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dream

谷歌DayDream诞生背后的故事 集全公司之力!

海中天头条 智能穿戴2016/10/11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文|海中天 智东西语:在谷歌DayDream即将成为VR领域的“Andro […]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文|海中天

智东西语:在谷歌DayDream即将成为VR领域的“Android”平台级标准的时候,很少有人注意到,谷歌对这个平台发出了多大的决心。通过谷歌VR项目的多位相关人士的采访,我们可以看到谷歌是如何将整个公司联动起来,打造这一“下一个十年”的关键产品的。

克雷·巴沃尔(Clay Bavor)是谷歌VR业务的主管,他有点晕车晕船。本来,这不是什么大事,但是他是谷歌VR业务的主管,他必须花许多时间研究VR,而VR容易让人恶心头晕。

巴沃尔开玩笑说,你可以细想一下,在加州山景城,谷歌有着风格迥异的大楼,坐在会议室内,他的苦恼可能会成为一件好事,因为谷歌正在做准备,将于11月推出新的移动VR平台DayDream,还有全新的VR头盔,无线控制器,加上全新打造的VR版YouTube、街景、Play Movies、谷歌照片。

clay-bavor-daydream

谷歌VR业务主管克雷·巴沃尔(Clay Bavor)

“在VR领域,你必须解决头晕恶心问题,否则用户就会感到不舒服。”上个月,巴沃尔在接受采访时说,“我们做了许多的测试,我自己是其中的一员,这点很好,通过测试,我们可以知道自己的做法是否正确,体验是否舒适。”

在VR市场,谷歌并不是“新手”。消费者已经购买了几百万台低价Cardboard头盔,它可以将任何智能手机变成VR设备。一些分析师预测,VR到了2020年将会变成一个年产值300亿美元的市场,HTC、Oculus、索尼、三星都已经积极入市,它们纷纷推出了高质量消费系统,很显然,谷歌希望自己能够成为消费VR领域的主力军,为了达成目标,谷歌“全体动员”,朝着目标快速前进。

如何做到呢?最好的办法就是从新打造一个VR移动操作系统,它的名字叫Android N,还有一款手机Pixel,让手机与操作系统完美匹配,再推出79美元的VR头盔Daydream View,提供控制器。巴沃尔说:“通过Cardboard,我们发现将智能手机变成VR设备是有价值的。正因如此,下一个问题就是:如果从一开始就设计出专门针对VR的手机会怎样?”

1

有了Daydream,谷歌不只开发了一个可以提供丰富VR体验的平台,它还为Android N手机、Daydream头盔和控制器带来了参考设计,通过无数制造合作伙伴的集体努力,谷歌可以将设备送到无数人手中。

巴沃尔称:“之所以开发Daydream硬件、软件和参考设计,我们的总目标就是解决VR领域存在的难题,让我们的合作伙伴不要重复劳动。”

这一招也许很管用,因为谷歌宣称LG、三星、HTC、ZTE、阿尔卡特、华硕、华为、小米都在开发Daydream设备。

考虑到Daydream只兼容高端Android设备,谷歌并不指望平台会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未来1年多时间里,谷歌希望手机制造商可以将Android N装进中端设备,从而让全球无数用户购买。在可预见的未来,对于大多数用户来说,有线的高端VR系统仍然有点价格过高,Daydream可以成为中端质量的VR平台。

VR内容制作商Wevr的联合创始人、执行副总裁Anthony Batt认为,Daydream不会和Vive竞争。他还说:“未来,Daydream会变得越来越好,可以被更多的开发者接受。我想最终的产品会越来越酷,这对整个VR产业都是好事。”让尽可能多的人能够接触VR,这就是Daydream的主要目标之一。要达成目标,必须让系统足够简单。拿出一台准Daydream手机,装进头盔,几秒之内就可以通过无线方式配对。

“不论是谁,不论有没有使用过VR头盔,当他们第一眼看到时,就会知道自己应该如何做。”巴沃尔一边演示一边说,“我不会将手机装进这里,没有必要将位置对准。”

Daydream对三星Gear VR是一大讽刺,三星头盔需要让手机与头盔严密对准,否则无法启动。Gear VR只支持三星自己的手机,而Daydream支持任何Android N手机,也可以兼容任何制造商生产的头盔和控制器。有了Daydream,不论什么手机都可以提供VR体验,这就是谷歌的打算。由于安装了传感器系统,头盔可以自动识别手机,自动对齐视野。

“没有什么需要学习的。”Daydream首席产品经理Andrew Nartker说,“即使对新技术没有充分的了解,也可以马上拿起来使用,知道它是干什么的。”

2

全体总动员

巴沃尔团队虽然是Daydream的先锋,但是如果没有整个谷歌的支持,项目不可能开花结果,比如让Daydream支持Android N,开发头盔和控制器,围绕谷歌的流行服务开发全新的原生APP。

巴沃尔称:“我们管它叫第一版Daydream,在开发过程中有一个激动人心的地方:当你明白自己要设计一款专门用于VR的手机,你就会设计头盔、设计控制器、设计APP,你会获得绝佳的体验,会有许多热情高涨的领导者、专家帮助你,他们来自Photos、Play、YouTube、Street View(街景)团队,这些人负起了责任。”

也许有人会认为,Daydream从一开始就是冲着全公司协作去的,但是事实并非如此。

一段时间以来,谷歌就在开发VR产品组合,最开始时是Cardboard、然后是Android和iOS APP,包括Cardboard Camera、Tiltbrush ,它们面向的是Vive平台,还有高端VR摄像头Jump。处在最核心位置的是巴沃尔的团队,他们的工作渗透到整个企业。

巴沃尔解释称,最开始时并没有做出决定让所有人都参与到Daydream项目,相反,端到端平台的开发工作是有序进行的。

“在谷歌工作有一点很特别,只要是公司的员工,都可以跑到另一个人的跟前,对他说:‘我正在开发一件产品,我很兴奋,我可能需要一些帮助。我能跟你谈谈吗?’他会回答说:‘可以。’最终可能会有一个假想,每个人都清楚这件产品对谷歌有利,于是就会动手去做。”

3

从一开始就有Android

多年来,谷歌一直运营着多个VR项目,但是正式的VR团队却是新成立的,去年才建立。最开始时,团队的一些成员为Android服务,正因如此,巴沃尔的团队和移动OS团队关系密切而稳固。从一开始,将VR工作与Android团队深度合并就摆在了重要位置。

巴沃尔回忆说:“我与资历较深的Android成员有过多次对话,‘嗨,让我们造件东西吧。’于是技术主管开始与技术主管对话,产品经理与产品经理交流,大家围绕问题进行讨论:‘我们如何让这件产品实用?’”

技术挑战很大。首先,手机必须拥有强大的计算能力,可以进行高性能渲染,达到VR系统的要求。图形是要求最高的,另外,手机不能因为接听电话影响渲染。手机与头盔通过NFC技术连接,如果不了解NFC,就没有办法匹配手机与头盔。如果有一个重要问题没有解决,那么VR体验就会遭到破坏。

Nartker表示:“需要将团队集合在一个房间,讨论产品如何运行。这些问题不是一个团队可以解决的,没有多少公司可以将10个团队放在同一个房间。”

4

开发谷歌APP

在推出之时,Daydream平台将会拥有众多的第三方APP,比如Hulu、Netflix、HBO、《纽约时报》、MLB、NBA等应用,当然还有几款游戏。要让平台有好的开始,谷歌深知要用自己的应用来支持。正因如此,谷歌开发了全新的VR版街景、YouTube、谷歌照片、Play Movies,它们为用户提供了无限的内容。

“我们一直在说,在过去10年里,我们偶然开发出终极VR应用,它就是街景和谷歌地球。”巴沃尔称,“我之所以深爱VR版街景和谷歌地球,主要是因为它可以将人们放置在其它地方,将他们与其它地方联系起来,与地点信息连接起来,与经验信息连接起来,好像我们真的到了那里一样。我们已经开发一段时间了。”

网页版和移动版街景服务可以让用户体验360度环境,它和VR有相似之处,正因如此,街景团队才会为Daydream开发新服务。

用Jump拍摄大量的内容之后,Daydream版街景服务可以将用户带到一些地方,比如泰姬陵,将控制器指向传送点,用户就可以在著名地标之间跳跃,比如印度阿格拉的景点。这种体验比过去的街景更沉浸,更流畅。虽然体验并不完全真实,但是它也许可以为用户提供虚拟旅行体验。

在VR版街景产品的评估会议上,谷歌VR应用和游戏团队产品经理Andrey Doronichev居然分心了,因为他被观看的东西深深吸引。Doronichev回应说:“原本同事想让我留意UI细节,我在前40秒的确做到了,后来我发现自己已经身处布拉格,我曾在那里生活过,我沿着街道来到了查理大桥,以前我经常在那里走过。5分钟之后,我听到有人叫我:‘Andrey、Andrey’。我迷失在虚拟城市之内,感觉像真的一样。”

让YouTube体验变得完美起来

与Doronichev交流之后你会发现,他曾好几次迷失在虚拟体验中。谈到VR版YouTube,它可以将用户带到虚拟环境,观看视频时用户可以控制屏幕尺寸、位置和形状,Doronichev解释称,这种体验甚至可以让人钻进兔子洞。

Doronichev曾经在家里观看视频,他说:“30分钟之内,我发现自己换了许多不同的姿势,在沙发上、躺着,将屏幕放在右上方,或者放在旁边。如果是电视很难做到。”

按照Doronichev的说法,YouTube的目标就是打造最棒的家用屏幕,它要重新思考,让YouTube适应VR环境。

首先要考虑的就是用户观看视频的环境,比如在Google Play Movies中观看电影还是电视剧。

“有了YouTube和Play Movies,当你观看电影时会看到环境,此时屏幕的位置很重要。在VR中,你所进入的是一个环境,这是一种完全不同的感觉。你必须让体验更舒适,你必须喜欢它。”

在观看VR视频时,用户到底会选择哪种类型的屏幕?谷歌团队发现并没有明确的答案。有些人喜欢曲面屏,可以近距离观看,它能够提供沉浸式IMAX体验。还有一些屏幕更小,或者可以在任何角度显示。谷歌团队认为,用户应该可以自己选择屏幕的位置和尺寸,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移动。

“在开发项目时,我们努力让所有谷歌最好的团队全都参与进来,它们编写代码,开发组件。”Doronichev表示,“你将会看到众多的应用程序,比如Play Movies、YouTube、Street View、Photos,他们围绕一致性体验团结在一起,这点很有趣,因为每一个人团队都贡献了自己的一些力量。”

每一个APP团队都有不同的目标,但是它们要在更大的项目上保持一致。Doronichev解释称:“我们不断交流,从而建立一个常规同步点,交换彼此的知识,分享某个团队发现的好创意。这些经验会传播到其它产品。”

例如,不同的团队需要搞清一个问题:如何在APP中让Daydream控制器变成可视化组件。一些人甚至怀疑,显示控制器是不是一个好主意。

“如果你能够看到它,它到底应该如何漂浮呢?”Doronichev说,“到底是远一些?还是近一些?位置放在哪里?当你触摸或者不触摸时,会点亮按钮吗?总之,一切都是重要的。这些小细节让产品变得与众不同,让它感觉到很精美。”

街景团队提出了所谓的“钓杆”视觉概念,控制器以弧线的形式显示,指向传送点。团队发现,如果用激光指引感觉不太好,如果是“钓杆”式的光线,你会有弯曲肘部的意识。其它一些团队也采用这种方法。

5

用Google Play找乐子

当用户第一次戴上Daydream头盔,第一件事可能是跑到Google Play Movies看喜欢的电影。并不一定非要是VR电影,也可以是一种观看电影的沉浸式体验,因为屏幕会更加自然。Doronichev还补充了一种可能,比如,你进入一个温暖的地方,有点像是舒适的户外影院,在那里观看电影。

在Google Play用户可以观看任何内容,开发者会开发新的APP,或者将现有APP调整一下,使之可以在Daydream上运行。

“从第一天开始,当Daydream开发者提交APP,全球190个国家都能安装。”Play专门负责谷歌VR的高级产品经理Brahim Elbouchikhi表示,“全球132个国家的人们可以购买APP,可以在应用上花钱,也就是说开发者可以马上通过Daydream赚到钱。”

在加入巴沃尔团队之前,Elbouchikhi在Android团队工作,它是Google Play的一名产品经理,也是Play Store的主要架构师之一。

“我们与伦敦、山景城、东京的同事合作,这项工作真的很惊人。” Elbouchikhi说,“关系是至关重要的,如果没有Play所有人的参与,要完成任务是不可能的。从我社交人脉中找到了许多帮助。”

VR仍然是一门年轻的技术,至少从消费角度来看是这样,尽管有许多媒体报道称VR正在崛起,但是要变成主流还要花不少时间。VR的兄弟AR也可能会变成一个庞大的产业,规模甚至更大。

如果真的像某些人预料的一样,VR成为一项庞大的业务,它可能会成为一个成功的平台,有无数人每天都会使用。Daydream真的能成为一个平台吗?现在还言之过早,但是整个谷歌团队投入进来,让这种可能性大大提高。Daydream如果真的能成功,全公司的协作肯定是一个原因。

Doronichev解释称:“在谷歌工作有一个巨大的好处,我们有许多聪明的人,他们专注于不同的目标,如果有新的平台出现,所有团队就会一起工作,让它成功,每一个团队都会用自己的方式贡献力量……每一次更新产品,我们都是在打造一个整体的平台,提供整体的用户体验,它可以让物理产品变得更好。”

zhidx2016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