睡在我的沙发上。”Mitch说他没有犹豫,“我当时想,那是我兄弟,只要他开口需要我的帮助我就去,我们会一起解决这个问题。”

skully_weller-bros_01

为了加快产品的研发进度,今年2月,Martin Fichter和Andrew Williams加入Skully分别担任COO和财政副主席的职位。Martin Fichter之前在HTC美国公司呆了四年,担任高管,有相当丰富的消费级电子产品经验,而Andrew Williams之前在杜卡迪摩托车公司工作,对摩托车十分了解。这一人事变化之后时任CEO的Marcus还说,“这两个人给公司带来了技术和方法,对公司下一阶段的运行十分有利。”

Marcus Weller和Mitch Weller离开后,Martin Fichter成为新任CEO。他在发布的声明中称,投资人和创始人在公司未来的发展上产生了分歧是创始人离开的主要原因。根据Marcus离开后TechCrunch的采访,Marcus当时想把公司卖给乐视而投资人不同意,这导致了他们的直接离开。

而Fichter说,“我对Skully的目标很简单,就是能提供产品。我之前的工作经验能最大程度提升整合程度和效率,确保以最快的速度生产出部件。我们一直致力于建立一个强大的供应链和制造计划。现在做出的这些调整是实现规模化生产并把产品交付给世界各地用户的战略的一部分,我们希望能给忠诚的消费者一个交代。”

Marcus也在声明中认同了这一目标。他说:“这是一个十分艰难的决定,但我相信这有利于公司的发展和客户的利益。我最初的目的就是提供新产品来挽救生命。将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过的头盔开发并且发售到世界各地本身就是极大的荣耀。现在,Skully已经看到了在全世界销售的潜力,是时候让经验丰富的人来管理团队,使Skully达到一个新的高度了。我对我的继任者完全放心,这个团队永远会得到我全力的支持。”

很明显,Marcus坚持要把公司卖出去,而Fichter还想将产品继续研发生产出来,而此时公司的大权已经不在创始人手中。虽然在每一次融资之后都没有提到公司估值和股权分配的比例,但A轮就已经拿到1100万美元的投资,Weller兄弟必定也释放了不少股权,弱化了自身决定权。

除了上面这些,昨天前Skully员工又搞了个大新闻。BuzzFeed上一篇报道称,Weller兄弟的助手,Isabelle Faithauer起诉Weller兄弟涉嫌将公司融资作为个人财产,并以“开除”相威胁迫使她篡改文件欺骗投资者。除此之外,兄弟俩还不给她应得的加班费用。真的是墙倒众人推落井下石啊…

640-5

在Isabelle Falthauer的控诉中,Weller兄弟私自把融资的钱花在了这些地方:

    • 在海滨租的私人公寓、房子的保证金和清洁费用
    • 个人消费和餐厅消费
    • 自己的车出事故后用公司的钱重新买了一辆
    • 8000美金去中国旅行的费用
    • 假期租兰博基尼的租金
    • 环球旅行的费用,包括在佛罗里达租车的2000美元,2000美元花在脱衣舞俱乐部,还有2345美元在夏威夷买的名画

这几条控诉如果是真的,那两名创始人被赶走一点都不奇怪了,没有哪个投资人愿意看到自己辛辛苦苦赚来的钱被挥霍掉的吧。虽然他们花的钱相比融资总额来说可能没多少,但两兄弟已经在金钱中迷失自己的梦想了。

结语

《今日美国》曾经在2015年5月发表了一篇文章,标题为《Skully拿到大笔融资证明了可穿戴显示设备依旧令人兴奋》,将失败的Google Glass与Skully做对比,认为尽管Google Glass虽然失败了,但Skully证明做驾驶中的显示还是有前途的。Marcus在采访中说,“尽管谷歌失败了,但是他做了一个实验,来看人们是否已经做好准备接受这种形式。但毫无疑问的是,这种视觉显示将要到来。”当时《今日美国》十分肯定Marcus,夸他没有对Google失败省掉一个强大的竞争对手而幸灾乐祸,看得出来Marcus是很真诚的!

但是Skully的最后结局令人惋惜得多。明明这么牛逼的一个想法,结果生生的让创始人整成了一个骗局。

现在创业公司普遍浮躁。很多创业者都有这样一个想法:不管这个好的想法是否可行,先把公司做起来,融到一些钱,等到出现问题实在做不下去的时候把公司卖掉,自己多多少少也能赚个几百万。这种玩票性质的、没有长远目标的创业公司不可能长久,走着走着,意念就被金钱冲散了。

每一个失败的企业都给后人铺好了路。AR头盔还有待实现,Skully团队出现的这些问题,也需要借鉴。

智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