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founder and CEO Zuckerberg delivers a speech at the awards ceremony of the newly established Axel Springer Award in Berlin

要渐进式成长,最好别干大事,扎克伯格谈FB社交帝国修炼之路

海中天人工智能 虚拟现实2016/08/18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文 | 海中天 最近,Facebook创始人、CEO马克·扎克伯格接受了Y […]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文 | 海中天

最近,Facebook创始人、CEO马克·扎克伯格接受了YC当家人山姆·奥特曼(Sam Altman)的采访,他回忆了当年创办Facebook的经历,谈到了企业管理,Facebook的未来发展,以及当今世界正在出现的转变。

下面摘录一些精彩言论:

开发Facebook的初衷:我之所以开发第一个版本的Facebook,主要是因为我的朋友和我自己在哈佛读书时有这种需求,它是一个目录,是一种方法,可以帮助我们与周围的人联系,我完全没有想到它会发展成一家公司。

如何创业:如果真正拥有创办企业的经历,就会知道一路要经历许多的困难。如果要度过困难,只有相信自己所做的事业,知道做什么可以为用户带来巨大的价值,我认为,卓越的企业都是这样成长起来的。

拒绝雅虎收购:当时雅虎提议收购Facebook,开出的价格很高,我难以抉择,这是最困难的事情之一。最让人心痛的不是拒绝了收购提议,而是后来发生的事,许多人退出了,他们不相信我们。看看公司管理团队的变化就知道了。

1

快速前进的企业:Facebook工程师会发起几万项不同的实验,将功能交到用户手中,让他们尝试不同的产品,只有这样进步才能更快,你可以想像一下,如果每一项改变都要我来批准,每一个创意都要管理层决定,那样速度就太慢了。因此我认为确立学习文化、快速前进是相当重要的。

收购Oculus:Facebook花了许多钱收购Oculus。如果我们自己的工作做得很好,开发了相同的技术,可能就没有必要收购了,但是我们没能做到。在解决VR问题上,Oculus拥有最强的团队,正因如此我们才会发起收购。

下一个计算平台:20年前,许多人使用的是台式计算机,相当笨重。我们之所以在工作时使用台式电脑,主要是因为它可以提高生产力,用电脑娱乐的人很少。现在我们有了手机,可以彼此联系,它是一款更加人性化的设备。之后还会有其它平台出现,我认为这个平台就是VR和AR。

开始没有想过创办公司

主持人:欢迎来到Build the Future,今天我们的嘉宾是马克·扎克伯格。马克,你所掌控的Facebook是历史上最有影响力的企业之一,你能来到这里接受采访,我们感到很高兴。

扎克伯格:我还不知道从哪里开始。

主持人:我们就从Facebook的早期创业故事开始吧,你能说说当年创办公司的情况吗?

扎克伯格:当然可以。人,人是怎样一回事,这是我一直关心的。在大学读书时,我学了心理学和计算机,在学习心理学的过程中我发现它与大脑有关,主要归结为几个问题:理解人,理解语言,人与人是如何沟通的,理解面部表情、情绪,处理这些信息。

2004年,我开始接触互联网,看看当时的互联网,你想要的东西几乎都能找得到。你可以看新闻,看电影,听音乐,查找参考资料,但是互联网上缺少一项重要的东西,它与许多人息息相关,那就是了解其它人,知道他们正在经历什么,网上找不到这样的内容。

我当时认为,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现象,主要是因为其它内容已经存在,搜索引擎和各种服务可以直接索引,如果要知道人们正在做什么,就需要开发一个工具,让用户尽情表达。

2

我想知道大家在学习什么课程,于是开发了一个小网站,名叫Course Match,学生可以将自己学的课程输入进去,点击然后查看还有什么人在学习,一切都和统计有关。

从一开始事情的发展让我受到打击,因为用户只花几小时浏览,然后就走了。网上列出了课程,大家谈论这些课程,某个人对这些事情感兴趣,这难道不是最有趣的地方吗?事实上网站根本没有什么超级有趣的东西,我之所以受到打击,主要是因为人们渴望了解周围的人正在做什么。在哈佛读书期间,我还开发了大约10个其它的产品,和Course Match差不多,然后才开发了第一个版本的Facebook,它将所有东西融为一体。

主持人:在创办之初,你有没有想过Facbook会变成一家公司?

扎克伯格:我之所以开发第一个版本的Facebook,主要是因为我的朋友和我自己在哈佛读书时有这种需求,它是一个目录,是一种方法,可以帮助我们与周围的人联系,我完全没有想到它会发展成一家公司。我还记得,推出网站的那天晚上,我出去和几个朋友吃披萨。当时我们谈到,终有一天会有人打造类似的社区,面向整个世界,它可能会成为一家公司,但是我们没有想到这家公司会由自己来创造。

主持人:这样的公司甚至没有出现。

扎克伯格:是的,没有。我的意思是说,当时我们想都没有想过会是自己,那时还没有考虑公司的事,我们只是开发一些东西,单纯地认为这些东西在自己的学校很有用。

从校内到校外

主持人:回看过去,和你开发的其它项目相比,Facebook是不是有一些不同的地方,正是这些不同之处帮助Facebook发展成一家企业?

扎克伯格:我们不断前进,其它项目也一样,比如Course Match,以及各种不同的众包工具,它们都有自己的目的,有许多人喜欢Facebook,经常使用它,在几周之内,哈佛三分之二的学生都在使用。MIT及其它大学的学生也发信息给我们,问何时Facebook才会向它们的学校开放,我们后来就开放了。

再次重申,当时我和我的室友都没有想过要建立一项服务,将它变成企业,只是用户想要什么我们就动手做,向所有其它的学校扩张,最终走出了校门……到了某个时间点,当我们招募了大量员工时,我们才决定将Facebook变成企业,开始将“连接世界”作为自己的使命,它和最初的目标不一样。

3

主持人:在Facebook成立之初,你肯定积累了一些经验,如果其它人想开发项目,你会给他们提供一些怎样的建议?

扎克伯格:世界上有许多的问题,你要解决问题,这就是起点,你的起点不是要成立一家公司。最好的企业在成立之初会尝试推动社会变革 ,即使只存在于一个地方、没有走出去也是这样的,它的成立初衷不是赚大把的钱、不是招募许多人为你工作。

我一直认为,在硅谷有一个不正常的想法,有些人时不时创办一家公司,他们甚至连自己想做什么都没有搞清楚。如果真正拥有创办企业的经历,就会知道一路要经历许多的困难。如果要度过困难,只有相信自己所做的事业,知道做什么可以为用户带来巨大的价值,我认为,卓越的企业都是这样成长起来的。

拒绝雅虎的收购

主持人:我想花点时间谈一谈“最差状态”的问题,有些人可能从没有觉得自己有多糟糕,许多人会说,扎克伯格也经历了低谷,但他最终走过了困难。在Facebook成立之初,你遇到了哪些困难?

扎克伯格:当时雅虎提议收购Facebook,开出的价格很高,我难以抉择,这是最困难的事情之一。这件事成为一个转折点,在此之前,我们一旦认定自己接下来应该做什么就会去做。Facebook向更多的学校开放,向高校以及学校之外的用户开放,增加了更多的图片,因为我们认为图片会是下一个重点,我们需要帮助用户,让他们更好地表达自己,了解周围的世界。当雅虎向我们发出诱人的收购提议,开价10亿美元……

主持人:当时公司已经成立多久了?

扎克伯格:几年吧,我们那时已经有1000万用户,看起来我们应该可以获得更大的成功,从那时开始,我们真正关注未来。“我们正在开创一项事业,这项事业看起来更重大,是不是这样?”当时公司内部有过许多有趣的争论,还与投资者有过交流,最终,Dustin和我做出决定:“不,我们可以连接的用户不止1000万学生,我们可以超出这一范围,将它变成一项极为成功的事业。”

4

我们继续前进,追求目标,真的很有压力,因为有许多人认为我们会出售公司。当时有一些新人加入了公司,我觉得自己的沟通有所欠缺,没有很好地告诉他们我们要完成自己的使命。我当时只告诉大家公司的下一项任务是什么,一些早期员工不愿意和我站在一起。他们很早就成为公司的一员,只用了短短几年时间,公司就以10亿美元出售,这是一大成功。真的成功……我没有很好地沟通,这是事实,结果导致公司的氛围有些紧张。最让人心痛的不是拒绝了收购提议,而是后来发生的事,许多人退出了,他们不相信我们。看看公司管理团队的变化就知道了。

主持人:是不是整个管理团队都离开了?

扎克伯格:在之后的一年时间里,整个管理团队都走了。

主持人:对于当初的决定你有没有后悔过?比如,某些时候你可能会在内心自问:“我们也许真的应该出售企业?”

扎克伯格:我很幸运,因为我相信自己所做的事终会成功,而且它真的成功了。2006年夏天,我们推出了News Feed,离现在已经10年了,它现在已经成为世界上用户最多的产品之一。我们当时还开放了网络,让每一个人都可以注册,社区迅速壮大。

拒绝收购之后没几过几个月,我就知道拒绝是正确的选择。我同时还知道,以后做决定会更加困难,有时你必须在某些事情上下赌注,比如确定公司的方向,或者向某一业务投入几十亿美元,因为要等5年或者10年时间才能知道你的决定是否正确。我认为,以后做决定会越来越难,比拒绝雅虎收购还要难。

主持人:这正是我接下来想谈的事情,在开始之前,我想再问一下,拒绝雅虎收购之后,你还有没有考虑过出售公司?

扎克伯格:没有,自那之后……

主持人:只有一次吗?

扎克伯格:是的。

主持人:简单来讲,自那之后,Facebook招募了大量的员工,这些人准备长期坚持下去。

扎克伯格:是的。

成为快速学习的企业

主持人:接下来我们要谈一个常见的问题。在公司内部开发产品时,我们如何知道要开发什么,如何知道什么时候公司可以下注了,如何做一些全新的事情。我认为有一些事情Facebook做得很不错,你们知道自己要做什么,确立了不断创新的文化,我个人觉得,这是企业最难做到的事情。你自己是怎样做到的?你又是如何让其它人做到的?

扎克伯格:关键在于建立一家快速学习的企业。企业是一个学习组织,你可以做决策,让企业以更快的速度学习,或者以更慢的速度学习。事实上,建立一家企业所用的方法跟科学方法有点相似。你会有许多不同的假设,如果实验方法得当,就会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哲学理念。

在企业内部会有许多不同的决定要做,这些决定向下延伸,触及一些获得授权的单个工程师。我们在庞大的测试框架上投入了许多资源。在任何给定的时间点,在全球运行的Facebook都不只一个版本。可能会有几万个版本的Facebook正在运行,因为工程师要测试创意,邀请1万或者10万人来测试。工程师会获得测试报告,知道该版本的Facebook效果如何,例如,它是否可以更好显示News Feed内容,改变UI、增加新功能是不是更好。工程师会将测试结果与基本版Facebook做比较,基本版Facebook包括了一切,比如用户是怎样联系的、怎样分享的,还有企业统计数据,比如我们获得了多少营收,整个社区的互动情况。

Facebook工程师会发起几万项不同的实验,将功能交到用户手中,让他们尝试不同的产品,只有这样进步才能更快,你可以想像一下,如果每一项改变都要我来批准,每一个创意都要管理层决定,那样速度就太慢了。因此我认为确立学习文化、快速前进是相当重要的。

Facebook founder and CEO Zuckerberg delivers a speech at the awards ceremony of the newly established Axel Springer Award in Berlin

大决策

主持人:公司的大决策是怎样制定的,比如发起大宗收购,或者推出News Feed?

扎克伯格:如果事情做好了,根本就没有必要做一些大事,一些疯狂的事,不知道你认不认同这点?真正要做的事就是与社区一起成长,不断进步,不断学习。以News Feed为例,虽然它是一个相对较大的转变,但是在之前的几年里我们一直在观察用户是如何使用服务的。当我们开始着手时并没有类似的产品,也就是说,没有产品向用户展示动态,告诉用户别人在分享什么。当时只有个人档案,我们发现用户经常会到处点击浏览。他们会点开别人的个人档案,几百个,只为看看朋友的主页有何变化,看看他们更新了什么。我们由此知道,用户不只喜欢四处观看,还想了解自己关注的人,知道每天的变化。

正因如此,最开始推出News Feed时,我们只在个人主页上显示哪个朋友更新了动态,这样至少可以告诉用户应该点击哪个主页。第一个版本的News Feed实际上相当简单,用户发表了什么内容,News Feed就会摘取内容,然后排好顺序,放在主页上。产品效果很好,我们接下来就会利用数据,利用定性反馈意见来解决问题。此时,我们要用直觉来确定可以解决问题的有效方案,我们要推出各种功能,测试假设,获得更多的数据和反馈意见,这样就能搞清前进方向了。

Facebook花了许多钱收购Oculus。如果我们自己的工作做得很好,开发了相同的技术,可能就没有必要收购了,但是我们没能做到。在解决VR问题上,Oculus拥有最强的团队,正因如此我们才会发起收购。

尽管如此,作为一名CEO,我仍然认为最好还是不要做疯狂的事情,只是有时无可避免,毕竟你不可能事事领先。为了保持自尊,不愿意做一些大事情,不愿意承认自己之前存在失误,没有开发出更好的东西,与其这样,还不如采取一些大动作,自愿做一些大事情。如果一切进展顺利,我还是倾向于渐进式学习和渐进式增长。

增长团队的作用

主持人:谈到增长,几年前我曾经听你说过,Facebook做得最好的事情就是提出“增长团队”的概念,现在我听到许多创始人也在谈论这一概念。你现在还提倡企业运营者继续这样做吗?在成立之初Facebook自己又是怎样做的?

扎克伯格:当Facebook开发出一项重要的产品功能,如果按照传统的方法,我们会用公关部门、营销团队来谋求增长,营销产品,还会购买广告做宣传。有时这种方法很管用,当我们想沟通某些事情,将信息发布出去,这种方法尤其值得推荐。如果你真的想让产品成长,最好还是从产品本身着手,让自有社区的用户真正喜欢它,向他们的朋友推荐,让传播以更高效的方式扩散开来。

所以说“增长团队并没有什么神秘的,我们可以建立,其它企业也可以。获得充分的数据,向数据基础设施投资,进行各种实验,掌握用户提供的信息,在工程领域投资,帮助社区真正成长(这是大多网络的最重要特征),“增长团队”的内涵正在于此。

主持人:在Facebook的增长过程中“增长团队”的作用有多大?

扎克伯格:总体来看影响很大。我没有数据,但是只要看看Facebook的特色功能就会发现“增长团队”的影响很大,比如People You May Know功能,它是一项很重要的功能。作为一项社交产品,如果无法与正在使用的人联系,它就是失败之作,正因如此,从用户注册Facebook那一秒开始,帮助用户与最关心的人联系,这可能就是最重要的事情之一。

8

重视员工的才华 不介意经验

主持人:还有一些事情Facebook做得很不错,比如招聘,我一直告诉企业创始人,必须重视招聘。你是怎么招募团队成员的,当你招进新人时看重的是什么?

扎克伯格:Facebook公司成立时我只有19岁,我们招募真正有才华的人,不看重他的经历,比如大学毕业生,以及像Facebook CFO一样的人,后来公司上市就是他负责的,之前他没有帮助过任何公司上市,以前他在Genentech的生产开发部门工作过。所以,我们重视的是真正有才华的人。

主持人:如果没有经验,如何能确定他是不是有才华?

扎克伯格:一般来讲,你可以让他们介绍一下自己做了什么事,不同的事。每个人总是做了一些事情的,即使只有19岁,你也应该做过一些辅助项目,一些有趣的事。有一点很重要,不要认为只有做过某项工作的人才能将该工作做好。

要让员工把事情做好,还有一件事情很重要,那就是给他足够的机会,19岁成立公司时我是这样做的,现在还是这样的。Facebook有各种各样的人才,比如当年在哈佛一起与我处理问题的人,从斯坦福辍学的人。

有一点让我自豪,Facebook有12个不同的产品团队,负责运营各团队的人在加入公司之时都没有运营产品团队,也没有向我汇报工作,只有一个除外。

主持人:真是不可思议。

扎克伯格:是的。只有一个人例外,他就是大卫·马库斯(David Marcus),马库斯曾经是一家上市公司的CFO,该公司市值150亿美元,他能进入Facebook董事会,运营产品团队,我感到很高兴。

从字面上讲,最开始他们都没有向我汇报工作,他们的起步点全是不同的岗位。有一些人是工程师,有一些人是数据分析师,还有一些是产品经理,这些人都在成长。我觉得,我应该为员工创造机会,让人们看到机会,让最优秀的人才参与进来,让他们喜欢在Facebook工作,因为他们会有一种感觉:“我也能获得同样的机会。”

主持人:听起来很酷。

扎克伯格:是的。

未来的3大趋势

主持人:未来20年你最感兴趣的是什么?你认为最大的变革将会来自何处?Facebook会怎样转变?你认为世界的其它部分会怎样转变?

扎克伯格:我们制定了10年路线规划图,当中谈到了世界即将出现的3大变革,我们重点关注这3个领域。首先是连接,要让世界的每一个人都能上网。到目前为止,全球还有一半以上的人口无法上网。然后是AI,我认为在许多不同的领域AI会造成很大影响,释放很大潜能。Facebook的许多产品和服务都用到了AI,从更广泛的层面来看,AI可以推动先进技术的发展,例如,AI可以帮助人们更好地诊断疾病,可以帮助企业开发药物,还有一些企业用AI开发自动驾驶汽车,这些产品可以救人性命。

最近我参加了一个会议,在会上我听说有人开发了一套机器学习应用,它可以给某人的皮肤损伤部位拍照,瞬间就可以知道他有没有患上皮肤癌,精准程度可以和世界上最棒的皮肤科医生媲美。

谁都渴望这样的技术,难道不是吗?有医生给你看病,我们将技术放在他的手中,他就会成为世界上最棒的医生。到那时,每一个人都会成为最棒的医生,这是一项重大变革。有些人对AI感到恐惧,认为它会伤害人类,我真的有些费解,因为我觉得在治病救人方面,在安全驾驶方面,AI可以挽救许多人的生命,可以推动人类进步,我认为,在未来10年内,AI会是一门重要的技术。

每隔10年或者15年,就会有一项新技术带来大变革,在我个人看来,新的大型计算平台将会出现,它可以让我们做完全不同的事,与以前不同。20年前,许多人使用的是台式计算机,相当笨重。我们之所以在工作时使用台式电脑,主要是因为它可以提高生产力,用电脑娱乐的人很少。现在我们有了手机,可以彼此联系,它是一款更加人性化的设备。之后还会有其它平台出现,我认为这个平台就是VR和AR。新平台可以激发人们的创造力,让我们感觉到其它人的感受,其体验比今天的视频及其它技术更加沉浸,我对这一趋势感到兴奋。

主持人:你19岁创办了Facebook,我经常会听到人们问一个问题:“我今天已经19岁了,如果能让世界变得更好,我愿意做任何事情。我应该做什么呢?”对于拥有雄心抱负的19岁年轻人,你有什么建议给他们?

扎克伯格:我认为最重要的事情在于企业家应该做自己真正关心的事情,在业务真正走上正轨之前不要想着将它变成企业。

智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