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6%9d%a8%e9%92%8a%e5%a4%b4%e5%9b%be

“图灵大脑”的首款实体机器人诞生记

四月人工智能 硬创先锋2016/10/25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文 | 四月 导语:今年初奥飞动漫宣布,增资北京光年无限科技有限公司人民币 […]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文 | 四月

导语:今年初奥飞动漫宣布,增资北京光年无限科技有限公司人民币5000万元,获得其5%的股权。一纸协议,让这家以语音人机交互为核心技术的公司迅速晋升至10亿元估值俱乐部。

据相关信息计算,光年无限的估值在短短半年内便上涨近3倍。智东西(公众号: zhidxcom)当时曾撰文《奥飞投资5000万的图灵机器人为什么值10亿?》探讨其背后的推动因素与合理性。

时隔九个月,扬言要做“机器人版安卓”的北京光年无限创始人/CEO俞志晨,和他带领的图灵团队取得了哪些进展?机器人系统这门生意怎么做?带着以上疑问,智东西(公众号: zhidxcom)来到了图灵团队在北京的总部,与俞志晨、杨钊两位创始人一同探讨和交流。

沉寂半年多的一些进展

“真够接地气的”,这是我进入到图灵的第一感受。办公室位于一楼,屋内装修简单,房顶的管道未经处理让人错以为这里是厂房改建,一眼放去,是密密麻麻的伏案工位。再往里走,隐藏在靠进门的某工位背后,是今天的采访对象——俞志晨,正低头看手机。互相简单介绍之后,我们便进入对话状态。

“接地气”的图灵之所以让我感到诧异,主要是受到“年初5000万投资,估值10亿元”先入为主的影响,以为“不差钱”团队至少会做些面子工程。但实际情况有些出入,被资本肯定的图灵比较低调。

在年初的一场发布会和融资消息公布后,图灵基本上就没啥新动静。首先让我们好奇的是在这“销声匿迹”的大半年,团队一直在捣鼓啥?

俞志晨概括为从Turing OS系统升级、开发者平台两个方面的进展和工作。他强调,现在团队的工作重心都集中在了这款两产品上。

1)从一月底推出Turing OS系统至今,为了支撑机器人应用创新,Turing OS已从原1.0版本升级至1.5版本,视觉能力、运动控制、开放能力及硬件模块得到增强。

采用Turing OS1.0交互系统的机器人现已完成两款产品落地,今年的新晋项目正在积极推进。预计年底还将有三到四款产品落地。半年仅落地两款产品,图灵在产品周期推进方面是否过慢?乍听到数据时,我们也会感到一些疑惑。但实际上,与一般的3C产品植入系统的概念不同,图灵作为系统提供方介入到产品的流程更加深入。

关于这一点,在后续与合伙人杨钊的交流中得到了详细介绍。

视觉方面,Turing OS1.5将新增11个视觉能力,包括人脸识别、人脸检测、人脸跟踪等多项视觉技术。运动控制方面,Turing OS1.5增强了对17~20自由度双足步态机器人的支持,而在硬件模块方面,Turing OS1.5则完善了主板及麦克风阵列,激光雷达正内测中。

2)基于聊天机器人平台的开发者与厂商。据俞志晨介绍,截止8月份,图灵机器人平台开发者数量超28万。未来图灵机器人平台还将在已开放语义引擎、知识系统、聊天系统及实用功能的基础上,新开放情感计算、视觉能力等多个人工智能服务。

乐迪诞生记:从合作到获得投资

%e4%b9%90%e8%bf%aa%e6%8f%92%e5%9b%be

和杨钊认识是在俞志晨的引荐下,“要谈项目落地和技术推进,找我们的技术合伙人聊”,说着把话题仍给了眼前这位,自己便急着去参加会议了。

杨钊,是图灵2010年成立时的五位联合创始人/开发之一,名片上印有的职位仅是“联合创始人/技术”。“我们这没有啥管理层,CXO啥的”,据一位图灵的同事介绍。可以看出,公司的扁平化管理风格比较彻底。

根据杨钊的介绍,图灵所谓的Turing OS系统主要采用平台模式,由图灵提供主板与配套系统方案,硬件厂商利用自有的人物IP、品牌资源等优势,如迪士尼、奥飞等手握大量动漫IP的公司,具有生产和渠道积累的玩具公司,以及部分传统家电品牌商,也希望通过服务类机器人布局IoT领域等。他们给出产品原型或ID设计参考,然后双方共同定义和推动产品的落地。

为确保系统厂商方案的成熟和可靠性,图灵此前已经推出一款机器人样机,作为双方合作的产品模版参考。

据杨钊介绍,和奥飞的合作始于2015年8月,双方在合作意向达成后均成立具体的项目对接组,就产品定义和形态进行沟通和确认。奥飞给定“小飞侠”自有动画IP形象。据杨钊介绍,这是奥飞最火的动画IP之一,在多个国家播放量排名第一。

再套用图灵的集成OS系统与简单应用APP的芯片主板,“初步样机约一个月就完成了”。杨钊介绍。

样机的成形和确认标志着双方意向的初步吻合。随着合作的深入,双方的信任逐步建立。接下来,图灵提供奥飞对于产品形象的具体需求进行开发的工具和平台,包括融入“小飞侠”的声音语调、身份背景、行为习惯、知识系统等个性化特性。

据杨钊介绍,“小飞侠”的个性化语音语调主要通过指定声音训练和TTS语音技术合成,关于小飞侠的身份背景、知识库等由奥飞提供,将作为机器人的重要内容资源。

由于奥飞主要研发团队集中在广州和深圳,而图灵研发主力在北京。前期双方沟通和对接由于地理限制,的确花费了一些功夫。“初步样机出来后,就产品体验的各种细节方面进行协调和尝试”,据杨钊介绍,如声音效果、语音交互、离线功能等很多点进行了反复斟酌。

其考虑在于,“考虑到家中小孩可能将机器人带到诸如公园、幼儿园等户外公共场所,在没有WiFi环境下,产品仍需正常运转应该加入离线功能。但另一方面,离线功能因为无法使用云端大数据和服务,所以学习和反馈和功能都十分有限,这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用户体验。”

最终在利害关系面前,双方沟通后还是加入了离线功能。

2015年底,乐迪“小飞侠”开始进入小规模量产阶段。“大概是11月底左右,奥飞的蔡董(蔡东青)看到原型机后很满意。随后,本就有意进入智能硬件领域的奥飞随即成立了奥飞智能,对于我们的投资意向也逐步显现”,杨钊回忆。

%e5%93%86%e5%95%a6a%e6%a2%a6%e6%8f%92%e5%9b%be

对于图灵而言,自然备受鼓舞。随着产品的不断推进和内部考察的完成,奥飞对于图灵的投资议案最终确定。合作产品乐迪在今年9月完成众筹,现已实现正常发售。此外,同期进行的另一个项目,与蓝光电子玩具厂合作的哆啦A梦机器人也顺利进行。

要坚持做系统和平台

从立项到最后产品落地,通过图灵与奥飞的合作,双方优势和资源得到有效发挥,乐迪的产品周期控制在12个月左右。较普通或初创公司,进度和上市时间都得到较大幅度提升。

既然已经拥有一定的产品经验,而技术实力上也足够胜任。图灵是否想过靠自己做产品来获取更大的盈利空间呢?现阶段,图灵主要营收点仍主要靠产品分成。

对此,杨钊表示暂无计划。除了受到方案商角色的客观限制,更重要的是,基于团队自身优势和市场现状的判断。他表示:

1)图灵从创立之初起,无论是最早基于人工智能的手机插件,到虫洞语音助手,再到机器人语音聊天平台和Turing OS,图灵做的事都很专注。

从2011年起,同期进入人工智能领域的公司不乏科大讯飞、搜狗、出门问问等,各自都在人工智能领域寻找各自最为合适的领域落地。在这个进程中,一些早期公司销声匿迹或退出,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不够专注。

2)从当下的机器人市场来看,仍缺少较清晰可靠的产品路径。图灵更适合做人机交互系统,从这个路径上去推动市场发展和积累经验。

结语

%e6%9d%a8%e9%92%8a%e6%8f%92%e5%9b%be

从图灵的机器人方案商角色,以及乐迪项目的推进案例,我们可以看出,机器人产品的确仍处于早期阶段。由于产品缺乏统一的硬件标准与规范,导致产品在软件和系统上面临较大的开发难度。智东西(公众号: zhidxcom)对此曾发文《机器人“刷机”时代,洗牌将至!》进行过详细探讨,从这个意义上说,图灵等团队在做的事对于行业推动具有一定积极意义。

落到图灵这家公司来说,其整体风格是科技公司中少有的务实与低调。此前曾听圈内人士感慨,“如何让技术落地实际上是大多数技术型公司的难题”。从虫洞语音助手、机器人语音聊天平台,到Turing OS系统,我们看到了图灵在五年进程中对于人工智能和机器人产品的那份执着,以及让技术实现商业化过程中的不断积极探索。


 

硬创先锋

挖掘全球最具潜力的硬件创业项目

项目投递:微信添加hawkren001

 

智东西