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5%a4%b4%e5%9b%be

拒绝IBM和奥迪offer 看学霸张道宁如何让谷歌纸盒秒变Vive

晓寒硬创先锋 虚拟现实2016/09/30

移动VR拥有价格低、便于携带等优点,因而也被认为是各种VR产品里市场前景最好的一个品类。前一阵子京东与IDC联 […]

移动VR拥有价格低、便于携带等优点,因而也被认为是各种VR产品里市场前景最好的一个品类。前一阵子京东与IDC联合发布的数据显示,所有VR产品在2016年第二季度的总销量突破了200万台,而其中的绝大多数也都属于Cardboard类的移动VR产品。

但是相较于PC VR,VR盒子和VR一体机这类移动VR产品有一个致命的缺陷——沉浸感不足,即无法实现空间行走和交互的功能。而沉浸感又被认为是VR最重要的特征。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谁能够解决移动VR沉浸感不足的问题,谁就能够站在移动VR的技术之巅上面。

而本期智东西·硬创先锋报道的凌宇智控CEO张道宁就是这样一个想要解决移动VR沉浸感不足的人。他于2015年4月成立了北京凌宇智控有限公司,在随后又将公司的发展方向从无人机领域转型到了移动VR上面,并于2016年8月31日推出了其为移动VR产品所提供的定位与交互方案 Caliber VR Cobb。(Caliber VR是凌宇智控VR业务品牌名称。)

%e5%b9%b2%e6%b4%bb

技术型CEO

大多数搞技术的人都并不善于言谈或是商业,他们最喜欢的就是用技术搞定一件事情之后的那种爆棚的成就感。

所以在我踏入Caliber VR位于一栋居民楼里的办公室时,其CEO张道宁也只是笑着跟我握了个手,而至于各种嘘寒问暖的寒暄,则都由其市场总监徐晨为之代过。

那个时候已经快到晚上八点,在一套四室一厅的大房子里办公的CaliberVR团队还没吃晚饭。寒暄之后徐晨钻到厨房里拿盒饭去了,又剩下我跟张道宁两人傻傻地站在客厅里面四目相对。

就在这次采访的一周之前,张道宁与CaliberVR团队刚刚举办了一场媒体体验会,介绍了CaliberVR首款产品的工程样机Cobb。

PPT

“能够让几乎所有的移动VR产品获得接近于Vive的沉浸式体验,且价格非常亲民。”对于张道宁和CaliberVR团队来说,让移动VR以较低的价格就获得了全沉浸式体验是其最引以为傲的地方,也是Cobb最大的特点。

Cobb包含一个定位基站、一个交互手柄以及一个头盔定位装置,三个部件依靠无线电进行通讯,而Cobb系统本身则通过蓝牙与手机通讯,Cobb的三个部件均有内置电池,不用连接电源即可工作。

牌照全家福

在使用的时候只需将头盔定位装置固定在VR盒子上面、在一人高的位置上摆放好定位基站,拿起手柄即可使手机盒子类的VR产品获得类似于Vive的空间行走以及手柄交互体验。

“目前市面上拥有六种可应用于VR领域的定位与交互方案,但是都不适合移动VR的应用场景。”一说起技术层面的东西时,沉默寡言的张道宁马上兴奋起来,两眼放光。

据其介绍,目前市面上存在的这六种定位与交互方案分别为,HTC Vive的Lighthouse、Oculus Rift的Constellation、PS VR的双目摄像头加光球、SLAM加手势、电影级光学动捕和UWB超宽带通信。但是 “上述方案都无法做到性能与价格的平衡,因而不适合应用在移动VR领域。”

“Oculus Rift的Constellation定位系统的数学原理和Vive一样,通过高速红外摄像机,来拍摄头盔和手柄上被精确同步和编码的大面积铺开的主动发光红外LED,通过在PC跑计算机视觉来解算自身位置,但是……”在我已经听明白上述六种方案为什么不能够应用在移动VR领域之后,张道宁还是没有停下对于具体技术细节的讲述,以至于我不得不打断他的讲话开始下一个话题。

而这也正是Caliber VR团队的成员对张道宁又爱又 “恨”的地方。 “每次开会的时候都需要很高的沟通成本,”Caliber VR的市场总监徐晨这样向智东西诉苦, “当我们已经听明白一个观点的时候,他还是会把大家当小孩一样从头讲到尾。”

当然,这也是一个技术型CEO该有的性格——对技术极其痴迷且善于学习。据说在Caliber VR的团队中有一位老大哥,在供应链与生产制造方面拥有十几年的经验,主要负责Cobb的硬件设计与制造工作。 而张道宁在最开始的时候对机械机构、生产制造的流程一窍不通,所以很难与那位老大哥进行沟通,Cobb项目的推进工作因此也受到了一些障碍。

“但是在一两周后,”徐晨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也仍然带着惊讶, “张道宁竟然能够与那位老大哥用行话进行交流了,并且那位老大哥还说他的意见非常专业。”徐晨他们后来才知道原来张道宁那阵子是在疯狂地补充相关的知识, “从学术论文到行业报告,再到专业书籍,一样也没落下。”

眼下,Caliber VR的团队成员逐渐多了起来,也有了更多的研发人才,张道宁的工作也逐渐从具体的技术开发转移到了公司的战略规划方面,并且成了公司里的一号产品经理。

学霸的商贩情节

在张道宁的高中同学,Caliber VR COO赵曦眼里,张道宁从小就是一个对技术有极端追求的学霸级人物。其父母都是北大的教授,因此张道宁的学习成绩从小学开始就非常的优秀,最后本科考入北京工业大学通信工程系,而后又被保送到北京邮电大学读了计算机专业的硕士研究生。

%e8%ae%b2%e8%af%9d

由于学习成绩一直优秀,张道宁在毕业后迅速就拿到了两份相当不错的offer——一份来自798里面的奥迪亚太研发中心,另一份则来自IBM中国研究院。

后面的结果大家都已经知道了,他在思考了几天后还是拒绝了奥迪和IBM的offer,选择跟赵曦一起创办了凌宇智控。而至于原因,张道宁则用了一个 “商贩情节”予以概括。

据张道宁自己描述,他在初中的时候跟其他男孩一样爱玩电脑,但是他却对电脑上各种奇妙的应用的运行机制特别着迷,所以就开始自学编程。

到了大学之后,张道宁有了更加充裕的时间去琢磨编程这件事情,于是就开始自己写一些应用程序,并将其分享到网络社区供他人使用,当一些网友表示他的软件用起来不错之后,张道宁就开始把这些软件挂在淘宝上进行销售。

在捣鼓软件的同时,一直对机器人、无人机感兴趣的张道宁又跟几位同学一起成立了一个小的工作室, “我在本科的时候经常参加各类机器人开发等大赛,对嵌入式这一块比较有经验,”张道宁说道, “所以我们的工作室随后也开始承接一些小的硬件开发项目。”

张道宁所说的开发项目主要都是一些监控与安防设备,用他的话来说就是把各种传感器或是摄像头整合在一个小盒子里的,从而做成了像是药厂冷库的温度监控器,水井的水位监测器等基础的工业设备。于是就这样,张道宁的大学四年不仅没有问父母要一分钱的学费和生活费,自己还净挣了几十万。

也正是这几十万的收入,让张道宁对于经商或是创业有了极大的自信,他相信通过自己的努力是能够掌握核心技术的,而掌握了核心技术,则意味着能够获得更多的收入——这也许就是张道宁的商贩情节最核心的出发点吧。

从无人机领域开始

在拒绝奥迪亚太研发中心和IBM中国研究院的offer之前,碰巧张道宁的高中同学赵曦从美利坚回到中国。两人在见面叙旧的时候除了八卦一下对方有没有对象之外还聊到了未来的人生规划。

那时候张道宁的商贩情节正在疯狂滋生,而从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毕业的赵曦也并不想做一名员工,于是俩人一拍即合,在2015年4月正式成立了凌宇智控。

张道宁在最开始的时候看中了无人机领域。因为 “之前的无人机都需要依靠GPS才能悬停飞行,所以在室内或其他没有GPS信号的时候是有很大安全问题的。”在他看来,解决了无人机在室内飞行的问题是一个很大的机会。

随后张道宁DIY了一个带有单目摄像头的无人机,通过网上的一个开源SLAM算法PTAM,让这个DIY无人机实现了在没有GPS的情况在室内成功起飞并悬停。

“当时的我激动坏了,竟然不由自主地伸出手去抓那架飞机,结果螺旋桨把我手臂上打出了一个非常深的口子,鲜血直流。”回忆起试飞成功的那一刻,张道宁还特意撩开袖子让我看了看他的那道伤疤。

%e6%97%a0%e4%ba%ba%e6%9c%ba

凭借着这一技术,凌宇智控在2015年6月随即获得了由PreAngel投资的百万元天使投资。

但是在拿到投资之后,张道宁却发现创业的方向除了问题。 “我们最开始想的是把供无人机使用的这个视觉模块量产了,但是这条路子并不可行,因为视觉方案天生不可靠。”

据张道宁介绍,由于光线、背景环境复杂程度等因素天生会影响到视觉算法的精确度,所以视觉算法无法保证一个较高的可靠性,而这种可靠性又事关无人机的飞行安全问题,所以为无人机提供视觉模块的方向就暂时被搁置了。

转型移动VR定位方案

虽然无人机的方向被搁置,但是在2015年那个资本疯狂追捧VR的背景下,张道宁他们很快就找到了新的方向——为移动VR提供定位技术。

“我们在为无人机提供室内飞行方案的时候做了很多室内定位技术的探索。”关于为何能够从无人机跨领域转型的VR定位上来的原因,张道宁如是说道,“虽然这些技术并没有用在无人机上面,但是却为我们研发移动VR产品的定位方案提供了很多思路。”

2015年12月,张道宁带领团队经过数月的研发,完成了Cobb的第一版方案,通过综合利用超声波、激光、无线电三种手段,为Cardboard类的产品提供了空间行走和交互的功能,并由此获得了莲基金千万元人民币的Pre-A轮融资。

晓寒万

随后的故事并没有太大的起伏,在Caliber VR团队自身的不断努力与中科院声学研究所等外部机构的支持下,第一版的Cobb方案得到了完善,并最终于2016年8月31日正式亮相。

眼下,Cobb的研发工作已经全部完成,Caliber VR团队正在寻求A轮融资以加快实现完成Cobb的量产工作。张道宁向智东西表示,其开发者版本在今年年底即可出货,而消费者版本也有望在2017年正式登陆市场。至于价格,Caliber VR方面不便透漏,但肯定会在数百元这一价位上面。

结语:机会与挑战并存

虽然Caliber VR团队在创业的过程中确实抓住了行业重点,并通过Cobb为几乎所有移动VR产品提供了一套空间行走与交互的方案,但是作为一家创业公司,Caliber VR在通往成功的路上还面临着诸多挑战。

首先,最重要的还是那句老生常谈的内容与硬件相互制约的问题——当然,也是整个VR行业所面临的问题。Cliber VR Cobb在销售初期的销量不一定会很高,所以并不会有太多的VR内容开发商愿意为其重头开发VR内容。而VR内容的缺失反过来又会减少用户购买Caliber VR产品的意愿。

其次,如何面对大公司的竞争。自VR技术兴起以来,很多手机厂商都看到了新的增长机会,他们对移动VR目前面临的问题自然也是心知肚明,当谷歌白日梦平台于今年年底问世之后,像是华为、小米这类的手机厂商也很有可能推出自家的定位与交互方案。

最后,产品自身的问题。任何商业的成功都离不开产品本身的优质,虽然Caliber VR 已经推出了Cobb方案,但是其仍然面临许多问题,包括其产品价格相较于移动VR本身仍然较高,如何与各类不同的VR盒子进行适配等。

智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