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在海外VR/AR领域的投资无人能敌 且看八大类中国企业如何出手

连然头条 虚拟现实 融投资消息2016/08/23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文|连然 时间跨入2016年第三季度尾声,虽然资本市场不断叫嚣寒冬。但在一 […]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文|连然

时间跨入2016年第三季度尾声,虽然资本市场不断叫嚣寒冬。但在一些重要的领域,中国资本依然在全球高歌猛进。日前,腾讯又和富士康投资了一家印度独角兽Hike Messenger,这个自称印度唯一消息平台的公司表示,其新一轮融资将应用于人工智能、机器学习、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之中。

而在今年火热的VR/AR领域,中国的资本不仅抢夺国内优质项目,同样全球的优秀VR/AR创业企业也被中国资本“围剿”。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通过对大陆企业在海外投资的公开数据整理后发现,转型投资之后的盛大在VR/AR领域已经投了非常多的企业,而腾讯和阿里巴巴也对优质的项目投下了重金。此外,一些A股上市企业也在通过投资海外VR/AR企业,或加快业务创新,或创造概念提升股价。

按投资方来看,近期中国企业在VR/AR领域的海外投资行为,大致为以下八类(数据来自公开信息整理,还有很多国内机构对海外VR/AR公司的投资未公开,欢迎大家提供更多信息。):

1.投资机构

1

在投资机构方面,投资公司在海外VR/AR领域的投资主要集中在2015年第四季度和2016年一二季度;京东方、华人文化、维港投资等投资机构均两次出手;从出手轮次来看,多集中于AB轮,倾向初期。被投方中,AR眼镜大拿Meta获到了众多中国公司的投资,Jaunt、NextVR这两家VR直播公司也被看好,Sólfar Studios、Unity则涉及VR游戏领域。在这个版块,转型投资的盛大投资的VR/AR企业则最多。

2.游戏娱乐

2

在游戏娱乐领域,做游戏出身的三七互娱投资了VR游戏厂商Archiact、游久游戏投资的是数字虚拟角色提供商Pulse Evolution Corporation、网龙投资的是加拿大的全息影像技术公司ARHT Media;拥有页游、社交游戏、手游、发行、XY游戏平台等产业链的恺英网络则投资了光场技术公司Lytro和美国数码相机及摄像头经营开发商Sphericam。

从其上信息可以得知,游戏娱乐领域的这几家公司在海外VR/AR领域的出手,多与本体业务——游戏相关,当然也不乏对技术的青睐,总体来看,相关性还是很大的。

3.广电影视

3

在广电影视领域,投资方的出手看起来也并不盲目,被投方主要集中在VR拍摄技术领域,与投资方本身业务有强关联。

具体来看,本身就专注于音视频领域的捷成股份投资了在1D、2D和3D音频编码、解码和压缩技术方面拥有诸多专利技术的Auro Technologies;经营范围包括歌舞表演、杂技表演、戏曲表演、音乐表演等在内的宋城演艺则与美国科技公司SPACES合资设立了子公司,SPACES在VR/AR方面已研发出一些相关的专利、硬件、软件、内容和其他知识产权;以传媒产业为核心业务的SMG,则是集广播电视节目制作、报刊发行、网络媒体以及娱乐相关业务于一体的多媒体集团,投资了以提供VR视频拍摄和处理服务为主要业务的Jaunt。

可以看出,广电影视领域的投资方在出手之时,多从业务相关层面出发,但总体上,投资方投资数额相对较小,或许也有炒作概念、顺势抬股价之嫌疑。

4.互联网企业

4

在互联网企业中,一手包揽社交和通信服务QQ及微信、门户网站腾讯网、腾讯新闻客户端和网络视频服务腾讯视频等多元化服务的腾讯在硬件、内容、游戏三大方面均有出手,足可见其对于VR的重视。

此前6月,腾讯跟投了Meta,而在更早之前的2012年,腾讯以3.3亿美元收购了创作了《虚幻竞技场(Unreal Tournament)》系列、《战争机器》的EpicGames公司已发行股份的48.4%。在2014年,腾讯基金投资了VR社交平台AltspaceVR。网易则投资了专注于VR直播的NextVR。

从被投方来看,EPIC Games是近十年来最富盛名的游戏制作团队,主要是因为旗下最为畅销的《战争机器》系列。团队研发的虚幻3引擎为无数的游戏制作团队所采用;Meta则是对标微软Hololens的AR眼镜开发商,NextVR最近完成的B轮融资中,有着网易、中信国安和华人文化产业基金等的中国企业的身影。

腾讯、网易等作为互联网企业巨头,在海外VR/AR领域的出手一定有布局国际市场的考量,另一方面,国外游戏团队的先行、VR/AR相关技术的积累,应该也是原因之中。

5.通信企业

5

通信领域企业所投都归属于VR内容,金额也都在千万元美金级。专注于移动信息产品的销售与服务的恒信移动投资的则是VR内容提供商The Virtual Reality Company。

从投资方与被投方业务相关性来看,关联无多。不过,HTC拥有HTC Vive这样的独大的VR PC端设备,对VR平台和社区的投资或许有业务需求在其中。

6.电商

6

在电商领域,阿里巴巴对Magic Leap的投资可以算作是代表。阿里巴巴对Magic Leap的投资发生在年初,到现在Magic Leap已经从两年半之前的40人发展到了现在800人,而且很有可能在2016年达到1000人。从成立之初就吸引无数关注的Magic Leap到底在憋什么大招,或许还需要不短的时间才能目睹。

轻奢时尚购物网站摩登大道用100万美元认购了硅谷创业公司YouSpace公司优先股,占其已发行股份的5%。投资资金将主要用于研发、团队扩建、专利保护、业务开发等。 YouSpace是拥有多维深度感测和免触碰遥控技术的公司。

阿里巴巴曾推出全新购物方式“Buy+”来吸引眼球,但遭受颇多质疑。对Magic Leap的投资对于相关技术的提升与应用或许有所关联。至于摩登大道,在VR渐成标配的当下,对 YouSpace的股份认购或也在情理之中。

7.地产城建:AR更受青睐

7

在房地产相关领域,参与到海外VR/AR领域投资的公司主要来自A股上市企业。并且投资方向更倾向于AR领域,比如AR眼镜、手势捕捉技术和数字广场AR技术,实际上都有关联,而且比较巧合的是,投资净额也比较相近,前两者一样,1500万美元合人民币在1亿元规模。

具体到投资方看,银江股份主要是做智慧城市相关项目的整体方案提供商,万方则是来自河北的一家房地产开发商,中茵股份相对复杂,最初公开显示是对房地产、纺织、化工、电子及通信设备行业进行投资经营,但在今年7月底进行了所属行业的变更,从房地产改为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

从上面信息可以看到,原本这几家公司跟AR/VR行业并无直接联系,但也可以结合,所以从投资动机来看,对未来业务发展的结合是其一,但也不排除通过AR概念来提升股价,特别是银江股份,500万美元的净额更有凑热闹的嫌疑。

银江股份在以直投的形式投资MagicLeap后对外的表态称,通过投资可以与Magic Leap进行直接业务合作将其产品运用于智慧城市AR展示领域,并能与Magic Leap进行联合研发、市场整合等更深层次的合作,但整体上能对其业务产生多大影响,还需观察。

8.IT供应链

8

在IT等领域,主要集中于VR硬件及相关设备,看来对于IT供应链厂商,技术才硬道理。

具体来看,联想和京东方都参与了AR眼镜厂商Meta的投资。新材料企业康得新通过专项投资基金的形式投资了美国的3D全息投影、VR/AR技术公司Ostendo;移动互联网产品与服务提供商联络互动投资的有从事智能设备研发和销售的创业型公司Avegant Corp、知名互动设备与软件品牌雷蛇;苹果供应链之中的高新科技企业富士康旗下的鸿海集团跟投资了专注于眼球追踪技术的日本虚拟现实初创公司FOVE;从事精密薄膜光学及延伸产品研发、生产和销售的光电元器件制造的企业水晶光电则投资了专注于研发波导式AR光学方案的AR眼镜光学方案厂商。

作为IT供应链企业,其在海外VR/AR领域的出手或多或少会与本体业务相关联,但更多的或许是对海外VR/AR技术的看好。

集中投资硬件 第三季度缓出手

时间

从时间分布来看,中国企业在2014年及之前对海外VR领域出手很少,这应该当时VR行业尚未引起过多注意有关,毕竟,VR让世界瞩目是在2014年Facebook斥资20亿美元收购Oculus之后发生的事情;在2016年第二季度的出手次数最多,达19次,第三季度则和第一季度基本持平,有所回落,这应该与下半年VR行业在国内资本市场上的遇冷相关。

09

从投资方类型分布来看,京东方、华人文化产业基金(CMC)等一众投资机构出手较多,投资机构出手应该是看到海外VR市场的实力强大以及退出机制完善带来的相对低风险;传闻盛大在海外投资的VR/AR企业有十二家,不过公开信息只有六家;富士康、水晶光电、利亚德等供应链占到近12%,水晶光电更是有着曾因身为虚拟现实概念股多次涨停的经历;SMG、宋城演艺等广电影视、腾讯、网易等互联网企业所占比例基本持平,电商虽仅占4%,其中却有着阿里巴巴对Magic Leap的大力扶持。

被

从被投资方类型分布来看,硬件比例占到绝对优势——68%,内容与游戏共占32%。事实上,做硬件的企业一般都会做内容,所以在这63%的硬件被投方中,少不了做内容的。中国企业/投资机构对于海外VR领域的团队硬件能力更有信心,这也是不争的事实——海外VR概念来源已久,技术积累深厚,目前屈指可数的技术大牛大企业毫无例外全在海外,孕育新秀当然也更有可为。

创业者说:技术差距不可忽视 海外退出方式多样 

奥图科技CEO叶晨光认为中国企业投资海外VR /AR公司,大多数出发点应该是在于自身国际布局,当然,也存在炒作概念之流。至于在投资海外之时相对大手笔,可能是由于潜意识里认为以色列或者美国等会在算法、技术上更具有优势,美国本身的人才结构基础与超级大国的背景或许也是原因之一。他还提到,国内到现在还没有在VR/AR领域特别厉害的公司出现,如果有这样的公司出现了,这种局面或许会被扭转。

G-Wearables CEO郭成有着不同的看法,他认为中国企业之所以在海外VR/AR领域频频出手大方,海外资本市场的开放性提供的多样退出方式是不可忽视的原因之一,正因如此,投资人能相对宽松地评估投资风险。

超凡视幻CTO朱昱地提到近期海外投资环境相对保守,中国经济有所崛起,市场相对热点更多,是推促海外公司来中国寻求资金的原因之一。至于在投资海外时出手相对大方这件事,他认为海外公司在技术、算法等上的确存在先天优势,尤其在中外两国的VR游戏比较上,国外在游戏的风格、美术、技术等方面有着先天的优势,包括主机游戏在内的整个行业都已经非常成熟,而尽管游戏在中国非常火,但自主的主机游戏并不多,更多是手游,网游,而VR游戏更偏向主机游戏。高下立现。

朱昱地提到在这些频现的VR/AR投资中,的确存在炒作概念的现象。目前VR/AR领域商业模式尚不清晰,更多是“提前上车,火了之后,车上有我”。

蚁视CEO覃政也认为海外投资环境相对保守,而投资机构普遍对国内的项目信心不足,很多海外项目在国外融不到钱,便来中国寻找投资。不过他认为中国一些资本投资海外,更看重的应该是影响力而非实际意义,“说实话中国投资人对海外被投企业了解多深,都不好说。有好多都是跟风投资很久以后,才想起来去美国看看被投企业。”

至于有创业者提到造成对海外投资手笔不同的原因在于海外技术等占到绝对优势,覃政并不认同,“说实话,国外厉害公司所谓的一些黑科技,好多都是一帮中国留学生做的,中国人的技术没差,没有所谓的黑科技,只有学术成果的成功转化,这一点是需要大量资金加持的。”他认为现在全球技术大融合,并不存在太大的技术优势的问题。但他也表示国外公司拥有得天独厚的资金优势,再加上大量资金扶持,会一定程度上加深技术优势。“国外投资机构都忍得住花钱砸长期技术研发,而国内公司都被逼着赶紧出产品卖货。这是残酷的现实。”

覃政认为尽管海外公司融资金额高,但其开销更不低,在中国也难免水土不服,他建议国内创业者还是要踏实做事,认准自己的优势,做好自己的产品才是硬道理,“现在早已经过了拼融资的时代了。”

结语

从整体上来看,腾讯与盛大在海外VR/AR领域的投资出手惹眼,前者手笔不小,后者撒网颇广。腾讯投资了微软HoloLens最大竞争对手Meta;阿里巴巴投资了号称最神秘AR公司、“神龙见首不见尾”的Magic Leap,华人文化对VR拍摄领域的Jaunt、NextVR的连续出手,NextVR在国内得到了包括网易、中信国安以及华人文化B轮投资,专注于VR直播的VOKE也在英途亮相,对中国市场示好。

这是都看到中国资本出手大方,市场大有利可图,等不及投资方去国外考察,直接来国内露脸了。

不过,确实的技术差距与投资机构对海外技术等的看好,对于国内的创业者来说,跋涉之途似乎更加“路漫漫”了。但正如覃政所说,踏实做事,认准自身优势,做好产品才是硬道理。等到国内也终于有做的“特别厉害”的公司出现,也就是投资人们扭转方向盘的时候了。

智东西后台回复“VR买买买”即可获得截至8月19日的中国企业海外VR/AR领域投资事件详情。


每日一头条

趋势·深度·犀利·干货,最专业的行业解读

深喉爆料、投稿:guoren@zhidx.com

智东西PC结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