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chatIMG23

对话超多维CEO许培桢:为何从显示技术解决方案商转向卖3D/VR手机?

四月智能穿戴2016/09/06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文 | 四月 近日,深圳光学公司超多维(SuperD)推出裸眼3D/VR全 […]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文 | 四月

近日,深圳光学公司超多维(SuperD)推出裸眼3D/VR全显手机与两款VR硬件产品,分别为售价1199元起的裸眼3D全显手机SuperD D1、129元的SuperD VR Zero头盔、SuperD VR ONE VR眼镜。其中手机与VR盒子在今天上架京东众筹,9月22号正式发售。此前,超多维一直作为裸眼3D技术的方案解决商,专注于裸眼3D显示技术、3D显示芯片、人眼追踪等领域的研究和应用。曾与索尼、东芝、三星等显示器品牌合作,推出裸眼3D笔记本、裸眼3D电视等产品。

近一年,超多维开始逐步转向消费类市场,并相继推出自主品牌的产品。年初,在美国CES上超多维曾推出首款消费级产品3D BOX,一款裸眼3D小型显示设备。此次的3D/VR全显手机、VR头显则属国内首次发声。活动现场,智东西与超多维CEO许培桢就公司转型、产品战略等问题进行了探讨与交流。

智东西:在VR概念没有火起来的时候市场上曾有过一批3D手机的产品上市,咱们为什么在这个时间点推出?

许培桢:超多维耕耘在3D立体的技术已经有12年时间,过去技术发展领域在朝着B2B走,这一次我们会转型,从B2B进入到B2C。选择这个时间点,是我们认为沉淀了12年,应该走入到舞台前端了。

过去从我们的历史可以看到,不管在2011年,还是在2012年,全球第一台裸眼3D笔记本电脑都是由超多维在后面提供自主研发的技术,我们自主研发的技术获得中国国家技术发明一等奖奖项,给我们非常大的鼓舞。

当B2B做久了,技术做了,如何更快速的拓展我们的技术,让更多用户可以享受我们为他们提供出来的价值,有三个机会点:第一个,我们跟好莱坞做了很多沟通,一般讲到3D时候大家想到的是好莱坞大片,好莱坞的全球票房每一年都突破历史新高,主要来自整个3D电影为它的营收所带来的增长,里面看到很多新的机会点,包括新兴市场,很多国家没有接触到3D电影院的建设,因为毕竟3D电影院或者3D电影屏幕的搭建必须要先期投入成本,也就是说这些新兴国家里面很多用户没有接触过3D,当我们跟好莱坞提到我们技术的时候,像梦工场的CEO(音译)跟我们讲,新兴市场用户第一次接触到3D电影是来自超多维的裸眼技术。

第二个,VR的崛起。VR在这两年非常火,它是沉浸式的感觉,有三个主要技术在后面运作,一个是跟踪,第二个是渲染,第三个是3D,这三个技术领域超多维在过去12年沉淀非常久。VR用户戴久了眼镜会有点累,如何不在不戴VR眼镜时候可以享受沉浸式的感觉,3D可以给用户带来半沉浸式的体验。

第三个机会点,今天我们看到很多消费类电子产品,不管是手机还是笔记本电脑还是平板电脑,产品都同质化,也就是说在技术领域里面并没有真正全新创新的技术,我们认为裸眼3D,包括VR这样的技术对于刚需性的产品都可以有差异化的。

我们看到这三个机会点,决定在这个时间点切入到B2C领域,打造自己面向用户、面向市场的产品,将我们的技术更好的结合在一起。

智东西:超多维在C端市场的布局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许培桢:项目酝酿转型的过程花了大概2年的时间,去年我们曾经办过一场这样的发布会,但那时候发布会更多是围绕打造生态圈。其实像生态圈这样的想法超多维已经酝酿大概2年多的时间,我们认为要推动整个产业的发展必须跟很多合作伙伴相互扶持、相互推动,不管从最早的技术领域,到产品工程平台,到后面的产品平台,到网络平台,到内容平台,甚至到了开发者平台,这都是我们在过往几年打造的。

这次我们要面向2C的时候,过去我们做的很多平台的搭建都已经趋向成熟了,像今天我们推出自己的产品。不光如此,技术的成熟、产品的成熟还需要有用户体验,很多用户体验来自于互联网提供的应用内容服务,我们推出超多VR这样一个平台,这个内容平台里面提供了让用户可以一次购足,一站式享受到3D大片、3D电影、3D游戏,包括VR内容、VR游戏,都可以在网站里面下载APP享受丰富的内容。

智东西:3D/VR全显手机是采用与别的品牌商合作的形式,还是推超多维自己的品牌?

许培桢:超多维自己的品牌。这次超多维面向市场的时候换另外一种方式诠释自己的身份、自己的品牌,我们的品牌三个主轴,是围绕科技、娱乐和探索:科技所谈的是不断创新,如何把更多自主研发的黑科技,跟很多消费类电子产品做结合。娱乐的部分围绕超多VR,甚至我们做了美豆直播,未来在VR直播、3D直播上面可以透过这种方式来面向市场提供给用户。探索的部分是不断探索新的技术,不光是显示类别的技术,还包括其他众多的技术。

智东西:3DBOX算是第一款消费级产品?

许培桢:它的技术不光是全新的,包括产品的设计,包括它的诉求点,也是市场上完全没有看过的。这次我们做的产品是把我们技术跟用户最需要刚需性的产品结合在一起。

智东西:基于您的判断,用户对于VR的需求已经成为刚需?

许培桢:我觉得刚需还要一段时间点,但是VR所带来的体验可以让用户在虚拟跟现实之间就在一瞬间而已。过去很多科幻小说或者科幻片,需要用想象力去勾勒里面的故事情节,VR带来的效果是随着里面的故事和互动,可以让我们完全沉浸到故事里面。

我觉得技术已经趋向成熟,后面的内容是跟过往3D发展时候所遇到的挑战是一样的,因为毕竟内容需要时间去酝酿、需要时间去沉淀,去做到最好的体验内容。我觉得内容的时间可能在今年底、明年有更快速的发展。3D已经累积过很多过往的内容,不管是3D的片子还是游戏,都可以在这个时间点透过VR设备体验效果。

智东西:在公司战略方面,通常跟B端的企业在聊天时,他们在C端探索时候会有一点点顾虑,因为他们的客户也是做C端产品的,我们也切入到C端,会不会对业务有影响,或者跟客户存在竞争?

许培桢:一个全然创新的产业、全然创新技术的推动,必须要由各个方面一起往前推进,这是我刚刚提到的生态圈、生态系统搭建的重要性,因为只有一家敲锣打鼓自己唱,“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这句话是最好的诠释,透过大家一起去驱动,这个产业才有未来。今天在裸眼3D领域或者在VR领域,我们进入到B2C的方向,这个产业里面的客户都对这样的转型抱以欢迎的态度。

智东西:之前我们的核心竞争力是集中在显示技术这一块,具体我们是以什么样的方式?是技术输出,还是提供供应链方面的资源?

许培桢:供应链资源我们会提供,做了技术出来,要进入到一个产品化的阶段,要进入到后面量产化的阶段,最后面要进入商业化、市场化阶段,每个步骤都要做好规划。当做一个创新技术出来,所遇到的材料、零组件都是新的,在外面算是无机可寻,你必须要跟很多供应商去谈新的配方应该怎么做,所以它为什么花得时间比较久,原因就在这里。未来我们给合作伙伴所提供的不光是技术,像显示屏这一块在主要的器件里面会提供解决方案给我们的合作伙伴。

智东西:供应链这块很多VR头盔都是强调OLED屏才可以达到比较好的渲染效果,咱们这边是采用什么技术?

嘉宾:我们这次两款产品,一款是VR ZERO,它是VR头盔,因为我们为了减少在观看时候戴VR头盔的不方便,如何让这个体积变得更小,主要是在腔体上面的设计,腔体小的时候里面的视角和视野就会有所减弱,超多维在光学设计这方面过去有很多沉淀,能够把很多图像图片不清楚的地方做相应的调整。

我们在SuperD D1全显手机跟SuperD VR ZERO是最佳组合,VR ZERO也可以适用在很多其他家产品上面。VR ONE概念又不太一样,它是透过投影的方式,加上我们的VR芯片,让VR ONE的体积更小、腔体更小,在工业设计上面也采用了类似眼镜这样的概念。让VR+眼镜一体化。

智东西:您刚才提到的VR芯片是?

许培桢:它叫“VR运动视觉芯片”。在现有的手机上放了这样一个芯片,对渲染处理,跟踪在屏幕上做实时渲染,让用户所看到的视角可以更大,所看到的图像图形更为流畅。VR运动视觉芯片的主要目的在这里,不光在SuperD D1全显手机使用这样的芯片,包括在我们即将发布的VR ONE上面也采用。

智东西:这一块也是属于核心的?

许培桢:是属于我们自主研发的核心技术。

智东西:咱们之前是做3D技术,现在产品定位更偏向于VR这块,超多维认为3D和VR的差异是什么?

许培桢:VR是一个起点,VR在这些年很火热,其实VR我们戴的头盔还是用3D的方式在观看里面的内容。所以它是在封闭式体验3D和互动的沉浸感,但是戴头盔有一定的时间性。如何在不戴头盔的情况下,还能体验到VR内容带出来的半沉浸感,我们认为3D结合在现在显示屏,在手机、电脑、平板上面透过裸眼3D的观看方法,可以让用户体验半沉浸的感觉。这是我们认为VR跟3D技术是互相互补的技术。

智东西:在VR这一块大家比较强调交互性,我们在这一块观看模式有一些补充?

许培桢:我们戴VR有不同的观看模式,一个是所谓的电影场景模式,观看的是2D大片、3D大片。当你变成VR模式的时候,从两个部分来看,看3D的时候看的是第三人称的内容,当进入到VR的时候是第一人称,以自己的视角观看虚拟的世界,这是两个不同的场景。当进入到VR第一人称场景的时候,你的互动如何透过模拟的方法去跟场景里面互动,这里面最重要的一点是互动可以透过很多方式,像遥控感,图像图形一般会有延伸性,VR运动视觉芯片要解决的是把延时减低到最小程度,让你在运动时候适时在屏幕上做渲染,这是里面最核心的一个技术。

智东西:现在智能手机市场是比较疲软或者下滑的趋势,我们进入这个市场会有一定的预期吗?会不会有这方面的顾虑?就是智能手机的销量在下滑。

许培桢:我觉得智能手机的下滑应该从这方面去解读,这个下滑只是回归到正常的元素。因为过去国内前几年智能手机比较大的增长是来自于3G进入4G的换机,大家对频宽的需求越来越大,换机热潮里面最主要的原因。换机的使用越来越短了,因为新的技术层出不穷,我们希望这次SuperDD1可以带给用户新的体验跟感受,不光透过3D裸眼 的方式,还是VR呈现的方式,包括我们在里面所提供的不同应用的APP,都可以带来全新的感受。

智东西:作为一款手机成品,侧重点除了通讯?

许培桢:这就是我们讲到的“兴价比”,兴奋价格比、兴趣价格比的概念,我们打造产品的时候,一定要满足用户最基本的对于智能手机的需求,但是除此之外我们如何加入独特的技术在里面,把最好的价值诉求提供给用户。

智东西:我看谷歌的头盔和配备的产品在10月4号推出来,到时候趋向标准化的手机产品和手机盒子会进入市场,对我们会有一定冲击,我们这边有什么差异化?

许培桢:按照过去谷歌的惯例,它是采用开放平台。超多维过去致力于硬件、技术领域的突破和发展,VR在现在并没有统一规范化和标准出来。业界的软件和操作系统的公司能推出一个开放系统,未来如何跟我们的硬件和技术做更好的搭配和结合,是我们可以探讨的方向。

智东西:就是会有一些合作?
许培桢:是的。

 

智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